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50章 第 50 章

第50章 第 50 章


50

说来也巧, 九年前迟意跟着宜佳禾搬来北央,也是在一个秋天。

迟意便是在这个秋天遇见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这次回北央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江遂的声音把迟意从回忆里拽回。

她从绵白的云层移开视线,扭头看向江遂:“趁校庆回四中看望一下老师, 和润如叙叙旧, 再就是还有点工作正好趁这趟来北央处理了。”

迟意说完,后知后觉自己说得太正式了。她不好意思地找补:“好像是有点无趣。”

江遂没说什么:“有时间的话我带你逛逛。这几年北央变化挺大的。”

“好。”

迟意随手翻了下小桌板上的文件, 是那档军旅综艺的营销方案。她琢磨着早些年宜佳禾是如何平衡工作与恋爱的时间,一时有些走神。过了会,她注意到江遂正盯着自己看。

她想起自己包里有装读物,问他:“我带了书,你需要打发一下时间吗?”

“可以。”

迟意从包里把书拿出来才意识到, 自己装的是一本村上春树的书。

她犹豫这样意外的“投其所好”会不会显得有些刻意。毕竟她很多年前便知道,他很喜欢这个作家。

“《挪威的森林》吗?”江遂没看到书名,但通过书籍的装帧便轻松认出来, “巧了, 我很喜欢这个作家。”

迟意避无可避,佯装坦然地把书给他。

江遂看书的时候, 迟意看营销方案。工作的事情杂而碎, 迟意眼皮发沉,有些犯困, 看完最后一页,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困了?”江遂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困了就先睡会,还有一会才到。”

“是有些困。”迟意搓搓鼻子,压下第二个哈欠。

迟意从包里找出自己的蒸汽眼罩,想了想,拿出来两个。

“你要睡会吗?”

江遂从刚刚她拿书时便对她这包感兴趣, 准确地说是对包里的东西感兴趣。

像是个百宝箱,什么东西都有。

他看着迟意递过来的浅紫色包装的眼罩,果断地说:“我不用。你睡吧。”

他看着迟意把多余的眼罩放回去,忍不住笑笑,觉得女孩子真是个神奇的物种。

小时候隋荷教他,要绅士要细心。这几年在部队里,身边都是男人,日子不知不觉过得糙了些。

等跟迟意在一起后,这些事他得帮忙想着。

说到在一起……

江遂看看带着眼罩靠在椅背上女孩,再等等吧。

等她做好决定。

-

航班落地的广播响起后,江润如等了会,看到迟意和江遂推着行李车出来。

“意宝,这里!”

江润如抱了抱她,抓着她的手臂舍不得分开:“你怎么瘦了。”

说完她才看向到旁边的江遂。

江遂转了下行李车的方向,免得挡着其他路人,抬头对上江润如的视线,自然地接话:“这可赖不着我。”

江润如:“我说什么了啊,你这属于心虚。”

迟意笑。

离开机场的路上,江润如才问起刚被打断的问题:“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江遂主动要过车钥匙开车,迟意和江润如两个许久不见的小姐妹坐在后排拉着手说体己话。闻言,他抬眸从后视镜看了眼后面,迟意也恰好抬头看他,两人的目光在狭窄的镜面里,不经意撞上。

“上个月刚一起录的节目,便约着一起回来了。”迟意如是说。

江润如只是随口一问,对这答案也没多深想。

到了酒店,办理入住时江遂接了个电话,江秉青有事找他。他挂了电话,看向迟意:“我得回家一趟,那你先跟润如四处逛逛。”

江遂点头:“嗯。下午见。”

和迟意说完,江遂才看向江润如,说了声。

江润如无所谓:“你个电灯泡快点走,我们小姐妹要开始说你坏话了。”

江遂一走,江润如贼兮兮地蹦到迟意跟前,撞撞她的肩膀:“什么情况?”

迟意装傻:“什么什么情况。”

江润如严刑逼供:“从在机场见你们的第一眼,我便瞧出不对劲了。你俩肩并肩挨着的距离,可不是普通朋友的安全距离。”

“……”

迟意支支吾吾,暂时没说了江遂和她表白的事情。

从酒店离开,江润如带她去了苏麻离青胡同。

见迟意坐在车上看着窗外愣神,江润如探身从后座拿过相机包,问她:“怎么?不认识这里了?”

“还认识。”

高中毕业后,迟意便很少回北央。每回来都是因为工作出差,赶巧了能跟江润如吃顿饭聊聊天,忙起来便全程工作。七年间一次也没来过这。

不知道是因为久别带来的陌生感,还是岁月在这里留下的痕迹过于明显。迟意看着老旧狭窄的胡同,有些不敢认。

“工作后我把米粉店的那个门店盘了下来,开了一家照相馆。”江润如把车停好,开了店门,让迟意随意看看,便进了卫生间。

店里重新装修过,很难看出早些年的痕迹。

迟意打量一圈后,视线渐渐落在正对门口的墙上。那里安装上置物架,摆着江润如在全国各地拍到的风景照。在过去,这个位置是一面留言墙,上面花花绿绿的便签纸承载着无数个梦想与祝福。

梁叔关店时,迟意有帮着一起收拾。

江遂写的那张便签纸,也是那时被她装进了口袋,珍藏起来。

故地重游,往事一点点被勾起来,迟意内心感慨万千。

“江润如没在吗?”背后突然响起一道男声,迟意闻声转头,

陈予光似乎是刚运动完,藏蓝色的休闲衬衣里是白色的棉t,肩上背着个白色的运动包,非常具有少年感的打扮。

他一边摘口罩,一边看向迟意,有些诧异:“什么时候回来的?”

“中午刚到。”迟意朝某个方向一指,说,“润如去厕所了。”

陈予光点点头,对于后者的答案也并没有那么关心。

两人间一阵无话,陈予光故作轻松地去会客桌上抽了张纸巾,仔细擦了遍手,才看向迟意:“是来出差还是……”

迟意回答:“回来参加校庆。”

陈予光才想起校庆这件事。

卫生间传来冲马桶的声音,随后江润如洗了手,擦着护手霜出来。

“还说下午去吃火锅呢,我这不争气的胃只能喝粥了。”

她出来,看到屋里多了个人,自然打招呼:“来得正好。你那些照片洗好了,我拿给你。”

江润如把照片拿出来时,顺便从冰箱里拿了水果饮料。迟意见她拿不过来,起身过去帮忙。

陈予光也有起身的动作,但比迟意慢了一拍,便重新坐了回去。

江润如把照片给了陈予光,示意大家坐到沙发上聊天,看向另外两人说起来:“你们也好久不见了吧。”

“大一时我去南境找阿遂玩,见过小意一次。”

迟意浅笑:“也有六年没见了。刚刚看到还真没敢认。”

迟意这才感受到老同学见面,因为生疏没话聊的冷场。

陈予光张望着店,突然想起来:“好像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

迟意无奈地想到:“那碗米粉……”

在江润如一脸茫然的疑惑中,陈予光笑着说道:“那时这里还是梁叔的米粉店,是个什么假期吧,咱们约好了在这集合,我先到了便点了碗粉准备边吃边等,谁想我点完东西后只是玩着手机去了趟卫生间的功夫,回来不仅坐错了位置,还错吃了她点的米粉……”

“这也太尴尬了吧。”江润如捧腹大笑。

迟意跟着笑:“谁说不是呢。那天是我搬来这胡同的第一天,便遇到这么一个脑子不太聪明的人,心情确实有些复杂。”

三个人在照相馆待到五点,结束工作的李恩宇现身,接他们去吃饭。

几个人约定好去吃韩料,到的时候江遂已经占了位子等他们。

“还没点东西,你们看看想吃什么。”江遂和众人说着,在迟意走到桌边时,自然地起身,让她坐到自己里面的位子。

桌子挨着墙,两条长边是双人凳,窄边还摆着把椅子,完全能坐下五个人。迟意被动地选好位子后,江润如和李恩宇顺其自然地坐在了她和江遂的对面。

陈予光左看看右瞧瞧,沉默了。

江遂不知死活地踢踢桌边的小方凳,故意提醒他:“坐,特意让服务员给你准备的。”

陈予光有苦难言:“你们这过分了啊,成双成对,让我挤在走廊。”

江遂笑道:“怎么,羡慕啊。”

陈予光骂了句脏字,自个也笑了:“我欠你们的。”

江润如坐下后一直在和李恩宇说话,闻言才抬头,看了看现在的坐位,冲迟意直使眼色,心说这男友力可以啊。

迟意听着两人熟悉地互怼声,嘴上带着笑,佯装看不懂江润如的意思。

店里投影幕布上正播放着一部经典的韩剧。是一部青春怀旧剧,迟意刷了很多遍。

主题曲响起的时候迟意不自觉地被牵动了感伤的情绪,当年转来四中是意外,遇到江润如这群朋友也是意外,但自己确确实实因为江润如的陪伴、江遂的出现,自由地蜕变、成长,在那个单纯的年纪,拥有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久违地与这群朋友聚在一起,迟意觉得温馨又珍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