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52章 第 52 章

第52章 第 52 章


52

“现在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四周的声音与画面一点点被抽离, 迟意站在景观大道上,左手边是宏伟庄严的四中校门,右边是平坦宽敞的国旗广场, 耳畔有一些声音缥缈而遥远地传来。

迟意在这与同学们经历了一次次升旗仪式, 也见证了尤锐的大胆告白。

处处都是与他相关的回忆。

但从此往后,这个校园里多了很多他们共同的回忆。

江润如和李恩宇有说有笑地从书店出来, 先两步跑到迟意身边,挽上她的手臂,自然道:“好渴,我们去门口买奶茶。”

迟意冲江润如笑了下,下意识去看江遂。

后者安静地回视着他, 不催不闹,在等她做决定。

江润如聒噪而热情,不知所谓地喃喃着“不知道奶茶店还在不在, 换没换新品”。迟意为难地拨开她的手臂, 在江润如一脸茫然中,挣扎着开口:“润如, 你让李恩宇陪你去吧。”

江润如茫然:“怎么了?”

最后还是李恩宇看了江遂一眼, 扯了下江润如今天为了装嫩特意扎的马尾辫,提醒:“走了, 不是说渴了吗?”

江润如被拽着走出老远,才抬手拍掉他的胳膊:“李恩宇,你不要总拽我头发!”

目送两人走远,迟意松了口气。有些时候的谎言,堪比掩耳盗铃。她脸皮实在是薄,说不出口。

就这样,江遂还在取笑她:“十一, 你不老实。”

迟意的脸更红了,她晃着手腕扇风,欲盖弥彰:“今天好热啊。”

江遂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校庆结束离开学校时,迟意坐回了江遂的车。

她上车前江遂在打电话,江遂注意到正开车门的她,随手把副驾上丢着的外套拿开,方便她坐。

“行,我知道了。”

江遂不知应了什么,随后挂断电话。

迟意系安全带时,察觉到江遂一直盯着自己,茫然地抓着安全带偏头:“怎么了?”

江遂抓着方向盘的手指骨紧了紧,犹豫着问她:“你……想不想跟我回趟家?”

迟意抓着安全带,眼底的茫然一点点被惊慌替代,自以为不动声色地一眨眼,问:“现在吗?”

“嗯。”

迟意心跳到嗓子眼,还没想好该答应还是怎么拒绝,便见江遂表情一松,抬手弹了下她的脑门:“想什么呢。”

不是脑壳嘣,只是手背悬在她额头前,手指轻轻一碰她。

随着这一动作,江遂缓缓解释道:“顶流身体不舒服,我妈陪我爸去医院复查,家里没人,所以我需要回去带它去宠物医院。”

“这样啊……”迟意囧得简直没脸见人。

两人先回童话里接顶流。四中距离童话里不远,迟意读书时常绕路从这边上下学,所以对街旁的景致印象深刻。

童话里更是老样子,当年簇新的公寓在岁月间好像是旧了些。但熟悉的建筑与绿化,充满了熟悉感。

宠物医院在小区附近。两人没有开车,带着顶流步行过去的。

医生做了一通检查后,下定结论得做手术。

因为顶流年纪太大了,不敢给它做全麻。江遂与医生就这事进行探讨。

迟意站在远处听了会,蹲到顶流旁边,伸手抓了抓它的脖子,轻声问:“你还记得我吗?”

顶流耷拉着脑袋,趴在那,短短地呜嘤了一声。

“它记得。”江遂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手里拿着一些单据居高临下地看他。

迟意冲她笑笑,才起身,可能是蹲的有点久,迟意眼前发黑,身体晃了下。

江遂扶了她一把,关切:“没事吧。”

迟意扶了下额头,轻轻摇头。

从宠物医院出来,江遂把狗绳递给迟意,让她在路边等着,自己进了附近的便利店。

“又落我们两个了。”迟意说完,歪着脑袋想了想,才反应自己为什么要说“又”字。读高中时,江遂也是把她丢下看狗,自己去了便利店买东西。

当时她扭到脚,江遂给她买了冰棍冷敷。

时过境迁,她竟在相同的地点,经历着类似的事情。

迟意轻甩两下狗绳,说:“咱俩也挺有缘的。”

“什么有缘?”江遂回来,听到她的话,问道。

迟意转身,见他拿着一盒酸奶,一根火腿肠,料想他大概率不记得,便也没说:“没什么。”

江遂没追问,自顾把酸奶插好吸管后递给她:“喏,大病号。”

迟意摸摸鼻子,说了声谢谢。

随后,他又拆了火腿肠,喂给顶流:“小病号的。”

“……”

接下来一周,迟意晚上住在酒店,白天便跟江遂在北央逛,去哪都会带上顶流。

隋荷和江秉青去郊区的古镇度假,家里没人。迟意被江遂领回了家。

来的第一天,迟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江遂在厨房里洗水果的身影,觉得自己像极了被同学背着父母领回家的小女朋友。

就这样来了一周,迟意已经适应了这种状态。

这天,迟意到时家里没人,江遂在电话里说自己在宠物医院拿药,告诉她密码让她先进去。迟意问,叔叔阿姨不会突然回来了吧。

江遂反问:“回来不也挺好?省得你一直吊着我不答应。”

迟意搓搓鼻子,想解释自己不是这个意思。

江遂只是开个玩笑,也没真责怪什么:“我爸妈要住半个月,我回南境了,他们也回不来。”

迟意嗯了声,开门进屋。

二楼摆着一台钢琴,正冲着天井的位置,高悬的水晶吊灯华丽而耀眼。

顶流毫无精气神地趴在琴凳旁边,看着羸弱而可怜。迟意将带来的花搁到茶几上,便过去逗它:“你在这做什么?”

迟意学钢琴那几年考过级,所以对于钢琴的品牌有所了解,她蹲在那逗顶流的时候,注意力不自觉地被旁边的钢琴吸引。

“是不是想听琴?姐姐给你弹琴好不好?”

其实是她自己想弹。

江遂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透过二楼栏杆,他看到一人一狗坐在钢琴旁。流畅动听的钢琴声缓缓流淌,江遂换完鞋子后停在门口玄关处听了好一会。

他想到有年冬天,自己为元旦晚会的节目排练。他去走廊打了个电话的功夫,再回琴房便发现有人在用他的那台钢琴。

他也是站在门口听完那人弹了这一首。

明明是很欢快的曲子,却被弹得莫名悲伤。

迟意等他走近才发现,手指的动作停下,看向他笑:“你回来了。”见江遂一直盯着自己刚从琴键上收回的双手,不动声色地把手往袖子里缩了缩,解释,“刚刚闲着无聊,就……”

“一起弹一首?”

迟意不确定地嗯了声,心里有根弦被轻而易举地拨动。

“好。”

江遂在她旁边坐下,随意活动下手指,说:“挺久没弹了。”

“那挑一首你熟悉的曲子。”

“就刚刚那首吧。《summer》。”

电影《菊次郎的夏天》的主题曲。

别墅里很安静,二楼栏杆旁的位置视野空旷。

两人并排坐在琴凳上,黑白琴键上两人四指连弹。顶流去到江遂脚边,蹭着他软绵绵的家居拖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趴着。

江遂上军校后,便很少碰钢琴。他因为生疏手指微微发僵,又因为紧张觉得没有发挥好。

迟意纵使方才练习了一遍,但再和江遂配合时,仍然紧张地要命。

她忘不了高二那年的元旦晚会,自己得知尤锐和江遂要表演四指连弹时,内心有多痛。

所以她真切地感受到此时此刻,自己有多么幸福。

年少时没有实现的梦啊,真的有重新被他弥补。

“高中时,你是不是……”一曲结束,江遂说出心中的疑惑。

迟意闻声,同时侧头:“什么?”

两人本就是并排坐着,这一动作又骤然将两人间距离拉近些。

五官骤然放大,连彼此眼睛上的睫毛都能数得清楚。

两个人谁也没有再出声破坏这气氛。

江遂甚至连呼吸都放轻了几分。

被江遂这样以这样饱满的情绪注视着,迟意手指微蜷,抓了抓衣服。暧昧的气息在两人间发酵蒸腾。

江遂喉结上下一滚,不知不觉朝她凑过来。

迟意也在靠近。

两人都在靠近,最终吻在了一起。

他们吻住了分别的七年时光,吻住了沉默而轰烈的那两年。

片刻后,两人分开。江遂用手捧着她的脸,额头相抵,笑了下:“十一,盖了章就是我女朋友了,不准耍赖。”

迟意脸颊微红,微喘着气,手还搁在他的胸膛处。她掐掐手指,尖锐而绵长的疼痛仍不能冲淡心中的不真实感。

“怎么了?”江遂坐直,与她平视,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不知为何,觉得她此刻十分悲伤。

迟意敛眉,轻轻摇头,说:“没。我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傻瓜。”

江遂揽着她的肩膀,重新将人吻住。

再结束时,迟意浑身软成一滩水。坐都困难地靠在江遂怀里,下巴垫在他肩膀上,没骨头似的靠着他。

江遂回拥着她:“现在真实了吗?女朋友。”

“嗯。”

两人在家里吃饭,江遂做的。迟意想要帮忙,被江遂赶了出来。她左右张望着,蹲在茶几旁把带来的一大捧鲜花剪好插好。

吃饭时,江遂看到那花,问:“你买的?”

迟意点头,一脸求表扬的样子:“好看吗?”

江遂嗯了声,又说:“花要别人送的才好看,以后男朋友给你买。”

迟意撇撇嘴,哦了声,心里却甜滋滋的。

吃了饭,两人窝在客厅看电影。迟意盘腿坐在茶几旁随手搭着乐高,时不时抬头瞟几眼电影画面,江遂支着腿坐在她旁边,后背靠在沙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迟意随口问了几句叔叔的情况,江遂说是每年的例行复查。

迟意又和江遂聊起顶流的手术。

她问什么,江遂就答什么。就这么聊了会,江遂抬手揉了揉她的头:“这就进入身份了?”

迟意顺着他的动作侧头,理解他说的后,立马红了脸,目光躲闪:“懒得理你。”

午后的时间安逸,两人安安静静地靠在一起,正应了那句岁月静好。

迟意拼了会乐高,正准备和江遂说句什么,偏头才发现他手肘垫在沙发上,手背撑着下巴,似乎是睡着了。

迟意凑过去,嘟囔:“这电影也不难看啊。”

迟意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他让他换个姿势睡,看到他睡着时安详而又平静的五官时,楞在那迟迟没动。

她伸手碰了下他高挺的鼻子,然后划过他的嘴唇。

真的好软。

刚刚接吻时迟意便发现了。

迟意心跳加速,鬼迷心窍地凑过去,蜻蜓点水地啄了他的唇一下。

只是她刚准备逃跑,便见江遂缓缓睁开了眼。眼底清明而精神,带着使坏得逞的笑容,显然刚刚是装睡:“十一,你在做什么?”

迟意嘴角微动,掩耳盗铃地解释:“……人工呼吸。”

“是吗?”江遂坐直些,饶有兴致地说,“那看来你没有认真听讲啊。人工呼吸前不先解开衣服吗?”

“……”

迟意六月在突击队体验节目安排时,他确实教过。人工呼吸时,先让患者躺平,解开上身衣服……

正正经经的医学救助,怎么被他说得这么奇怪。

迟意气急败坏,转头要走:“我去喝口水。”

江遂轻笑了声,整个胸腔都在震。

“再亲会。”他把人拽住,在她跌向自己时,扣着她的脑后勺,拉近距离,深深地吻住。

两人在地毯上滚了好一会,迟意的衣服被揉得乱七八糟。

“十一,我喜欢你。”

“我也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