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52章 番外7

第52章 番外7


7 怀孕

叶斯钧看成素兴致颇高, 干脆约了时渡和何猛一起出来骑车,几人也很久没出来玩了。

何猛和时渡先到约定的地点,按照以往的惯例, 他们检修完摩托车出来,怎么也要骑三四个小时, 绕着云城外围走个半圈。

但叶斯钧这次特意挑了条很谨慎的路, 连山路都没, 只是有条绕湖的路, 一共加起来约莫也就20公里,且全无陡峭之处,搞得何猛不大明白。

他看一眼手表, 半开玩笑道:“我叶哥结完婚, 不仅惜命, 都开始迟到了啊,不过也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时渡觑他一眼。

他轻咳一声。

一阵轰隆的震动声飘过头顶。

何猛抬眼一看, 一辆黑红色的摩托车风似的掠过来,停在他面前。

上头两个人穿着白色的情侣骑行服,前面那个身材纤细,一看就是女人。

他愣了下, 脱口而出:“素素?”

成素摘掉白色头盔, 甩了甩柔软的长发,有点飒:“没想到吧?”

她弯唇,脸上的表情有些得意。

叶斯钧则坐在她身后,一只手还勾着她的腰,慢条斯理地摘掉头盔,单脚撑地, 一脸悠闲的表情。

时渡表情都快僵住了,显然比何猛还意外。

他顿了下:“你还真去学了?”

成素用力点点头:“嗯。”

她手攥着车把前后动了动,“你放心哥,我就是很偶尔的时候出来放放风,也不会开很快的。”

时渡看向叶斯钧,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他说:“行了,小白比你可稳多了,不信一会儿看。”

时渡动了动嘴唇,没说话。

先看看她水平。

挂好耳麦,调好频道,三辆车先后往预定路线行驶而去。

时渡为了查看成素水平,特意跟在她车后走了一会儿。

的确挺稳的,速度就没超过50迈,纯属过家家。

而且叶斯钧还在她身后坐着。

时渡彻底放心,也就懒得管,直接往前开,渐渐跟她拉开距离。

成素小心翼翼地骑着车,呼吸不时有几分紧张。

她刚拿到证,上路时间短,一颗心不时还是会忐忑。

叶斯钧倒是毫不紧张,环着她腰,偶尔夸她一句“不错”,或者嘱咐一句“小心弯道”。

有他在成素逐渐安心下来,开始享受二人的骑行时刻。

阳光不算烈,干净湛蓝的天空飘着一层羽毛似的白云。

叶斯钧就在她身后,下巴轻轻搭在她肩膀。

一种极为惬意的感觉。

行驶到预定的终点时才又看到时渡和何猛的身影,两人坐在湖边儿的长椅上,摩托车斜支在一旁,像已经等了很久的样子。

何猛笑说:“素素可以啊,叶哥真是娶了个好老婆,以后想出来兜风都有人载。”

叶斯钧长腿一跨,从摩托车上下来,勾唇,“可不是。”

成素也忍不住弯了弯唇。

时渡淡声:“快别夸她了,再夸她真要上天了。”

成素悄悄给了叶斯钧一个眼神——还真是,再回南城几个月,说不定直升机驾驶证就到手了。

叶斯钧给她比了个嘘的手势。

“你俩这眉来眼去的恶不恶心?”时渡吐槽时,手机响了,他看一眼立刻接起来,表情突然变了,“我马上回来。”

顾温预产期本来还要两周,没想到羊水突然破了,已经被送往医院。

时渡什么也顾不上,骑上摩托车飞奔而去。

这下轮到成素着急:“哥,你慢点儿——”

叶斯钧温声:“放心,你哥挺有经验的。”

成素立刻推他:“我也要去。”

叶斯钧点头:“那我来开。”

当然要他开,就她三脚猫的水平,恐怕到了顾温都生完了。

成素坐上来,头一回感受到叶斯钧开车的速度。

是真的快。

若非这条路限速120,他估计能开到180。

但又很稳,不像她开的时候车把总是会稍微有些晃。

脑海里浮现出很久之前深夜他载她绕着云城跑的场景,她唇角浮起个笑容,抱着他的腰紧了紧。

脸颊蹭到后背上。

飞驰的车速倏地放缓。

成素忽然意识到——她完全贴在了他后背上。

她脸立刻发烫,想起好久之前她在男女的事情上几乎完全是个小白,叶斯钧说她勒得他有点紧,让她松开点儿,她不知天高地厚地故意抱紧他,跟他开玩笑。

他当时声音都变了,她还以为真是她抱得太紧……

她那点儿力气,在他面前算什么呀?

她怔了两秒,还是起身,稍稍松开他一点,免得影响他。

听筒里传来叶斯钧低沉而磁的声音:“刚不就挺好。”

她不太好意思地放低声音:“你干嘛,这时候还不忘占我便宜。”

他很低地笑了声,像是终于想起此刻的正事,专心开车,没再同她说话。

终于到了私人医院。

顾温早被推进产房,时越正还没赶来,只有时渡、顾妈妈和保姆在产房外等着。

时渡虽向来面无表情,但此刻他嘴角紧紧绷着,一看就十分紧张。

毕竟早产,虽然医生说暂时没大碍,但大家的心总是悬着。

没多久时越正也到了,有些着急地在外头等。

大约两个多小时,有个护士出来说生了女孩儿,5斤8两,母女平安,但产妇还需要缝合。

众人终于松了口气。

成素见到皱皱巴巴的小侄女,也不敢抱,只伸出一根手指摸了摸她额头。

等顾温出来,她又忙前忙后帮着照顾顾温,直到晚上九点,忙碌的一天终于过去,大家脸上都有些倦意,时渡才让她回去。

她站了七八个小时,的确挺累,看这儿一切渐渐恢复正常,就跟着叶斯钧回去。

夜晚有微凉的风。

她坐在他车座后打了个小哈欠:“好困哦。”

叶斯钧:“马上到家了,困就睡会儿。”又问她,“饿不饿?”

“也好饿。”她说。

叶斯钧带她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家后,她实在太累,连头发都没洗,套上浴帽冲个澡就立刻上床睡了。

等叶斯钧洗完澡再进来时,她呼吸声都沉了,明显已经睡熟。

他亲了亲她额头,关掉灯。

隔天,成素睡到11点才起。

她“啊”一声,想着去医院看顾温,结果立刻就打了个喷嚏。

有点儿感冒的症状。

叶斯钧这时恰好弄好早餐进来,听见她说:“完了完了,我感冒了——”

他蹙眉走过去,摸她额头:“烧不烧?”

她仰头看着他,可怜巴巴:“不能去看我小侄女了,嘤。”

“阿嚏——”

叶斯钧好笑地看着她:“是不能了,先吃个vc?”

她不大喜欢吃药,也没发烧,应该不算很严重。

成素嘟着嘴,点头说好。

吃完药,她给时渡发微信。

【多给我拍几条小视频啊,我感冒了不能亲眼去看小侄女了,怕传染她。】

时渡紧接着回一条:【你怎么又感冒。】

成素吐了吐舌头,喝掉叶斯钧给她的vc,爬起来洗漱吃早餐。

她这回感冒倒是比以往都乖很多,主动要求喝水,嚷着要早点好了去看小侄女,还说小侄女跟她眼睛好像。

“怪不得都说侄女像姑姑,一点儿都没错。是不是?”她眨巴着眼睛问。

叶斯钧觉得她好笑又可爱。

又想不知道她生个宝宝会是什么样子,像她多一点还是像他多一点。

像谁都好。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揉一揉她脑袋,很温柔的声音:“是,所以你乖点,早点好起来。”

成素想了想:“那要不我喝个感冒药吧?”

叶斯钧无所谓:“好啊。”

成素为了小侄女,捏着鼻子喝下一包感冒冲剂。

不过她感冒的症状不算很明显,只喝了一包就放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这几天困得厉害,经常晚上10点就睡,第二天早上10点才醒,中午偶尔还要补个觉,连叶斯钧都开始笑她懒。

不过懒就懒吧,她发现睡觉还挺管用的,三天过去感冒就好了。

成素立刻去医院看顾温和小侄女。

因为是剖腹产,顾温要在医院住院一周。

而叶斯钧一早就上班了,所以她自己开车来的。

顾温脸色不大好,一脸疲惫,也不太想说话,成素不敢打扰她,只好去隔壁房间看小侄女。

小侄女对着她吐了一个小泡泡。

成素感觉她软软的,像没骨头似的,时渡问她要不要抱,她还真没敢。

没多久,小侄女就尿了。

时渡手忙脚乱地给她换尿布。

成素还没见过他这样,觉得有些好笑,刚想开口吐槽,感觉胃里涌起一阵呕吐感,她连忙跑进洗手间——却是干呕,什么都没吐出来。

时渡在月嫂的帮助下给女儿换完尿布,转头看成素一眼,犹豫两秒,淡声:“你不会有了吧?”

成素“啊”一声,忽然想起来,她例假好像的确推迟得有点久。

看她表情懵了,时渡立刻说:“你怎么自己都不注意?愣着干什么,我陪你去挂号。”

成素“喔”一声,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似的,跟他过去。

挂号,开单子,做检查。

半个小时后结果出来,的确是怀孕了,而且已经六周。

时渡凶她怎么这么粗心。

成素这才想起来之前感冒的症状,立刻问医生会不会有影响,医生说一般影响不大,让她不用太担心。

她很轻地“嗯”了声,好像还想问什么,但又什么都问不出来。

出了诊室门,就跟时渡说要回去。

时渡看她人还有点儿恍惚,没让她开车,特意嘱咐司机把她送回去。

然后,他想了想,跟叶斯钧打了个电话,说成素身体不太舒服,让他早些回去。

叶斯钧今天第一天上班,本来有千头万绪要捋,不过恰好有些报告还需要时间,他惦记着成素,不到7点就下班。

最近两人都住他妈留下来的那个老房子里。

叶斯钧推门而入,就看到成素坐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条很软的毯子,空调开着吹出暖气。

她似是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他一眼。

但跟以往不一样的是,她完全没有要站起来迎他的意思,只是这么看着他。

她还没这样过。

叶斯钧以为她是不舒服到,立刻换好拖鞋往过走,先摸她额头:“感冒又复发了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他在她身旁坐下。

她抿唇,靠进他怀里。

叶斯钧低声:“倒是不烧,是哪里不舒服?”

成素没回答,只是抬手摸了摸肚子。

叶斯钧蹙眉:“胃不舒服吗?还是肚子疼?生理期到了吗?”

他声音温和,手抚在她肚子上,“去给你冲个红糖水?”

她摇摇头,又冲他眨一眨眼。

叶斯钧倏地顿了下:“你……”

想起她近期的症状,嗜睡,轻微感冒。

一个念头立刻浮上来。

他有点不敢相信,足足停顿了十几秒,才接上方才的话,“……是有了吗?”

成素抓着他手腕,声音很轻,却很肯定。

“嗯。”

作者有话要说:  十一回家事情太多了,更新不稳定,抱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