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纨绔 > 第54章 番外

第54章 番外


9 带娃日常

两个孩子从一开始就彰显出很不同的性格。

姐姐叶成婉能吃能睡, 活泼可爱,比弟弟胖了快一斤。

弟弟叶成霄吃奶不太行,胃口只有姐姐的一半, 别人逗他他也经常不搭理,只睁着一双圆圆的小眼睛看, 比姐姐瘦很多, 好在健康。

成素这天早上醒来, 发现叶斯钧没在身旁。

他常常起的比她早, 有时候在厨房弄早餐,有时候在书房工作,但今天很奇怪, 成素在家里找了一圈都没发现他人, 于是问阿姨。

阿姨说姐姐发烧, 他带着去医院了。

成素这时才连忙换衣服,一面给他打电话。

那头电话一接起来她就着急地问:“婉婉怎么样了?你怎么不喊我?”

叶斯钧温声:“别着急,没什么大事儿, 吃完药烧已经退了,还几分钟就到家了。”

她这时才知道,原来婉婉凌晨三点就发烧了,叶斯钧那时恰好起来上厕所, 顺便看孩子时发现的, 立刻就带着去医院,没吵醒她。

成素换掉衣服,连忙在门口焦急地等。

不到三分钟叶斯钧就进门,怀里抱着小小一只,身后还跟着月嫂。

成素迎上去,想把孩子接过来, 叶斯钧拦住她:“她睡着了,我直接把她放进屋子里就行。”

成素点头,跟着他一起进去,摸了摸婉婉额头,果然已经不烧了。

她看了眼叶斯钧有些疲倦的脸色:“你饿不饿?是先吃点东西还是先睡一会儿?”

叶斯钧搂着她肩膀:“先陪我睡一会儿。”

他换上睡衣,躺床上。

成素坐在他旁边,伸手给他给他按摩太阳穴。

叶斯钧唇角含笑,最后干脆枕在她腿上,一脸满足地闭上眼。

成素不满地说:“下次宝宝生病你也要喊我一起去呀。”

叶斯钧含混道:“一个人能处理的事干嘛非麻烦两个人,我要是喊了你,现在我们俩不是都得补觉,你白天也照顾不好宝宝。”

他很快迷迷糊糊地睡着。

成素给他盖好被子,又起身去看宝宝。

这时才听月嫂说,先生是真疼女儿呀,昨天看女儿生病,急得都快掉眼泪了。

小家伙还什么都不知道,这会儿倒是醒过来,挥着两条小胳膊冲她小哭两声,应该是饿了。

成素忙抱起来她喂了点奶,一面说:“小声点儿呀,爸爸刚刚睡着。”

小家伙像是听懂了,吃完奶也没再哼唧,呼呼大睡。

旁边弟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的,不哭不闹,自己跟自己蹬腿玩。

成素含笑再去喂他:“你倒是乖。”

小孩子长得飞快,从会爬到会走再会跑,三年一晃而逝。

因为两年过年都在云城过的,今年时越正大手一挥,让他们去南城过年,还特意嘱咐叶斯钧:“除非你不打算跟你爸来往,不然还是要找到一个方式相处,正好孩子们他没怎么见过,带他们回去看看。”

叶斯钧知道他是真心为自己着想,就带着孩子回去一趟。

叶然婚后没生过孩子,所以这两个小孩儿算是叶国文的第一批孙子辈。

虽然没怎么见过,但他一看到叶成霄那张酷似自己的脸,顿时就喜欢上了。

加上叶成婉活泼,不怵外人,虽没怎么见过叶国文,一张小嘴不停甜甜喊“爷爷”,也让叶国文笑开了花。

连带着,对叶斯钧的态度也软和很多。

所以今年过年期间,两人倒也没起什么冲突。

过年初六那天,一家人回云城时越正家里。

两家本来挨得就很近,经常串门,两个孩子跟姥爷常见面,都很亲。

婉婉一进门就往时越正身上扑,甜甜喊:“姥爷姥爷,我想你啦。”

一面抱住时越正的腿。

时越正一只手把她拎起来抱在怀里亲了口:“姥爷也想你,婉婉就是招人疼啊。”

霄霄一张小脸绷着,认真喊了句:“姥爷好,舅舅好。”

婉婉看到时渡,立刻又喊:“舅舅好,我漂亮舅妈和我姐姐呢?”

时渡笑着揉揉她脑袋:“你舅妈又给你生了个弟弟,还在休息呢。”

婉婉眼睛一亮:“那我等会儿要去看弟弟。”

时越正把他们迎进去,先给发压岁钱。

两个红包递到婉婉手里,时越正笑说:“给你弟弟一个。”

婉婉接过来,漆黑的眼珠咕噜一转,把两个红包都抱在怀里,声音清脆:“我先帮弟弟管着。”

弟弟叶成霄内敛害羞,小小年纪就透着一股稳重,小脸整天紧绷着,看上去有种严肃的滑稽,听到这话小大人似的说了句:“你这个财迷。”

众人都笑了。

成素忍不住说:“也不知道她像谁,天天鬼精灵似的,就会欺负弟弟,偏偏嘴甜得厉害。”

时越正说,跟她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把时渡都欺负得团团转。

成素才不信:“我哪有。”

时渡扫她一眼:“怎么没有?我那些汽车模型都谁卖的?”

成素不服:“那我还给你买车了呢。”

时越正“啧”一声,笑他俩,“多大人了,还拌嘴。”

成素往他怀里一靠,撒娇说:“再大也是你女儿,你还没给发红包呢。”

时越正笑起来:“还说婉婉不像你——”

成素不好意思地笑了。

大家聊了会儿天,成素带着两个小朋友上去看顾温。

她刚生了个男孩儿,还在坐月子,不过精神还可以,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成素也没敢让两个孩子太打扰她,只稍微说了会儿话就下楼。

离开时,婉婉手里不知从哪儿拿了个复古老爷车模型,抱在怀里不肯松手。

时渡笑说:“舅舅被你妈小时候欺负就算了,现在还要被你欺负。”

没想到向来没开口的霄霄也突然眼睛发亮,牵住成素的手,指了指汽车模型:“妈妈我也想要。”

成素有点诧异,低头看他:“喜欢这个?”

他猛地点头。

时渡:“得,舅舅还得被你们俩欺负。”他把霄霄抱在怀里,“走,舅舅带你去挑几辆好的。”

时渡可谓今天可谓是大放血。

两个孩子累了一天,回到家里倒头便睡。

成素洗完澡,看叶斯钧还在书房忙碌,热了杯牛奶端进去给他。

他穿着衬衫,坐在电脑前盯着屏幕,双手交叉,半晌没动。

牛奶被搁在桌上。

他微微一笑,伸手把成素揽进怀里,让她坐自己腿上。

“你怎么这么香。”

他低头埋在她脖颈间亲了亲。

她脖子瞬间泛起一阵酥酥麻麻的痒意。

成素回头看他,小声:“你快忙吧,我出去了。”

她起身要走,被叶斯钧扯回怀里。

“你一来我就不想工作了。”

他声音温柔低沉,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难得你主动来找我。”

因为两个孩子太小,两人都将精力分给孩子不少,经常晚上哄完孩子洗完澡就接近11点,叶斯钧亲一亲她也就睡了。

成素其实也感觉到了这种细微的变化,回身抱着他:“我以后会努力多关心你的。”

叶斯钧微微一笑,说:“正好有件事跟你商量。”

他神色渐渐严肃,“过两天我要去南城一个月,我爸查出肺癌,要做一个肿瘤切除的手术,工作还有生活上都需要我过去。”

成素完全不知道这事,有些惊讶。

叶斯钧低声:“没故意瞒着你,我也是刚知道。”

成素想了想:“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叶斯钧摇头:“不用,两个孩子现在也离不开人。”

成素抿唇,拽着他衣领:“你以后工作重心要转到南城的话,是不是就需要长期出差了。”

叶斯钧没应声。

原来有叶国文在,各种关系都可以靠他维护。

但现在叶国文生了病,很多事就要靠他,毕竟叶然是完全不能信的。

成素趴在他肩头,已经明白这种沉默意味着什么。

她思忖片刻,说:“要不我们一家人也暂时搬到南城去吧。”

叶斯钧顿了下。

“你确定要跟你爸他们分开?”

成素抱着他腰:“我是跟你过日子,又不是跟我爸过日子。而且我也不想跟你分开——”

她一下下扯着他衬衫扣子,开始胡说八道,“不然你自己回南城那么久,谁知道会不会有别人往你身上扑,我得看着你点儿。”

叶斯钧一笑,手往她怀里摸:“我只接受你往我身上扑。”

书房门没被锁死。

叶斯钧起身“噔”一声扣上,又回来从背后抱着成素,把她压在书桌上,“啪”地一声阖上电脑。

成素“嘤”一声。

白色牛奶在玻璃杯中摇摇晃晃,震出来几滴,落在木色书桌上。

他蹲下来,虔诚地亲吻她肚子上那道浅浅的伤疤。

很久没做,两人都浑身是汗。

叶斯钧抱着她去了浴室,洗完澡又把她抱回卧室。

跟刚在一起的时候不同,她这时多了几分温婉的母姓,好似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柔和的女人感,让他越发有点控制不住。

于是攀上来,附在她耳边:“再来一次,嗯?”

成素红着脸,小声应了声。

他刚吻上她的唇,就听到“砰砰”的拍门声。

一个稚嫩的声音有点害怕地喊:“爸爸妈妈,我做噩梦了。”

叶斯钧一怔。

成素连忙套了件睡裙,起身去开门。

叶斯钧慢条斯理地把睡裤先穿上。

小不点蹭到妈妈怀里,呜呜开始小声哭:“我要跟妈妈睡。”

成素把她抱上床,让她躺到中间,轻轻拍着她背:“婉婉乖,不怕,爸爸妈妈都保护你好不好?”

小不点觉得安心了,这时看平常都很喜欢自己的爸爸没怎么搭理她,很不满意地埋怨:“爸爸你怎么不抱我了。”

叶斯钧看成素一眼,有点无奈,拍了拍小不点肩膀:“快睡吧,你怎么这么多话。”

小不点这才满意,在爸爸妈妈中间很快呼呼睡着。

成素这时才忍不住笑出声来。

叶斯钧含笑看她:“你还笑。”

他说,“等到了南城,我专门辟出一间屋子跟你偷情,免得他们没眼色。”

小不点像是睡得不太安稳,突然迷迷糊糊地问了句:“什么是偷情呀?”

成素:“……”

她敲了叶斯钧一下,抱着小不点说:“别听你爸瞎说。”

婉婉“哦”一声,很快又睡着。

但她第二天起来还记着这事儿,特意又问了成素一遍,成素自然随意应付过去。

吃完午饭,成素跟时越正打电话,说了想暂时搬去南城,也说了原因,而且南城毕竟是帝都,教育比云城稍微好一些。

时越正听完情况就同意了,反正南城也有分公司,他和时渡最近都常去,而且电话什么的联系起来都很方便。

商量完正事,婉婉跑过来嚷着要跟姥爷说话。

成素把手机递给她,去厨房切水果。

婉婉说完姥爷好之后突然问:“姥爷姥爷,什么是偷情啊?”

时渡这时恰好在旁边儿,蹙眉问:“你从哪儿听来的词?”

他语气严肃,婉婉有点害怕,立刻说了:“是我爸爸说的,他说要专门找间屋子跟我妈妈偷情。”

刚切完水果端出来的成素:“……”

时渡笑抽。

本以为这事就算结束,没想到小家伙记忆力好的不得了,等搬到南城的两层复式还念念不忘地问叶斯钧:“哪个房子是你跟妈妈偷情用的呀?”

叶斯钧敲了敲她小脑袋:“不许再问,听到没?”

婉婉有些懵懂地“喔”了声。

还好已经开学,她注意力很快被新同学吸引,没再问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这天晚上,两个孩子睡着。

叶斯钧拉着成素上了二楼一个很小的的角落。

是个不规则的梯形房间,原本应该是个琴房,但现在被改造成了一个小的影音室,有毛毯,沙发,一小扇飘窗。

他含笑看她:“这儿偷情怎么样?”

他还真让人准备了。

成素踢他一脚:“以后不许在孩子面前乱说。”

他笑一下,将她搂在怀里,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灯火。

她侧头看他。

他还像当初那样,一双漆黑的眸子,分明的轮廓,一种英朗感。

只是更加成熟沉稳,也没了当初的锋利和散漫,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柔和。

他亦是含笑看向她。

视线交缠。

“我觉得挺好的,在这儿跟你过一辈子我都愿意。”

成素靠在他肩上,手指跟他的缠在一起,很轻地“嗯”一声。

窗外簌簌下起了白雪。

比她来南城时见到的任何一场都大。

她默默许下一个心愿:希望每一年下雪的时候,他都能在身边。

作者有话要说:  二哥和小白就陪大家到这里啦~接下来更新副cp,时渡和顾温,想看的宝贝可以接着看~谢谢一路陪着二哥和小白的你们,么么哒。感谢在2021-10-05 23:55:12~2021-10-06 23:10: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癫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