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18

年初七, 迟意如约而至。尤锐敞开怀抱迎接她,其他人包括江遂都对她说:“欢迎加入。”

这次会议来的都是社团的骨干,有已经过参加过一届或者几届活动的老人, 也有像迟意这样因为一篇观后感被尤锐慧眼识珠挖出来的新人, 统共八个人。通过简单的自我介绍互相认识后,尤锐作为社长说了暂时的阶段性计划, 一行人便开始商量去哪里聚餐。

见众人在火锅和烤鱼间纠结,尤锐大手一挥让大家投票决定。最终少数服从多数,定下去烤鱼店。

迟意看着尤锐爽利的言行举止,忽然觉得领导好一个小团体似乎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她不免想到了上学期的黑板报,班上四个人纠结磨叽了很久, 还险些错过了评选时间。如果有一个像尤锐这样的领导者,或许事情会高效很多。

江遂一定也是看到尤锐的闪光点,才甘心在模联社团里退位当二把手, 对她的指挥愿意遵从, 关键时刻也能站出来发表意见。

这天的迟意像个旁观者,看着两人不论在社团工作还是日常生活中展现出来的默契, 渐渐意识到自己和尤锐、和江遂的差距, 只觉心绪沉重。

所谓标准,不就是不曾拥有的吗?

-

在家过完中秋节, 四中开学。迟意再踏进校园时,竟有了一种恍惚的依赖感。她因为身边有了一群人,而爱上了这里。

姚尚君有问她志愿者的事情,迟意简单说了感受与收获,表示如果下次有机会还愿意参加。

李华也特意找她谈话,从上学期的期末成绩入手,说她的成绩基础很扎实, 老师从不担心,建议她多多参与学校活动,性格开朗一点。

新学期班上成员发生了变化,有两名同学因为期末成绩不理想必须转去普通班,其一是孔明月。她似乎是受了家里事情的影响,上学期的成绩一直不稳定,期末考试更是发挥失常,掉出了重点班。李华单独找两人谈了话,不知道说了什么,孔明月再回来时,眼眶红着,默不作声地在位子上收拾东西。

有相熟的同学在旁边帮忙,憋了半天只落了一句下次一定能考回来。

很快有新同学转来了班上,一男一女。男生精神面貌很不错,上课时背脊笔直,回答问题也十分积极,体育课后请全班同学喝了汽水,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另一个女生看着就文静很多,戴着眼镜,话很少,不论课上还是课后一直在埋头看书,在班上几乎没什么存在感。

迟意盯着她那并不规范的看书姿势,不自觉地坐直些,担心自己的视力。

好像一个寒假,班上戴眼镜的同学多了不少。就连李恩宇鼻梁上也架着一副银边的细框眼镜,江润如时不时地摘过来戴一戴,每每都被李恩宇扣着后颈拎回来训一顿才老实。

她和江遂的接触又恢复到了上学期的状态,同一楼层,两个班级,重点班紧张的学习节奏让两人鲜少往来。

好在一周一次的模联社团开会,她能和他处在同一个教室。

江润如被模联社团拒之门外后,不死心地去找江遂走后门。她从小怕江遂,所以特意拽上迟意给自己撑腰。

迟意心里弱弱地表示:我也怕。

果然江遂铁面无私,为了躲她,在任何场合一见着她便开始溜。

周四周五是摸底考试,考完最后一门便解放过周末。

比平时放学的时间早了些,江润如硬缠着迟意要去逛街,嘴上恋恋不忘她暑假化妆和捯饬了头发的那个造型。

因为是从学校直接来的商场,身上还穿着校服,导购员对他们没什么热情,两个姑娘一家店一家店挨着逛,十分清净。

“是你啊。”

江润如去更衣室试衣服时,迟意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她看着眼前穿牛仔外套的男人,勉强将他和那天在院门口倚在摩托车上的人对上号。

他看着二十出头,大学生的样子。也是,宜佳禾的男朋友年纪都不大。

“有事吗?”迟意抿唇,并没有因为宜佳禾的缘故对面前的男人多几分亲近。

男生打趣地看她,颇有深意道:“还是高中生?四中的,好学生啊。”

迟意没说话。

那男人又说:“我们加个微信吧,如果有关于高考的问题可以问我。”

迟意警惕:“我没手机。”

男生无所谓地耸耸肩,说了句“下次见”,便搂着结完账的女人走了。

江润如换了衣服出来,见到迟意面前的男生,花痴得眼里直冒星星。

等人离开,江润如迫不及待地过来,盯着门口感慨:“好帅。刚刚那帅哥是和你搭讪吗?我们小迟意要有桃花咯。”

迟意在想宜佳禾是不是已经和这个小男友分手了,回答得有些心不在焉:“没。他问我厕所怎么走。”顿了下,她转身拉着江润如的手,上下打量她新换的裙子,“我看看。”

江润如立马转换了情绪,扬起微笑,朝两边转了转身,问:“好看吗?”

“好看。李恩宇也有个这个颜色的外套,你们俩像情侣装。”

“讨厌,谁要跟她情侣装啊。”

江润如红着脸又试了其他几身,最后结账时,这件衬衫裙也在其中。

周六一早,迟意在背课文时接到了江润如的电话。

她说还是不甘心这样轻易地放弃模联,决定去江遂家里堵他,并问迟意能不能陪她一起去。

江润如语气可怜巴巴:“意宝,求求你了,我是真的想为模联社出一份力,想为我平淡无奇的高中生活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最重要的是,”她一顿,郑重道,“我想和你一起奋斗。”

迟意看着书架上那本聂鲁达诗选,几乎没怎么犹豫便答应了。

江润如兴奋:“意宝,你太好了!木马!”

但当迟意被江润如硬拽着躲在居民小区外的灌木丛里时,便后悔了自己出于私心的这一决定。

“我们为什么不直接进去?”

江润如说:“我怕阿遂看到是我连门都不开。”

迟意担心:“你确定他这个点会出来吗?”

“一定会的。”江润如说,“他约了李恩宇去球场打球,应该快出门了。”

迟意没再多问,因为她知道江润如古灵精怪的脑回路总会有各种自圆其说的解释。

怕迟意觉得无聊,江润如开始闲聊:“这个小区名字特别浪漫,叫童话里。当时隋姐儿因为喜欢这个名字才住这里的。你还没见过隋姐儿吧,她是个浪漫又有少女心的女人,当然,也很有气质。”

迟意:“我在电视上见过,是个很厉害的主持人。”

江润如托着下巴,微微叹气:“隋姐儿是个工作狂,专注起来根本照顾不了阿遂。阿遂大概七八岁的时候,一个人在家发烧38度,人都晕了,多亏每周定时上门打扫的阿姨发现送他去医院。”

迟意想想都后怕,自己小时候也过得不容易,但总有一种吃得苦,见不得别人吃苦的心疼:“我之前在群里看大家聊天说,江遂很听她妈妈的话。”

“你别误会。阿遂不是妈宝男。”江润如为好朋友据理力争,“隋姐儿是个追求浪漫的人,对爱情对婚姻的质量要求很高,但是江叔叔工作原因常年不在家,阿遂这是一人操着两人的心,逢年过节的礼物都会准备两份。”

江润如打开了话茬,便收不住,直到听见迟意说了句“出来了”,才消停。

江遂穿着深色的冲锋衣,前襟的拉锁随意地敞着,露出里面穿着的卫衣,姿势随意又挺拔。因为正低头和旁边的古牧说话,棒球帽的帽檐不客气地将脸挡住,但迟意还是一眼便认出了他。

他的气场太明显,那少年人独有的利落轮廓深深地刻印在迟意心里。

“卧槽,他怎么把它也带出来了!”江润如控制着音量惊呼一声,忍不住去抓迟意的手臂,以此来减轻自己对狗的恐惧。

迟意正盯着那方向出神,被江润如一拽,脚底踩在窄窄的花坛边一打滑,非常狼狈地从灌木丛里扑出去。

江遂路过保安亭,抬头和保安大叔打声招呼。顶流冲门把上摇晃的小狗玩偶直叫唤,扑过去就要咬。

“顶流!”

江遂刚喊了它一声,迟意便从旁边冲了出来。

“……”

迟意踉跄了几下站稳。

顶流在主人的命令下回来。

一人一狗面对面,古牧狗的眼睛被长长的白毛盖着,迟意盯着它看了半天才找到它眼睛的位置,隐约感受到大型犬对陌生人的敌意,正打算往后挪。

“顶流,不可以。”

好在它的主人制止住它扑上来的动作,救了迟意一命,但迟意的心情并没有轻松多少。她看向江遂,大脑一片空白,脸热得烫手。

江遂挑挑眉,觉得自己一声口令召唤出了两条“神龙”的技能有点厉害,嘴角动两下还是翘了起来。

江润如硬着头皮出来,缩着脖子躲在迟意背后,戳戳她,小声问:“你没事吧?”

迟意忍着脚踝扭到痛摇头。

江润如的三顾茅庐并没有打动江遂,却也是有意外收获。适逢广播站的同学想要专注学习,放弃了每日傍晚的广播任务。江遂作为学生会会长,把这项工作指给了上学期投过应聘简历却因为人满暂时待定的江润如。

江润如刚要拒绝,便听江遂说模联工作又累又碎还有压力,很消磨人,反倒是广播站的工作能让全校学生都知道高二文一有一个人美声甜的女同学,很出风头的。

“也是。”江润如稍一思索,便答应了。

迟意在旁边听着,不住地叹气。看来江润如被一条狗吓没了昂扬的斗志,轻易地被唬住。

江润如已经开始琢磨第一期做什么主题的广播,俨然忘记了寒假前信誓旦旦的模联魂。

江遂提了提手里的狗绳,使眼色让顶流过去。顶流很快接收到主人的命令,挪到江润如的脚边,咬着她的裤脚扯了扯,见江润如不理自己,委屈地一晃脑袋汪了声。

江润如正思考到关键地方,以为是迟意在扯自己的衣服问她能回去了吗,随口说了句“等会”,直到这近在咫尺的狗叫声乍起,才僵硬地低下头。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脚边毛色雪白的大型犬,一时间三魂丢了七魄,哪还顾得上广播稿的创意,撒腿就跑了,连脚崴了的迟意都没顾上。

迟意被逗乐,好像有江润如做对比,衬得自己刚刚那状态不那么狼狈。

但很快,迟意便笑不出来。因为江润如的离开让此处只落了她和江遂,以及绕在她脚边嗅啊嗅可能在想这个姐姐会不会怕自己的顶流。

迟意绽在嘴角的笑容一点点收回,恢复成了一贯的平静模样,才道:“那我也走了。”

江遂嗯了声。

迟意刚走出两步,江遂便看出了不对劲。

“等会。”他喊住她,不由分说地把狗绳递过去,“先帮忙看一下。”

迟意茫然地接过,看着江遂走进旁边商店。可能是江遂那句“不可以”的命令起了作用,顶流很乖,没有冲她乱叫。

江遂买了雪糕出来,便见迟意蹲在那,和顶流面对面。它难得对陌生人温顺,头蹭在迟意手心一副懒洋洋的姿态。

见主人出现,才汪了声,站起来朝着他不停摇尾巴。

江遂把东西递给她,对上她不解的眼神,解释:“你的脚踝,先敷一下。”

迟意说了句谢谢,才接过,左右张望着,去找能坐的地方,最终视线落向了保安亭外的休息椅上。

她还没动,便见江遂伸过胳膊来。

“要帮忙吗?”

迟意抬头看到他漆黑眸子里认真的神情,只觉这天傍晚的太阳真的很耀眼,晃得她想哭。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快得过分,听见自己回答的是:“谢谢。我自己可以。”

就像迟意一直留着江润如让她挑的那几颗说是江遂给的水果糖,一直没舍得吃。

因为吃光了便没了,就算依赖上了那口味,一时也吃不到。

迟意坐在休息椅上,垫了张纸才屈起扭到的那条腿踩上椅子边,慢慢将裤脚卷起来。

肿热的脚踝接触到冰块,确实舒服了很多。

她因为低头的动作,露出一小截白皙的后脖颈,阳光一照,白得刺眼。

江遂不经意看到,很快移开视线去看手机。

迟意一直低着头,并没注意到他的这个动作,也没有注意到他之所以站在休息椅的外侧,是为了替她挡着进出小区的路人投来的并没恶意的、探究的视线。

这是他习惯性的绅士与尊重。

日头比刚才要低了,阳光从他们的斜后方照过来,在迟意的右前方拖出一高一矮两道影子,此时的地面被霞光染成了粉橘色,十分唯美。

早春的气温下,雪糕融化得并不快,迟意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开口契机。她看着地面上两人的影子,偷偷地拿出手机,小心翼翼地拍下这张“合照”。

按下快门的那一瞬,江遂的手机响了。

迟意手忙脚乱地把手机藏到宽松的袖子里,那动作简直比教导主任突然出现还要紧张。

好在江遂的注意力全在接通的手机上。

“你人呢?还打不打球了?”

江遂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迟意离得近,听到了那头陈予光的声音,已经站了起来,说:“我好了。”

他对电话说:“马上。”

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迟意每每想到这天的事情仍会觉得窘迫,却又忍不住在上下学时从这个叫童话里的小区前面绕路。

气候渐渐回暖,小区门口一簇簇的迎春花十分漂亮,迟意却一次也没遇见那个遛狗的少年。

-

后来江润如带她去参加电影节的活动时,又遇到了那个摩托男。迟意这才知道他叫高风,是电影学院的学生,在校期间又出演过几个没什么口碑和人气的网剧。

迟意大概知道宜佳禾为什么喜欢他了,除了长得帅,人也心细体贴,特别会来事。他是展览的工作人员,游走服务在各位来宾间,仍能时刻关注着宜佳禾的状态,驱寒问暖得十分及时。

影展结束,宜佳禾提出一起吃个饭。高风了解宜佳禾的口味,问过迟意是否能吃泰式料理后便很快预约了餐厅。

宜佳禾对自己的时间有一个极强的管理方式,来往的人要么是对自己有用,要么是能让自己开心。显然已经成为前男友的高风目前不属于后者。

饭桌上,宜佳禾问他近期的状况,时不时也聊起自己跟组时遇到的奇葩事情。两人所处圈子一样,又彼此熟悉,因此有很多话题。宜佳禾有意透漏自己计划投资小成本网剧,说还是自己单干不用受甲方爸爸的指手画脚轻松,最后又说起让他帮忙找合适的年轻演员试镜。

宜佳禾春风化雨,将心思与目的藏在对话里,不着痕迹地灌输给他。

迟意作为还没出校园的学生,只负责安静地吃东西,也没想着插话,对他们在聊的事情也只当新鲜事在听。

直到自己工作后接触到更复杂的人情世故,她才明白宜佳禾的聪明与理智。

但是纵然宜佳禾再高瞻远瞩,也没想到凡事都有超纲的一面。

高风去厕所时,一直说话没顾上吃东西的宜佳禾适才多吃了几口,并且让迟意去前台把单结了。

迟意照做,没曾想说去厕所的高风也是去结账。两人在前台遇见,高风把迟意递给服务生的纸币接回来,转还给她:“买单这种事哥哥来就好,你把钱收好。”

回家的出租车上,迟意说起高风在商场问自己要微信的事。

宜佳禾沉默数秒:“你给他了?”

“没。我和他没有什么要说的。”迟意眨眨眼,抿嘴,问,“妈,你会和他结婚吗?”

“结屁!”

迟意不知她哪来的火气。

多年后迟意在工作上遇见高风,听他苦笑着提起,当年那个“微信”可给他惹来大麻烦,接连几年没接到过剧演,险些在这个圈子混不下去了。

刚完成一个重头项目,加上宜佳禾有心筹备自己的项目,这段时间没有再频繁的出差,只是时不时地外出和合作方吃饭,有时也会把同事叫来家里开剧本会。

迟意注意到,来家里的都是女性,宜佳禾似乎已经好久没有换男朋友了。

宜佳禾在家的时间多了,管迟意的时间也就多了。比如宜佳禾总会在迟意准备写作业时,和她聊你们学校同学都喜欢看哪些小说?你学校里最近有什么趣事?有人早恋没?你快给妈妈讲讲,妈妈要写一个校园的剧本,实在是找不到灵感了。

每每迟意总会很无奈,却又觉得自己难得有与她沟通的机会,便接下去聊。

宜佳禾和别的父母不一样,跟别的做子女的也不一样。老人作息规律,晚九点睡,早五点起。姥姥早晨起床给迟意准备早餐,势必滴溜当啷一番折腾。睡眠质量本就差的宜佳禾就这件事情强调过无数次:这个家里一切要以她为大。

于是迟意再没有吃到过姥姥早起给她做的早餐。

她对宜佳禾的很多行为并不理解,却也明白这个家确实是靠她在撑着。

2013年,北央的房价持续走高,浮动很大,大多数买房的工薪阶层仍处于观望状态。

那一年宜佳禾看中了一户三室两厅的公寓打算买下来,小区叫童话里,让姥姥改天带迟意去看看。

迟意听到这个小区名陡然一惊,两眼冒光,眼底的惊喜藏都藏不住。

宜佳禾瞥她:“干嘛,听到要换新地方住这么开心?先去看看喜不喜欢。”

迟意痛快道:“肯定喜欢,妈妈的眼光最好了。再说听到‘童话里’这个小区名就知道环境肯定很美。”

宜佳禾瘪嘴:“属你嘴甜。”

迟意笑着,问:“等我们搬了新家,我能养一只狗吗?”不等宜佳禾拒绝,她主动保证,“我每天打扫家里的卫生,并且负责遛它。”

作者有话要说:  补了男女主的互动,记得重看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