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霍格沃茨里的言灵周期表 > 第十三章 奥利凡德

第十三章 奥利凡德


  马兹·瑞利是一名治疗师,隶属于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意外伤害科。每天上班之前他都会来破釜酒吧享受一顿足以让他挺到下午茶的美味早餐,毕竟万一来了几个棘手的病人,很可能中午全院的人都吃不上饭。

  墙上的挂钟指向早上7:30,马兹·瑞利放下了已经吃干净的早餐餐盘,挥手向酒吧老板道别。随后走出酒吧,漫无目的的在对角巷里闲逛。

  距离自己的交班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马兹·瑞利打算先去找奥利凡德先生,因为前两天一位对治疗效果并不满意的患者试图撅折他的魔杖。还好,柳木具有良好的韧性,所以这根魔杖的表面仅仅是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痕。

  奥利凡德先生虽然无法修理已经完全折断的魔杖,但是通过他细致的护理来让这些裂痕完全恢复还是比较容易的。

  因为前两年破釜酒吧总是被人向魔法部投诉扰民,所以在两个月之前,酒吧的老板花大价钱购进了一台微型的隔音炼金装置。这也直接导致了酒吧里的客人根本没有听见那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哦,梅林”!刚刚敲开那堵砖墙,马兹·瑞利就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远处的街道正腾起大团大团的浓烟,不少的行人驻足向那里指指点点。

  “请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该不会是洛哈特的粉丝因为买不到书就把书店烧了吧”???马兹·瑞利随手拉过一个吃瓜群众急切的询问。

  “听说是今年入学的小巫师在试魔杖的时候发生了爆炸事故,把奥利坦德先生的店点着了.......瑞利先生?您赶紧过去看看吧,我觉得奥利凡德先生这回是凶多吉少”。

  “麻烦让一让!”马兹·瑞利费力的推开一个又一个吃瓜群众,有的人在被推开后投来了不满的目光,但是大多数人在看到那身绿色的治疗师制服之后就主动让开了道路。

  “瑞利先生!”距离奥利凡德先生的店铺大约20米的地方,一个金发的少女正在高声呼喊着。“我的妹......弟弟好像受伤了”。

  “达芙妮小姐”?马兹·瑞利愣了片刻,随后便反应了过来,朝着那个无助的坐在地上用力捂住眼睛的“小男孩”跑去。

  “没有什么大的损伤,您的妹妹应该只是被突如其来的浓烟熏到了眼睛”。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之后,马兹·瑞利掏出一瓶蓝色的药水,开始为阿斯托利亚清理眼睛里的烟尘。

  “眼睛可能还会红肿15分钟左右,现在已经没有事情了”。马兹·瑞利刻意的压低了声音。“不过在上学之后也要记得定期来我们医院复查,千万不要对自己的病情抱有侥幸心理”。

  “那谢谢您了,瑞利先生”。阿斯托利亚顶着红肿的双眼低声道谢。

  “你们几个也没事吧?......奥利凡德先生?诶诶诶?你是海克梅迪亚学姐”?

  马兹·瑞利扭头向店铺门口台阶上坐着的三个人看去,结果一眼就发现了奥利凡德和海克梅迪亚。

  海克梅迪亚和张齐的身上倒是很干净,没沾上一丝的烟尘。这要归功于两人总是受到袭击,于是养成了出门之前在身上套个盾(铁甲咒)的好习惯。但是完全没有防备的奥利凡德先生可就惨了,身上的老式西服被炸得只剩了几个布条,露出了里面被熏得漆黑的衬衫。

  “火龙的心肌自燃了”?马兹·瑞利闻着空气中一股火辣辣的味道,语气略带不确定的问道。

  马兹·瑞利的老前辈曾经给他详细讲解过魔杖爆炸事故的分辨及应急处理,如果是火龙的心肌自燃的话,空气中会充斥着一股燃烧辣椒一样的味道。

  “咳咳咳”。马兹·瑞利在为奥利凡德先生冲洗眼睛的时候,因为老爷子在不停的咳嗽,不少的药水都洒到了衣服上。

  “我真傻,真的”。奥利凡德先生的眼睛红肿呆滞,“明明知道德国的那个蠢货离这两个人住的更近,却还是以为这两个人是知晓了我的大名才慕名来访。明明看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不正常,我觉得还是按习惯行事”......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的魔力是那么的强劲”。清洗过后,奥利凡德揉了揉自己那红肿的眼睛,抽出魔杖给自己来了一个清理一新。

  “来吧,孩子”。奥利凡德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给我讲讲你的情况”。

  -------------------------------------------

  “那个老混蛋居然能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你”?仔细端详着手中的黄金手柄。奥利凡德先生不住的发出赞叹的声音,然后弯下腰从抽屉中拿出了一张羊皮纸。

  “张齐”?

  “没错,是我”。张齐回答道。

  “习惯用左手还是右手”?

  “左手,我是个左撇子”。

  “哦?使用左手的小巫师可不常见”。奥利凡德先生披上了另一件外套,然后从外套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皮尺。银白色的皮尺自动的飘了起来,悬浮在了张齐的脸前并测量了一下两个鼻孔之间的距离。随后啪的一声在空中甩过一个漂亮的鞭花,落在了工作台上。

  “这根尺子太长时间没用了,有点不好使......试试这个孩子,金合欢木,夜骐的尾羽”。奥利凡德拿过一个长长的纸盒子,掏出里面的魔杖插在了那个黄金护手上。

  就在张齐刚刚握住那个护手时,里面的魔杖就仿佛是被一张50磅的复合弓射出去了一样飞向了天花板。随着一声入木的闷响,至少有半英寸的杖尖没入了木板之中。

  “这根魔杖好像是在害怕你”。奥利凡德战战兢兢的站在了工作台上,伸手把那根魔杖拔了下来。

  “没关系的,孩子试试这个。红杉木,14英寸,杖芯是赫希底里群岛黑龙的脊髓”。

  嘣!咔嚓!象征着好运的红杉木直接在张齐的手中裂成了四段,黑龙的脊髓暴露在空气中之后立刻自燃,整个店铺里又重新充斥着一股辣椒的味道。

  “这根魔杖对你很抗拒”。奥利凡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将护手内那残存的一段魔杖用力拔出。

  “接骨木,匈牙利树蜂的心肌”?

  “咔嚓”。

  “刺李木,中国火球的神经”?

  “咔嚓”。

  .......

  “那试试这个。铁木,16英寸,凤凰的尾羽”。奥利凡德咬了咬牙,掏出了一个装饰华丽的盒子,轻车熟路的将里面的魔杖插在了黄金护手上。“挥动一下试试”。

  张齐接过魔杖略显无奈的挥动了一下。

  金红色的火焰一丝丝的喷涌而出,在空气中旋转缠绕。不一会儿的功夫,随着一声嘹亮的凤鸣声,一只完全由火焰构成的凤凰便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凤凰在狭小的空间里上下翻飞着,时不时的鸣叫一声。那金红色的火焰丝毫不会让人感到灼热,只会让人感到无比的温暖与心安。

  “这简直是完美!”奥利凡德先生激动的鼓起了掌。“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凤凰......等等?它好像是在.......逃命”?

  众人这才注意到了那只由火焰构成的凤凰脸上满是恐惧与慌张。这哪里是在翱翔?分明那只凤凰是想尽快逃离某个恐怖的存在!

  伴随着轰的一声,那只凤凰在空中炸成了无数细碎的火焰。

  啊这......

  在海克梅迪亚身后偷偷观察的姐妹二人下巴打在胸口上,发出嘎达的一声。

  他是人吗?

  他不是人,对吧!

  “要不就算了吧”?海克梅迪亚略有不忍的安慰着三观尽毁的奥利凡德。

  “没有关系”!奥利凡德一把抹掉脸上那止不住的泪水,脸色通红并带着哭腔的大吼,“这世界上没有奥利凡德家族做不出的魔杖”!

  “你们等我一下,后面的仓库里还有一些比较......嗯,特殊的魔杖”。说罢,奥利凡德先生用袖子擦了把脸,转身就冲向了后面的仓库。站在柜台前不知所措的张齐和海克梅迪亚甚至能够听见老人的衣襟刮起的风声。

  “咳咳咳卡卡卡”。店铺后面的仓库里传来了老人的咳嗽声。

  “该死的,灰实在是太多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有本事你顺着网线来打我呀.jp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