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霍格沃茨里的言灵周期表 > 第三十章 似曾相识

第三十章 似曾相识


  “你马上就要死了哦,亲爱的小阿斯托利亚”~夏弥不紧不慢的用最轻松的语气说出了最恐怖的话。

  “啥”?阿斯托利亚揉了揉自己的耳朵,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说你马上就要死了啊”,夏弥拧上了可乐瓶的盖子。

  “大约在半秒之后,灌注了伊布·贝恩一半魔力的粉碎咒就会集中斯莱特林的看台,然后这个几乎与霍格沃斯同岁看台的老骨头会因为魔咒的威力发生结构断裂——幸运的是它只会坍塌一小部分,然而很不幸的是,这一小部分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

  顺着夏弥的手指,阿斯托利亚看见了一束正在空气如蜗牛中缓缓前进的红色光线,不知为何这个场景显得特别的滑稽。

  “你的姐姐会绝望地试图跑过来拉住你,然而最终却只能触碰到你的指尖。你从离地50米的斯莱特林看台上无助的坠落,期间来自四大院长还有邓布利多的漂浮咒还会对你来上一阵精准的人体描边”。

  “最后由于近高空气流的作用,你会结结实实的背朝下摔在张齐的面前。高空坠落的巨大冲击力会折断你的脊椎和肋骨——或许也会让你像一个破娃娃一样在地上滚上两圈,不过骨头茬只会刺穿你的肌肉和内脏却并不会戳破你的皮肤,所以说你的死相是那么的难看”。

  世界突然旋转起来,再睁眼时两人已经瞬移到了决斗台上。阿斯托利亚看见另一个自己如同被马车碾过的破娃娃一般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重重的翻滚了两圈的同时溅起飞扬的尘土。

  “在弥留之际的最后清醒里,你会努力向那个曾经在火车上为你出头的男孩伸出手并试图说上些什么,不过却只能从口中吐出鲜血与内脏的碎块。变形术因为你生命的流逝而消失,然后所有的人都会知道你其实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不过这一切对于将要死去的你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用尽全力却只能抬起一点点的手臂最终无力的垂下,女孩张了张嘴,却只吐出来鲜红的血与肺泡。

  “反应过来的的张齐会跪在地上试图给你紧急处理——当然,是在一发爆破咒炸飞伊布·贝恩之后。在旁边隐身的斯内普会跑过来和带着庞弗雷夫人用漂浮咒跳下看台的米勒娃·麦格教授一起试图挽救你的生命,不过仍然是无济于事。你最后死于肺部被鲜血灌满导致的窒息,在一滴泪水沿着眼角留下的同时你会失去你的意识。因为巨大冲击力而略有些骨裂的头颅会轻轻的倒在你倾慕之人的怀里,银白色的长发仍然会随着微风拂动你的脸颊,让你看起来好像只是因为太过于疲倦而睡了过去。就像是一只天鹅,即使是失去了生命也会如此的优雅与美丽”。

  柔软的银白色长发轻轻拂动着失去生机的脸庞,躺在那人怀里的女孩仿佛只是睡着了。那安详的面容在此时却透着已故凄凉的美感。

  观看自己死亡全程的阿斯托利亚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在你死去之后,你的姐姐会因为为你的死哭的昏死过去,自责的麦格和斯内普两位教授会辞去在霍格沃茨的职位。麦格教授会回到那个她曾经逃婚的农场,重新找到因为血脉而分离却这么多年来一直默默等待着她的麻瓜爱人,两人将在那里度过余生。而在未来的某一天,因为你的逝去而染上酗酒毛病的斯内普则会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醉倒在对角巷的奥利凡德魔杖店门前,之后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画面不停的变换,阿斯托利亚看见了自己因悲痛昏死过去的姐姐被法利级长背到了医务室,轻轻拭去眼角泪水的麦格教授向邓布利多递交了辞职报告。而自己的教父斯内普则是一脸狰狞的朝着邓布利多大吼着什么,然后一记响亮的耳光把最伟大的白巫师生生抽翻在地上,随后头也不回的走出来城堡的大门。

  画面定格在一幅挂上了冰霜的面容上,已经冻结的泪水挂在他的眼角。这个男人生平第二次为女人哭泣,第一次是因为没能拯救爱人,第二次是因为没能拯救女儿。

  “听到你死亡的消息之后,愤怒的海克梅迪亚女士会组织齐罗尔家族的势力对英国魔法部的高层进行一轮细致的渗透,然后就紧接着的是血腥的大清洗。齐罗尔家族的暗杀机关甚至短时间内在魔法部里造成了巨大的权力真空。首当其冲的就是伊布·贝恩所在的贝恩家族,这个不大不小的纯血家族会在一夜之间彻底消失,只留下一地的尸体,另外还有即使是在10英里以外也能清楚闻到的浓郁血腥味。毕竟这就是海克梅迪亚的风格,她一直都认为杀人从不需要文雅的方式,只需要最直接的震慑”。

  “然后紧接着死的是福吉部长和部长助理乌姆里奇,他们会被人发现一起死在浴缸里——没有衣服的那种。这也许算是代表了张齐对这两个人那深深的唾弃”?

  画面变换,阿斯托利亚发现自己站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只不过一股刺激的铁锈味直冲脑门。脚踩在地毯上甚至在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那是因为整个大厅的地面已经被鲜血浸透,无数还带着惊恐表情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还没等她呕吐,阿斯托利亚却已经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宽阔的浴室内。浴缸的外围围着浴帘,但是浴缸里的人似乎正在拼命的挣扎着。身后传来靴子敲击地板的声音,阿斯托利亚看见了面无表情的张齐走了进来,举起手中的伯莱塔对准浴帘后面的人影扣动了扳机。

  枪声响起,豪华的浴帘上突然溅上了深红色的液体。枪声不断的响起,子弹在浴缸和浴帘上穿出一个又一个的弹孔。

  打空了一个弹夹的张齐扭头走出来浴室,但是浴缸里的两人却再也没有动静了。

  “够了,我不要再看了”。

  阿斯托利亚想叫夏弥停下,但是那巨大的精神冲击甚至让她张开了嘴后却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

  “最后死去的会是邓布利多,在深夜闯进校长室的海克梅迪亚会给他仔细的讲述她父亲的身份。在用最残酷的现实摧毁了这个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白巫师的老人的内心之后,她会用一发阿瓦达索命送这个孤独的老人去体面的和死神见面”。

  随着一道刺目的绿色光芒,阿斯托利亚看见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从顶楼无助的坠落,然后和当时的自己一样重重的摔在地上。

  “哦对了,在你的葬礼上,张齐会在你的棺材上放上一束你生前最喜欢的蓝色蔷薇,在葬礼之后还会靠在你的墓碑上对着天空发呆,直到被海克梅迪亚拉走”。

  蓝天白云下,一具棕色的棺木被放进了预先挖好的深坑。而一个异色瞳的亚裔男孩略有些呆滞的斜倚在墓碑上,丝毫不在意自己数10万美元的西装已经被尘土弄脏。

  “张齐在你死之后不久提交了退学申请,然后乘坐专机回到神州,而你那伤心欲绝的姐姐会则和他一起离开英格兰这个伤心地。但即使是离开了那个充满着不堪回忆的地方,你的姐姐也会经常在睡梦中被梦魇折磨,梦见你站在她身前满身鲜血的看着她,质问着她当时为什么不能拉住你。而同样因为你而自责的张齐则会悉心的照顾她,以求给予自己一点心理安慰”。

  “这样的氛围使两个人最终走在了一起,在你姐姐达芙妮入籍神州之后两人经神州政工部门批准结婚,并给第一个女儿起名叫阿斯托利亚,以纪念一个逝去的女孩。而新的阿斯托利亚会在你死去的第25个年头和他的父亲一起踏上英国的土地——以国际为了镇压食死徒极端组织而派出的维和部队一员的名义。然后在射杀伏地魔后两人会路过你那被炸掉一半的墓碑前,在张齐的提议下新的阿斯托利亚会为你献上一朵长在墓边的蓝蔷薇”......

  画面变换,阿斯托利亚看见了自己身穿睡衣的的姐姐抱着张齐不住的啜泣,窗外是一轮皎洁的圆月。然后画面又一次变换,自己的姐姐换上了一身洁白的婚纱,笑盈盈的和身穿深绿色制服的张齐一起站在了高台上。台下的观众们正高兴的为两个人鼓掌,此时不知道为何,阿斯托利亚心里突然变得不舒服了起来。

  画面最后一次变幻,一个和阿斯托利亚有八分相似的黑发女孩身穿一身神州陆军军装,默默的站在一座墓碑已经折断的坟墓前,将一朵蓝色的蔷薇花轻轻的倚在了残缺的墓碑上。

  而坟墓周围却是无边无际的废墟,坍塌的伦敦塔桥堵塞了泰唔士河,无数的房屋坍塌在地。空气中还弥漫着硝烟与灰尘,地上大口径火炮留下的的弹坑也还冒着残余的热气。

  “觉得怎么样?亲眼目睹未来的感觉是不是还不错”?夏弥微笑着说道。

  “够了”!

  阿斯托利亚用力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痛苦的大叫着,对刚才那些震撼的画面以及这样杀人诛心的话语表示了不满。所以她并没有注意到,夏弥在阿斯托利亚说出“够了”这两个字的时候立刻闭上了嘴,就仿佛是王最忠诚的侍从一般,绝对不会违背君王的命令。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在思索了一会儿之后,阿斯托利亚不安的绞着手指,声音里也带上一丝哭腔。

  “虽然以前我恨不得用自杀的方法以躲避梦中那条大蛇的追杀,可是那条蛇已经不会再打扰我了,所以现在的我已经不想死了啊”......

  两滴泪水顺着女孩的眼角划过脸颊,然后被散乱的白发挂住。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出事的。毕竟如果你出事了我就会失去一张长期饭票,以后可就要饿肚子了”。夏弥揉了揉阿斯托利亚的脑袋,柔声的安慰着。

  “扑哧”!

  阿斯托利亚立刻破涕为笑,然后伸然后伸出手来用力的掐了掐夏弥那肉嘟嘟的小脸。

  “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最起码效果不错”。被人掐着脸的夏弥耸了耸肩膀,略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毕竟你和我现在可是共用一具身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而大地又怎么会伤害它的君王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