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霍格沃茨里的言灵周期表 > 第五十九章 万圣节(下)

第五十九章 万圣节(下)


  抱着已经被洗去浮尘,重新变成了一只白白胖胖小猫咪的洛丽丝夫人,张齐又重新的回到了霍格沃茨的礼堂。

  现在的霍格沃茨礼堂已经和平时的样子完全不同,城堡的承重梁上挂着南瓜和彩带,平时积攒了许多灰尘的盔甲也被刷洗的能够照出人影,身上系了彩带的骷髅正嘎达嘎达的在城堡里面随处走动着,每当有人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他们都会友善的向那个人伸出手,于是城堡里自然而然的时不时就会响起一声尖叫。

  今天是万圣节,所有的教授们都没有在课上留作业,而且都尽量的加快了课堂的速度以便早一点下课,让大家能够好好享受今天晚上的盛大宴会。

  在看不见的霍格沃茨地下厨房里,勤劳的家养小精灵们正卖力的工作着,为晚上的宴会准备着美味的菜肴。

  “费尔奇先生,喏,这是您的猫”。

  张齐正好看见费尔奇把一个巨大的南瓜放在了斯莱特林的长桌前端,一旁的弗利维教授正用魔杖给那个南瓜掏空里面的瓜瓤,打算给南瓜的表面上雕刻出一个富有节日气息的鬼脸。

  “这?这是洛丽丝夫人吗”?

  费尔奇接过了张齐怀里的猫,看着那洁白的猫毛稍微有些发愣。

  “是啊,您平时给它洗澡可能并不洗的太干净,刚才我用了半瓶沐浴露才给它洗出一个正常的颜色”......

  “哇,阿格斯,原来洛丽丝夫人长得这么漂亮啊”!

  一旁的弗里维看见这只漂亮的小猫咪时也果断的凑了过来,伸出手在猫头上抚摸了两下,洛丽丝夫人开心的发出了打呼噜的声音。

  果真这是个看脸的时代,以前脏兮兮的时候就没有人过来撸这只猫,现在一旦给它洗了个澡,洗干净了之后那些看脸的人就会主动的凑过来。

  张齐不禁在心中感叹着这世风日下的现状。

  “啊,你来啦,格林格拉斯先生”。

  左顾右盼的张齐正好看见了从楼梯上一脸虚脱像走下来的憨憨室友,于是便上前亲切的打着招呼。

  “我,我要不行了”......

  亚利托十分虚弱的慢慢说道。

  费尔奇对他的训练可谓是十分的严苛,比如说费尔奇在一次训练中直接把有求必应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操场,要求亚利托在规定的1分30秒之内跑完400米,一旦完不成就要继续加练。

  除此之外还有剑术和射击之类的训练,本来费尔奇甚至认为这个柔弱的孩子根本没有办法承受这么严苛的训练,可是他错了,在几次的失败之后亚利托居然勉勉强强的跟上了他的节奏,略有成果的完成了任务。

  代价是每天都累得虚脱,几乎连在浴池里泡一个舒舒服服热水澡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是这也不是没有好处,现在他的姐姐达芙妮在试图和自己妹妹打闹的时候已经经常会被妹妹反杀压制了,现在每次打闹的结局几乎都是达芙妮被自己的妹妹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似乎这话有点歧义,想歪的自己过去面壁)

  “啊,今天晚上的宴会听说会非常的盛大,你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的给自己补偿补偿嘛”。

  张齐用力的拍了拍自己室友的肩膀,险些直接把他拍到地上。

  “牛排,南瓜,坚果蛋糕”~

  亚利托有气无力的喃喃自语道。

  “可是还有一个小时才开饭呐,我好饿”......

  -----------------------------

  随着最后一抹夕阳沉浸于地平线之下,万圣节晚会正式开始。

  无数的美食随着啪的一声轻响突然出现在长桌之上,早就已经活跃起来气氛的大家立刻毫不犹豫的把手伸向了餐盘,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那些扎着彩带的骷髅扛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乐器走到了讲台上,开始为大家演奏起一曲又一曲怪异但是却十分好听的音乐。

  整个霍格沃茨大礼堂里弥漫着欢乐的气氛。

  “阿斯托利亚!我最后跟你强调一次,吃饭的时候要淑女一些,即使你现在的确是伪装成一个男生,可是也不能像隔壁那帮蠢狮子里的罗纳德·韦斯莱那样吃得毫无形象啊”!

  恨铁不成钢的达芙妮用叉子敲了敲坐在自己对面妹妹的餐盘。

  亚利托抬起了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姐姐,然后用右手把嘴里的那根鸡大腿骨“啵”的一声拔了出来,扔在一边之后,拿起了一根新的鸡腿。

  “算了,我管不了你”......

  吃瘪的达芙妮悲凉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任由自己的亲妹妹去胡吃海塞了。

  “哎,希尔伯特,破特还有他的那两个形影不离的跟班去哪儿了?我刚才在格兰芬多的长桌上看了一圈,没有看见他们三个”。

  这几天和张齐混的比较熟悉的德拉科悄悄拍了拍张齐的肩膀。

  “哦,听血人巴罗爵士说他们应该是去地下室参加幽灵们的晚会去了,今天是没头的尼克百年继忌辰,那些幽灵们要在地下室开一个盛大的晚会”。

  张齐把塞进嘴里的牛排几口嚼烂咽下肚子,然后接着说道。

  “不过听说幽灵们的晚会也很丰盛的,有腐烂的烤肉和羊肚,发霉的蛋糕,还有硬的和石头一样的面包,如果你吃得快一点的话,说不定能赶上他们狂欢的末尾”。

  “呃,还是算了”。

  德拉科表情恶心的摆了摆手。

  “说实话我真挺佩服那帮格兰芬多学生的胆量,居然会去参加那么猎奇的晚会”。

  旁边的法利接茬说道。

  “我对你的话表示赞同,我母亲在我小的时候就经常跟我讲,她说你永远不知道一个格兰芬多的男生能够做出多么奇葩的事情”。

  张齐连忙点头表示赞同,然后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

  “我想我母亲对于格兰芬多男生的脾气秉性还是有一定的发言权的,毕竟她当年读七年级的时候单挑打倒了4个,其中就包括波特的父亲”。

  张齐略有些感慨的继续说道。

  “我母亲和全校学生的关系当时都很不错,可是唯独和格兰芬多的那几个男生过不去,尤其是其中一个姓布莱克的曾经跟自己的朋友们吹牛说要追求我的母亲”......

  现在仔细想想,张齐觉得布莱克的审美还是很不错的,就是可惜脑子有点不好使。

  “然后呢”?

  好几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刚刚啃完一根鸡腿的张齐抬起头,他发现周围的斯莱特林学姐们的眼中已经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果然,吃瓜这个事情可不是赫奇帕奇学生们所独有的良好美德。

  “呃,我老妈闯进了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把他和他的朋友们拎出来胖揍一顿之后丢进了黑湖,然后海格最后划着小船把他们都捞了上来”。

  “哇,吾辈楷模”!

  众人纷纷发出一声赞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