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七维游戏[无限] > 第62章 自我意识

第62章 自我意识


“你敢骗我!你又想抛弃我!”

鬼婴凄厉的嘶吼像环绕立体声一样从四面八方传来,飘在半空中紧追着魏元宇。

玩家们在不同场景搭建的影棚里拼命奔逃,可是时不时就会碰到被鬼婴召唤出来的白色鬼影。

已经分不出它们是来自棚内还是棚外,相同模样的鬼影此刻都变成鬼婴的嘴脸,绿眼大嘴,呲着一口密密麻麻的尖利牙齿。

原来鬼婴是这个世界最大的boss,统帅所有鬼影。

计划失败了,本以为魏元宇的手机连通他和李知然,鬼婴会从他的手机里爬过去找李知然,可是鬼婴却说,妈妈不在亮线的另一端。

难道在鬼婴心中,魏元宇和李知然不是同一个人?

魏元宇想到这里,突然猛甩沈轻舟的手:“放开我!我去给它当妈妈,它就会送你们走了!”

沈轻舟险些脱手,反应过来后就更用力地攥紧魏元宇:“不行!你不能去!再说你不是给它留了个bug?它要把所有演员都送回去,你想留也留不下!”

他们的话被空中紧追的鬼婴听到了,屡次被扎心的一根筋,此时竟然变聪明了。

它狞笑着说:“我把你杀了,你就不是演员了,你变成和我一样的鬼,就能留下来了。”

“去你妈的!”沈轻舟骂了一句,从衣袋里掏出烟盒朝鬼婴扔去,一声尖啸,鬼婴被打散成黑雾,又快速聚拢。

沈轻舟拉着魏元宇继续跑,无论魏元宇怎么挣脱都不撒手。

“我说,鬼婴是冲着魏元宇去的,我们分开跑会安全点!”孟可上气不接下气,危机关头说出绝情的话。

“你……”骆雪想要反驳,又闭上了嘴。

“你们随意。”沈轻舟嗤笑一声,反而把魏元宇拉得更紧。

就在这时,他们拐进一个走廊,前方像潮水一样涌来成群的鬼影。

他们被前后包抄了。

“怎么办?!”康迪大惊失色。

孟可大吼:“说了让你们分开跑!”

“它们来了!啊——”骆雪一声尖叫,潮水一样的鬼影瞬间扑了过来。

那一刻,沈轻舟猛一转身,把魏元宇搂进怀里。

想象中的疼痛和死亡并没有降临,他们慢慢睁开眼睛,赫然看到,半空中那个和魏元宇长相一样的鬼影,与黑烟形态的鬼婴抱在一起,制止鬼婴的追击。

大boss被制伏,被它操控的鬼影们又回到呆滞状态。

“是……我的自我意识,他在保护我们!”

魏元宇怔怔地看着半空中的自己。

那个自己一边和鬼婴缠斗,一边回过头,凌厉的眼神直视着他。

魏元宇回过神来:“快跑!他控制不住太久!”

沈轻舟反应极快,拉起魏元宇冲开呆滞鬼影,向楼下跑去。

“呜啊——”

身后传来一声鬼婴的啼哭,呆滞的鬼影们瞬间凶残,咧着嘴继续攻击。

魏元宇在这时灵光一闪:“快去一楼化妆间!”

那里是这个世界与现实世界相通的地方,魏元宇相信,如果有一个鬼影到达不了的安全区,那就一定是化妆间。

鬼影们扑面而来,利爪像锋利的刀子一样抓剐着身体,牙齿像食人兽一样见肉就咬。

身后康迪三人不停地惨叫,沈轻舟用身体护着魏元宇,承受了大部分鬼影的袭击,魏元宇眼见他的衣服被撕破咬碎,身上出现一道道划痕,一口口牙印。

好在那个化成鬼影的自我意识还在牵制着鬼婴。

这时,玩家们眼前出现了一线生机。

沈轻舟、康迪、骆雪、孟可,自我意识形成的鬼影们各自出现在它们的主人身边,与进攻的鬼影厮打,像式神一样守护着他们。

“快!快到了!”魏元宇面露喜色。

却在这时,他看到前方鬼影里冒出个快速移动的鬼脸,它不分敌我地冲开挡在它前面的所有鬼影,咧着狰狞的大嘴,直奔玩家们飘来。

“沈先生小心!”魏元宇既是提醒沈轻舟,也是提醒护在他们近身的沈轻舟鬼影。

沈轻舟又下意识地抱住他,而那快速移动的鬼影只是从他们身旁快速掠过,直奔身后的三人。

准确的说,是直奔孟可。

狰狞鬼影与孟可的自我意识抱在一起,疯狂地撕扯和啃咬。

魏元宇惊道:“它是秦峰!孟可快过来!”

原来是秦峰的自我意识化成的鬼影来找她报仇,孟可吓得腿软,可她看着魏元宇伸出的手,毅然摇头拒绝,转身朝走廊的一个拐角跑去。

临走前她歇斯底里地大喊:“魏元宇!是你招惹了鬼婴!你要是有担当就去做它的妈妈!”

魏元宇愣了。

“快走!别听他的!”沈轻舟握紧他的手继续跑。

他们终于跑到了一层,眼看和那个化妆间只隔一条十几米的走廊。

楼梯上方传来孟可凄惨的叫喊。

骆雪两腿一软差点摔倒,康迪把她提起来,四个人两个在前两个在后,身上都布满了血淋淋的伤痕,跌跌撞撞地向走廊尽头的化妆间跑去。

“化妆间就一定安全吗?”康迪的声音带着哭腔。

“孟可死了,孟可死了!”骆雪直接哭出来,“你为什么会出错?出错了又为什么不补救!你去当它妈妈我们就能出去了!”

骆雪的情绪已经崩溃,恐惧和绝望交加,她对魏元宇恶语相向。

魏元宇陷入深深的自责,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

“继续跑!不要停!”沈轻舟仍然没有放手。

魏元宇精神恍惚,可是盲人的敏感还是让他第一时间察觉到危机。

就在他们经过2号宿舍门口时,魏元宇大喊:“小心!”

与此同时,2号房门猛地敞开,咧开血盆大嘴的白小姐从房里冲了出来。

“小宇!”沈轻舟下意识唤了一声。

那一刻,魏元宇只感到彻骨的阴寒铺天盖地砸了下来。

耳边的鬼哭和风啸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野兽进食一样的咀嚼吞咽。

魏元宇睁开眼睛,当看清眼前的一切,心就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揪住。

他仍然被护在一副胸膛里,只是那副胸膛是半透明的。

鬼影沈轻舟,没有保护它的主人,而是紧紧抱住了魏元宇。

而不远处,沈轻舟倒在一片血泊中,白小姐凶狠地啃咬他的身体,一只手按在他的右肩上,向上猛扯。

“呜——”沈轻舟咬住左手,压抑住痛苦的叫喊。

“沈先生!”

魏元宇趁白小姐把沈轻舟的手臂放在嘴里啃咬,快速抱起沈轻舟冲向化妆间。

鬼影沈轻舟紧紧跟在他身后。

推门进入,康迪和骆雪也跟着进来。

魏元宇把沈轻舟放在一把椅子上,看着他血肉模糊的身体,忍不住哭了出来,一双手紧按住不断喷涌鲜血的断臂处。

“沈先生……你怎么样?”

沈轻舟喘着粗气,看着魏元宇笑了出来,用仅有的力气抬起左手,为魏元宇擦眼泪。

“我想听你……叫我轻舟。”

“轻舟!”魏元宇脱口而出,趴在沈轻舟身上抽泣,“是我错了吗?我害了你,害了大家!”

骆雪上前急切说道:“还有补救机会!你快把鬼婴叫来做它的妈妈,它就会送我们走!沈轻舟不能等了,他再流血就会死!”

“闭嘴!”沈轻舟气息微弱,语气却极有压迫感。

他轻轻摸索魏元宇的脸,笑着说道:“你看我现在,和你梦里见到的,是不是一样?”

魏元宇的抽泣声顿住了,怔怔地看着沈轻舟。

“小傻瓜,你的梦,能预示我们的游戏啊,”沈轻舟自嘲地笑,“我的胳膊断了,说明什么?”

“说明……我、我是对的。”

“对!小宇是对的!咳……”沈轻舟说得急了些,就引起剧烈的咳嗽,喉咙里一汩汩地喷出血水。

“轻舟……你不要说话了。”

可是沈轻舟仍然继续说道:“相信自己,再好好想想,我们的生路,肯定是你想出来的。”

骆雪在他们身后急迫道:“没错!他已经想出来了!只要他当鬼婴的妈妈……”

“再说话我杀了你!”沈轻舟怒吼,他不可能再站起来杀人,可是他仍然拼全力保护魏元宇。

“趁你想着,我得跟你说件事儿,我怕我以后没机会……”

“别胡说!”魏元宇捂住沈轻舟的嘴。

沈轻舟耍无赖地咬上去,魏元宇便羞涩地收回了手。

沈轻舟痞笑,说道:“我们现在不再被角色影响了吧?可是我……还是想听你叫我轻舟。”

“……嗯。”

“还有,我的自我意识,”沈轻舟抬头,看向守在一边的鬼影沈轻舟,“白小姐冲过来的时候,它没有护住我,反而护住了你。”

魏元宇闭了闭眼睛,两颗泪珠从眼眶里滑落。

沈轻舟调皮地笑了:“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魏元宇没有说话,盯着沈轻舟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不答反问:“你说,我的自我意识,去抱住了鬼婴,又是为什么?”

沈轻舟想了想,说道:“为了保护大家。”

魏元宇也调皮地笑了:“原来,你是叫‘大家’吗?”

沈轻舟愣了愣,继而欣喜地大笑,这是他有生以来,听到的最美的情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