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49章 第 49 章

第49章 第 49 章


49

训练场还是那个训练场, 距离迟意上次站在这里,也仅仅只过了一月不到的时间。

走了没几步,迟意肚子咕噜叫了一声。她想到刚刚送去宿舍那营养丰富的盒饭, 觉得自己应该先吃两口再下来。

迟意打算找点话题转移一下注意力:“我们这是要去哪?”

“餐厅。”江遂说道, “我让师傅留了夜宵。”

迟意喜上眉梢,觉得江遂贴心极了。

这个时间餐厅里只有他们这一桌, 灯也是只有他们头顶的几盏开着,在周遭黑暗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温馨。

迟意将碗底的最后一点绿豆汤喝完,不浪费一滴粮食,擦擦嘴, 满足地夸赞:“如果绿豆汤能续杯就好了。”

江遂朝打菜的窗口看了眼,那边黑漆漆的,师傅已经收拾东西下班:“改天给你续。”

“嗯。”

迟意的食量不大, 但师傅给她盛的量很足, 迟意不想在部队里剩饭,便强迫自己尽量多吃再多吃一点。

喝完最后一口汤, 迟意觉得今天自己好久没吃这么撑了。

“你一会有事吗?”迟意看着送完餐盘回来的江遂, 问。

江遂:“怎么了?”

迟意摸摸肚子,提议:“我们去操场走一走吧。”

“行。”

两人刚从餐厅出来, 迟意突然看见旁边灌木丛里蹿出一道黑影。非但没有减速,那黑影直冲着他们这边过来。

迟意被吓了一跳,刚要躲,只听江遂厉声喊道:“五杀!”

迟意惊魂甫定,定睛看到是一条黑背,德国牧羊犬。又萌又凶,一双大眼睛跟涂了卡姿兰睫毛膏似的。

“坐。”江遂下指令。

这条叫“五杀”的军犬立马坐好, 哈哈地冲江遂吐舌头。

叫五杀吗?

迟意想到江遂养的那只叫“顶流”的古牧,怀疑自己是不是把它名字的含义想得高深了。

五杀,顶流。江遂或许真的只是喜欢它网络术语的含义。

迟意嘴角微动,被逗笑:“他叫‘五杀’?这名字……你取的吗?很有趣。”

江遂却说:“陈予光取的。”

迟意久违地想到这个老同学,想到大一那年他送到女生宿舍的花,和他那唐突而直接的表白。

“他也在部队吗?”

江遂解释:“他在金融行业。‘五杀’是他大一来南境玩时捡的。他因为要回学校,也带不走,就留在我那养。”江遂说着,顺着狗的脖子捋了捋,“小家伙自身素质过硬,被选为军犬,一直留在这。”

于是去操场走一走的队伍里,多了一只军犬。

因为提到陈予光的缘故,两人聊了些高中时的事情。

迟意说自己高中毕业后,还保持联系的同学很少。她读书时便和其他同学往来不多,更别提毕业了。刚升入大学时,还常有高中同学在她的□□空间留言、求互踩什么的,渐渐大家有了自己新的生活圈子,交流少了,也变没了这样的仪式感。

算下来,这两年还保持联系的高中同学也就只有江润如。

“现在还多了个我。”江遂补充道,“我也是你高中同学。”

迟意笑,心里酸酸涩涩的,问道:“江遂,你高中时对我是什么印象?”

月光将他们的影子拖长,江遂盯着这莫名和谐的画面,想了想,说:“很耀眼。”

耀眼吗?

迟意偏头,觉得他说的不是自己。

但江遂的神情无比笃定,令迟意找不到反驳的机会。

江遂说起高三那年元旦晚会的事情,说她那天表现得很好。

迟意听着这跨越七年时光迟来的夸赞,感恩大于欣喜。

“谢谢。”迟意小心翼翼地说,“其实我更喜欢高二那年的元旦晚会。”

江遂想了想,不记得那年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

说话间,两人停在宿舍楼下,迟意面朝江遂微微侧身:“我到了。”

江遂嗯了声,低头:“五杀,和姐姐再见。”

黑背得令,汪汪叫了两声。

迟意笑,和江遂说:“那我上去了。”

江遂点头:“早点休息,别熬太晚。”

“好。”

江遂不知道,他随口的一句嘱咐,迟意竟真会照着做了。

房间里,吃饱喝足的同事们正等着迟意回来继续开会,哪知吹了会晚风再回来的组长非但没有继续剥削他们,反而非常爽快地安排大家:“今晚就到这吧。明天大家早点起,先把紧急的问题解决了。至于其他问题,拍摄过程中遇到了再随机应变。”

迟意说完,房间里气氛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她茫然地摸摸脸,不解:“怎么了?还有什么疑问?”

“没。没问题了!”同事们欢呼,“组长万岁!组长晚安!”

迟意莞尔:“晚安。”

带着江遂的祝福,迟意一夜好眠。

隔天是个大晴天,迟意起了个大早,洗漱好下楼时,训练场上拉练的号子整齐而响亮。

她感慨着自己高中时,也能五点钟起床,去学校上自习、跑操,并且完成一整天的课程,夜里九十点结束晚自习。对比现在,那时候的精力是真的好。

迟意带着团队从训练场旁经过,目光不住地往那边扫,试图找到江遂的身影。

纵使江遂在迟意眼中是特别的,但面对眼前这上百号穿着同样作训服的战士,一时还真没那么容易辨认。

在迟意找到江遂之前,江遂率先看到了她。

准确地说是在电视台的这一行人出现在可视范围内时,江遂便开始留神这边。她今天穿的很运动风,肥大的短t下戴着防晒袖,头顶盖着一顶深灰色的棒球帽。

她个子高挑,走在一行人最前面,正侧头和旁边同事说着什么。

江遂只看到一个侧脸,便认了出来。

“笑笑,你把这藿香正气水给大家分一下。”迟意嘱咐完,在笑笑拎着一兜药盒分发时,又扬声和其他人说:“一会拍室外大家一定要注意防护,如果谁身体感觉到不适,其他同事帮忙顶一下。”

“知道了意姐。”

一行人渐渐走离训练场。

正式开始拍摄前,迟意跟着摄影组看今天的拍摄效果时,听到旁边响起几声“嵩哥”。她拿着帽子遮了遮太阳,侧头看到李嵩戴着墨镜在这亮相。

“还没开始录,让笑笑带你去休息会。”迟意公事公办的语气,转头去找笑笑。

“我就来逛一圈。”李嵩递过来个随手杯,“这个给你,你爱喝的蓝山。”

迟意看着李嵩的助理给团队的其他同事在分咖啡,才接了这个随手杯:“谢了。保证让摄影把你拍得帅帅的。”

李嵩就着衣服蹭蹭手,没走。

“姐姐,”李嵩一用着语气喊她,迟意就知道准没好事。

迟意从摄影机上移过视线,谁知却听见他说:“黛姐都和我说了。我决定以后不喜欢你了……”

笑笑正和江队长详细说着今天拍摄工作的变动,抬头见后者直勾勾地盯着某一处皱了眉。

“江队长?您有听见我刚刚说的吗?”笑笑试探着喊了声,循着那方向看过去。

还没等确认江队长看的是不是她组长时,便见他收回了视线,笑笑忙道:“我再说一遍。”

“我在听。”江遂简短地回答完,又看回方才那方向,一抬下巴,“他就是李嵩?”

“对。”笑笑重复方才的话,“他是录制嘉宾里年纪最轻的一位,比较好动有梗,我们希望在他身上既能体现出综艺效果,又能拔高他勤勉正义的形象。”

江队长淡淡地嗯了声,说:“我有数了。我去和你组长打个招呼。”

“好。”笑笑不知怎的,觉得有些不踏实。

江遂走近时,正听见李嵩说:“我先走了,姐,咖啡记得喝。”

迟意送走李嵩,冲江遂扬起笑脸:“你训练完了?拍摄安排上做了些变动,笑笑有转达给你吗?”

江遂看了眼迟意随手塞给摄影同事的咖啡杯,目光柔和了些,回答:“说了一部分。”

迟意随手从旁边的纸箱里拿了瓶矿泉水,问:“刚讲到哪了,我接着和你说。”

等开始拍摄时,迟意才想起那杯咖啡来。

迟意维持喝咖啡的习惯很多年了,同事间、合作伙伴间互请个咖啡是常事。但早晨被江遂看着,迟意总觉得那杯咖啡存在得有些不合适,随手一搁便忘了。

这会迟意觉得嘴巴干,正要打发笑笑去帮她冲一杯速溶时,见着前几日得了江遂授意照顾她的小战士过来。

“迟姐,这是江队给你的。”

迟意看着小战士递来的水壶,说了句:“谢谢。”

小战士有事要忙,东西送到便一路小跑离开。

迟意仔细地打量会这水壶,才拧开喝了口。没有咖啡,有爱心水解解渴也很好。

哪知迟意刚尝到滋味,立马眼睛弯起来,心里甜滋滋的,立马多喝了几口 。

壶里装的不是咖啡,是她昨晚说好喝想要续杯的绿豆汤。

-

综艺从夏天拍到秋天,两个人的关系达到了某种和谐,两人时常见面,但谁也没再提告白的事情。

他们渐渐习惯了彼此的存在,习惯了这个有五杀矫健身影和美味绿豆汤的夏天。

九月底,节目录制接近尾声。这两个月以来的录制虽有坎坷,却也还算顺利的完成了。

“下个月四中校庆,你回去吗?”这天拍摄结束,江遂来问她。

迟意记得江润如和自己提过这件事情:“回去的。润如还说我们几个一起聚聚。”

江遂点头,无比自然地决定:“行。那到时一起走。”

“好。”迟意有些紧张地掐了掐自己掌心,确定这不是一场梦。

等回到那个角角落落都有着他生活痕迹的四中,那她的喜欢势必无处遁形。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