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47章 第 47 章

第47章 第 47 章


47

“一起吗?”

迟意怔了下, 诧异江遂会专门问自己。

她想起高中参加模联社的一些事情。那时她不如现在自信,得知与江遂同组后焦虑了很久,担心拖他后腿。等好不容易适应, 她又在江遂的力荐下成了这组的主发言人。

迟意也是在那个时候, 意识到自己有被江遂注意到。

而今,迟意又一次体会到了这种感觉。

孔明月意有所指地嘟囔:“别是不敢来吧。”

迟意回神, 听到林向荣在他旁边小声说了句“想去就去吧”,很快做了决定:“好啊。我们也正要去吃饭。”

-

隋荷自打江秉青出事后,便养成了吃素的习惯。随着长辈的喜好,一行人去了上湖附近的素食馆。很雅致的独幢小别墅,墙体粉刷白色令人很舒心。

素食馆里竹帘隔开用餐区域, 长餐桌是六人位。

孔明月使小性子生怕跟林向荣挨着,进门后先给隋荷拉开桌首的那把椅子便亲昵地挽着迟意的胳膊,坐到了靠窗的那面的两个位子。

江遂慢悠悠地走在最后, 嘴上应着隋荷的话, 注意力却全放在迟意身上。

以及,他在琢磨迟意和林向荣的关系。

江遂第一次知道林向荣是因为孔明月。她冲冠一怒为“蓝颜”考来敏南大学的事情被江婉茹知道后, 江遂得了姑姑的授意去看着她。

当时正大学毕业, 孔明月洋洋洒洒罗列了一大通对方的优点。

江遂听着,将这种崇拜归功于年龄差带来的阅历差距引起的。

后来江遂满世界出任务, 不顾家,也顾不上听这些事。

最近一次看到林向荣的消息,是在前不久。他上网查迟意的履历,看到过她和林向荣的绯闻。迟意曾是她的御用词作,网上关于两人的爱情故事更是翔实。

江遂说不上什么感觉。就像他得知她为高中暗恋对象写了一本小说时,心里酸酸胀胀,懊悔、遗憾、失落, 无数种情绪糅杂在一起,很难分辨清晰。

但这所有所有,无疑都指向了一点。

他在意她。

迟意坐下时用手抚了下腰后的衣料,随手摆了下面前桌布上的餐具,继续侧过脸和孔明月说话。

比起学生时代的温吞沉默,而今的迟意多了柔和温婉的女人味。

未经染烫的黑发被卡子别在脑后,上面镶着的圆润珍珠非常衬她的气质。江遂盯着研究了半天,也没看懂她是怎么盘住的。

女生陆续落座,林向荣没考虑太多,把这侧的主位让给江遂:“你坐这,挨着阿姨。”

这位置对面是孔明月,邻着隋荷,斜对角是迟意。

两人落座时,迟意朝他这看了眼。

迟意想到了上学时模联社团开会的时候,自己总习惯坐在江遂的斜对角。没想到如今阴差阳错,他主动坐了这个位置。

隋荷点了几个主菜,让小辈们再添自己喜欢的。等菜时,隋荷和迟意聊起来:“小意,你还没介绍呢,这位是?”隋荷说的是林向荣,“我看着有些面熟,但想不起是谁了。”

这个问题问到江遂心坎上去了。他跟着看向迟意,等她的回答。

迟意大方地介绍:“这是林向荣,我朋友。”

隋荷听到这人名,顿时对上了号,同时看了孔明月一眼,这是想起了在家里听到的八卦。但她没表现出任何令人不愉的反应,笑着说:“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之前在电视台见过的。刚刚还以为是你男朋友。”

迟意立马撇清:“伯母您就别开我玩笑了,用我妈的话说就是,但凡我对工作少一分热爱,也不知道母胎单身到现在。林向荣方才还在吐槽,被我拖出来看画展为的还是工作。”

“你妈也是个工作狂。”隋荷被逗笑,“有条件不错的男生也试着谈谈,甜蜜的恋爱很滋养人的。”

迟意说:“我妈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宜佳禾说的更直白。用一套什么“性生活滋养人”的理论不催她结婚,催她恋爱。

“确实是这样。”隋荷看眼自己儿子,又对迟意说,“小遂和你年纪相仿,也还单身呢。你们俩平时没事可以多联系联系。两个人在一个城市,见面的机会也多。”

迟意噎声,不知所措地看向江遂。

后者也没料到隋荷助攻得如此直接,朝他看过来。

两人这一对视产没产生化学反应不知道,反正隋荷越看越觉得般配。

服务生上菜打断了这一聊天。

但这一小插曲令江遂的心情舒畅不少,觉得这家店的菜品可口又鲜亮。

用餐结束已近黄昏,灿橘色的霞光将室外静谧的环境染得非常漂亮。因为窗外的风景正好,隋荷提议在这多坐会。于是一行人在开始了闲聊,迟意话不多,安静地听着,被问到时才开口说几句。

隋荷和林向荣在聊音乐方面的事情。

迟意听着听着,被绿植投在白墙上的影子吸引,看了会,再收回视线,却注意到江遂低头的动作。迟意觉得自己产生了错觉,好像他刚刚在盯着自己。

她看着江遂低头玩手机的动作,在想江遂听到隋荷的话是什么想法,还没思索出所以然,便见搁在手边的调成静音的手机屏幕一亮。

迟意手机常有工作消息进来,她没当回事,随意一瞥,看到显示的人名时,迟疑地朝江遂看了眼。

碰巧隋荷的话题聊到江遂身上,问他:“今天着急回队里吗?”

江遂语气如常而平静,说自己就是闲人一个,还在假期中,等七月下旬电视台的综艺开始录制,才会忙起来。

迟意垂眸,再次看向江遂方才发来的消息。

江遂问她想不想去吃花甲粉?

迟意茫然,犹疑地回:“现在吗?”

她发完,抬头时,注意到江遂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拿起了手机。

当着长辈与朋友的面偷摸着用手机聊天,竟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刺激感。

经孔明月补充,隋荷得知江遂录制的综艺是迟意策划的,一时觉得缘妙不可言,问起迟意综艺的事情,又问她正式拍摄时,还回不回去。

迟意正要回答,注意到手机屏幕再次亮起。她垂眸看了眼,是江遂回过来的讯息。她佯装平静,先回答了隋荷的问题,说自己是导演,很多工作需要到现场才能展开。

等聊完这个话题,迟意才去看手机。

江遂回的内容是:“我们经过的那条巷子口就有卖的,想吃的话,我们现在溜出去。”

迟意盯着屏幕上“我们”这个字眼,哪里舍得拒绝他。

江遂的新消息很快发送过来,迟意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出神时已经不由自主地回复了“嗯”答应了他这提议。

江遂:“一会我先出去,你等我电话。”

迟意眉心一跳,没懂这意思,慢吞吞地回复了句:“好。”

江遂没看她,和大家说了句“去个卫生间”便起身离开。

和他达成某种“约定”的迟意一会看手机,一会看夕阳,面带微笑却心不在焉地参与着桌上的聊天。

终于,迟意的手机有电话进来。

轻微的震动声让同桌的人不约而同地望过来,迟意盯着四面八方投来的注视,忐忑地接通了江遂拨来的电话。

“喂。”

江遂给她提醒:“假装我是你家物业,说个理由回去。”

迟意硬着头皮照着他给的剧本演。

“哦你好,卫生间的水管漏水?行,我现在回去一趟……”

迟意不是没说过谎,为了从应酬中抽身,没少和笑笑演这样的把戏。但搭档变成了江遂……迟意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魔幻。

迟意挂断电话后,脸颊红着,久违地感受到了窘迫。

好在众人误会了她是因为担心家里的情况而着急,便关心:“怎么了?”

迟意将膝上铺着的餐巾收起来,去拿自己的手包:“不好意思,伯母。我家里临时有点事,需要回家一趟。”

林向荣作势要跟着起身:“是水管漏水吗?我送你吧。”

迟意刚要说不用,便见江遂撩开帘子回来,见大家站着,说:“我刚刚已经把账结了。现在要走吗?”

隋荷解释了迟意的情况,明显是给儿子表现的机会。

江遂也主动提出:“正好,我要回队里,顺路送你吧。”

说着他看向林向荣,自然地说:“林哥,我妈和表妹一会就拜托你了。”

-

那天江遂带着她从素食馆出来,她站在夕阳里眉眼弯弯笑了很久。

等她笑够了,江遂连名带姓地喊她。

迟意抬头,眼底尽是茫然,看到江遂站在路灯下,周身镶了一圈金灿灿的轮廓。

他一改寻常的惬意和坦然,竟难得被人窥见紧张神色。

迟意认为自己能看出江遂的心思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毕竟自己不论过去还是现在,余光中全是他。

又怎么会察觉不到他喜欢自己呢。

只是迟意再了解他,也不是他。

所以她并不知道,江遂将会这么快对自己说——

“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孤独终老,但你的出现让我知道,好像两个人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所以,迟意,如果你想谈恋爱的话,考虑考虑我。”

“我知道现在说这个有些快。但我已经错过这么久,生怕因为我的迟钝再生出什么变故。我不着急你的答案,如果可以,我先来排个队。”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周六的更新。

睡醒会再改一下,太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