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32

高三生提前一周结束了寒假, 返校那天突然降温,瑟瑟寒风中,校园电子屏上给高三生打气的通知无情地提醒大家:距离高考还有118天。

迟意校服外面罩着春节前买的新棉服, 围巾帽子将巴掌大的小脸遮得严实。

她背脊依然挺直, 却很少抬头张望,因为她知道自己在这个校园里, 很难再找到那个少年挺拔的身影了。

但学校里总少不了他的传说。听说有人寒假时在街上看到江遂和尤锐了,两人穿着情侣装,在街边的奶茶店聊天。

也有人说看到尤锐在空间里发她和江遂以及隋荷在国外旅行的合照。

迟意没有绞尽脑汁地向江润如打听这些消息的真假,只要江遂能够开心点,她也就开心。

迟意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学习状态跟刚转来四中时特别像, 因为比其他同学缺了一轮复习的时间,学习的紧迫感瞬间提上来。

就连元宵节前迟临行来接她去吃饭,她提的要求也是找个上菜快的馆子。

得知迟意每天早晨五点就要起床时, 迟临行提出在四中附近租个房子, 请煮饭阿姨陪考。迟意却拒绝了。

迟临行想到的这些宜佳禾早就想到了。宜佳禾没有因为迟意的高考而改变自己工作的节奏,但对她的关心却没少。

梁在宥得了宜佳禾的授意, 负责起迟意的一日三餐, 甚至因为担心迟意睡眠不足骑车出事,坚持早晚接送她。

中午时间太短, 迟意不习惯回家吃饭,梁在宥便准点送到校门口,等她下课来取。下午迟意和江润如吃学校食堂,但是晚自习结束后会被梁在宥留在店里吃顿宵夜。

不得不说,梁叔除了在米粉上做得不正宗外,每天换着花样准备的这些餐食的品质一点也不输高档饭店。荤素搭配、营养均衡、色香味俱全,是迟意喜欢的湘菜。

江润如陪她去校门口拿食盒, 总忍不住央求梁在宥:“梁叔,你这也太偏心了。怎么天天给迟意送,我一点光也沾不到。”

梁在宥:“休息了去店里吃,店门哪回不朝你敞开了。”

“这哪能一样。”江润如嘟囔,“再说你做的这些店里也不卖啊。”

三月的一模考试如期而至,迟意稳定在年级第一,总成绩在市里排前十。

成绩出来后,数学老师把她叫去办公室。她的文综只扣了两分,英语和语文的单科排名也都很靠前,对比起来数学是给她拖后腿的一门学科。

迟意心里刚落下去的石头,又被数学老师提起来。

她只顾着闷头学习,连天气回暖,可以脱掉保暖衣裤都是姥姥提醒她的。

这期间,班长组织同学在后黑板画了一棵大树,让大家把自己的姓名和目标大学写上。

江润如挨着李恩宇写下名字,大学也是一样的。写完这些后,江润如往后退一步,两只手直直地伸到前面,用食指和中指比划一个长形的取景框,刚好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容纳进去。她满意地欣赏一番,才转头看向迟意写的大学。

“诶,意宝,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考敏南大学吗?”

迟意看着自己写的“北央大学”四个字,心底不平静,像极了在梦境里踩不到实处的那种恐慌。她想再改成“敏南大学”,但下意识写出的答案早已出卖了她真实的选择。

她嗯了声,说:“我想留在北央。”

江润如欢喜道:“是不是爱上了这座城!”

“对。”

二模的数学卷子出得十分刁钻,迟意从考场出来,便知道自己肯定考砸了。

数学老师没再给她压力,但迟意心底绷着根弦,不准自己犯这样的错。

等到了三模,题目普遍简单。迟意数学考得不错,依旧是年级第一,市里排名第一次进了前五。

但数学成绩这种过山车似的浮动令迟意很难心安。

-

三模结束没多久,学校组织高三生拍毕业照。五月的北央除了满城的柳絮外,天气还是不错的。景观大道上搭了高高的架子,班级轮着集合拍照。

不少同学带了手机、相机,打算在这天多记录一些珍贵的瞬间。

难得放松的一天,迟意站在栏杆旁看着北楼走廊上来来往往的学生,每一间教室前面都有属于他们的故事,这一个个故事代表着的是无数人回不去的青春。

江润如正举着相机毫无章法地东拍西拍。

不知拍到了什么,她一瞬不瞬地盯着相机屏幕,突然惊诧地诶了声:“阿遂?”

迟意下意识扭头:“什么?”

江润如把相机塞给她,让她自己看,并且说:“好像是阿遂来学校了,我过去看看。”

迟意低头看相机的空,江润如一溜烟跑没了影。

屏幕里显示的是江润如刚刚拍下的照片,江遂站在天井广场的台阶处,面朝着镜头的方向和老师说话,因为他直视着老师,所以镜头是俯拍的角度。看不到正脸。

但迟意一眼便能认出是江遂没错。

因为她这一耽搁,想要再去追上江润如一起便显得有些刻意,更何况江润如已经跑到了江遂面前。

迟意觉得自己可能是近段时间过长时间学习的缘故,眼睛有些假性近视。为了看得更清楚,她端着相机,通过调节镜头的焦距,让江遂存在的画面有一个更好的呈现。

不知道江润如和江遂说了什么,江遂突然抬头,朝文科一班的方向看了眼。

迟意的视线与他遥遥投来的目光在相机取景器里交汇,她手一抖,险些把相机摔了。

半年未见,他好像变了很多,气质更沉稳了,但又好像没变,眼神依旧明亮。

为了争分夺秒地学习,如非必要是绝不会离开座位的迟意,在今天变成了如非必要绝不会老实在位子上坐着。

但老天爷像是跟她开了个玩笑似的,不论迟意是去超市,还是去书店,抑或者是去办公室,一次也没有见到他。

“江遂是回学校了吗?我刚刚在医务室见到他,还有些没敢认。”

“我听六班同学说,只是回来拍个毕业照,拍完就走。”

从办公区出来,迟意环紧抱着东西的手臂,图书棱角锋利,短袖下藕段似的胳膊被压出了红痕。

她不急不缓地从那两个说话的同学身边经过,却在右转拐进教室的前一秒,转头往楼梯间走。

渐渐地她跑了起来。

一层楼高3米多,她两步并作一步,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疯狂,抓着扶手,免得自己被甩出去。

出了教学楼,从实验楼的左侧绕去医务室会近。

跑到目的地,她渐渐也就冷静了。面前这扇门像是潘多拉宝盒,不知道里面是惊喜,还是失落。她抬手扶在门把手上,深吸一口气,缓缓按下,推开医务室的门。

她想起自己与江遂在四中的第一次见面便是在这。

可能她推门的动作太突然,正和值班医生说话的江遂被打断,朝门口看了过来。

猝不及防地撞上他的目光,迟意呼吸更急促了。她尽力放平呼吸,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紧张,后知后觉抬手拨弄自己的刘海,试图在他面前保持最好的形象。

“同学,你身体哪不舒服?”值班医生的话将她的思绪拽回。

迟意不敢再看江遂,但余光里满满的全是他。

“我好像有点中暑,想拿一盒藿香正气水。”

值班医生去取东西时,迟意攥着校园卡走近些,鼓起勇气看向江遂:“你回来了?”

她问完后,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这句话觉得奇怪。

但江遂并未觉出不妥,道:“回来拍毕业照。”

迟意不敢问他确定要去央大吗,也不敢问家里的事情解决了没。她不舍得去碰他心底的刺。

迟意浅笑:“一直还没来得及恭喜你数学竞赛拿奖。我赶巧从我班主任那分到了几块喜糖。”

“谢谢。”

迟意觉得自己好胆小,连句告别的话都说不出来。她怕自己一个绷不住,便丢脸地哭出来。

她从小到大,好像永远在经历着分别,却又永远学不会分别。

值班医生从柜子里取出新的一盒藿香正气水,在记录本上对照迟意的校园卡上信息记录好,才把药盒连同卡一起给她。

迟意接过,却不愿离开。她站在那,思考再编造个什么理由多在这待一会。但很快她又明白,无论她找多少理由,在这多待多久,终归是要和眼前这个人告别的。

迟意提了提嘴角,说:“那我先回去上课了。有空常联系。”

见江遂点头,她便抬步转身。医务室的空气弥漫着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四周的气氛非常安静。迟意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里的不安分,听到自己脚步声里藏着的不甘心。

直到她听到江遂突然喊住她:“迟意。”

迟意下意识应声,转身,隔着一段距离,与他对视。

江遂扬起嘴角,眨眼,道:“高考顺利。”

“好。”她攥着药盒的手指渐渐收紧。

她打时光中走来,路过他的人间。

不说过去,不论将来,有这句祝福似乎已经足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