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霍格沃茨里的言灵周期表 > 第三十二章 生骨灵

第三十二章 生骨灵


  “麻烦把我拉起来”。双臂折断的张齐躺在地上,脑门上渗出豆大的汗珠。

  “我的小臂已经骨折了,所以把你的胳膊从我腋下穿过去,之后用力把我拉起来,现在按照我说的去做”。

  “好,好的”。亚利托立刻照做,然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外表看着不胖,但实际体重严重超标的张齐从地上拉了起来。

  (亚利托的语气请参照崩坏三希儿的配音)

  “希尔伯特先生”!麦格教授先是给自己施展了一个漂浮咒,随后就从离地50米高的格兰芬多看台上纵身而下,随后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感觉怎么样”?随着啪的一声,邓布利多伴随着一团金红色的火焰出现在了张齐面前。这要归功于他的凤凰福克斯,这种神奇生物可以无限制的使用自己的能力进行空间移动,而且死亡对于它们来说连一场长眠都不算。

  “挺痛的,邓布利多校长”。张齐努力的挤出一丝微笑,不过他的双臂仍然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扭曲形状。

  “听说凤凰喜欢具有勇气的人,我想您的凤凰一定不介意为我掉两滴眼泪吧”。张齐试图挺起上身,结果却牵动了背上的伤口,疼得他眉毛都拧到了一起。

  “当然,福克斯一定会为你这勇敢的举动而热泪盈眶的”。邓布利多从袍子里掏出一个精致的水晶瓶,然后把里面的晶莹液体轻轻地滴在了张齐背后的伤口上。

  随着一阵温暖的感觉,后背上那几乎可以看见肋骨的伤口蠕动着缓缓愈合,不一会儿就连血痂都已经脱落,露出了里面新生的皮肤。

  “魔法可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强忍着双臂传来的剧痛,张齐感叹道。

  “凤凰的眼泪可以加速伤口的愈合,但是却不能让骨头恢复如初。我推荐你待会去庞弗雷夫人那里看一看,她对骨伤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治疗手段”。

  “哈!张齐先生现在怎么样了?我对治疗任何形式的伤口都是十分的擅长”!

  就在这时,吉德洛·洛哈特终于从教师席上跑了下来,挤过重重的人群之后,一眼就看见了张齐那扭曲的双臂。

  “骨折了是吗?不要紧的,我一下就可以治好”。话还没说完,他就举起了自己的魔杖。

  “骨骼愈合”!

  刚刚注意到这件事的张齐连忙躲闪,但是因为接住亚利托而受伤的膝关节在此时却突然罢了一次工。来不及躲闪的他还有旁边围观的教授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道白光击中了他的右胳膊。

  一种十分异样的,非常难受的感觉像闪电一样从张齐的肩膀直达他的指尖,张齐似乎感觉到他的手臂正在被抽空。不过这条胳膊倒的确是不疼了,只不过张齐好像发现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右臂了。

  “哈!完成了”!洛哈特结结巴巴的说道,“是的没错,有时候也会发生这种事情,纯属是意外。不过关键在于骨头已经接上了,现在我建议希尔伯特先生去校医室,庞弗雷夫人应该可以给你再稍微的修整一下”。

  “该死的,你做了些什么”!斯内普一把揪住了洛哈特的领子,“他的骨头哪儿去了”!

  “意外,纯属意外”。洛哈特努力的露出一个笑脸,结结巴巴的说着。

  张齐鼓起勇气,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随后就一脸痛苦的把脸别了过去。

  现在从他的袖管里伸出来的手臂已经不像是手臂了,倒是活像一只厚厚的肉色的橡皮手套。

  洛哈特并没有成功接好骨头,反而是把这些骨头都抽了出去。

  “*******************”。

  (此处省略300字的中文脏话)

  ---------------------

  “该死的,难道你们就没有想到提前先来找我”?霍格沃茨的校医庞弗雷夫人一边检查着张齐的胳膊,一边气呼呼的抱怨道:“我一秒钟就能把骨头接好,然后这个孩子就可以一个小时之后回去上魔药课了。现在我还需要让他的骨头重新长出来,这回可就麻烦了”。

  “我相信您一定能做到的,对吧,庞弗雷夫人”?上午没有课十分清闲,顺便为了拉文克劳那个蠢货伊布·贝恩而道歉的弗利维教授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能倒是能,就是会很疼。而且这孩子恐怕得到晚饭才能从这里走出去”。庞弗雷夫人从一旁的架子上搬下一个大瓶子,然后倒出了热气腾腾的一大杯。

  “来吧孩子,会比较难熬”。

  张齐用已经被治好的左手端起了杯子,把杯子凑到嘴边喝了一大口。

  “咳咳咳”......

  喝生骨灵的感觉真的是很难受,如果非要做个比喻的话,张齐就觉得自己在喝的不是药水,而是上辈子在警校学习时教官介绍的辣椒喷雾。

  药水喝在嘴里就感觉像是喝下了燃烧的汽油,顺着喉管一直燃烧到胃里,泛起巨大的恶心感。但是这些药水为了防止因为小巫师们喝下去之后呕吐,而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间,所以里面都加入了一些麻痹性的药物。所以现在张齐是即使想吐也吐不出来,只能忍受着这酸爽的感觉。

  张齐强忍着不适,大口大口的将药水咽了下去。旁边的庞弗雷夫人投过一个赞许的眼神。

  “水,水”!把最后一口药水咽下去的张齐终于忍不住了,被辣得把舌头都伸了出来,一边喘气一边叫喊道。

  旁边的弗利维教授赶紧端过一杯水来,张齐接过来之后吨吨吨几口就喝了下去,然后仿佛是活过来了一般长舒一口气,向后躺倒在柔软的床上。

  可就在他刚躺下的瞬间,右胳膊突然开始传来痛感。最开始仿佛是有人在拿针戳他的指尖,随后便突然变成了刀割一般的剧痛。

  痛得他嗷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你大约还会疼上个一两个小时”。庞弗雷夫人有些不忍的看了他一眼,“你老妈当年骨折了之后叫的比你还惨,介于你老妈那变态的体质,我这次给你用药的标准都是和当年给她一样的”。

  疼痛感越来越剧烈了,大约过了20多分钟,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张齐嗷的一声抬起了自己的右胳膊,连固定用的绷带都被撕碎了。

  等等,右胳膊已经可以抬起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