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35

迟意创作的《我炙热少年》在《三岛》杂志上连载六期后, 于一五年三月份发行单行本。有贴吧野生粉与连载读者粉加持,作品一经上市,便引发广泛好评。次月, 有影视公司找到迟意, 表明合作意向。

那时迟意的身份已经是敏南大学的学生。回到南境后迟意,仿佛来到了自己的主场, 过得那叫一个惬意。

“你真的变了很多。”连林向荣都如是说,“让你转学到北央,还真是转对了。”

宜佳禾和梁在宥定居在了南境,开的那家私房菜馆生意火爆。时不时迟意就要调侃他在胡同的米粉店是不是在卖惨,故意找骂。

不同于在四中的拘谨, 大学时迟意开朗了很多。倒也没有主动的认识什么朋友,等她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好像也成了以前自己羡慕的那种很受欢迎的女生。

她现在回忆起来, 在北央的经历似乎成了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唯一的联系, 好像只剩江润如了。

哦对。

五一的时候,陈予光来南境旅行, 迟意和他短暂地见了一面。

见面后, 迟意才知道陈予光来南境是见江遂的。

“你还记得阿遂吗?”

迟意低头咬着奶茶的吸管,听他如是问道。

陈予光试图提醒她想起:“和我一班、常年考年级第一……”

在他正绞尽脑汁想关键词时, 迟意淡声:“记得。”

起了个头,陈予光又说了几件以前的事情。

迟意听着起初觉得心口酸涩涩的,但渐渐地,也就淡然了,笑着去接他的话。

说阿遂,说四中,说大家共同的那两年。

迟意随口问:“你怎么没喊他一起过来吃饭, 毕业后我就没见过他了。”

“他这个假期很忙。”他说完才意识到,这个事实和自己对迟意所说的“来南境找江遂,顺便和你一起吃个饭”的理由相冲突,便忙把话题岔开,“他现在又变帅了。昨晚和他在夜市上吃烧烤,好几个女生专挑他要联系方式,简直是个祸害。”

但迟意并没有在意他前言后语里的bug,嘴角勉强地动动,苦笑道:“是吗……”

果然,他无论在哪,都是这样的优秀。

迟意觉得自己对江遂的感情淡了,因为和陈予光见面回来后,迟意竟然没有想要去见一见他的冲动。

但又好像,自己只是将他的存在读档,暂时封存起来。

“老实交代!这个陈予光又是谁?”迟意刚回宿舍,便被室友三人堵在墙角,吓得往后缩了缩脖子,渐渐看清眼前的大束蓝色妖姬。

迟意在室友们三堂会审的威势下,哆嗦着从梁嘉懿手中接过那洒着香水的卡片,看到上面直白的那句“迟意,如果可以,我想开始追你”,头皮发麻。

对于暗恋而言,告白便是胜利。迟意不是陈予光,她连迎接胜利的勇气都没有。

这天,她解释了好久才撇清自己和陈予光的关系,最后实在是耐不住室友的逼问,坦白了自己那段潦草的恋爱史。

“天地良心,我没有故意隐瞒。我甚至连恋爱过程都告诉你们了。”迟意无辜地冲室友摊手,“不止你们,很多人都听过我的故事。”

迟意说完,见梁嘉懿低头玩手机,发问:“你干嘛?我这个关子卖得这么无聊吗?你此刻拿起手机的动作对我的心灵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梁嘉懿晃晃自己的手机页面,解释道:“我是在查你是哪个明星的素人女友。”

“……”

迟意觉得一点也不好笑。

是的。她为初恋写过一本书,销量上百万,见证过这段爱情的读者遍布全国各地。

很浪漫吧。

但这只是独属于她一个人的浪漫。

-

六月的时候,孔明月高考。

在万众期待中,孔明月与状元失之交臂。所有人都在为她惋惜,但孔明月自己好像挺看得开的。这只是她成年的第一步,而非最后一步,未来还是满是生机的。

孔明月报考了敏南大学,升学宴那天,迟意受迟临行的邀请,也去了。

她去的路上还在忐忑,一会见到江遂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打招呼,也不知道他还记得自己吗。但事实却是——

“找我表哥?”孔明月出现在她面前,看着她东张西望的动作,自顾说道,“他暑假只有三天假期,已经回南境了。”

迟意欲言又止,实在不忍心在这喜庆的日子里怼她,但有些人了就是欠怼……

“诶?你和他在一个城市上大学,也不常见面吗?”她明明是很真诚地发问,但迟意听着,总觉得她是在嘲讽。

“孔明月。”迟意喊她,“作为学姐,我想给你个忠告。出门在外这样没礼貌,是会吃亏的。南境可是我的地盘。”

孔明月嘚瑟地挑眉:“我有林向荣罩着。”

“……”

后来很多人都以为迟意是选择了爱情,就像勇敢大胆的孔明月。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情况下报考的志愿,又是在什么时候得知他渡尽劫波得偿所愿。

这年冬天,《我炙热少年》的影视版高价售出。迟意又回了一趟北央,与影视公司负责人苏铖约在北央四中附近的一处咖啡厅见面。在沟通中,迟意得知面前稳重成熟的男人尚且是北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学生。

对方毫不掩饰地坦白自己公司目前的规模,并且表露对她这个故事的喜爱与改编想法。

这次见面双方不仅落实了合同,在苏铖提出为了便利拍摄想要逛逛四中校园时,迟意欣然当起了向导。

正好是下课时间,校园里人来人往,明明每一张面孔都是陌生的,但迟意总觉得这像极了自己高中时所经历的。

“我挺久没回来了。”迟意看着眼前熟悉而久违的环境,竟有些恍惚,“毕业后去了很多地方,却一次也没回过这里。可能是不敢吧。”

苏铖是个很随和的男人,说话做事不会令人觉得尖锐:“所以这也是你报考敏南大学的原因吗?”

迟意对这个问题已经见怪不怪了。“成绩出来后,身边的老师朋友大都以为我会报考央大,但敏南大学才是我很正喜欢的。”

苏铖一语双关:“总觉得有些可惜。”

“我们南大也很优秀好吗?”迟意玩笑着反驳完,顿了下,偏头盯着远处,正经道,“世上有很多喜恶不是你想就能接近或者远离的,所以有一件能自由做主按照自己喜好选择的事情真的很幸运了。”

苏铖不置可否地挑眉。

“从哪里开始逛起呢?”迟意四处打量着,最终视线落在某个方向,提议,“先去医务室怎么样?”

苏铖随意一点头,表示都可以:“这是你们在四中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也是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迟意说着,算了算时间,有些吃惊,“差不多也有一年了。”

“还喜欢他吗?”

“不知道。”迟意说,“也没遇见其他什么人,所以不好比较对他的感情还剩多强烈。”

往医务室方向走时,迟意问他:“电影肯定会将我这故事做一些艺术加工再呈现吧?”

苏铖和她简单解释一番,才问:“怕他知道?”

怕他知道吗?好像生怕他不知道。

但那段过程中,自己太卑微了。江遂那样自信而优越的人,一定不会被这感动的。

他喜欢的,或者与他相配的,是那种热烈、大胆,满怀赤诚的女生。

“希望他永远不知道。”

“如果以后再遇见呢?”

“那就让他认识一个崭新的迟意吧!”迟意笑着,抬手放到医务室的门扶手上,缓缓地按下,把门推开。

迟意很意外,医务室的值班医生竟然还是那一位。显然对方也认出了她。

“是你啊。”校医和她打招呼,“回学校玩。”

迟意惊讶:“你还记得我?”

“去年的文科状元,想不记得都难。”他自来熟地说着,看向她身旁的男人,问,“男朋友?”

迟意介绍:“是一个做导演的朋友,过来采风。我们方便在这里逛逛吗?”

校医爽快:“请便。”

医务室空间不大,被布置得讲究而且整洁,诊室、病房、药房一应俱全。与苏铖说话时,迟意刻意降低了音量,在这样熟悉的环境中,总觉得说什么做什么都有一种公开的恐慌感。

期间,迟意接到导师的电话,抱歉地和苏铖说了声,拿着手机去外面接。

苏铖询问过校医后,用手机录了几段空镜。

等他收了手机,却发现校医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狐疑地挑眉,问:“怎么了?”

校医:“你真不是她男朋友?”

苏铖敏锐地察觉出他似乎特别在意迟意有没有男朋友这件事情,不答反问:“你希望呢?”

校医不是很喜欢眼前男人在人际中展现出来的驾轻就熟,正色道:“迟意同学读高中时很受欢迎,追她的男生质量很高。你如果有这方面的念头,那需要多上点心。”

苏铖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问道,“比如呢?”

校医一心为迟意在这段往来中多争取些底牌,却难料在不知不觉被他套去了话:“比如和她同级的读理科班的竞赛大神,学校很受女生欢迎的风云人物。”

苏铖开玩笑:“这是两个人?”

“……一个人。”

“那挺牛。”

苏铖笑着,隐隐嗅到了爆款的味道。

这个故事,他选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