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霍格沃茨里的言灵周期表 > 第十七章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第十七章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9月1号的清晨,巨大的湾流客机又一次划破了英国的夜空,迷迷糊糊还没睡醒的张齐背着一个巨大的行军包和海克梅迪亚一起走下了客机,坐上了前往国王十字站台的出租车。

  今天火车站的周围稍有些堵车,所以他们上午9点才到达了车站。

  “多余的东西你的教父已经帮你买好了,他会直接给你放在斯莱特林的寝室里面。记得到时候感谢一下人家,顶着一张死人脸的西弗勒斯出去买东西可不太容易了”。

  张齐努力的想象了一下面无表情的斯内普和摩金夫人为了一件长袍讨价还价的场景,不由得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两个人继续向火车站里走去。

  “这边是第9站台,那边是第10站台,9又3/4的意思应该指的就是那根承重柱”。说完海克梅迪亚抬手指向不远处的一根石柱。

  “我记得法国人的数学一直都不好来着”?张齐警惕的看了海克梅迪亚一眼,心想我可不要在柱子上撞一个万朵桃花开。

  “你老妈我是在奉天军区小学毕业了之后才回的法国”。海克梅迪亚抬起脚,照着张齐的屁股轻轻地给了一下。“磨叽什么?赶快往里走。”

  张齐一脸苦涩的瞧了瞧远处的坚硬石柱,把心一横,硬着头皮就冲了过去。

  ......................

  “生命之光”。银白色的魔杖释放出柔和的光芒,头上撞出的大包开始消肿。

  将魔杖插回自己的腰间。海克梅迪亚和张齐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张齐忍不住开口了。

  “你不是说你数学好吗”?

  “我数反了”......

  “那你确定这回指的就是对的”?

  “我也不太确定”。海克梅迪亚走到了另一个柱子旁伸手摸了摸,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手就好像陷进了墙里,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虚假。

  “好了,这回我确定了,就是这个。”海克梅迪亚转头看向张齐,“走吧”。

  最后是海克梅迪亚拖着拼死也不想往前移动一步的张齐穿过了那根承重柱。

  蒸汽机车的浓烟在叽叽喳喳的人群上空缭绕,各种花色的猫和猫头鹰在站台上四处乱窜。一个哭泣的小胖子正手忙脚乱的追逐着一只蹦的飞快的蟾蜍,还没等张齐跟他打招呼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头几节的车厢已经坐了不少的学生,他们大多正在和自己的家长隔着车窗说着话。

  “早啊,海克梅迪亚学姐”。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两人回头一看是卢修斯。

  “昨天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卢修斯一把把德拉科拉到了自己的前面。“这是我的儿子德拉科,昨天实在是太匆忙了,还没来得及给你们介绍”。

  “你好,我叫德拉科-马尔福”。一头铂金色头发的小男孩儿略带傲气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我叫张齐”。张齐礼貌的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让孩子们先聊会儿”。海克梅迪亚笑着对卢修斯说道。

  “因为正好我也找你有些事情”。

  于是海克梅迪亚就和卢修斯向着远处一个隐蔽的角落走去。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海克梅迪亚”?

  “那天我都看见了”。海克梅迪亚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你往那个红头发的小姑娘书包里放了什么东西?”

  “我”......

  卢修斯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什么,却被海克梅迪亚无情的打断。

  “看来你还是坚守着纯血那些恶心的荣耀。那恐怕在你们这些纯血的眼中,我们是比韦斯莱家更胜一筹的纯血败类了”?

  海克梅迪亚的语气中透着不善。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卢修斯被吓得冒了一身的冷汗。“您曾经救过我的命,我,我怎么敢这么对你呢?”

  “知道就好”。海克梅迪亚冷哼了一声,然后语气变得和善不少。

  “我算了一下,这次你干的蠢事并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最起码不会因为这件事而造成伤亡。但人总是要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不是吗”?

  “是的,人应该为自己做出的错事付出代价”。缓过一口气的卢修斯咬了咬牙,继续说道:“那您认为我应该付出什么代价”?

  “我听说马尔福家和格林格拉斯家族有婚约”?海克梅利亚表现的很不经意的说道。

  “德拉科和格林格拉斯家的二女儿阿斯托利亚有婚约”。卢修斯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如实回答。

  “我曾经见过阿斯托利亚,很柔弱善良的一个女孩子”。海克梅迪亚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这种女孩需要别人去照顾,而被你宠坏的德拉科应该是不太会照顾别人”。

  “那您的意思是”?卢修斯松了一口气,格林格拉斯家族并不是联姻的必要目标,即使解除了婚约也不会对马尔福家族造成什么负面影响,这显然比掏出一大笔赔偿金要合算的多。

  “我的儿子张齐是一个很没有未来的人”海克梅迪亚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如果非要做个比喻的话,他就好像是一颗出膛的炮弹,除了到达终点时将自己和敌人同时炸得粉身碎骨外便再无其他的目标。我不希望我的儿子为了给他的父亲复仇而活,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让一个女孩来拖住他的脚步,让让他明白在复仇之后自己仍然有理由活在世界上”。

  毕竟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一个男人的前进,除了他心仪的女孩”。海克梅迪亚喃喃自语道。

  恍惚间,海克梅迪亚又回到了那个下着雨的早晨。自己挺着已稍有隆起的小腹跪在陵园那柔软的草坪上嘶声痛哭。身前是红星装饰的墓碑,身后满站着悲愤的武警战士们。

  刚刚拉回思绪的海克梅迪亚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这身白西装的领带,继续对卢修斯说道。

  “收起你纯血高贵的那一套,以后的纯血会过得很艰难。对了,要不让你的儿子考虑一下赫敏?我觉得这个小姑娘以后说不定能当上魔法部长”。

  “我考虑一下”。卢修斯先是脸上猛然一僵,然后却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卢修斯在上学的时候和海克梅迪亚的关系还算不错,所以也得知了关于她的一些情况。

  除了那身怪力之外,海克梅迪亚是有预言的天赋的,她预言的所有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一个是和现实具有巨大偏差的。那么海克梅地亚预言赫敏可能会成为魔法部长这件事情大概率就是真的。即使赫敏以后没有成为魔法部长,那么也一定会成为类似于律政司主任一样的高官。

  看来的确需要仔细考虑一下。卢修斯在心里暗暗想到。

  “对了”。卢修斯好像想起了什么,马上对海克梅迪亚说道。“格林格拉斯家族的二女儿继承了血脉的诅咒,她很可能都活不到成年,学姐你确定”......

  “我知道你给你的儿子定下这则婚约,只是为了侵吞格林格拉斯家族的财产”。海克梅迪亚冷哼了一声,“我所做的预言虽然有一定的范围,但是我儿子娶了谁这种问题命运可是做不了假的”。

  “从妻子变成小三不也是有可能”......卢修斯低声叨念了一句,不过海克梅迪亚并没有听见。

  “好了好了,火车也快开了。回去给孩子们送行吧”。海克梅迪尔用力的拍了拍卢修斯的肩膀,两个人回头向车站走去。

  “记住,卢修斯”。海克梅迪亚小声的说道。

  “神州有一句古话。天道有轮回,害人终害己”。

  “这一学年结束之后和自己的孩子好好的吃一顿饭吧,比起那些莫名其妙的利益与荣誉来,还是家人更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