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34

高考结束后迟意去了趟云南。在这座四季如春的城市, 有天空绵绵白云作陪,她将发布在贴吧的段子整理成文稿。

月底,迟意将整理后的第一章稿件发给《三岛》的编辑。编辑看过后连夜批注了一遍, 返给迟意进行二次改稿, 并且承诺会刊登在7月刊上。

捋清这些琐碎事宜后,迟意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宜佳禾在电话里说下个月要结婚了, 问她什么时候回北央。迟意问清日期后,说会提前赶回去。

宜佳禾又问:“是今天出高考成绩吗,我怎么给你查不到?”

迟意朝客栈墙上的万年历瞥了眼,感慨放假后时间过得真快。

“我待会试一下。”迟意让宜佳禾把自己的准考证号发过来。

宜佳禾应着,不知在忙什么, 那边吵闹:“行。那你记得查到了也和你爸说声。”

“嗯。”

电话刚挂断,又有电话打进来,是江润如兴奋地来告诉她自己的成绩。

“我这也算超常发挥了。”电话那头的江润如一如既往的叽叽喳喳, “当时考完英语的时候, 我腿都麻了,坐在凳子上好一会才能站起来。李恩宇总吓唬我, 说什么高考一分几千人。我心想为了大学能和他离得近点, 我也得好好考啊。”

迟意拿着手机走到窗边,胳膊随意搭在窗台上, 微微往外探头,打量着外面交错熙攘的街道和高处毫无杂质的蓝天白云,安静地听着,适时地评价:“是,爱情的力量最伟大。”

江润如和李恩宇毕业没多久便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毕业散伙饭那天,两人手牵手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李华面前。李华喜闻乐见地嚷嚷着要他们请全班同学吃喜糖,向来外向的江润如躲在李恩宇胳膊后面, 难得害羞了。

在迟意看来,两人关系的改变并没有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相处状态,毕竟从迟意见到他们第一天起,便窥见了两人互有好感的种种痕迹。

但江润如总无时无刻地提醒她,谈恋爱真他妈好啊!

“李恩宇说要我按照自己的心意选学校,可我怎么舍得让他大学四年见不到我嘛。意宝,你说政法大学怎么样?政法大学的法学专业国内最强,我已经想象到李狗毕业后尖酸刻薄的律师形象了。”

迟意听着她三句话两句不离李恩宇,强迫自己免疫,道:“你要和他考同一所大学吗?”

“当然了!”江润如坚定道,“只是政法大学的新闻专业历年录取分数线很高,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被录上。”江润如叹气,“唉我要是有你的成绩多好啊,这样我肯定不用纠结了。”

迟意也在纠结。

她有时候也会羡慕江润如,或许只有这样勇敢、大胆的女孩才配拥有双箭头的初恋。

迟意的高考成绩比其他人晚了很多天才查到。那天她人在南境,林向荣和朋友投资的那间叫“渡”的清吧在市中心新开了分店,大家伙正热热闹闹地暖房。

13年的夏天结束后,林向荣的人气趋于平稳。但他心态好,似乎从爆红的那一天便想到了现在的情形。

但纵使他虑事周全,却也没料到自己会犯情劫。

新装修的店面四处都是新鲜的气息,林向荣瞥着混在一群男人中间天南海北聊天的与这氛围格格不入的女生,冲迟意抬抬下巴:“你去,抓紧把她打包回北央。”

迟意朝孔明月的方向看一眼,摊手:“不管。我和她关系不和,她也不会听我的。”

“……”

迟意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说道:“林老师,你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总爱招小姑娘喜欢。之前那个席丽丽就是,我可因为你收了她不少恐吓短信,那段时间走在路上都担心她什么时候冲出来丢我一砖头。”

时间果然强大,足以治愈一切。以前耿耿于怀的事,现在也能借着玩笑平淡说出。

林向荣看她这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悔之晚矣,吐槽她的无情:“当初就不该信了你‘有个同学想出国留学,想要了解些情况’的鬼话加她。”

那边不知聊到什么,大家起哄的声音抬高了些。

林向荣看不下去,沉着脸过去把人拎过来,按到自己旁边的凳子上喝西瓜汁。

迟意想到自己当时骗他的原因,微微坐直了些,出于愧疚,决定勉强帮一帮:“孔明月,你什么时候回去,林老师担心你每天瞎玩耽误学习。”

孔明月呆呆地啊了声,认真地回她:“可我现在的成绩已经是年级第一了。”

迟意憋着笑,接话:“林老师可能是想帮你补课。”

林向荣:“?”

孔明月在心里直呼“干得漂亮”,在旁边人看不见的地方冲迟意比了个大拇指。

招生办的电话打来了两遍,才被旁边的人提醒:“小意,是你的电话吧,一直在亮。”

迟意闻声看过去,丢在桌子上的手机是她的。

她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归属地北央的座机号,带着“不是诈骗电话就是广告推销”的念头接通。

北央大学招生办的老师很热情,简短地自我介绍后,便问她想报考哪个专业,言谈热情而积极。迟意听了会,说自己想等分数出来后再定。

见她挂了电话回来,林向荣问:“学校老师?”

“央大招生办。”

迟意随手把手机软件旁的小红点划掉,刚坐下,又有电话进来。

还是个陌生座机号。

林向荣瞥她屏幕一眼,了然道:“我看是稳了。”

迟意只当是句玩笑,嘟囔着“我总不能真考了个状元吧”,接通了电话。

在迟意连着接了三个招生办电话后,李华的来电很快肯定了她心里的猜测:“迟意同学!你真是太争气了!北央市文科状元,706分!”

暖房宴眨眼变成了升学宴,迟意大大方方地迎来送往。

林向荣问她:“想好报哪个学校了吗?”

迟意也因为这高考成绩短暂地高兴了一下:“考敏大怎么样?”她说,“晚上没事走着就能来店里听你唱歌。”

林向荣对她这决定有些惊讶,又觉得确实是她会做的选择:“这敢情好。明天我就给店挂个揽客牌,就写‘连高考状元都常光顾的清吧’。”

不知谁喝多了去摆弄音响,一阵刺耳的噪音后,歌曲不高不低地播放着。很巧,这会正放到林向荣的歌。这是那张《答案》专辑里的第一首歌,迟意写的词。

歌里唱:既来人间一趟,则安然一场。

一群人吵吵闹闹,比演唱会还热闹。

迟意跟着笑,觉得长大的标志之一便是自由。而选择无论对错,尽兴就好。

迟意遵从内心,按照最初的目标报考了敏南大学的新闻传播专业。

提交完志愿单后,迟意适才松了口气。

自己和江遂的故事,就此落下了帷幕。九月开学,她往南,他在北,两人便再无瓜葛了。

但事实却是——

“阿遂竟然瞒着所有人偷偷参加了高考!”迟意收拾着回北央的行李,听到江润如在电话里如是说。

手里刚拿起的笔记本电脑重重地摔回到行李上,迟意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反应。

可能是因为长久的分别,对方渐渐从自己的生活中淡出,只有少数时候才能被翻出来。所以在从好友口中听到这件事、这个人的时候,有一种恍惚的不真实感。

“今天大家在聊志愿的表格那么多平行志愿很难选,感慨说羡慕阿遂不用填志愿。谁知他随口说,他也得填。”俨然江润如对这件事的态度都是难以置信,“大家这才知道,他竟然报考了国防大学。他一定是疯了!”

迟意迟钝地捡起电脑。好在行李箱里铺着一层衣服,电脑外面有内胆包。双层缓冲对电脑起到了极大的保护作用。

迟意跪坐在地毯上,就着床尾掀开电脑屏,确认屏幕没有摔坏。

江润如:“我问李恩宇,男生的军旅情结都这样重吗,李恩宇说阿遂不一样,说什么经历过他的人生才能知道他选择的意义。我反正是理解不了。”

屏幕亮起,蓝莹莹的光照着她呆滞的神情。待机前未关闭的文档此刻正显示在屏幕中,这是迟意给《三岛》杂志写的连载。

迟意写故事时,为男主人公添加了更饱满的情绪。但现在迟意觉得,自己还未完全了解江遂。

他的专注力,他的敬畏心,令她佩服。

迟意不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而是低估了江遂的魅力。

一见江遂终身误啊。

-

江遂的这一决定震撼所有人的同时,也让所有人都在难以置信中陪他一起期待着,期待着一个奇迹的发生。

迟意那段时间一直没休息好,参加完宜佳禾和梁在宥的婚礼后,送他们去蜜月旅行,自己和姥姥回南境重新布置了在万科的房子,没再四处乱跑,报了驾校学车。

大概七月中旬的时候,迟意等来了江润如的电话:“江叔叔回来了!”

江叔叔这次得以回来,多亏他年轻时的一个战友。研究所重新下达了文书,但江叔叔的身体状态却不足以支撑他继续工作。

迟意听着江润如惊心动魄的描述,万千情绪压在心头,喜悦、难过、惋惜……最终只落了一句:“能回来就好。”

“隋姐儿也是这么说。”江润如告诉迟意,隋姐儿回到电视台后,揪出了在背后整自己同事,依旧是电视台雷厉风行的一姐。

迟意笑着,为这尘埃落定般的结局感到满足。

拿到驾照那天,敏南大学的通知书也来了。

2014年微信刚刚普及,大家还是习惯用qq,这几天的空间动态多的是通知书的照片。

迟意跟风晒完自己的后,百无聊赖地往下翻了翻,很快便看到江遂的动态。

三天前,他发了国防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虽然不是今年的理科状元,但成绩依旧远超国防大学的录取分数线。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迟意看着他写在动态里的这句话,久违地想到了那个国庆节假期,那张被贴在留言板上的便签纸,那个写下“愿祖国繁荣昌盛,世界和平”的蓬勃少年。

这晚下了好大的雨,迟意坐在电脑前,将编辑催了多天的连载写完。

再抬头时,天空泛起鱼肚白。她已经熬过了困意,这会神思清明,看着被雨水冲刷过焕然一新的城市,心情还挺好。

她索性借着当下的冲动劲,开着梁在宥送她的代步车,在雨过天晴后,独身去了庙会山。

不是年不过节,这里没有庙会可赶。露水的潮湿感混着新鲜的青草香,树上绑着的红木牌被雨水一茬一茬地侵蚀,痕迹破旧。

迟意顺着颠簸的山路,找了两遍,终于看到了自己那块木牌。

太阳高升,远空的彩虹越发清晰。

谢谢佛祖让她如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