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霍格沃茨里的言灵周期表 > 第二十一章 深海

第二十一章 深海


  格林威治时间晚上8点,在张齐完成了霍格沃茨那惊心动魄的分院,终于得以落座享受美食的时候,与这里有4个小时时差的大西洋另一端,苦逼的合众国傲罗才刚刚到了打卡下班的时间。

  就在国会安全主管埃佩利·鲁特整理了自己的文件,锁好了办公室的门,准备回家好好的喝上一杯的时候,预言厅的一只纸飞机却通知他要去国会主任希林·皮奎利的办公室报到。

  埃佩利·鲁特略显丧气的摇了摇头,坐上了前往顶层的电梯。

  瑟拉菲娜·皮奎利的孙女希林·皮奎利在国会老人们的推举下在5年之前就任了合众国魔法国会主任,并模仿英国魔法部的神秘事务司修建了合众国预言厅。

  尽管与整个合众国搜寻具有先知血统的预言家耗费了每年大量的税收资金,并引起了国会老爷的不满,但是预言厅所提供的准确预言却让所有的反对者闭上了嘴。这些见证了预言厅实际作用的国会老爷们不得不一边抱怨着,一边肉痛着掏出大把大把的资金。

  “主任您找我有事”?电梯门打开之后,埃佩利·鲁特正了正自己的衣领,对着正在和预言厅主管尹默·佩兰神色凝重的交谈着的希林说道。

  “是的”,希林·皮奎利对着尹默·佩兰点了点头,“预言厅又一次得到了新的预言”。

  “什么类型的”?埃佩利·鲁特态度也变得端正了些,他心里明白这回预言厅这回应该是搞出了什么大家伙。

  “预言厅这次得到了关于合众国魔法国会覆灭的预言”。

  “覆灭”?埃佩利·鲁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的,这次的事情非常严重”。佩兰用他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回答道,“沉没于海底的孤独女王已重现天日,泥土的君主于数月前降临此间天地,两位古老的皇帝已然会面,当英伦无法容纳黑与白的一对恋人之时,世间的万物将歌颂祂们的苏醒”。

  “该死,能不能别说谜语”?埃佩利·鲁特一把抓住佩兰的脖子,朝着他的脸怒吼。

  “够了”!皮奎利一把打掉了安全主管的手,“那段寓言原文很长,我替他来翻译一下”。

  “某种可以威胁魔法国会安全的不知名邪恶存在已经降临在了英伦三岛,附身在了两个还没入学的孩子身上。目前这两个孩子已经被霍格沃兹招生录取,两年之后的三强争霸赛是他们最有可能爆发的时候,但是也是他们最虚弱的时候。但是如果两年之后我们没有成功解决掉他们,那么在那两个孩子四年级学年结束的时候将是我们的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至于泥土的君主,孤独的女王还有黑与白的恋人,预言厅的破译人员正在尽力,但是我估计不会有什么结果”。

  “好了,鲁特主管,这个文件夹里面是国会的计划,那帮老吸血鬼要求我们无条件的执行”。皮奎利叹了一口气,把一个盖着红色火漆印的牛皮纸袋交给了鲁特。“说实话,这不是什么人道的事情,我看了之后只觉得恶心”。

  鲁特拆开了文件夹,开始仔细的观看。看着看着,他的指关节因为用力而变得苍白,但这却丝毫阻挡不了他手部的颤抖,以及内心翻起的巨大恶心感。

  “这简直是胡闹”!鲁特把文件扔在了一边的桌子上,愤怒的破口大骂。

  “让憎恶寄生在一艘麻瓜的战列舰上,再让一个活人被憎恶吞噬同化以便于通过他的大脑控制这艘战舰,这他妈到底是谁想出来的主意?我才不会让我手底下的队员去给这帮国会的老吸血鬼们送死”!

  “这个计划是我主持的”。佩兰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另外,您不需要让您手底下的傲罗去送死。因为预言厅的大量人体实验表明,只有心地较为纯洁的孩子才能控制憎恶,所以这艘船的驾驶员将会在伊法魔尼学校进行初选”。

  “你......你们要杀死一个无辜的孩子”?鲁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国会那帮老爷已经疯了”,皮奎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的合众国魔法国会已经是日薄西山,再这样下去,过几年我们也许在军事上就将失去与赤色神州对抗的资格。可是假如,我是说假如这艘战舰能够成功制造并进行海试的话,那么合众国魔法国会也许会重新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魔法政权”。

  “可,可这是谋杀”!鲁特愤怒的大吼。

  “很抱歉,鲁特主任。可是国会议员们已经早在1948年就采购了英伦退役战舰罗德尼,我们已经在这个项目的前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财力,想让我们现在放弃她是绝对不可能的”。佩兰在旁边用他那毫无感情的声音回答了鲁特的抗议。

  “好了,鲁特先生。你是魔法国会的傲罗,执行国会的决议是你的责任。所以请执行命令”。

  希林·皮奎利直视着窗外即将落入地平线的太阳,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淡一些。

  “可是”......还不死心的鲁特仍然想要说些什么。

  “没有什么可是的,鲁特先生。这是我们作为当权者的宿命,人们只会记住我们所做过的恶,但却从来不会记住我们为国家的未来做出了什么贡献”。

  希林·皮奎利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

  “所以请执行命令,鲁特先生”。

  “我,明白了”。埃佩利·鲁特沉默了好久,从牙关中挤出了一句话。“我会的”。

  “那么佩兰先生,请问这个计划的名字叫什么?我们已经谈论了这么久,却还不知道这个计划的名字呢”。

  “国会将这个计划命名为‘深海’,意思是这艘死灵战舰将成为海洋中最恐怖的存在”。办公室里又一次响起了尹默·佩兰那毫无感情的声音。

  “深海么”?皮奎利转头看向窗外暗淡的夕阳,那颜色暗淡的就像是腐臭的鲜血。

  “希望这太阳不会是人类的落日”。皮奎利想起了自己最近看的一本麻瓜科幻小说,于是顺口说了一句。

  “这当然不会是人类的落日,反而是人类新的开始”。毫无声息走出办公室的尹默·佩兰那本来犹如面瘫一般的脸上在此时此刻却突然挂上了扭曲的笑容。

  “愿黑夜永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