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40章 第 40 章

第40章 第 40 章


40

今天队里请来了许多的战士家属, 搞了一场联谊会,大家汇聚在餐厅吃喝玩闹,好不热闹。倒是往常这个点操练声不断的训练场, 此刻难得清静。

夏至刚过, 南境也迎来夏天,但夜里的风和煦温柔, 吹得人十分舒服。江遂站在宿舍楼的走廊上,看着自己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要待的地方,很快眺望到操场上慢走的纤细身影。

迟意还穿着白天训练的衣服,军靴长裤,外套扎在腰上, 上身只穿了一件迷彩短袖。她上学时个子在女生中就算高的,而气质在江南水乡的浸润下多了温婉清丽,不惧任何攻击性, 但这并不影响她面对工作时雷厉风行的态度。

这很大的归功于宜佳禾, 迟意从小耳濡目染,等自己工作后总会不由自主地去标榜她。

此时, 她不急不慢地踱着步子, 一会看暗色的云层后闪烁的星星,一会盯着自己的脚下平坦的道路, 思考这一季的综艺该如何做能更出彩。

思绪天马行空,不停地冒出新想法,不断地在分析利弊后或否决或保留。

走到第二圈的时候,迟意遇到了来这锻炼的江遂。

江遂从拐弯处迎面跑来,从她身边经过,又慢了半拍倒回来,顿了下才出声:“迟意?”

他几乎没做过这样没技术含量的事情, 也看不上这类幼稚的把戏,但在真正尝试过后觉得这种方式好像还不赖。

迟意掖了下被风吹乱的鬓发,看清来人:“江队长。”说着,她朝餐厅的方向看了看,“你没去联谊会吗?”

“也没个家属,去了看大家热闹平白想家。”

迟意淡淡地嗯了声,扯着外套的袖子,想到自己当时搬去北央读高中的日子,十分理解江遂这种感情。她属于很恋家的性格,迟临行和宜佳禾的离异,加上宜佳禾常年奔波于工作,令迟意必须待在一个熟悉的环境中才能获取足够的安全感。

江遂这些年满世界出任务,一定也很辛苦吧。

“你呢?”江遂突然出声。

迟意怔了下,不知他问什么。

江遂:“怎么没去看晚会。”

迟意:“有点工作的事情需要处理。”

“嗯。”

两人再无话,江遂跟着她的步伐节奏,走了四分之一圈。

众人联谊的场地从餐厅换到了室外,军队的训练场比高中校园的操场还要空旷一些,迟意和江遂并排走在操场上,气氛有些安静,与远处的热闹形成鲜明的对比。

有人抱着吉他在弹唱,唱的是多年前流行的一首老歌。

迟意跟着哼了两句,江遂偏头看她,不知怎的,想到了高三那年的元旦晚会。

那年迟意大病初愈,作为高三的门面成了晚会的救场主持人。她是众望所归的人选,也确实担得起大家的信任。一整场晚会,她没有任何纰漏,尽善尽美地完成。

也是那时候,江遂才认识到真正的她。但这场“认识”发生得太迟了。

一眨眼,竟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歌里唱:“致匆匆那年的不败岁月,致迢迢岁月里的不老少年,致至死不渝,致青春不朽,致那段叫爱的情,致那场有情的爱。”

迟意声音低低的,和着远处的弦音,想起自己写这首歌时的环境是在从南境回北央的飞机上,却始终记不得自己当时写下时心情是带着思念还是因为遗憾。

实在是过去太久了。

“没想到这么老的歌还有人在唱。”迟意感慨着,把手往身后一背,仰着脸看他,因为想着能逗他开心点,缓解他想家的情绪,所以一时冲动和他聊起来,“我和你说个秘密吧。”

江遂被这一眼看得心跳漏了一拍,猛然间脑海里冒出一句酸不拉几的话:她眼睛真好看,因为里面有他。

“什么?”

迟意故意压低声音,生怕被人听了去,她靠近的动作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看上去格外亲密:“这首词是我写的。”

写的你。

迟意安静地盯着他,试图从他漆黑深邃的眸子里寻找到一些学生时代未曾见过的东西。但……事实上,她还是徒劳无获。

他眼睛干净而专注,一如多年前。

偏偏最令人难过的便是这个一如多年前。

但事实上,此刻的江遂想到了很多。

他想到了那本被孔明月硬塞到自己背包里的言情小说,想到自己时隔多年才看到的内容,想到了那个被她用饱满的爱意描写的少年,想到那段令她刻骨铭心的暗恋。

孔明月说是有原型的,就是四中同学。

但江遂把身边认识的、有印象的对照了个遍,也没觉得有谁像。

他隔了好一会才给出评价:“很厉害。”

迟意笑笑,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对这样的回答满不满意。她漫不经心地扯扯系在腰上的外套,喃喃:“我随便写的。”

温黛不知从哪里蹿过来,突然出现,显然是听了好久:“那你可真就谦虚了,谁随便写写能霸占金曲榜多年。”

迟意被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温黛自来熟地冲江遂摆了摆手,然后回迟意:“过来探探路,总盼着这里的训练别太辛苦。”

“这谁啊,介绍介绍。”温黛撞撞迟意的胳膊,眼睛直勾勾地黏在江遂身上。

迟意斟酌着与江遂的关系,稳妥地介绍道:“这就是会参与节目拍摄的嘉宾之一,突击队的队长,江遂。”

江遂听到这个介绍,垂眸看了她一眼,敏锐地捕捉到转瞬即逝的疏离。

迟意并没觉得自己这样的介绍有什么问题,抬头看过来,继续说道:“江队长,这是温黛,正式拍摄时有一位李嵩的男生,便是她带的艺人。”

江队淡淡地点头:“你好。”

“你好你好。”温黛主动握手,并在握住对方手的时候,迟迟没松开,同时偏头冲迟意感慨,“果然帅哥都交给了国家。”

迟意瞥着两人的手,无奈提醒:“学姐。”

温黛适才不好意思地撤了手,笑问:“帅哥,你考虑进娱乐圈吗?”

迟意佩服温黛敬业的态度,觉得她一定能和宜佳禾聊得来。

江遂干脆地回答:“抱歉,没这个想法。”

温黛越看江遂越觉得满意,致力于撮合迟意和江遂,不停地冲她挤眉弄眼,小声道:“这可比林向荣靠谱多了。”

迟意侧头看一眼,落后半步走在不远处的挺拔男人,生怕被他听了去。

-

江遂回宿舍,正好碰上晚上在操场弹吉他的战友。

小战士去年刚入伍,身上校园生活浸泡出来的青春感还未被军旅生涯褪去,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他耳闻江遂的威名,对他又敬又畏,恭敬地喊了声“江队”。

江遂视线落在他的吉他上,把人喊住:“你晚上唱的那首歌叫什么名?”

小战士明显愣了下,认真答了:“报告队长。是林向荣的《致》。”

江遂瞥他一眼,道:“很好听。回去吧。”

“是。”小战士明显松了口气,夹着吉他飞快地溜了。

江遂以为自己在互联网上查到迟意的经历要费一番周折,却不想只输入了迟意两个字,便弹出了不少相关词条。

只是这份轻松并没有让江遂开心多少。

百度词条的概括中肯而简练,细数了迟意在工作上的卓越成绩。

江遂有些年不看网上的这些娱乐消息,对大部分的节目名和艺人名并不熟悉,却并不妨碍他理解到,行业内前辈与媒体对她的评价满是赞许。

那年江遂在高考结束后回了趟学校,当时高考成绩已经公布,迟意作为文科状元成了四中最瞩目的存在。校园大大小小电子显示屏上,全都滚动着祝贺的信息,校门口更是摆放着巨大的庆祝海报。

正好是中午放学时间,周围聚集了不少学生和家长拍照。

江遂也站在那看了会,从她“如果结果不如你所愿,就在尘埃落定前奋力一搏”的座右铭,看到那张文静秀丽的照片。

他记得那个照片,学校官网上挂着的招生海报上用到的也是这一组。

原本安排的是他和迟意一起拍,但拍照那天,隋荷晕倒进医院,江遂留在那照顾抽不开身,因此耽搁了拍摄。

原来自己和她错过了这么多次。

江遂捏捏眉,继续往下翻,然后她就看到了小战士说的那首歌的歌手。

李嵩和迟意在恋爱吗

林向荣和迟意在一起过吗

迟意是则安吗

…………

-

隔天早训,温黛“入乡随俗”,精力满满地活动着手腕脚踝做热身运动。

自打迟意和她提过江遂后,温黛便一直缠着她问东问西。

“他高中时也像现在一样帅吗?那追他的人一定很多吧。你之前说高中两年都和他不同班,那你们平时见面的机会多吗?暗恋这样优秀的一个人,一定很酸涩。”

确实是这样。

同班同学间都有临毕业了还没说上几句话的,更何况是不同学科。迟意想到自己高中时为了见江遂一面,有时从办公室回来,特意挑西北角的楼梯走,宁愿从东面的廊腰绕一大圈回教室,只为了穿过六班外的走廊,只为了能多一丝见到他一面哪怕仅仅看他一眼的机会。

更别提为了他,迟意一次一次尝试参加学校的团体活动,去博物馆当志愿者、加入模联社团,甚至是拍学校的招生海报,又或者是站在舞台上发光发亮。

成为更好的自己,与站在能与他比肩的地方被看到,这两件事情并不矛盾,很多时候迟意并不能清晰地划清二者的界限。

在对待与江遂相关的事情上,迟意心甘情愿地去犯糊涂。

迟意怕自己越想往事陷得越深,言简意赅地试图搪塞过去:“其实我高中时和他接触不多。”

但很不巧,不止温黛听见了这句话。

准时出现带他们进行今天任务的江遂也听到了。

他应该是刚训练完,脸上蒙了层薄薄的汗珠像是刚洗过脸似的,衣服也是湿的,胸膛起伏着,板着个脸打量着他们。

迟意站在阳光下,依稀能从熟悉的眉眼间辨认出他学生时代的模样。清风霁月是他,铮铮铁骨是他。依旧意气风发,只是多了威严和正派。

在被温黛兴奋地捣了几次手肘后,迟意垂下了头,生怕被江遂抓典型。

她刚刚其实也没说错,两人高中时确实接触不多。更何况他们只做了两年的高中同学,便成为了很久很久的陌生人。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结果不如你所愿,就在尘埃落定前奋力一搏。

——出自《夏目友人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