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七维游戏[无限] > 第61章 杀青

第61章 杀青


引导李知然的过程,就是变被动为主动,让李知然听魏元宇的建议,从而缓解剧本对玩家们的控制,又能加深李知然与魏元宇的共情关系。

我就是你,这个设定,潜移默化地扎进李知然的意识里。

除此之外,魏元宇还走了更深奥的一棋。

这个世界的规律并不客观,而且有明显的分割感:拍摄内,演员们被剧本角色影响,剧本控制,这个规律是演员们无法抗拒的;

拍摄外,演员们遵守系统下达的指令,这部分规律虽然同样不容违背,却不是无法抗拒的超自然力,演员们可以选择不遵守。

比如晚上九点睡觉,并不是九点一到,玩家们就被某种力量强行按在床上,宁洛儿没有按时睡觉,虽然被鬼杀死,但她确实做到了“违背指令”这件事。

又比如,魏元宇和沈轻舟违反了按时睡觉的规定,却钻个空子,假装因为排练才违反规定,从而破例没被杀死。

能破例和违背的规律,实际上就不是规律,所以说,“剧本以外”没有规律,只有规定,演员们是有自己的主观意识的。

而随着他们在这个世界待得越来越久,剧本内外的分割出现了渗透,演员们在拍摄外也渐渐被角色同化,失去越来越多的自我意识。

更可怕的是,身体上也出现了同化。

秦峰在戏中被李莹杀死,实际上是真的被白小姐虐杀。

还有,魏元宇在戏外出现的孕肚和疼痛。

这个世界发展到最后,势必会彻底打破“剧本内外”的界限,他们会彻底迷失自我,变成角色中人,甚至忘记自己在游戏中,忘记要回到现实世界。

与其坐着等死,倒不如主动出击,先发制人,指引李知然把剧本改成片场纪实。

这样一来,有绝对控制力量的剧本,本身就被分割成了片场内和片场外,剧本里的片场外,演员们是绝对自由的,不会被剧本支配的。

如果李知然按魏元宇说的去做,他们应该很快就能摆脱角色影响,在片场外变回自己。

结束了和李知然的通话,时间已经过了上午九点,系统没有提示拍摄,那场生孩子难产的戏被搁置了。

李知然正在改剧本。

但是在剧本变更之前,魏元宇还要继续忍受腹痛。

鬼婴已经钻进魏元宇的肚子,迫不及待地想要被生出来,撒着欢儿地在魏元宇的肚子里打滚蹬踹。

魏元宇躺在床上止不住地惨叫,沈轻舟跪在床边守着,不停地给魏元宇擦汗。

“疼……”

魏元宇一向隐忍,他能喊疼,就是真的疼得受不了,冷汗打湿了枕头,青年脸色惨白,像是刚从水里涝出来。

沈轻舟暴躁地握紧拳头:“都五个多小时了,李知然在搞什么?!”

“她就算听我的,把剧本改成戏中戏,也有可能不删除生孩子的那场戏。”

魏元宇握紧沈轻舟的手,眼神里充满畏惧:“如果非生不可,你可不可以……陪着我?”

“当然会!”沈轻舟把魏元宇的手握得更紧,“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的!我恨不能替你……”

魏元宇笑了:“谢谢你,沈先生。”

“还叫我沈先生吗?叫我名字!”

“……轻舟。”

沈轻舟傻笑起来,魏元宇看着他,抬起手想要摸摸他的脸。

这时突然像是被狠狠踹了一脚,魏元宇疼得全身痉挛,连连惨叫。沈轻舟慌张地按摩魏元宇的肚子,希望能缓解他的疼痛。

“快点结束吧!拜托快点结束吧!”他嘴上这样说,心里有个地方却在暗自失落。

如果都结束了,他还会喜欢魏元宇吗?

--

“小宇,不要走!再给我一次机会!”

下午三点,玩家们进入机场背景的片场,拍摄《霸道说爱你》的最后一场戏。

沈轻舟穿一身黑色西服套装,魏元宇的衣服和沈轻舟同款,但颜色是白色。

剧情跳跃极大,被省略的情节由系统旁白做了简单讲述。

魏宇没有征兆地小产,沈太太失望之余放过了他,魏宇出国留学,离开令他伤心的地方,登机的前一刻,沈舟赶来挽留。

“沈先生,我的孩子没了,我和你再也没有关系,你放过我吧。”

“谁说你和我没关系?你是我最爱的人!这种关系,只要我沈舟活着一天,就断不了!”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我最爱的人!”

“沈先生……”

“小宇你看,我买了机票,如果你真的要走,就带上我!我要跟着你!我不做沈家的二少爷了,去他的遗产吧!我们在一起,你上学,我养家,你陪我一起白手起家!”

“沈先生……真的吗?你、你不要骗我!”

“真的真的!我拿自己的命发誓,我真的爱你!我爱魏宇!”

“沈先生……”

两个人在机场紧紧相拥。

--

拥抱持续一分钟后,他们感到重新掌控了身体,下意识地分开,惊怔地看着彼此。

沈轻舟的目光下移,魏元宇的肚子早已恢复了平坦。

在台下观看的康迪、骆雪和孟可都欢呼起来,相互击掌庆祝。

“太好了,我们终于……”康迪本想说终于摆脱了角色控制,魏元宇忙向他递个眼色,他立马改口,“我们终于杀青了!”

三个人簇拥着两位主演,魏元宇举起手机,与李知然视频通话,现场直播杀青仪式。

“我们刚刚拍完《霸道说爱你》的最后一场戏,现在庆祝一下,再开拍《女皇的三千男宠》,但是在这之前,你要先设计好服装和场景,一定要设计得美一点。”

“嗯嗯!我一定把你打扮得贼拉美!”

“我很期待,但是我也愿意等,你不要急,慢慢设计。”

“好的好的!对了,我在餐厅给你们准备了很多好吃的,你们快去庆祝杀青吧!”

“好。”

魏元宇保持视频拍摄,示意几人离开片场。

他的神色凝重,因为沈轻舟此时穿的黑色西服,就是他在梦中见到的,沈轻舟遍体鳞伤时穿的那件。

鬼婴马上就会意识到,它又一次“胎死腹中”。

“走吧!”沈轻舟知道魏元宇在担心什么,一把揽过他的肩膀,大大咧咧地搂着他向楼梯走去。

他们要趁着拍摄外的这段时间,利用鬼婴尽快离开。

还没走到楼梯口,凄厉的婴儿啼哭声就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沈轻舟的手立刻被魏元宇握住,青年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你骗我!你又不要我了!”

影棚上方的黑暗中,一团黑雾慢慢收拢、下落,最后化成一个头大身小的焦黑婴儿,瞪着惨绿阴森的大眼睛,呲着密密麻麻的尖利牙齿,跌跌撞撞地向魏元宇走去。

“我好像听到婴儿哭声,那是什么?”李知然胆战心惊。

魏元宇轻松笑道:“一个小鬼婴。”

“啊……”李知然心虚,想要关掉视频。

魏元宇必须拦住她,心下焦急,表面上却轻松随意:“你的想象世界里有很多可爱的小鬼,它们经常找我玩,你看我把它叫过来。”

李知然起初有些担心,但是听魏元宇说“有很多小鬼”,就松了口气,魏元宇的笑容好看又清澈,根本不像在骗人,她也出于好奇,就没有退出聊天。

魏元宇却在这时故意关掉视频。

他对鬼婴说:“没有生下你也可以做你妈妈啊,你现在不就来找我了吗?过来,让妈妈抱抱。”

鬼婴架着两条枯枝一样的手臂,咯咯笑着朝魏元宇跑过去。所有人都捏了一把冷汗,沈轻舟更是做好了随时拼命的准备。

魏元宇一只手把鬼婴抱起来,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又对鬼婴说:“现在,你该把这里所有的演员都送回你来的地方了。”

鬼婴咧开嘴露出恐怖的密牙,笑着点头,但很快就困惑起来:“所有的演员……妈妈,你也是演员!”

“对呀。”魏元宇无辜地眨眼睛。

鬼婴立刻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瞪着眼睛咧开嘴,眼看就要发作。

魏元宇却用哄小孩的语气不紧不慢地说:“妈妈是演员,妈妈在这里,也在那里,你带着我们所有的演员,爬过去找妈妈吧。”

他边说边重新连接视频通话。

屏幕上,李知然的脸再度出现,她看到魏元宇抱着个烧焦的婴儿,吓得险些扔掉手机。

魏元宇及时说道:“妈妈在那里,快带我们所有演员爬过去找妈妈!”

“咯咯咯……妈妈!”鬼婴拍着两只小手掌,果然爬进了手机里。

“啊——”手机对面的李知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喊。

接着,屏幕一闪,打出满屏的雪花。

所有人都愣住了,茫然地看向魏元宇。

康迪问道:“这……鬼婴回去了?没带上我们?”

魏元宇眉头紧锁,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突然间,一股黑烟从满是雪花的屏幕里窜出来。

“你敢骗我!你不在那根亮线的后面!”

黑烟在空气中凝结成鬼婴的样子,它狰狞地咧开嘴,仰天大叫。

“啊——”

瞬间,所有窗户玻璃都被震碎,无数只旷野鬼影如同白色飓风一样冲进来。

“快跑!”

沈轻舟拉起魏元宇向楼下跑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