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29

宜佳禾觉得奇怪, 前几天一直叨叨着要回学校的迟意,这些天突然没动静了。

“过段时间我要去云南住半个月,你如果还不回学校的话, 要不和我一起。我写剧本顾不上你, 你在那看看风景养养病,环境清静也适合学习。”

迟意坐在单人沙发上, 双脚踩在边缘,手臂抱住膝盖,闻言,下巴埋在膝盖间,含糊道:“我还没想好什么时候回学校。”

“你感觉脚踝恢复的怎么样了?”

“还行吧。”

宜佳禾狐疑地觑她,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在学校被欺负了?”

“没。”北方暖气足,迟意脸有些红。这哪里算欺负。是她欺负了别人。

宜佳禾:“那你想想要不要跟我去云南,想好和我说一声, 我让人订机票。”

“哦。”

这天江润如浩浩荡荡地领了一队人来看她, 陈予光和她打过招呼后便去了隔壁找奶奶聊天。迟意和李恩宇说不上熟,他能来纯属陪江润如。

江润如在上次期中考试中并没有如愿考进年级前五十, 躲在家里哭了好久, 最终亏得李恩宇把人拽出来,才安慰住。

那晚江润如在电话里, 羞赧又兴奋地和迟意说,他们打啵了,还揉胸……可能刚看完贴吧的缘故,迟意晚睡前没忍住将手伸进衣服里,抓着自己的胸脯揉了好几下,闭上眼全是江遂的身影。

他说话的声音,他俊朗的脸庞, 他……

迟意抓着衣领往下看看,有些难过。好像真被宜佳禾说对了,她现在就开始羡慕了。

迟意觉得自己触犯了了不得的戒律,那之后再也没敢看贴吧,也没敢看江遂……

江遂把这周的卷子和笔记给她:“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江润如在旁边笑:“阿遂为了给你整理笔记,俨然成了咱班的编外人员。我觉得以阿遂现在的文科知识储备量去做套文综卷子,得优秀不是问题。”

一轮复习重在夯实基础,迟意在家养病这段时间,送回学校的卷子被批改后,江遂会根据她的错误题目归纳出薄弱的模块,并且找2-3道考查同类知识点的题目。

有时迟意觉得,哪怕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学渣,有江遂这样事无巨细地辅导,成绩取得突破是早晚的事。

但这份令人安心的照顾,分走了本属于江遂的学习时间。

想到这,迟意觉得自己逃避返校的行为非常自私。

“谢谢,之后就不用帮我整理了。”迟意说,“我现在恢复得差不多了,下周就能回学校。”

江遂还没等出声,江润如先激动地跳起来:“真的吗?意宝你真的好了吗?”她埋在她怀里一阵呜咽,“你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有多无聊吗,你终于要回学校真是太好了!”

迟意勉强笑笑,嗯了声。她是不想再耽误江遂自己的时间了。

-

迟意周一返校,刚一进教室坐到座位,便被大家团团围住问东问西。

迟意努力从七嘴八舌的说话声中辨别出问题,逐个回答:“在校门口扭到了……没有跳楼……已经好了……这段时间学习没耽误……下次考试肯定重回年级第一。”

对于大家的热情与关怀,迟意多少有些招架不住。

江润如没看出迟意笑得勉强,一个劲地在旁边起哄:“你看吧,我说大家都很想你。”

迟意一个头两个大,好在李华及时出现,帮她解了围。

“李老师。”迟意乖巧地看人,露个求救的眼神。

李华笑着点点头,看向其他人:“都复习好了?对高考都很有把握了是吧。”等众人哀叹着散开,李华才把她叫到走廊,问她恢复的怎么样,又给了她几页纸:“这个你看看。”

迟意还以为是落下的课程,接过来后才发现这是一份主持稿。

“明晚便是元旦晚会,但原定主持晚会的女同学因为重感冒嗓子失声。事发突然,学校也没有储备替补主持人。你之前拍摄的招生海报在学生间引起极高的反响,高一新生典礼时,就有不少学生遗憾地感慨主持人不是你。所以主任找到我这,想问问你愿意救个场吗?”

听江润如提什么众望所归的主持人,迟意并没有放在心上。如今学校老师这样说了,迟意才认真起来。但是让她去当主持人……她很慌:“我以前没有类似的舞台经验。”

李华明白:“选择你,也并非我一个人的想法,是由主持团的成员讨论推荐,与校长、主任沟通后,才传达到我这的。对于你平时在集体活动中的表现,大家看在眼里,对你有信心。留给你准备的时间不算多,但老师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再答复。”

“……”

迟意正思考自己如何妥善地拒绝时,听李华又说起:“尹哲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她以为是说退学的事情,便点点头。

谁知李华却说:“告诉你去实验楼的那位同学指认,是尹哲让他这样做的。教学楼的监控也显示,误导保安大叔锁门的也是尹哲。”

“……”

“虽然冬□□服穿得厚,很难辨认出身份。但通过进出车库的录像对比,以及进出校门的录像对比,可筛选确定在校门口撞你的也是他。”

“可我……”迟意不记得自己哪里有得罪过他。

“尹哲宁愿背退学的处分,也不愿意公开道歉。我去他家做家访才知道他爸酗酒家暴,缺乏安全感的母亲将尹哲视为脱离痛苦的关键,近乎疯狂地不允许他的人生走错一步。在这样的重压下,尹哲的心理极度扭曲。迟意,老师代表学校和你说句抱歉,是我们没有管理好学生才导致你受伤。”

迟意摇头,表示没关系,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过了会,她心情复杂地问:“他还能参加高考吗?”

“从期中考试起,尹哲成绩一路倒退,就算留校高考,也很难有出色的发挥。”

“……”

尹哲的事情让迟意连着两节课心不在焉,觉得惋惜,又觉得后怕,渐渐地内心只剩下感激。

江润如以为她身体不舒服,关心地问了几次。

迟意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不用猜也知道,了解那晚情况的、能想到去查监控的、能借着中间传话的同学揪出尹哲的,只有江遂。

一定是江遂。

可她那晚只是在被江遂问起为什么这么晚还在实验楼时,随口一提原因,没想到江遂便记在心上。

迟意想为他做点什么,但又不知道他需要什么。

一想到他这段时间为自己做的,迟意便觉得十分惭愧,忍了忍,还是问江润如:“江叔叔有消息了吗?”

“江叔叔在研究所的密级很高,失联意味着要么是叛逃,要么是被挟持出境……前者是国家的罪人,后者……生死未卜。”江润如摇头叹气,又道,“隋姐儿和江叔叔感情很好,因为这事情工作状态很差,而主持人又是要求专业态度一丝不苟的工作,所以她的精神压力很大。连带着阿遂状态也不好。我真害怕阿遂哪天会崩溃掉。”

“会好的。”迟意也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开导江润如,“即便不能考军校,他还可以通过竞赛保送。”

即便竞赛失利,还有高考呢。再说江遂怎么可能失利。

说来也巧,大课间时,迟意便听跑操回来的同学说今年竞赛的成绩公布了。江遂凭借数学竞赛一等奖的优异成绩,获得北央大学的保送资格。

迟意去办公室找李华时,能感受到整个办公区的氛围因为今年竞赛生的优秀表现而充满喜悦。

“迟意来了。”李华笑吟吟,从桌上的红盒里抓了一把东西,示意她伸手,“给,江遂的喜糖。”

迟意眨眼,有一瞬的错愕。

“咱学校第一批大学生,沾沾喜气。”

迟意适才放松,内心质问自己方才在想什么呢。

“谢谢。”迟意双手接过。

分享完喜事,李华看她:“你今年加把劲,我等着你考个文科状元沾沾光呢。”

迟意点头:“我努力。”

不止状元,江遂有的,她都想要。她迫切地想要和他比肩,所以就从当下出发吧。

“对了,主持人的事情,你……”

迟意坚定道:“老师,我考虑好了,要当这个主持人。”

她想通过自己的方式让他开心点,想给他准备一份“回礼”。

都说暗恋中的行为大多是感动自己。迟意也这样认为。

所以她并不知道,在这一年冬天,他曾对她心动过。

-

一共四个主持人,两男两女。另外三人对于迟意的加入表现出了极大的欢迎,似乎大家对脾气好的学霸总有莫名的好感。

迟意表面风轻云淡地和大家打招呼,但心里是紧张的。

她在后台看到角落的钢琴想到了江遂,翻了翻节目单,没看到有江遂的节目。

演奏钢琴的是高二的男生。曲子选得很好,有几段完全是用来炫技,外行听会觉得很牛逼,实则演奏水准中规中矩,但男生长得是真的帅,高鼻梁,眉眼深邃,深色燕尾服裹着一身贵气。

观众因为中间一段流畅而激烈的演奏情不自禁鼓掌时,男生停了动作,转身朝向观众,食指凑近唇间比了个嘘声的动作。观众渐渐安静,俨然被这男生帅惨了。

迟意对她这bking行为心如止水,拿着词卡安静地在后台背词。

后台有几组待上场的同学正在闲聊,因为这节目,大家自然想到了去年的钢琴演奏,聊天的话题变成江遂,但聊着聊着渐渐跑偏:“……迟意真有勇气,告白不成,就跳了楼。你说这不是以死相逼吗,幸好没出大事,否则江遂就毁了。”

江遂来后台时,正听到这句话。

几个人见江遂来了,互相撞撞胳膊,示意不要说了。

但江遂只是从他们旁边经过,恍若未闻,什么反应都没有。

迟意背词正认真,被人打断:“同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江遂。”

迟意闻声偏头,茫然地看向他。

不止她在看他,方才八卦的几个同学也纷纷望了过来。就像迟意能听到他们有意压低却依旧清晰的闲聊声,对方也听到了江遂在和迟意说的话。

更何况江遂的声音不高不低,似乎是有意让他们听到般。

“最近有谣言说你在追我。你对此不该解释一下吗?”他声音动听且坦然。

迟意下意识朝旁边看了眼,隐约懂了。这段时间深受谣言所累的并非只有自己,江遂作为另一位当事人也不能幸免。

迟意收回视线,缓缓地看向江遂,连眨几下眼,真诚发问:“你是觉得我该行动起来?”

江遂眉头微动,显然对迟意这回答有些意外,同时又觉得眼前的女生真的很聪明。不像江润如的咋咋呼呼,也不是孔明月的锋芒毕露,迟意安静得恰到好处,却又优秀得恰到好处。

简单来说,就是和她相处十分舒服。

他饶有兴致地回视着她。

迟意想了想,状似苦恼地一瘪嘴,道:“也不是不行。不过先说好,我做事挺没毅力的,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可不追。”

她眼底有星星,被明晃晃的灯光一照,明眸善睐。

江遂坐回观众席,看着舞台上和搭档一唱一和报幕的女生,忍了忍,还是翘起了嘴角。

陈予光低头玩了会手机,抬头间,便看到这一幕,狐疑地问:“你刚去哪了,怎么开心成这样?”

江遂欲盖弥彰地清了清嗓子,坐正些,搪塞地说了句:“没事,看节目吧。”

陈予光莫名其妙地哦了声,听到主持人熟悉的声音,渐渐偏头,顿时看直了眼。

不知是光,还是她,异常耀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