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51章 第 51 章

第51章 第 51 章


51

吃完饭, 江润如提议去玩剧本杀,被江遂果断禁止了,理由是:“明天吧。今天又是飞机又是聚餐, 折腾了一天, 我先送她回去休息。”

江遂提到迟意时,偏头看向她, 引得江润如也往这边瞥。

江润如意味深长地哦了声:“行吧。那暂时放过你们。”

几个人开始聊别的话题。

迟意朝江遂那边歪了歪身子,小声说:“我其实没事的。”

江遂却说:“一会带你去个地方。”

迟意诧异地抬眸看他,江遂浅笑着冲她一眨眼。迟意心头一软。

江遂故意问她:“去不去?”

迟意别开脸,嘟囔:“我好像是有点累了。”

江遂嘴角一扯,纵容又偏爱地嗤笑了声。

大家又聊了会, 才起身离开。

从餐厅出来,江遂和李恩宇去开车,陈予光陪着俩女生在路边等。

十月的气候凉爽, 晚风吹得人很舒服。久不回北央, 这城市奔波而繁忙的气息冷漠又熟悉。

江润如依旧像学生时代一样,挽着迟意的胳膊赖在她身上:“意宝, 我觉得你完了。你想不喜欢他都难。被阿遂这样温柔又绅士的男人爱上, 你这辈子是栽了。”

迟意含糊地嗯声,心里想的是, 爱上他,自己这辈子也栽了。

“被他这样对待的上一个女生还是隋姐儿呢。”江润如笑着,用手肘一捣陈予光的手臂,问:“你说是吧。”

陈予光看了迟意一眼,后者正望着朝停车场出口的方向。白皙秀丽的五官被夜晚璀璨的城市光照得小巧立体,阅历让她比高中时要从容独立,但眼神依旧清澈。

陈予光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 漫不经心地说了句:“是吧。”

他们又说了什么,迟意没听见。

停车场一前一后驶出来两辆车,江润如见着李恩宇的车,问陈予光:“让阿遂送迟意,你跟我们的车。”

陈予光没所谓地耸肩:“行。”

江遂坐在后面那辆,他手肘垫在车窗上,朝迟意看了眼:“上车。”

江润如笑嘻嘻地一推她:“快去吧。”

迟意扭头想说什么,却又不知说什么,冲江润如露了个无奈的表情,说:“明天见。”

陈予光说:“路上慢点开。”

而江润如意味深长地说:“注意安全。”

“……”

不怪迟意想歪。江润如提醒的语气着实有些不正经,不像是说路上开车的事情。

两辆车在下一个路口分别。

迟意惦记着江遂方才说的话,问:“我们要去哪?”

“一会你就知道了。”

车子在城市中心穿梭,最后停在一处停车场。

“到了?”迟意边解安全带,边摆头看,知道这是哪,“停车场电影院?”

江遂示意她下车,先绕到后备箱去收拾东西。迟意过去时,江遂铺好了软垫和毯子,旁边放着零食汽水。

“上来坐。”江遂搭了把手,把她拉上来。

迟意低声说了句“谢谢”,挨着他坐下,两人盖一条毯子。

是一部很老的片子,《怦然心动》。

迟意看过无数遍,每一遍看时都想着以后啊要跟男朋友一起看。想起自己这个约定,迟意坐直些,扭头看江遂。

江遂不解地回视着他,茫然:“怎么了?”

“没事。”迟意为这不谋而合的意外惊喜,四目相对的下一秒,便飞快地转回头。四周光线暗,她自以为把嘴角的笑隐藏得很好。

江遂却看得清楚,抬手胡乱揉了下她头发,吐字:“傻。”

回去路上,迟意问他:“怎么突然想起来这?”

“你说自己喜欢的?”

“有吗?”

“你在那个小说里提到过。”

迟意眨眼,想起自己在故事中用过这个情节,有一年重温完这部电影也在微博上感慨,说了自己和未来男友的小约定。

他竟然知道。

也是,迟意想起来,梁嘉懿说过他是自己的读者。

迟意哦了声,心里酸酸胀胀,掐着手指,不知所错。

江遂说:“你想做的,我都会陪你。”

迟意无意抓了抓衣服布料,说:“其实你不用做这些的。”

她以前觉得一个合格男友要陪着自己做遍喜欢的事情,可等他真的朝自己走来时,却发现,所谓标准,都比不过他在。

因为迟意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啊。

迟意犹豫着该如何解释,谁知这一犹豫,便到了酒店。

江遂看她进了酒店才回家,到家后,给迟意发来了报平安的消息。迟意抱膝坐在酒店落地窗前,看着城市静谧的车水马龙,脚边的手机屏幕亮了又灭。

迟意后知后觉拿起来。

江遂发的是一个小视频。

迟意点开,看到顶流在屏幕里欢脱地摇尾巴,眼睛被毛盖住,看上去有些憨憨的。迟意忍不住弯了嘴角,接着听到江遂的画外音:“顶流,和姐姐打个招呼。”

“汪汪!”

视频截然而至。

迟意将下巴垫在膝盖上,胳膊环到小腿前面,两手拿着手机,回复:“到家了?”

没有发消息,江遂直接弹过视频电话来。迟意猝不及防,手一哆嗦险些把手机摔掉。

她坐直些,接通。看着屏幕中江遂英俊的脸庞,问:“怎么了?”

江遂刚到家,开门后让狗先进去,然后在玄关处换鞋子。

他拿着手机,因为弯腰放鞋的动作突然凑近屏幕。迟意一瞬不瞬地盯着镜头那边的他,他就是这时候一撩眼皮,回答了迟意方才的问题:“查岗。”

太犯规了。

迟意恢复到接电话前的姿势,隐藏着兵荒马乱的情绪,居高临下地看着手机。

“那你要失策了,我很乖的。”迟意脱口说完,便愣了,自己说了什么,这是在撒娇吗。

她试图用膝盖挡住通红的脸,绞尽脑汁地找话题将这一篇掀过去。

江遂笑笑,说:“是挺乖的。”

“……”

两人有的没的聊了会。

迟意突然开口,喊了声“阿遂”。

屏幕里的人抬眸看过来,隔着屏幕,四目相对。

这好像是迟意第一次这样喊他,以前江遂、江队长叫的生疏又顺口,这一声“阿遂”把他喊得心定,但这突然严肃沉默的气氛又让他心慌。

“怎么了?”

迟意问:“我那本小说,你都看完了吗?”

江遂嗯声,率先说:“孔明月把小说给我的时候,说校园篇的还原度很高。”

“这是出版社的噱头。”没有所谓原型,勉强算是灵感来源。

江遂:“不管怎样,十一,我好羡慕他。”

迟意眼睫一颤,竟不知江遂有了这么一层误会。

“其实……”

“我心里酸得很。”江遂强调,“好酸好酸。”

江遂不知道,他说这话的时候,迟意心都要软化了。

她何德何能,得他用情至深。

她想要全盘托出,告诉他笨蛋那是你啊,但又害怕自己说出来,手里没了筹码。

她对爱情有着贪恋,却又有着敬畏。宜佳禾和迟临行是如何从相濡以沫到想看两厌的故事,她听过无数遍。

所以面对江遂的告白,迟意欣喜、激动,却也惶恐。

她一直担心,如果早一天答应,是不是在一起的日子便少一天……

这一晚,迟意睡得并不好,却做了一个与他有关的美梦。

可能是临睡前想了太多有关他的事情,她这晚梦见了江遂。

在梦里她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半推半就的把欺身压过来的男人反压在床上。

男人穿的是军装,腰带难解的要命。手掌下结实的身体烫得她整个手都在抖,她真是越急越解不开。

十七八岁的青涩褪去些,糅杂着少年气的雅痞劲在他举手投足间发挥的淋漓尽致。

他轻笑声,钳住她手腕重新掌握主动权。

…………

她是被江润如的电话吵醒的。

对面雀跃的女声问她现在起床了,要不要一起吃早点。见迟意没有立刻回答,江润如又问:“还是说你已经和阿遂约好了。”

正眯着眼犯迷糊的迟意一听到这个名字,梦里的画面卷出重来,一时清醒,慌张道:“没。我不和他一起吃。”

“那行,我一会开车去接你。”

江润如撇下李恩宇自己来的,接上迟意后,说着待会的计划。

“我们先去吃早点,然后去美容院,做完头发还要美甲,满打满算,一上午时间可能不够,所以我们得快一点。”

“哦。”

被江润如拽着,迟意以为自己忘掉了那个梦,但在四中门口见到江遂时,两颊不自在地红了。

迟意窘迫,在被问起是先去礼堂还是先在学校四处逛逛时,率先回答:“我陪润如先去书店看看,你们去礼堂吧。”

江遂一脸莫名其妙:“……”

连李恩宇都看出来了,迟意在躲他。

目送俩姑娘走远,李恩宇瞅一眼好友,问:“你昨晚做了什么?”

江遂捏捏后颈,一脸无辜地反问:“我能做什么。”

李恩宇递过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拍拍好友的肩膀,示意:“我去给江润如送包,你和予光先去礼堂吧。”

李恩宇拎着粉嫩的链条包,往书店的方向走。

校门口只落下江遂和陈予光。

江遂正认真地反思自己做了什么事,忽听陈予光问:“你在追她?”

江遂答得坦然又直接:“不明显吗?”

陈予光要说什么,嘴角动动,半晌没有出声。

江遂瞧着他,道:“你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我难道不是一直都这样。”

“德行。”

景观大道支着宣传牌和纪念品台。

李恩宇在陪江润如买书,迟意借口买水出来透气。谁知刚从书店出来,她便遥遥地看见江遂站在不远处的花坛旁,和一女生说话。她不自觉走下台阶,距离近了,也很快认出这是尤锐。

尤锐变化挺大的,穿一件铃兰花针织衫,头发挽成低低的发髻,妆容精致,踩着细高跟站在江遂身边,气场上完全不输。

迟意准备去旁边纪念品摊等一会,等两人聊完再过去。谁曾想她还没等拐走,便见江遂冲她招招手。

迟意提了提嘴角,抬步过去。

尤锐是在江遂招手的动作完成后,才换换看向这边的。她眯眼看了会,不确定地看向江遂,问:“迟意?”

江遂不置可否地一笑。

尤锐似乎看出什么,煞有其事地问道:“所以她就是你当年拒绝我表白的原因?”

江遂想了想:“有一部分是。”

等迟意走近,江遂和她介绍:“还记得她吗?尤锐。高中时一起参加过模联活动。”

迟意落落大方地打招呼:“好久不见。”

也没聊什么,尤锐接到电话先走了。

这里只剩下两人,江遂趁机开始兴师问罪:“刚刚想去哪?”

“看你们在聊天,就想着在一旁等会。”

江遂:“还想躲着我?”

“我没……”

迟意想到自己给他判罪的原因,一时有些解释不出口。

“我难得回来一趟,想多陪润如一会。”关键时刻,拖姐妹出来背锅。

江遂理解地点点头,说:“陪她也挺久了。”

迟意看他。

江遂:“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