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48章 第 48 章

第48章 第 48 章


48

迟意听到这些, 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僵住,不知所措地站在那,久久没有回神。

夏夜晚风中, 迟意对上江遂认真的眸子, 听见他说:“不着急回答,先去吃花甲粉。”

这两件事情完全不在同一个等级, 却被江遂说得同样轻描淡写。迟意轻轻地嗯了声,跟上江遂走动的脚步。

她看着江遂高大而宽阔的背影,犹疑地出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长久的暗恋让迟意在江遂面前有一种虔诚的卑微感。她以为永远不会出现“江遂喜欢迟意”这样的说法。

这样的情绪令迟意问到一半便收了声。江遂却自顾回答起来:“我也不确定。”

是这样的。他一直没注意或者习惯她的存在,等反应过来时,已经心动了。

“等意识到时, 已经成了既定事实。”他如是说。

南境随便哪家米粉店都正宗又好吃,这点毋庸置疑。但今天的这碗花甲粉,迟意夹了两筷子便搁下了。

“不吃了?”江遂诧异地看看纸碗, 又看看她。

迟意抿着唇摇头, 还没从被江遂告白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心里藏着事, 没胃口:“有点吃不下了。”

“赖我, 应该等你吃完再说的。”江遂把纸碗拉到自己跟前,不见外地级把这份也给解决了。

迟意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吃东西的动作, 总觉得莫名的亲密。

迟意没谈过恋爱,对于恋人间该做什么会做什么,带着蒙眬的陌生感。

而今江遂表示要带她开启新世界的大门,她有一点期待,又有一点忐忑。

吃完花甲粉,两人踱着步绕湖边逛了会,谁也没说要离开。

不用迟意过问, 江遂自顾说起自己的情况,说这几年去了哪些地方,说任务的危险程度。他没有避重就轻,也没有遮遮掩掩。事实是什么样,他便怎么说。

他又说起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大概率会调回来,具体在北央还是南境,这个还不确定。又说起接下来一周临市有个比武大会,他可能要出差一段时间,不过可以带手机,能常联系。

迟意安静地听着,时不时回应几句,知道他说这些是为了让自己更了解他。

夜色渐深,江遂突然问她:“想去看电影吗?”

迟意贪婪地享受着和他相处的时光,没怎么犹豫便答应了。

附近商场里便有电影院,但江遂想提高两人第一次的观影体验,所以驱车去了市中心一家比较大的影城。

暑期档上映的影片很多,各个类型总有一两部高口碑的片子。江遂把主动权交给迟意,先去柜台买了爆米花和柠檬水。

江遂再回来时,见迟意站在一个等人高的角色立牌前,主动提议:“这个吧。”

“《牵丝风华戏》?”

迟意点头,嗯了声,从他手里接过一杯柠檬水,说:“润如前几天去看过,说演员演技在线,特效不廉价浮夸,值得一看。”她看着柜台顶上滚动的播放时间表,确认道,“刚好十五分钟后有一场。”她收回视线,看向江遂,征求意见,“你喜欢这个题材吗?”

“我没问题。先去买票。”

队伍不长,迟意陪在旁边等着,前面两个女生捂着嘴不停地偷瞄江遂,眼神激动而迷恋。迟意对这样的场景见怪不怪,但还是忍不住心里吃酸醋。

江遂盯着那巨大的电影海报想到什么,说:“这部电影的导演,和拍你那本小说的是同一个吗?”他说话时,慢慢看向迟意,很快便注意到迟意不开心的状态,再看到前方激动得羞红着脸跺脚的女生后,似乎懂了什么。

迟意有些意外:“你竟然知道这个。”

江遂抬胳膊,自然地揽了下她另一边的肩膀,将人往自己身边带了带,语气如常:“那部电影上映时,我看过。”

迟意往旁边踉跄了下,站定,一时竟也不知道该诧异江遂的动作,还是该诧异他看过这个电影。

“是吗……”

“也是在这个影城。”江遂聊起来:“孔明月当时和男朋友闹分手,好不容易抢到的首映票,不看可惜。便拽着我一起。后来我才之后这个故事是你写的。”他如是评价,“很厉害。”

“谢谢。”

迟意抬头看了眼头顶闪着影城logo的led灯牌,缓缓出声:“我当年也是在这个影城看了这部电影的首映场。”

这次轮到江遂诧异。他惊喜地看向她,问:“你还记得是哪个展厅吗?”

“11号。”

迟意记得很清楚。

因为这个数字太特别了。

特别到这些年她只要一想到这个数字,便忍不住想哭。

十一,迟意。

哪想江遂也说:“巧了,我也是。”

迟意错愕之余,故意问他:“你记得这么清楚啊?”

江遂扬眉:“我篮球队服是这个数字。”

“有什么寓意吗?”迟意早就想问了。

“寓意啊……还真没有。”江遂若有所思地想了想,“不过我现在想到一个。十一,迟意……这算不算一种缘分。”

迟意眉心一跳,眼眶热着,下意识别开眼。

“怎么了?”江遂随着她的动作看过去。

“没事。”迟意用手揉了揉鼻子,转回脸,解释,“刚刚突然想要打喷嚏。”

江遂没多想。

他们共同一座城市,虽然未曾谋面,却有过无数次的擦肩而过。只不过这份巧合对于江遂是恩赐,对于迟意而言,却是遗憾。

不过好在,江遂在这。

坐在电影厅里,迟意强迫自己沉浸到电影气氛里,却始终在走神。想东想西,想的都是江遂。

“十一。”江遂突然出声。

因为音量太低,迟意无法确定她喊的是“迟意”还是“十一”。她应了声,偏头看他:“喊我吗?”

江遂把手里的爆米花桶递给她,示意:“吃这个。”

“好。”

迟意咬了颗爆米花在嘴里,小声说:“我很喜欢11这个数字,也很喜欢‘十一’这个称呼。”

她说话的时候,目视前方,等了会,依稀听到江遂低沉地嗯了声,忍不住弯起嘴角。

从今往后,十一是他的专属。

两个钟头的电影终于结束,跟着人流往外走时,迟意口不对心地说:“还挺好看的。”

“嗯。制作精良。”江遂摸摸后颈,这是撒谎了。

不是影片的问题,而是他没顾上看。所以他没有立场评价好坏。

这天之后,两人其实很长时间没有见面。

江遂去临市参加比武大会,而迟意为了马上要开始录制的综艺恨不得住在电视台里,将策划案改了一遍又一遍。

但江遂经常会给她发微信消息,有时是百发百中的射击靶,有时是路边不起眼的小草。

迟意看到了会回一下。

-

七月中旬,迟意带着团队的同事提前三天住进突击队,着手准备接下来的正式拍摄。

节目的艺人嘉宾提前一天到来,熟悉环境和拍摄任务。

这期间江遂一直没在,却授意了一个小战士寸步不离地陪同。

温黛见状调侃她:“你们这是在一起了?”

迟意:“还没。”

温黛:“还没的意思是快了?恭喜啊!”

迟意也不知道会不会快了。江遂告白得过于突然,等迟意回过味来时,已经错过了最佳答应的时机,加上这段时间两人未曾见面,总给她一种浮在半空踩不到实地的恐慌感。

江遂是在正式拍摄的前一晚回来的,当时迟意在和团队开会,有战士敲门说给他们准备了宵夜,一行人又饿又困靠红牛提神,一听有吃的,立马兴奋地看向迟意,齐刷刷:“谢谢组长。”

迟意一脸茫然,嘟囔着“我还没来得及让人准备”,便被小战士叫到了一边。

“迟姐,江队回来了,正在楼下等你。”

迟意眨眼,突然就紧张起来。她低头看了眼自己此刻的穿着,方便行动的运动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衬衣牛仔裤,头发也随意散着。

她白天时跟着摄影组在室外吹了一天的土,脸也一定油了吧。

她胡乱想着,想立刻回房换一身衣服,不过这样会不会显得过于隆重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迟意关心则乱,已经来不及正常思考。

小战士:“回来有一会了,知道你们在开会,就让我准备了宵夜再来敲门。”

迟意嗯了声,被江遂细心的举动暖到。

“好,我回房间拿个手机就下去。”

迟意想到江遂在楼下等自己,不由得加快了下楼的速度。

熟悉的体验让她想到了高三拍毕业照那天的事情,那时她得知江遂在医务室,便风风火火地赶去见他。

当年的心情和此刻好像没什么区别,却又好像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还有最后两登台阶,迟意索性跨了一大步,跳下去。

谁知还没站稳,旁边出现一道人影。迟意正准备躲避时,手臂被人抓住。

借着这股力,迟意才堪堪站稳。

在她开口说谢谢前,对方先出声了:“不用着急,我还在呢。”

他穿着队里统一的夏常服,松枝绿的短袖配深色长裤,脚上的皮鞋锃亮绅士,潇洒又正义。他刚刚可能是站在花丛旁等她来着,沾染了一身花香。

迟意半扑在他怀里,缓缓抬头,对上他沉着含笑的眸子,心跳声一下接着一下,格外清晰。

她不着痕迹地笑了下,说:“我还以为你在外面。”

“等不及想见你了。”江遂撤了手,“出去走走?”

“好。”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章,估计在凌晨了。

明早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