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22

迟意觉得自己和江遂的关系陷进了一个死胡同。

走在路上碰见却连招呼也不打的处境, 让迟意残酷地认清,他们近一年来共同经历的、甚至并肩作战的,完全是迟意的独角戏。

“在看什么?”林向荣隔着帽子将手放到她头顶, 压了压, 随着她侧头的方向朝另一间演播厅入口处看去,随口问。

“那个好像是电视上常见的主持人。”迟意借着这机会, 跟林向荣一起光明正大地看过去,并且试图掩盖真相。

“好像是。”林向荣看了眼,没什么兴趣,“走吧,今天拿了通告费, 请你吃饭。”

“好啊。”迟意喜上眉梢,心里却稍稍松了口气。

哪想林向荣火眼金睛,往外走时, 冷不丁来了一句:“确实很帅。”

“嗯?”

林向荣瞥她:“迟意同学, 你永远不要试图向一个班主任隐瞒感情问题。我刚才出来得早,有幸目睹了你们擦肩而过的整个过程。”

“……”

迟意因为劣迹败露, 脸热起来。

她正纠结怎么坦白时, 林向荣却没再追问这个事情。她松了口气,却又隐隐担心, 既然他都能看出来,那别人呢……

-

迟意对附近也不熟悉,对着手机研究了半天附近的餐厅。最终还是林向荣定的。

吃了饭沿着长街消食,这附近不少清吧,一路走过去,店里吉他声袅袅传出来。

迟意时不时就朝店里偏头,觉得这些歌手真心没有林向荣唱的好听。

“这家人最多, 看来是有大招。”林向荣视线移到表盘上看眼时间,说,“进去坐会,八点前送你回去。”

迟意没意见,只是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熟人。

两人坐下后,林向荣从服务生手里接过酒水单点东西,问起今天有什么活动。

服务生:“那你可真来对了。今天的驻唱嘉宾比较牛,很多客人慕名而来。”

林向荣:“就台上那个?”

迟意随着他们一起看过去,清吧里光线整体偏暗,舞台那块像天漏了个洞,稀薄的亮光倾洒下来,一个男生抱把吉他支着腿坐在高脚椅上。

一高一低两个麦负责收音。

迟意抻了抻脖子,在最靠近舞台那桌看到了孔明月。

“帅哦!”孔明月双手笼在嘴边,作喇叭状,喊了嗓子。

大胆、热情、比光下的男生还要惹眼。

迟意盯着她那看了好久,直到听见林向荣点完单后,说:“最近有唱片公司在和我聊专辑的事情。”

“真的?!”迟意从舞台处收回目光,面露喜色,有一种自己挖掘的种子选手终于发光发热的自豪感,“是哪家公司?”

林向荣说了个唱片公司的名。

迟意眨眨眼,说自己听过。国内数得着的公司,捧出过不少歌星。“林老师,你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林向荣当时辞职时,迟意问过他,是不是对这个学校失望了。

林向荣却说,不存在失望一说,是梦想的光太亮了。

而今他终于要实现他的梦想了。

“那我岂不是你第一批歌迷了。”迟意说。

林向荣:“何止。你是摇滚顶流的御用写词人。”

迟意莞尔。

林向荣正和迟意聊唱片公司提供的有关新专辑的几个方向,迟意帮不上忙,但听得很认真,由衷地为他感到开心。看着他发展得好,自己心里那颗间接害他辞职的名为“愧疚”的石头有稍微落下些。

舞台那突然传来的吵闹声打断了两人。

孔明月不知怎的和一个女生吵起来了,两人吵着吵着,甚至动起了手。

“孔明月!”迟意看到有女生粗鲁地推她肩膀,下意识抬声提醒,但隔得太远,根本听不到。

林向荣看她:“认识?”

迟意点头:“是我爸爸再婚家庭的孩子。”

说完见那边的状况没有消停的趋势,孔明月被推了一把后,还挨了女生一耳光。迟意傻眼,急切地要过去帮她,谁知没动身,便被林向荣扯住胳膊按回凳子上:“老实等着。”

迟意刚刚是吓坏了,病急乱投医,被林向荣一打断,意识到自己上前也没用。

舞台上弹吉他的歌手在后台休息,孔明月看着将自己围住的几个女生,心里怵得要命,面上却逞强:“你们有病吧。”

女生说着就要扬起手,要打人。只是胳膊没等抡过去,便被一只宽厚有力的手钳制住。

女生皱着眉,莫名其妙道:“大叔,你谁啊。”

林向荣:“惩恶扬善的正义使者。”

“神经病吧。”女生见没了危险,继续嘴硬。

林向荣瞥她:“那你胆挺大,不怕神经病打你啊。”

“……”

孔明月被逗笑,刚乐完,便对上男人威严的眼神。

没热闹看,围观群众也就散了。

孔明月正准备冲林向荣道谢,便看到迟意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站到那男人身边:“没事了吧?”

孔明月视线在两人间转转,嘴角动了动,嘟囔了一句“没劲”,觉得自己今天倒霉透了。

“你脸肿了,要不要先冰一下?”是迟意先开口的。

她指了指自己左嘴角的位置,示意道。

孔明月抬手摸了摸,立马疼得直皱眉。

孔明月就是在等服务生拿冰袋时,接到了江遂的电话。

她把手机丢桌上,试图逃避。

倒是迟意因为这响不停的手机铃声看过来,不经意瞥见她的手机屏幕,

“江遂”两个字十分醒目。

她呼吸凝滞,再也看不见其他。

“不接吗?”她听到自己问。应该是很平淡的语气吧,就随口一问,旁人也不会多想。

孔明月可能是把她这句话曲解成“怎么?不敢接”的意思了,所以迟意看到在自己话音落下后孔明月虽然抗拒,却还是乖乖接通。

“没……我在家呆着闷,出来听歌……你不用来接我,我一会自己就回去了……行吧。那我把地址发给你。”

孔明月打电话时,迟意看似正拿着桌面上摆着立牌仔细看,实则留了个根神经听她电话的内容。

江遂要来这吗?

迟意拽了下自己的上衣下摆,低头看自己的衣服,然后抬手摸了摸江润如给她编的这不会太夸张却也很有特色的头发。

心情仿佛又回到了模联那天,她对于今天这身为了去看林向荣访谈节目而搭配的造型,总觉得哪哪都不适应。

孔明月挂了电话,把地址发过去,便放下了手机去拿冰块。抬眸间,她看到了迟意的动作:“我就知道,你没表面那么乖。”

她呵了声,似乎是确定了自己早些时候对迟意的认知,“那些被你骗了的人真可怜。”

迟意眨眨眼,直视她:“你是说自己可怜吗?”

“你!”孔明月吃瘪,手上没轻重,疼得嘶了声。

知道两人的关系,林向荣不难理解此刻针锋相对的气氛。而迟意对孔明月的态度,让他也看出来,孔明月不坏。

“刚刚那个男生是谁?”他主动调节气氛。

“我男神。”孔明月一甩头,骄傲,“怎么样,帅吧!”

“那打你的女生呢?”

“垃圾。”孔明月生气,“我男神的狂热追求者,就一疯子。”

林向荣:“那你挨打,你男神也不帮你。”

“他又没看到。”

“他看到了会帮吗?”

“那肯定的啊。他那么善良,就算是个路人受欺负,他也会伸出援手。”

…………

迟意耳畔是孔明月和林向荣的聊天声,注意力却全放在江遂待会要来的事情上。

他似乎就在附近,来得很快。

孔明月因为和林向荣聊得愉快,心情不错,见江遂出现在门口张望,朝那招了招手:“阿遂,这里。”

林向荣也看到来人,挑挑眉,看向迟意。

迟意心虚,不敢看他的眼睛。

江遂有些吃惊迟意也在这。

他说教了孔明月几句,让她以后不要闹什么离家出走。孔明月庆幸这里光线暗,他看不到自己嘴角的伤,否则又要唠叨她。

见孔明月一副“听得进去算我输”的倔劲,江遂放弃,临走前,看向迟意:“你不一起吗?”

迟意没想到还有自己什么事,怔了下。

林向荣已经开口答了:“我送她回去就行。”

江遂嗯了声,仔细看了他一眼。男人看着二十七八,比梁在宥年轻些,有男人的成熟气质,但想到男人在演播厅外给迟意扣帽子的动作,怎么看怎么觉得比梁在宥还不靠谱。

江遂还欲说什么,但找不到立场。

在孔明月哀怨的“走啦”的催促声中,他只说了句:“谢谢你帮忙照顾孔明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可以给我打电话。”

迟意不确定地嗯了声,转瞬,才道了声好。

孔明月不理解:“你谢她做什么,和她有什么关系啊。”

迟意目送着他们走远,觉得自己和江遂的关系真可笑,两人明明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却无法靠近一点,再近一点。

林向荣似乎也想通了一点:“就是他吧。”

迟意回神。

“你写词的灵感之神。”林向荣说。

迟意下意识否定,却听林向荣又说:“喜欢一个人,就算你不说,眼睛也会先公开。”

“我也不知道喜欢他什么。”迟意终于敢承认,“但只有他出现的地方,我就注意不到别人。”

那时候的迟意并没意识到,她对江遂的喜欢还要再强烈一些。

对她而言,只要江遂出现,她所有注意力势必集中在他身上。而如果没有江遂,迟意全心全意爱自己就足够了。

好像除了他,其他什么人都不是必需品。

而这近乎偏执的理智,直接导致与江遂分开的那七年时间里,迟意一直是一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