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23章 第 23 章

第23章 第 23 章


23

随着高三生人走楼空, 高考的压力落到了高二年级所有学生身上。期末考试前夕,李华特意在班会上对这群准高三生做动员。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每一分都至关重要。

而迟意也因为期中考下滑的成绩和这段时间的状态, 被李华单独叫去办公室谈话。

穿过廊腰从六班教室旁边走楼梯时, 迟意偶遇到了江遂。

以及扬声喊江遂的尤锐。

尤锐从办公区的走廊深处出来,怀里抱着好些卷子, 每张卷子是一沓,交叉着摞在一起看样子有十几份。

“这还没到高三,试卷就多到爆炸。”尤锐累得气喘吁吁。

江遂停下来等她,顺手接过来一大半帮她分担:“全是生物?”

“谢了。”尤锐不见外地接受这帮助,手里的分量小了, 人也轻松了,“一套生物卷子22张,我这才数了十几张, 剩下的晚自习再去拿, 实在是抱不动了。我听老严说,因为这工作量太大, 印试卷的打印机三天两头的坏。”

江遂挑眉, 故作轻松道:“多发点卷子,等毕业时才有的扔。这些是暑假作业吧, 现在要发下去吗?”

尤锐却笑不动,残忍地通知他:“是期末考前的练习题。”

“……”江遂一脸当我没说的神情。

这是个十字路口,迟意往北去楼梯,江遂和尤锐往东回教室,两拨人堪堪错身,所以迟意能清楚地听到他们聊了什么。

尤锐:“对了,我们暑假竞赛班几号开课。”

江遂:“15号。”

尤锐:“那岂不是放假第二天就转头上课吗, 也太难了吧。”

…………

迟意来到办公室,还在走神,想江遂和尤锐默契而熟稔的动作,想暑假竞赛班两人相处的时间。她羡慕尤锐的坦荡、直率,羡慕和他站在一起那般配登对的气质。

李华趁着接水的空,在想自己这话该怎么谈。眼前这女生看着温顺听话,但很难摸清她的真实想法。

“高二刚开学,我让学生填过一次高考目标。那会你还没转来,所以一直没问你,你目标是哪所大学?”

国内最好的大学在北央。

但迟意想考的却是:“我想考敏南。”

是迟意以前生活的城市的一所大学,国内双一流,门槛也不低。

“不想留在北央?”

迟意点头。

李华有些诧异,向来温吞好说话的学生,难得坚定地表露自己的选择。

临近期末考那几天,迟意发了一次很严重的高烧。她自己没什么不适的反应,该上课就上课,时不时还能冒出灵感写写词。

要不是宜佳禾,她连自己发烧了都不知道。

那天宜佳禾看她刘海长了顺手给她撩上去想看看没刘海的样子,手指不经意蹭到她额头,这才感觉出不对劲。

“怎么这么烫?”宜佳禾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感受了下,转头问姥姥体温计放哪了。

一量体温。

386。

“你没感觉哪里不舒服?”

迟意摇头。她还以为自己近来的胸闷气短是受情绪的影响,便只强迫自己摒弃杂念提高专注度,没往别出想。

宜佳禾看着她一副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蹙眉:“我知道要升入高三难免紧张,但希望你搞清楚,身体才是最重要的。高考考不好又怎样,大不了重来一年。反正人在未来会度过很多个无用且浪费的一年,早一年晚一年考上大学也没什么区别。”

迟意糊弄着点头,并不能理解宜佳禾这“过来人”的宽慰。

宜佳禾又说:“我希望你每天开开心心,不需要考太好的成绩,不用事事做到完美。你可以偷懒、可以犯错,可以只做个普通人,健健康康就好。”

迟意心里一暖,应了声好。

期末考试前一晚,是大家自主上晚自习的时间。这次期末考完全按照高考的规模举行,班上的桌椅按照考场的布置排成了单列单桌,多余的桌椅被两两相扣堆在了教室后面,没有桌子的同学则拿着课本和其他人拼桌。

迟意和江润如挤在一张单人桌前,看了没几行文言文便开始走神,在看到那句“女之耽兮,不可脱也”时终于认命地合上了课本。

亘古不变的道理,果然她也不能免俗。

“润如,你这里有小说吗?”

江润如正默背着作文素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地啊了声。

“我学不进去,想换换脑子。”迟意说,“杂志也行。”

江润如闻言贼兮兮地咧嘴笑:“必须有啊。”

这一晚,迟意利用三节晚自习的时间看完了整本《牵丝风华戏》。

江润如盯着迟意泛红的眼眶,一副想哭却又硬生生忍住的委屈样子,猛拍大腿,肯定道:“我就说吧,这个故事虐心又温情,你看了肯定会哭!”

迟意没告诉她,小说虽然感人,但这不是自己哭的原因。

晚上回家,迟意找出了上学期的那份地理小测试卷。她看着上面红字留下的85分的成绩,抿着嘴,绷了一晚上的情绪还是没得以发泄。

她是个感性的人,很容易被牵动情绪,而情绪必会影响她所面临的事情。

就像这张85分的小测试卷。

它的存在,横在迟意心头的一根刺。

夜已经深了,但她还是打开了电脑,登录贴吧打开了那篇标题是《我炙热少年》的帖子。

她将无人诉诸的情绪借着故事里的两个主角发泄出来,一年来竟神奇地吸引了不少读者。

有催更的,有问原型的,有打听现实里两人结局的。

迟意看了会,留下了新的内容。

“我不想喜欢他了,至少这一年,不喜欢了。”

——2013年7月11日

之后两天,迟意全神贯注投入到考试中。当心里某个坚持变得无足轻重,生活中很多事情都会变得顺眼很多。

考完试结束后,李华给大家简单开了班会,交代暑假注意事项。他看着迟意饱满的精神状态,和与同学说笑时的愉快心情,知道她肯定发挥的很好。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她这次考得很差。班上排名还是第三,但年级已经退出前十了。

李华拿到成绩后,第一时间来迟意家做家访,但迟意人已经开始在辅导班里补课。

原本那个时间也该回家了,但在辅导班碰见孔明月,她耽搁了点时间。

她到家时,李华正坐在院子里和陈奶奶一边说话一边吃西瓜。迟意听他说了来意,顿时哭笑不得:“老师,您好歹提前说一声。”

李华:“被你这成绩气蒙了,哪还顾得上。”

因为李华和林向荣差不多年纪,管理学生的态度也是尊重、信任,所以迟意虽然习惯用敬语,但心里是拿他当朋友的。迟意嘟囔:“您这心理素质不太行啊。”

“你!”李华生气又无奈,恨铁不成钢地瞪她一眼,“你倒是开心。”

迟意手背在身后,脚尖在地上踩了踩,低头:“老师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李华眉头舒展些,刚刚等她回来时也从邻居那听说了上学期她家里发生的事情,都把学校教育当作重头,往往疏忽家庭教育才是孩子做人立命之根本。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可能会被遗忘,但原生家庭的影响是会被刻在骨子里的。

李华心疼迟意:“有什么困难记得找老师,如果想要申请住校,老师帮你做家长工作。”

迟意没有向李华坦白自己故意考差的错误,也没向他保证下次考试、甚至高考一定要考个什么样的成绩。但她很开心,原来,在她卑微地爱着别人时,也有很多人关心着她。迟意觉得当自己把眼前的叶子移开后,看到了更多更明媚的风景。

迟意的这个暑假很充实,鲜少去想和尤锐在竞赛班里的江遂。

同辅导班的孔明月和她不在同一楼层,补的是高二年纪的知识。偶尔出辅导班大厅时遇见,两人没了最初的针锋相对,却难免还是要呛几句。

没过多久,江润如也扛不住父母的唠叨,加入了提前备考辅导班之路。迟意从她那听说了不少孔明月休学时候的事情,焦虑症真的挺折磨人的。

-

林向荣经过慎重考虑后,和唱片公司签署合约,有了专业团队加持,追梦的道路更稳定了。签约那天迟意因为辅导班走不开,两人云庆祝了一下。隔着屏幕喝了罐啤酒,迟意收到林向荣发来的新专辑demo,听到那句“少年怒马鲜衣,匡扶正义”时,短暂了想到了江遂,那张蓝色便利贴,那个根正苗红的少年。但也仅仅只是短暂地想了一下,她转头继续投入到题海里。

十七岁这年夏天,她和青春打了个赌,求得这一年在学业上的拼尽全力,却不想,赔付的是年年岁岁的非他不可。

十七岁这年夏天,大街小巷都在放那首《八月薇安》。

薇安,未安。竟然一语成谶。

林向荣在专业团队的规划下,事业安排得井井有条。但资本介入的弊端也渐渐显露,新唱片发行前,一组林向荣在某中学校门口和一个穿校服的女生说话的照片被放出。

那是上学期林向荣回南境前,给她送忘记给她的特产。当时有一群玩滑板的男生横冲直撞地冲过来险些碰到迟意,林向荣拽过她的胳膊,护了她一下。谁曾想就这样被拍到了。

迟意的正脸被打了码,但校服和背后的大门足以透漏一些基础信息。

众人发现他所有的词,都来自一个叫“则安”的词作,便开始扒他的情史,猜他和自己的学生恋爱,

写歌的人最不该缺的便是故事。八月八日,林向荣专辑《答案》首发日,不足一小时便荣登各大音乐平台新歌榜首,商业价值翻倍。

但自那之后,林向荣没再唱过迟意写的任何一首歌词。

迟意知道他在保护她,但看着他连着半月都在因为送过来的词没内容而和团队吵架,没忍住把自己手上新写的几首词打包发给他,表示如果有喜欢的换个词作名属上也没关系。

林向荣一再坚持,说她个人风格太明显,很容易被看出来。

迟意便没再提这件事。

林向荣和则安的故事在歌迷世界里be,却一直流传。每年都能冒出新的版本,精彩程度令迟意这个写写故事的创作者都自愧不如。

当然这是后话。

不知是不是和这次的照片有关,开学后学校下达通知严厉禁止学生早恋。高三生作为不容许有万一的群体,成了校领导的重点关注对象,教室里禁止男女主同桌,餐厅更是划分了男女专区,每个吃饭时间都有校领导值班监督。更不用提晚自习后的情人坡、傍晚的小天台了。就连每个课间都有领导站在教学楼天井的小广场中央,确保趴在走廊栏杆上的男生女生没有出格的互动。

所有人在这样近乎不讲道理的规定中,开始了自己的高三生涯。

而迟意因为爆冷门的期末考试成绩引来了各科老师的极度重视。

其他班上老师也常拿迟意的成绩起伏给学生敲警钟,高考考的不仅是知识储备,还有情绪心态,想要打赢这场仗,必须要全神贯注。

江遂也从陈予光那听说了迟意一连两次考砸的事情。

所有人提起她时无不惋惜喟叹,唯独江遂说:“挺好的。你不觉得她现在开心不少吗?”

迟意这些天的心情确实很舒畅,学习效率和专注度大为提升。

她刻意地避开理科六班的活动范畴,即便是去办公室,也改走教室南侧的楼梯,下到四楼再穿过廊腰去办公室。迟意因为太了解他了,所以便能十分轻易地避开与他的接触。

就在迟意以为,自己能以这样的状态度过一整年的高三时间,意外发生了——

“意宝,我给你推荐一本我最近新挖掘的宝藏小说!”周日返校,江润如书包也没摘便迫不及待地过来和迟意分享,“和以前我看过的所有小说都不一样,这一本真的超级特别。”

迟意已经习惯了她咋咋呼呼的说话语气,抬头看她:“什么小说?”

“是在贴吧发表的,叫《我炙热少年》。”江润如忍不住评价,“写得真是又揪心又甜。”

“……”迟意满脑袋问号,纳闷世界怎么能这么小。

作者有话要说:  校园卷大概到15w字,(不瞒你们说,校园卷最后一章我已经写好了)文案情节会有的,容我慢慢讲下去~

更新一般在凌晨,修修改改,昏昏睡睡,写完就不早了,宝们早点睡,白天起床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