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修仙,无尽轮回 > 第148章 天地为鉴、日月为证

第148章 天地为鉴、日月为证


  “福郎师弟、白师弟,你们修为比较高,待会还麻烦去吸引妖兽,给众师弟师妹做个表率。”

  两者正交谈之际。

  耳边突然传来清冷的声音。

  他们对视一眼,脸色略微发苦,无奈应道:“是。”

  他们这八人小队。

  都是练气中期甚至练气前期,这等实力自然不敢深入外谷,而是围绕着内谷阵法巡视,寻找到附近游荡的妖兽后,再将它吸引到阵法旁边合力灭杀。

  如此。

  就算发生危险。

  他们能第一时间躲入护山大阵。

  能够最大程度保护他们的安全,通常而言吸引妖兽,是相对来说较危险的任务,但总要有人承担。

  赵福玉这样安排也没问题。

  但赵福郎和白苏田总有感觉,似乎因为对方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才故意对他们这样警告。

  ......

  半个月后。

  赵家的传言逐渐变成现实。

  族长赵用齐和养兽园主人赵用雯确定结为道侣。

  至此。

  不论凡俗还是修仙者。

  都开始为即将到来的双修大典准备。

  “砰砰......有人在家没!”

  “砰砰砰......”

  “哎,来了来了,官爷有何要事。”

  “上面大仙师结亲,这里有红贴喜字,都给我挂到门上墙上,不可有所损坏。”

  “大仙师结亲......好嘞好嘞。”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直接就派衙役将喜庆的福贴送至家中,而那些有眼色的官绅贵族,更是自己准备大量庆贺之物,每日都在街头巷尾发放喜糖喜酒。

  整个凡俗红红火火、张灯结彩。

  红色的灯笼挂满整座城池,诸多亭台楼阁烛火彻夜不息。

  甚至还有许多建筑大师,紧急赶工赵用齐和赵用雯的双人庙宇。

  对于修仙者来说。

  就是要准备贺礼,以及筹备盛大的仪式,毕竟是赵家族长的双修大典,哪怕赵用齐讲明要简办,但大长老这次可是全权负责,根本轮不上他插手。

  ......

  修眉画眼、略施粉黛。

  穿红绢衫、绣花红袍。

  颈套项圈天官锁,胸前佩戴照妖镜。

  肩上挎个子孙袋,手臂缠绕定手银。

  凤冠霞帔身上穿,红红轻纱飘然落。

  红裙、红裤、红缎绣花鞋。千娇百媚,一身红色,艳红艳红,喜气洋洋。

  赵用雯站在梳妆台前。

  任由数名手艺精巧的婢女在她身上施为,看着自己身披嫁衣的模样,她不由想起幼年时,曾经听到母亲哼唱过的小曲。

  那时候。

  她还没有觉醒灵根,父母亦还在世。

  每当母亲为她梳妆打扮。

  就会哼唱这不知名的小曲,当时她问询母亲其中的含义,母亲只说长大后自己就明白了。

  如今。

  她已经长大。

  可是父母却已不在,三爷爷亦不在。

  只剩下......十四哥。

  不知不觉,赵用雯眼中已噙着泪水,泪痕在她娇俏脸蛋无声划过。

  她和赵用齐没觉醒灵根时便相识。

  后来。

  自己父母和他父母双双离去。

  她们又同时觉醒灵根,然后进入传法堂学艺,如果这不是命中注定的缘分,那还有什么是?

  她失去了父母、失去了三爷爷。

  再也不想失去赵用齐。

  所以当年龄变大、心智成熟后,每当看到十四哥变得优秀,她心中便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即是为对方感到骄傲,又怕自己跟不上他的脚步而失去他。

  在这种患得患失中。

  赵用雯愈发想要将关系确定下来。

  如今。

  终于等到这一天。

  可是,父母、三爷爷......

  很多很多应该看到的人,都看不到这一幕了。

  “哎呦、姑奶奶,大喜的日子你怎么哭了,来快补补妆。”

  “用环姐姐,我是高兴的。”

  赵用雯展颜而笑,露出雪白牙齿。

  “吉时快到了,可别再哭了。”赵用环招呼着婢女,七手八脚的连忙补妆。

  ......

  “咚……咚咚……咚咚咚……”

  此刻。

  以青竹湖为中心。

  洪钟大吕、萧瑟和鸣、琴音绕梁柱。

  “吉时已到、迎新娘。”

  唱礼的是四长老。

  他的修为迟迟得不到进展,身影已有些伛偻,整个人显得越发老迈,但是今天这个日子,他还是穿着大红袍子,法力鼓荡,声传数里。

  回声隐隐飘荡在山谷间。

  “吉时已到、迎新娘。”

  “......已到、迎新娘。”

  “......迎新娘。”

  “迎新娘。“

  话音落下。

  只见闺房之门无风自启,赵用雯缓缓跨出屋门。

  轻盈、端庄、含蓄、朦胧......

  她几乎保持一生中最完美的姿态。

  在她身后。

  十八名貌美女子分列两排,手中捧着长长的嫁衣拖尾,亦步亦趋紧紧跟随。

  修仙者的双修大典和凡俗不同。

  唱礼的四长老身立虚空,包括赵用齐也是立在半空,只有观礼的宾客身处下方宴席。

  他穿的是赵家为族长定制的法衣。

  白底金纹宽大法袍,头顶华贵紫金朝天冠,长袍上纹着活灵活现的奇珍异兽,日月星辰点缀在长袍四周。

  见到赵用雯出现。

  他当即跨出几步,犹如踩在台阶上般,从虚空跨到赵用雯面前。

  两人对视。

  皆是带笑。

  “来。”

  他轻轻伸手。

  赵用雯立刻将柔夷玉手搭在他手上。

  随即。

  两人同时抬脚,立时向空中轻轻飘去,此时已经无需捧着嫁衣拖尾,长达近二十米的红色拖尾在赵用雯身后飘荡,那十八名貌美女子竟也分立两人左右,伴随着赵用雯和赵用齐同时升空。

  这代表着......

  整整二十张飞行符。

  十八名娇俏女子手持花篮,一捧一捧的鲜花自空中洒下,花篮中的鲜花犹如无穷无尽般,任由那些女子持续飘洒,却始终用之不竭、取之不尽。

  “快看、快看......仙师出现了。”

  “仙师保佑、仙师保佑。”

  “祝仙师寿与天齐、永结同心、长生不死。”

  “......”

  宴席中,有一百零八对从凡俗挑选来的金童玉女,还有诸多达官贵人被允许观礼。

  随着赵用齐和赵用雯等人飞至百丈高空。

  甚至凡俗的城池内,也能看到天空中的身影,凡俗中也是大摆流水宴席,为仙师成亲之礼恭贺。

  对于凡人来说。

  此乃成亲。

  但是对于修仙者而言,这却是最庄重的双修大典。

  上告天地万物,下拜祖先长辈。

  “福郎师弟,族长和雯师姐真乃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你说是不是。”

  “白师兄,你什么时候说话能小声点。”

  “小心......”

  赵福郎没有说完,而是用眼神示意宴席中,那个孤身而坐的白衣少女。

  虽然宴席是分餐制。

  每人都相隔段距离。

  但大家都是修仙者,五感强大哪是常人能比,这等说话声很容易会被外人听到。

  赵福玉孤身而坐。

  她自幼孤僻,尤其是兄长失踪后,整个人的气质更是生人勿进,因此在整个赵家根本没有朋友。

  并且因为她常常跟随赵用齐。

  外人也不敢与她接触。

  赵福玉看着在游空的赵用齐和赵用雯,面上虽然还是没有丝毫表情波动,但只有她自己清楚,心中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在此之前。

  她很确定。

  自己对赵用齐并没有特殊的情感。

  充其量也就是像是普通朋友,或者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帮助,所有有些感激之情。

  但是。

  得到两者结为道侣的消息。

  不知为何。

  她的心境有些乱。

  尤其是今日亲眼目睹双修大典。

  更是让她心中隐隐有种难受,甚至有丝丝绞痛,她看着两人在空中的身影,莫名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似乎这一幕。

  她看到过很多次般。

  仿佛每一次。

  她都是以旁观者的身份,这样默默看着对方,成双成对、结为眷侣。

  这种感觉来的很奇怪。

  让她心脏部位隐隐发痛,脑海中甚至浮现出几个画面,都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成亲画面。

  不可能......

  画面眨眼即逝。

  她根本没来得及仔细看,就再也找不到刚刚的景象。

  当她努力去回想。

  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脑袋还开始发痛。

  理智告诉她,自己不应该这样想,她还要去寻找兄长,自己不能和赵用雯争抢,她也不屑与和赵用雯争夺,该是自己的总会是自己的......

  不对。

  她本来就对赵用齐没什么想法。

  赵福玉强行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排斥出去。

  只是......

  为什么心中会隐隐发痛?

  自己才二十岁出头,怎么可能见识过很多婚礼,还都是眼前这两人的......

  ——

  “大长老。”

  赵用齐和赵用雯游空一炷香时间,然后来到百丈高空,大长老早已在此地等待。

  “哈哈......好。”

  大长老今日显得很是兴奋。

  原本不苟言笑的面容,竟也一扫而空,脸上满是笑容。

  “赵用齐、赵用雯。”

  突然,大长老神色一正,猛然大声喝道。

  声震九霄、穿金裂石。

  “在。”

  两者同时回应。

  “你们可愿意结为双修道侣,天地为鉴、日月为证,至死不渝、永世无悔。”

  “天地为鉴、日月为证,至死不渝、永世无悔。”

  “至死不渝、永世无悔。”

  “......”

  余音袅袅、响彻云霄。

  整个五元谷内谷,无论是青竹湖还是凡俗,亦或者其它旮旯角落,都传播着悠远绵长的回音。

  声音传下。

  众修、众人皆目视空中。

  赵福玉胸口没由来的抽痛,她闷哼一声,强行压下疼痛之感,目光坚定看向空中身着盛装的两人。

  不知道为何。

  虽然越看心中越痛。

  但她却偏偏不愿意服输,就是想要亲眼看这一幕。

  ......

  “我愿意。”

  “我也愿意。”

  赵用齐和赵用雯先后回答。

  她们的声音没有那么响亮,但是经过大长老的法力加持,仍然清楚的传递到所有人耳中。

  “滴血。”

  按照礼数。

  大长老取出个祭天告地的金牌。

  赵用齐看着金牌,上面用古文书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大意是:太乙历541年,渭山赵家三代族长赵用齐,与渭山赵家“用”字辈赵用雯结为道侣,天地告之、日月见之......

  赵用齐数次轮回转世。

  这是第一次举行修仙者的双修典礼,之前虽然知道其典礼庄严肃穆,但也是事到临头才知如此缜密。

  这等典礼。

  冥冥之中。

  两者的气运甚至都有所勾连。

  虽然不至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双方之间定然互相会有所影响。

  尤其是修为高者。

  对修为低者影响更甚。

  事已至此。

  赵用齐自然没得选择。

  他伸出一根手指,逼出一滴滚圆的鲜血,滴落在金牌表面,赵用雯和他一样,同样逼出一滴鲜血在金牌上。

  只见两颗鲜血仿佛具有“磁力”。

  忽的互相吸引在一起,转眼间彻底融合为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紧接着。

  就见金牌上灵光闪过。

  鲜血缓缓融入金牌之中。

  下一刻。

  金牌悬浮在空中,不知从何而来的微风刮过,就见金牌忽的燃烧起来,火焰自上而下的焚烧。

  青烟渺渺升起......

  看着飘升到视野极限的青烟。

  赵用齐心血来潮般。

  忽然低头望去。

  以他的修为,身在百丈高空之中,根本看不到地面上的细节,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和下方一双美目对上,两者的目光无声接触。

  倔强。

  骄傲。

  悲伤。

  ......

  赵用齐从那美目中,感受到诸多复杂信息。

  没由来的。

  他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样的画面,既熟悉又陌生。

  恍惚间。

  他回忆起前面几世的成亲典礼,有种恍然如梦、时空错乱的味道。

  突然。

  他感受到自己右手温热的触感。

  那是赵用雯搭着他的手。

  他立刻从记忆回归到现实,正好看到青烟彻底飘散。

  说起来复杂。

  其实从低头到抬头,仅仅只是一瞬之事,哪怕近在咫尺的赵用雯,以及大长老都没发现异常。

  赵用齐心中忽然升起一丝伤感。

  他身躯静止。

  目光则是左右而动。

  看到城池、人影、妖兽、宴席、竹林......

  是命中注定?

  没由来的,他忽然升起一个古怪想法。

  他现在的状态很奇怪。

  就好像......

  眼前的一切都是场梦境,似乎曾经在某种地方经历过,但是他仔细回忆前十世所有的成亲记忆,很确定没有眼前这一幕。

  此时的状态。

  就像是他领悟“九大铁则”那时候。

  他知道。

  肯定是有和自己至关重要的事件,只是却朦胧中隔了一层纸,让他始终不能领悟真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