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10章 第 10 章

第10章 第 10 章


10

周日返校,江润如见她一瘸一拐的动作,惊呼着拉住她:“你的脚怎么了?”

“收拾卫生时不小心踩到了碎玻璃,已经没事了。”迟意对上担忧的眼神,勉强笑笑让她安心。

江润如着急:“你和华哥请假了吗?我去帮你请假。”

迟意说:“已经请了。”

江润如心疼地拉着她的手,说:“那你这周有什么需要跑腿的事情和我说,我帮你处理。”

迟意心里暖暖的,轻声应好。

有课代表来收作业,江润如才回座位。她埋头在作业本上写名字,突然偏头看向李恩宇,低头看了眼他的脚。

李恩宇注意到这浮夸的动作,睨她:“干吗?”

江润如:“马上就篮球赛了,你的脚千万不能出事。”

“……”李恩宇无语地瞥她,笔杆在指尖转了一圈,说:“行啊。那你记得帮我把咱班的数学作业送到数学组。我一般半天喝一杯水,你随时帮我接好,要温的,1/3热水兑凉水。还有……”

江润如嘴角抽动:“当我没说。你怎么不让爸爸帮你把饭吃了呢。”

迟意在后面一对冤家的拌嘴声中,将作业本交给课代表。

迟意对高二那年的篮球赛印象不深,因为这个时间段她脚伤很少出教室,加上空出了中午的课间操和体育课的时间,恰好可以留在班里忙碌拖滞许久的板报上。

黑板报的主题定为“中国好青年”,迟意的创意。常安和苏以孟举双手赞成,胡云喜别别扭扭地也点了头。

几个人集思广益先在草纸上确定了黑板报的草图,迟意在绘本上找到了自己要画的参考图,给其他同学看过确认无异议后,便搬过自己的椅子站上去开始画。

迟意的国画是迟临行送她去学的,那次看到迟临行去少年宫接孔明月下舞蹈课便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心里很不是滋味。

迟临行总说女孩子除了学习外要会一点特长,这些才是会让人一辈子受用的东西。而迟意打小便被宜佳禾私下教育要听话要懂事要讨好爸爸,所以迟临行给她报的各种各样的班,她即便不喜欢也总会尽力去完成



现在想来……好像在她很小的时候听到“要讨好你爸”这话起,母亲便已经决定离婚了。

对于迟意来说,一个人工作似乎比协作更有效率。她看着逐渐接近目标,阴郁了多天的心情渐渐明朗了起来。每天的校园生活除了画画便是学习,似乎更加纯粹了。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在这样的状态下还能见到江遂和尤锐。

周二上午第二节课后,班上同学都去跑操了,教学楼万籁俱寂。迟意跛着脚往厕所方向去,江遂和尤锐正从教学楼东北角的楼梯上来正要回教室。

他们也没去跑操,刚从实验楼回来,尤锐抱着两人的课本,落半步走在斜后方的江遂搬着一个重量不轻的显微镜。

除了头发短了些,江遂似乎与上次见时没有差别。他穿着和所有人相同的校服外套,学生名牌规矩地别着。

但迟意看见他的瞬间,仍有一种难以描述亲切与惊喜。

“你生物这么突出,大学要学这个专业吗?”尤锐的声音被廊腰口流窜的北风卷过来。

迟意听到江遂自信地回答:“我物理也挺好的。”

“也是。你每门课都很强。”尤锐回到最初问题,“那大学呢?北央大学在国内中首屈一指,也注重理科培养。你要报这里吗?”

江遂似乎没想这么远,所以回答得模棱两可:“再说吧。我可能去南方。”

迟意心一跳,听到他又说:“考个军校什么的。”

迟意刚提上来的那颗心砰的砸在地上。

片刻的分神让她没有注意到地板上有一块积水,直愣愣地踩上去,猝不及防脚底打滑,她扶了下墙壁才堪堪避免栽倒的尴尬。

但两人已经被这处不小的声响吸引着偏头,注意到迟意走路微跛的姿势,江遂最先出声问道:“同学,需要帮忙吗?”

尤锐作势要把怀里的书递给江遂,商量道:“你能拿的过来吗?我扶她去医务室。”

迟意始料不及地抬头看过去,匆匆瞥了江遂一眼,视线才落向尤锐,躲闪着摇摇头:“谢谢。我自己可以。”

佯装看不到两人一路尾随的注视,迟意匆匆地躲进厕所

,四下无人的安静,让她长长地松口气。看着被保洁阿姨清洁干净的盥洗台,她不合时宜地想到了童话故事里拥有双腿后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的小美人鱼。

王子和公主在甲板上优雅地起舞,而小美人鱼只是他们幸福的见证者。

这一整天迟意都在想江遂的话,南方,军校。国防大学吗?这所学校和她以前就读的明德中学同城,而这座叫南境的城市也是迟意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她十分想回去,却很难再回去的城市。

“有没有水,分我一点,我好渴。”今天往学校送水的师傅因为车祸没有及时供应桶装水,导致班里饮水机干了没法换新桶。江润如从饮水机处回来,沮丧地捧着一滴也倒不出来的空杯求助迟意。她实在是懒得去超市,重点班为什么要被安排在五楼啊。

迟意看了看自己泡着花茶的水杯,记得江润如说不喜欢这个味道,刚要摇头,想到什么,伸手进桌洞掏了掏,拿出来罐饮料,问:“要喝这个吗?”

“可乐?可以!”江润如解了渴,想起来问,“我记得你不喜欢喝碳酸饮料,怎么突然买了可乐。”

“拿错了。”她确实不喜欢喝,只是每次去超市经过饮品区总会想到江遂手里拿着的可乐。时常是随手便买了,买回来便搁置。她只喝过一口便放弃了,搞不懂他为什么喜欢喝这个。

“我这里还有两瓶,喜欢喝的话都给你。”迟意说。

“好啊。回头我请你喝奶茶。”迟意给她拿可乐的功夫,江润如抻着脖子看她正在写的笔记本上的内容,“这是你去的那个志愿者培训课的笔记吗?你不用特意记的,我回头把江遂的笔记本借来给你。”

迟意把自己的可乐存货全都分享给她,问:“他今年不用吗?”

江润如乐滋滋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反正他每年都参加,肯定烂熟于心了。”

说话间,江润如注意到教室前面正往黑板旁挂白板的班长,吐槽:“华哥也太夸张了吧。现在就开始高考倒计时,我们这才高二上学期啊。”

迟意闻声抬头,看到常安正用黑色的记号笔写完“高考倒计

时”这几个字,突然觉得江润如说的话特别有道理。

是啊。

高中还没过半。

距离高考分别还远着。

迟意捏紧笔杆,朝后侧了下身,说:“那等你借来江遂的笔记,我抄一遍就立马还回去。”

“你复印一份就好了。”江润如不以为意道。

迟意坚持:“自己写一遍印象更深刻。”

她不想出丑,希望带着百分百的自信和百分百的把握担任志愿者。

以及希望以平等、优秀的姿态被他看到。

迟意脚伤痊愈得差不多,终于能正常走路,害她从晚秋苦恼到初冬的黑板报也大功告成。

“迟意,你这画的不是一般的好!”不少同学都这样夸她。

迟意从椅子上下来,远处看了看自己画的,把不协调的几处改好。

她画图的同时,班长常安找了两个高个的男生在写字的区域用毛线打写字线。两人扯着毛线一左一右展开,毛线被粉笔蹭两遍,然后靠近黑板轻轻一弹,便留下一道浅浅的直线痕迹,然后控制间距画下一条。而胡云喜和苏以孟将文案片段誊抄上。

大家齐心协力地忙碌起来,赶在评比周前完成了黑板报。

那一年,迟意还没学会如何融入班集体,却学着不避讳去展示自己的光芒。

至于篮球赛,一班的篮球水平在文科班里中规中矩,竟然在李恩宇的带领下爆冷门地杀到了第二轮。一班和江遂班打的那场,几乎全班女生都去了。班上男生昂首挺胸,觉得冲着后援团也要拼尽全力多拿分,直到他们听见了一多半女生喊得都是江遂的名字后,顿时蔫儿了……

结果毋庸置疑,六班赢了。

女生们没敢太张扬,捂着嘴偷乐着,安慰同班男生:“输给他们不冤的,重在参与重在参与嘛。”

在志愿者培训课上认识的祝从容作为替补也上场了,但是那球技……稀烂,几次球传到他手里,运着运着不等别人拦截自己先拍丢了。

那天江润如去操场找李恩宇要电动车钥匙,迟意在球场旁等她,恰好看到了这场球赛,在一片嘘声中不好意思地别开脸。祝从容似乎不觉得

有何不妥,笑呵呵地挠挠头,中场休息时发现她,热情地过来打招呼:“迟意,你也来给我加油啊。”

迟意嘴角抽动,忽然觉得祝从容这样的性格挺好的。

“嗯。给你带的水。”迟意把江润如多买的那瓶水给他。

祝从容笑得阳光爽朗:“谢谢。”

到了决赛时,江润如拉着迟意去看江遂的比赛。在热烈的欢呼声中,迟意怯懦小心地把自己那句“加油”藏进去。

穿着红色11号球衣的男生奔走在球场的任何角落,在众人聚焦之处,和她云泥之别。

这天,教学楼各处都能听到有学生在聊六班斩获篮球赛冠军的事情。祝从容来她班上找她,带了平安果答谢她为他加油送的水,并且说:“志愿者名单确定了,值班分组表上你和我一起。”

迟意看着包装精美的苹果,才后知后觉圣诞节要到了。

“谢谢。”她打算一会去厕所偷用手机看一看排班表。

祝从容憨笑着摆摆手,说:“寒假合作愉快。”但他接下来的话便让迟意心down到了谷底,“遗憾这次江遂没参加,整个志愿者队伍没了主心骨,感觉十分不踏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