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国开局打劫了曹操 > 第五章由马儿引起的爱情

第五章由马儿引起的爱情


公元191年七月,曹征将山上的事情处理好之后,带着几名护卫,乔装改扮,前往洛阳。

洛阳城虽然被董卓的西凉军弄得人心惶惶,但依旧是繁华无比,总不能因为别人的吓唬,就不做生意不生活了吧。

曹征看了看街上的行人,再看看城墙的厚度与高度,不禁吓了一跳。这要是强攻的话没有十几万人,根本拿不下来这座坚城。更何况此地是国家首都,重兵把守,外面又有坚固无比的八座关隘挡着来洛阳的路。

曹征不禁想到,如若三国时期,董卓能够依靠坚固的关隘逐步消耗盟军的兵力,那么十八路诸侯讨伐之战,胜负未知啊。可惜了不久之后,恐怕这座城池就要化为灰烬了。

“公子,客栈已经备好,今天天色已晚,不如早些歇息,明日再去见董卓。”

“好。”

曹征听从了随从大壮的意见,准备下榻在客栈之中。

忽然远处一匹一身乌黑的骏马驮着一个姑娘,正狂奔在大街上。

那个姑娘可谓是英姿飒爽,相貌极其美丽。

曹征看着那个姑娘的马匹,不禁感叹道“真是一匹好马呀!”

大壮看着发呆的曹征提醒道“公子赶快让开,那匹马惊了。”

“什么?”

果然马上的姑娘一直喊着“快闪开,马惊了。”

“大壮,你带着他们先去客栈吧,我等会儿去找你。”

“是,公子。”

大壮领着十几名随从往城内客栈过去了。

不久,那匹惊马跑向了曹征,看着被惊吓的马匹,曹征平稳应对。

一个跳跃,就抓住了马的缰绳,将马上的姑娘抱在怀里,想要强行制止了马匹的举动。

可是那匹马不是一般的马,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驯服的了的。

曹征一手抓住马的缰绳,一手抓住马的鬃毛,将马上的姑娘安全的放在怀里,马匹继续向城外狂奔,就在马匹就要冲出城门时,曹征先将姑娘抱起来,安全的放在了地上,随即摔倒战马,算是彻底将这匹受惊的战马给制服了。

曹征见马匹不在挣扎,于是放开了马匹,战马起来后竟然跟曹征开始撒娇了。

曹征将自己身上的尘土拍打干净之后,牵着马匹,跟刚刚的那位姑娘见面,并为刚刚的举动表示歉意。

“姑娘,真是对不住姑娘了,刚刚多有得罪。”

“没事,多谢公子搭救。”

“姑娘,不知姑娘是那家姑娘,家住何方,我为了表示歉意,送你回去吧。”

“小女子住在相国府,刚刚马匹受惊,因此才……”

说到这里,姑娘面带羞涩,毕竟她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接触的那么近。

“姑娘,真是抱歉,请姑娘上马,在下送你回去吧。”

曹征十分抱歉,在此道歉。

“那就多谢公子了。”

曹征见姑娘已经上马,于是自己也骑上马,一手牵着一匹马的缰绳,径直将马上的姑娘送回了家。

曹征将人送回之后,才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毕竟相国府不是什么好地方。

曹征也看得出,刚刚那位姑娘对自己有意思,而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捏住了一样。



此时相国府内是一片混乱,因为刚才董卓的孙女董白骑上了祖父的战马黑风,不料黑风突然受惊,董白被驼在马上,黑风带着董白一路冲了出去。

李儒得知后,大惊失色,董白可是董卓的心头肉啊,因为是唯一的孙女,因此将董白视若掌上明珠。

然而这种事情,根本没人敢告诉董卓,除非是那人活腻了,才会去找这个刺激。

“报,大人,小姐她回来了。”

小厮看到董白之后,兴奋的向李儒报告道。

“还好还好,真是谢天谢地呀。”

李儒得知董白回来了,心里悬着的石头也落了地了。

李儒随即问道 “那黑风呢?”

“回禀大人,黑风它也被小姐牵回来了。”

“哦,知道了。”

李儒随即吩咐道“你们听着,今天的事情决不能让相国知道,明白吗?”

“诺。”

李儒看着这些马夫,满意的离开了。

曹征则是回到了客栈,然后正好看见酒菜都准备好了,众人就等着曹征了,毕竟尊卑有别,不能不讲规矩。

次日,清晨曹征起来后,吃了点东西,然后独自一人来到了相国府,然后让守门的兵士通报了董卓。。

守门兵士知道这一大早,董卓肯定还没睡醒,因此先将事情通报了军师李儒。

“军师,外面来了一个年轻人,手里还拿着一颗人头,说是来找相国领赏的。”

“什么?”

“难道他手里拿的是曹操的人头?”

李儒转念一想,随即李儒赶紧去见曹征。

“就是你要领赏?”

李儒看着曹征问道。

曹征回答道“是我。”

“那你凭什么来领赏?”

“凭什么?就凭我手里的这颗人头。”

曹征将假的人头举起来后说道。

“我怎么知道你这颗是不是真的?”

“哈哈哈,让你看看又有何妨?”

曹征随即从包袱里将那颗人头取了出来。

李儒看到人头后,大惊失色“果然是逆贼曹操的首级。”

聪明如李儒,此时也看不出这颗人头的真假,加上曹征早有准备,留下了曹操的衣服,官印,因此即便是假的也完全可以以假乱真了。

而李儒之前也根本没见过几回曹操,因此即便是这个董卓麾下的首席谋士,也根本看不出真假。

“壮士果然是立了大功了,请随我来。”

李儒看到曹操头颅后,也变得礼貌起来,恭敬的对曹征说道。

“大人请。”

曹征随即也跟着李儒进到了相国府内。



这时董卓正在府内跟美人进行盘蛇大战,正要到高潮之时,李儒敲门,败了董卓的兴致,惹得董卓甚是不快。

可是再不痛快,董卓也得依靠这个女婿,因此赶紧穿好衣服打开了关闭的房门。



“文忧啊,什么事情如此急躁啊?”

董卓不悦的说道。

李儒笑着对董卓说道:“恭喜相国,刚才侍卫来报,曹操已经死了,而他的人头也已经被人带到了京城,在下刚刚辨别过,准确无误。因此依在下之见,这人定是来向相国邀功领赏的。相国心想事成,这不是大喜吗?”

董卓一听曹操的人头到了,顿时喜上眉梢,脸色也好看了。对李儒的不快也消失了。由此可见董卓是多么痛恨曹操啊。

“那人现在何处啊,快将他带过来,我要重赏他。”

“在下遵命。”

李儒转身离开,大约过了两柱香的时间,曹征便在李儒的陪同下,来到了后花园之中,见到了西凉军阀董卓。

“草民曹征拜见相国大人。”



曹征审时度势,向董卓拜了下去。

“你姓曹?”

“正是,不过相国勿要生疑。草民乃是徐州曹氏一脉,并非宦官曹腾一系。因此与曹操没有任何关系。”

“哦,那你是如何抓到他的?”

“相国,有所不知。这个挨千刀的,半月前来到草民家中借宿,草民见他又冷又饿,心生怜悯,将其收留在家,不想此人见色起意,欺负我母亲,草民将其擒住后本欲将其处死,以解草民心头之恨,后得知此人大逆不道,刺杀丞相。于是草民将此贼人头砍了下来,进京献与丞相。一则解草民之恨,二则为丞相除去心头巨患。”

曹征跪在董卓面前,细细的为其讲述着经过。

董卓听得入迷了,等曹征编的故事讲完了之后,已经是大半夜了。



董卓竟然听着听着,睡着了。

曹征只好退下,李儒让人将董卓送回了屋子。然后也离开了这个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