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霍格沃茨里的言灵周期表 > 第八章 赫尔佐格

第八章 赫尔佐格


  众所周知,枪械如果不精细保养就会变成废铁。

  正常来说,预计半年以上暂不使用的枪支应当用油纸将枪支包裹密封,而且在入夏入冬前要检查保养情况,分解擦拭,并且重新上油。而经常使用的枪支保养则要更加严格。正常来讲,经常被使用的枪支要由使用人负责保养,每天一小擦,每周一大擦。而且在实弹射击之后要彻底分解擦拭保养,并在三四天之内要连续每天对受火药气体渲染过的零件进行涂油,保证步骤到位。

  没有人会傻到认为那挺在仓库里落灰50年的德什卡1938高射机枪不上一下枪油还能正常使用,于是他便勉为其难的在溜出港口之前在文职人员办公室偷到了一瓶枪油,外加上一把苏制PSE克格勃特工专用手枪。

  “这枪要是还能正常击发可真就是见了鬼了。”。张齐从枪膛中掏出长长一坨混杂着枪油的灰尘,嫌弃的捂住了鼻子。

  枪管,导气鼓,抓弹钩,弹夹弹簧。。。。。。这4个枪支部位沉淀的灰尘和油垢是清理的绝对重点。抓起从生活区顺来的一把牙刷,在冬用枪油里沾了沾,张齐仔细的刷起了抓弹勾和复进弹簧。

  好吧,这个年代化油器清洗剂还没有被发明出来。要不然20块钱的一瓶再配上一包纸巾,两三分钟就能把整支枪都刷好。

  “嗯。马马虎虎吧”。。换掉了弹药箱里受潮无法激发的子弹,张齐将整只枪重新拆卸分解,裹上油纸和弹药一起重新塞回了分装箱中。

  “也许这回我算是救了雷塔娜一命?”张齐用剩下的枪油开始仔细清理起偷来的手枪。

  苏27表示很淦。

  “那么下面就是龙族爱好者穿越之后的喜闻乐见环节”,张齐扳下空枪挂机,枪机复位。

  “宰了亲爱的赫尔佐格博士。”

  ----------------------------------------------------------------------------------------------

  “Проклятье”邦达列夫从雪橇上跳了下来,照着雪橇犬的屁股狠狠的给了一脚,“为毛这些臭烘烘的东西就是不肯动弹”?

  即使他正在用力抖动着缰绳,可那些雪橇犬们也只是咆哮着用尖利的爪子刨着冰面,丝毫没有向前疾驰的意思。

  “妈的,我们忘记把母狗也带上了”!博士从自己的雪橇上跳了下来,开始搬运起另一辆雪橇上的货物。“过来搭把手。没有母狗,那群小犬是不会动的,一架雪橇也足够我们离开了,快点把货物都搬到我这架上。”

  “算了,无所谓了”。邦达列夫掏出一只橘红色的冷烟火点燃,“列宁号上的工程直升机会来接我们的”。

  风声变了,惨白的光束穿透了暴风雪打在二人的身上,博士猛的转过头,巨大的黑影悬浮在空中,重型旋翼把漫天飞雪搅得纷纷扬扬。那是列宁号上的重型直升机,在这种恶劣的鬼天气里它居然能冒险来到了黑天鹅港。

  “你不是说直升机在这种程度的暴风雪里是不能起飞的吗?”

  回答他的是冰冷的枪口。

  钢芯子弹一枚接着一枚洞穿着博士的胸膛,撕开那颗衰老的心脏,顺便将半生不熟的肺叶连带着肋骨一起带出体外。鲜血与碎裂的人体组织自口中吐出,博士转过脸看着邦达列夫,眼睛里满是震惊。

  “麻烦你再多撑一会儿博士。”邦达列夫一把扶住即将倒下的博士,手中的空气针将肾上腺素注入他的体内,“多一分钟就好”。

  平静的港口突然巨震起来,连环爆破的声音从地底向上蔓延,在纯洁的冰原上,一道火光升起,无数的冻土碎片被撒在冰封的海面上。如果这时候有人能以上帝的视角观察港口的话,会看见有一个深度达到180米的深坑直达那藏有龙类尸体的洞穴。

  “你想带走那条龙”!在博士的嘶吼中,邦达列夫站了起来,将枪口对准那四个熟睡的孩子。

  四声枪响过后,血液与脑浆喷洒在洁白的雪地上。

  “愿意为了伟大事业而牺牲人命的人可不止你一个,博士。”还带着温度的枪口对准了博士的腹部,“真空炸弹没法完全摧毁你的身体,但会把你的尸体毁坏到无法辨认伤口的地步。莫斯科的调查组会根据你的骨骼查出你的身份,这就是我的计划。没有人知道我来过这里,所以那些人不会想到要搜索我的尸体。”

  “那么再见了,博士”。邦达列夫照着赫尔佐格的腹部连开四枪,子弹瞬间就将胰脏和肾脏绞了个粉碎,剧烈的疼痛让博士瞬间失去了意识。

  “把那些胚胎搬到直升机上,然后我们把龙骨吊走”。将仍然带有余温的手枪重新插回枪套,邦达列夫头也不回地走上了直升机。

  雪花落进睁大的眼睛里,许久都不融化。在这样的高寒地带,人一死便很快就冷却了。

  -----------------------------------------------------------------------------

  我还活着?

  不知多久,冰原上的尸体开始抽搐起来。

  无法忍受的剧痛自胸部和腹部传来,赫尔佐格想努力的睁开双眼,但上下眼皮早已被冰霜结实的冻在了一起。可博士他知道这不是幻觉,因为自己本已经和冰原冻在一起的身体正在缓缓升温,厚实的冰霜正在慢慢融化,生命又重新被注入了他的体内。

  “这就是来自龙类的完美基因的力量”!

  博士欣喜的睁开了眼,但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熟悉的亚洲面孔。他还记得这个孩子,因为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差点就用手术刀切开了他的大脑。当然了,这个孩子手里握着的东西他更加熟悉。左手的那个是PSE克格勃特工手枪,后座力极小,即使是一个孩子也能轻松掌握。赫尔佐格知道,这柄手枪经常被主人悉心保养,因为这就是他自己的配枪。

  右手握着的那个他就更加熟悉了。

  那是一柄黑色的剑形军刺。在服务于德意志帝国时,赫尔佐格曾经在兵器博物馆见过这种军刺。这老旧的近战武器被装在英国李氏步枪的枪口之前,用于火枪兵与敌人近距离接触时的拼杀。不同于常用的回火钢,眼前的这柄军刺是用陨铁打造的。

  赫尔佐格敢发誓昨天他和那个骗子邦达列夫在下层冰窖的时候,这柄军刺还插在龙尸的脊椎上。

  “我觉得你还是别上来了,赶紧再下去吧,地狱不比这鬼地方暖和”?

  在博士惊惧的目光中,张齐微笑着将军刺刺入了博士的胸膛,然后握住把手,用力的搅了搅。

  “这军刺都能够杀死海洋与水之王,对付你应该算是绰绰有余了吧”。稍稍侧头躲过喷溅的血液,张齐自言自语起来。

  “放心,待会儿邦达列夫就会去陪你的。”张齐抽出军刺,将血迹在赫尔佐格的西装上擦抹干净,顺便用手合上博士因怨恨而圆睁的双眼。

  “时辰到了”。他站了起来,凝望着远处的海面。

  “轰”!

  数10公里的海面上掀起了爆炸的云团,氧气鱼雷爆炸的冲击波疯狂撕扯着破冰船上的一切。塑料,钢铁,水兵的身体.......在战争兵器面前,人类是那么的脆弱。血液与燃油在天空中飞扬,与远处被高射机枪击落的苏27为这惨淡的圣诞节献上了最美的礼花。

  这一天是1991年12月25日。此时此刻,在3781公里外的莫斯科,苏联总理戈尔巴乔夫已经发表完了辞职演讲,宣布自己正式辞去苏联总理职务。

  曾经傲然于北陆的君王倒下了,而那些逆臣们将迎来盛大而又血腥的狂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