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国开局打劫了曹操 > 第三十章吕布偷袭徐州,三兄弟落难

第三十章吕布偷袭徐州,三兄弟落难


却说徐州城内,刘备、关羽二人率大军出征后,整个徐州的防务都是由张飞全权管理。而张飞一开始还是比较认真负责的,听从了刘备的话,不喝酒,不打手下士兵,把内政等一系列杂事都交给陈登处理。

自己只管军务。但时日一长,张飞原本就是个酒鬼,嗜酒如命,短时间的戒酒是能控制的,这时间一长怎么可能控制的了呢?

于是有一天,张飞把徐州城中的文武官员都召集起来,在府衙中设宴招待众官员,而且要求每名官员必须参加。

你说张飞请客,谁敢不来,更不敢得罪于他,否则被他暴打一顿那是找评理的地方都没有。毕竟他是刘备的兄弟,刘备平时对他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徐州城中的文武官员都到齐后,张飞道:“我大哥出征前交待我,让我少饮酒,怕酒醉误事。今日把大家叫来,就是我们大家最后一次喝酒,明天后大家都要戒酒,协助我守好城池。

当然了,今天大家要放开喝,能喝多少喝多少,我们来个一醉方休。”

孙乾听后摇摇头道:“三将军,既然主公让你少喝酒,那你怎么说是让我们大家不醉不归呢?

要是大家都喝醉了,那谁来守城池啊。现在是非常时期,主公又不在,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为好,尽量少喝酒,城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张飞一听,他奶奶的,你是什么东西啊,连你也也来管我,不就是喝顿酒吗,况且不是说了吗,只是今天喝酒,以后不喝了吗,还婆婆妈妈。

张飞眼睛朝孙乾一瞪,大声嚣道:“你一名酸儒士子,你懂啥呀,少啰嗦”

众官一看,谁还敢相劝,要是把张飞给惹火了,说不定会被一顿暴打呢。大家只好按照张飞的交待,痛饮海喝,估计不醉是不让离席了。

张飞起身逐一向众官员敬酒,大家那儿敢不从啊,都和张飞来个一口闷。张飞到了曹豹面前敬酒时,曹豹却说道:“三将军,我不会饮酒,也从未喝过酒,请三将军见谅。”

曹豹证明的确实是真话,曹豹也真的不会喝酒,这在徐州城中,官员们都知道。

其实张飞也知道,只是张飞看不起曹豹,特别是曹豹在徐州军中的影响力实在大,刘备早就想把他手中的兵权收回来,只是担心会出乱子,所以迟迟未动手。现在刘备又不在,也无人敢管张飞,张飞那管这些厉害,直接就找曹豹的麻烦。

张飞怒声道:“你是一名武将,怎么能说是不会喝酒呢?你到底是男人不是?还是你小子看不起我张飞?我今天非要你喝。”

曹豹一看这阵势,知道不喝肯定是不行了,只好小小的喝了一杯。张飞向所有官员都敬完酒,自己是喝了几十杯。众官员是用小杯喝酒,而张飞却是用大碗喝酒,这几十大碗喝下去,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喝醉了。

张飞继续向众官员敬酒,再次轮到曹豹面前时,曹豹向张飞唉求道:“三将军,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醉了。”

张飞听后大怒道:“刚才你都喝了,现在为何推辞不喝,你这是啥意思?”

曹豹当然知道,自己再喝下去的话,那肯定是要醉酒了,所以再三推辞不喝。张飞本来就已经喝醉了,一听这话,马上发起了酒疯。

怒气冲天的大声叫道:“我让你喝,你就必须喝,你要是敢不喝,就是违我将令,那我就打你一百鞭子。”

曹豹还以为是张飞吓唬他,再加上他确实不能再喝了,还是断然拒绝。张飞下令让手下军士把曹豹给捆绑起来,准备用鞭子抽打曹豹。

陈登见张飞闹得太过火了,马上起身道:“三将军,你大哥临离开时是怎么交待你的?你又是怎样向你大哥保证的?怎么才喝几口酒下去就全忘记了。”

张飞那会听陈登的话,张飞除了刘备的话能听外,全天下无人能管,特别此时喝醉后,牛脾气一上来,就算是皇帝的话他也不会听的,更何况是陈登这名书生的话呢。

张飞叫道:“你是文官,只要管好你文官要处理的事就是了,何别来管我的事,我这是在执行军规,是军政上的事,你休得管我。”

张飞说完拿起皮鞭,对着曹豹就狠狠的抽了起来。众官员都起身相劝,但谁能相劝得了啊,曹豹被打了五、六十鞭后,徐州众官员苦苦告饶,张飞才勉强停止对曹豹的暴抽。

曹豹在徐州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其家族更是徐州数一数二的大家氏族,影响力更是非常的巨大。况且在陶谦时期,曹豹还是徐州的军方老大,是牙门将军,掌控着徐州的所有兵马。

曹豹虽然草包,但在陶谦时期,曹豹咳嗽一声,就如同是否一声巨雷在徐州城巨响。

曹豹在徐州,平时只有他欺负人的,那有人敢欺负他啊,现在莫明其妙被张飞一顿毒打,这心里面那股气啊真是无地可以发泄。

刘备接手徐州后,把曹豹手中的兵权收回了一部分,军方老大也当不成了,本来心中就对刘备三兄弟有意见,只是惧怕刘备三兄弟的一身勇武才不敢出声,这下让张飞瞎胡闹一翻,就算是稍有点骨气的人也会反了。

回到家里后,曹豹是越想越气,越想越是火冒三丈。马上提笔给小沛的吕布写了封信,在信中把徐州的情况详细的介绍了,并告诉现在刘备和关羽二人率大军出征淮南在外,今天晚上张飞酒醉不醒,可率兵马前来突袭徐州,如今是夺取徐州城池的最好时机。

曹豹写好密信后,派一心腹之人快速送往小沛,让他亲自交给吕布,并在书信中相约好接洽暗号,只要暗号一对,徐州城门由曹豹率亲信或家人负责打开。

待在小沛的吕布,整日也是无所事事,突然接到曹豹来的密信,马上把谋士陈宫叫来研究。

陈宫看完曹豹的书信后道:“将军,小沛地方太小,无法提升实力,并非是将军的久居之地。现在徐州有空子可钻,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放着这么好的时机不抓住,那你会后悔莫及。将军还犹豫什么,赶快下决心出兵呗,再迟就来不及了。”

吕布听了陈宫的话后,马上点兵牵马,自己带着郝萌、曹性率五百精骑先行;陈宫带着宋宪、侯成、臧霸三人率大军随后,留下魏续驻守小沛,保护家人和城池。

小沛离徐州城只有四、五十里,上马便到。大约在四更天时,吕布率兵马到达徐州城效外,马上让手下人给城墙上打信号。古代那会有什么信号弹啊、通讯设备这类的东西,打信号无非就是用火把摇几下,让对方看见后再反摇几下。

徐州城墙上的守城士兵,早就被曹豹全部换成了自己的亲信,这种事对于曹豹来说那是小儿科,毕竟他原来是徐州军方的老大。

徐州城里的士兵谁不知道他啊,况且士兵们在曹豹手下当差还更轻闲,平时又没有啥训练任务,整日就是吃喝玩乐。那像现在,被关羽、张飞二人不停的打骂。

站在徐州城墙上的曹豹手下亲信士兵见到信号后,马上通知曹豹。曹豹一接到消息,马上上城墙观看,确认是吕布发出的信号后,立即向吕布发出确认信号。

曹豹随即下令让手下士兵打开城门,欢迎吕布大军入城。吕布一见城门被打开,马上率大军向城中杀将进来。吕布是一马当先,手提方天画戟带头杀进城中,只要遇到有阻挡者,手起戟落,人头落地。

吕布大军杀进城来,那阵势也是喊声震地,人声巨大。而徐州城的守城主将张飞,现在还是大醉不醒,正醉卧在床上做着美梦,嘴角还呈现微笑,不知是梦见了什么样的绝色美人,还是正在和美人云雨之中呢。

张飞手下亲兵得知吕布率大军杀进城中后,马上来叫张飞。但再怎么叫都没有用,就是用手摇,都无法将他摇醒。实在没有办法,张飞的亲兵只好拿来一大桶冷水,往张飞的头脸上灌之。

张飞被冷水浇灌,突然暴醒,跳将起来后道:“怎么下大雨了?”

张飞的亲兵道:“三将军,吕布率大军杀进城来了。”

张飞听后,抬起脚将那名亲兵踢飞,并厉声道:“胡说八道,吕布在小沛,怎么会杀进城来呢?难道他会飞吗?”

张飞的别外一名亲兵道:“三将军,你听一下,外面都是吕布大军的杀喊声唉,听说是曹豹打开城门放吕布大军进来的。三将军再不走的话,那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张飞这下有点清醒了,但也还未完全清醒,也听到了外面的叫喊声,知道确实有大军杀进城里来了。张飞慌忙穿戴,边披挂边道:“逃什么哪,我这就去和吕布那匹夫大战三百回合。

再说了,大哥让我驻守城池,我那能逃跑呢。”

张飞好不容易穿戴好,手提丈八蛇矛,带着亲兵出府上马,刚上到马背时,吕布率大军杀到了。这下双方相遇,有啥办法,只能是战呗。

此时张飞酒还未完全清醒,这怎么战啊,就算是在清醒时张飞也打不过吕布,更何况是现在正醉着呢。吕布见到张飞,哈哈大笑起来,用手中的方天画戟,快如闪电的向张飞刺出三招。

张飞拼命抵挡,勉强抵挡住,但手掌被震裂,心中血涌翻滚,再战时怕是要命丧黄泉,只好败逃。

吕布见张飞败逃,拍马追杀,但在张飞亲兵的拼死保护下杀出东门。吕布见一下也追赶不上,还是赶紧控制徐州城要紧,也不再追杀张飞。而是快速控制徐州兵马和府衙,出榜安民告示稳定城中惊慌失措的百姓,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却说张飞在亲兵拼死掩护下,也顾不上他们三兄弟在城中的家眷了,直接向东门杀出。半路上遇到了曹豹,曹豹见张飞身边只有十多骑亲兵保护,又欺他酒醉。曹豹马上率手下数百名亲兵一起向张飞杀了过来。

特别曹豹被张飞毒打后,一肚子气无处可发,遇见仇人,那真是分外眼红。马上拍马前特别曹豹被张飞毒打后,一肚子气无处可发,遇见仇人,那真是分外眼红。

马上拍马前来战张飞。这曹豹真是草包,张飞有那么容易斩杀的吗?就算是放眼天下,又有几人是他的对手呢?就算是天下第一勇猛的吕布也不可能说是轻而易举的斩杀得了张飞。更何况你曹豹呢,要勇武没有勇武,要谋略没有谋略。

曹豹去向张飞讨便宜,战不到三个回合,曹豹手臂酸痛发麻,那敢再战,曹豹败退而走。

张飞脑恨他开城门放吕布大军进城,当然张飞没有想到那是由于自己先无理鞭打曹豹造成的结果。

张飞立即拍马向曹豹追杀过去,追到护城河边,张飞手起丈八蛇矛向曹豹的后背狠狠的刺了过去,一枪正中曹豹后心。

曹豹连反应都没有,连人带马一起跌进了护城河中,死于非命。估计曹豹在黄泉路上都没有反映过来咋就进来到阴间啦,我不是在阳间吗。

张飞刺杀曹豹后,也不敢再停留,马上在城外招呼士兵紧跟在他身后,只要在城外的士兵大多数都随张飞一起向淮南逃奔而去。现在有啥办法,只能是向刘备报告情况去了,总不能留下来等死吧。

吕布率大军彻底占领徐州城池,并俘虏了刘备的家眷。吕布原本就是个超级大色狼,一见美女就发昏的色鬼。初见到刘备的老婆甘氏后,甘氏那绝世的美貌,白嫩柔滑的肌肤,白里透红,纤细的蛮腰,魔鬼身材让吕布憋鼻孔流血。

吕布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在甘氏身上贪婪的瞪着,眼珠子是连眨都不眨一下,甚至是口水流出来都不知道。

甘氏被吕布看得羞涩万分,又无法躲避,心里面是十分着急,心想这次怕是难逃噩运,要被凌辱了。

正当吕布想入非非,要准备向刘备的老婆甘氏下手时,谋士陈宫赶到了,制止了吕布的行动,并排一百名士兵日夜守卫刘备的宅院,不允许任何人擅自进入,违令都斩。

陈宫把吕布拉出来后,狠狠的瞪了吕布一眼,这才严肃的道:“将军,你刚刚掌控徐州,现在是人心不稳,四周诸侯虎视眈眈,刘备手下的旧官员都在看着你呢。你要是此时把刘备的老婆给强暴了。那你将失去民心,世人都会说将军就是一个好色之徒,一见美人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你现在应该赶快去处理正事,还在这里想啥,想名声扫地不成。”

吕布被陈宫一阵臭骂,也确实知道自己确实冒失了,现在是啥时候,那是泡妞的时候,现在是要彻底掌控徐州的军队、内政才是最重要之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