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修仙:化身石像降妖除魔 > 第四十章 杀气

第四十章 杀气


  “其实那都是误会,当年一个老道士忽然来到临渊之地,他找上我非说我被隐族的人盯上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又说了一堆话,传了我一个可以消灭隐族的法术。”

  “结果我随便试了一下那个法术,还真的把一个隐族之人给杀了,因为当时那位隐族的人就在我身旁,但是我不知道他在啊!”

  “所以,从那以后,隐族的人就总是找我麻烦,烦不胜烦。最让人绝望的是,那个法术施展一次后就失灵了,后面就无法用那个法术去应对隐族了。”

  八臂大王解释着自己和隐族之间的恩怨。

  杜千帆听了八臂大王的讲述,听对方提起老道士,便问道:“你所说的那名老道士,是不是酒不离身,而且浑身臭气熏天?”

  “对,那老道士身上脏得很,就像是从粪坑里爬出来的一样,那味道呛的你流眼泪。”八臂大王回忆起老道士的模样时,双手便情不自禁的捂住了鼻子。

  得知传授八臂大王消灭隐族之法术的正是那位醉道人,杜千帆说道:“还真的是他,此人也曾指点过我,也对我有恩。据我所知,他的名字叫做夜孤鸣,是一名散修,但是其来历是个谜。”

  关于醉道人的信息,杜千帆还是上次神游到永寂之渊通过未亡人口中得知的。

  醉道人名为夜孤鸣,那位未亡人叫做阿莫。

  似乎阿莫在等待着夜孤鸣来将他救出永寂之渊,但最终夜孤鸣为了救杜千帆却把他给杀了。

  杜千帆不知道夜孤鸣与阿莫之间是怎样的关系,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夜孤鸣为了救他而放弃了阿莫。

  而那夜孤鸣总是让杜千帆在证道之后对他指点一二,想必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这一颗狂热的证道之心。

  “不知诸位可听说过永寂之地及永寂之渊这个地方?”杜千帆开口向八臂大王和穆云升问道。

  八臂大王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有这个地方。

  倒是穆云升开口说道:“曾听母亲提起过,永寂之地之下便是永寂之渊,被困在那里的都是一群走向迷途的灵魂。它们早已迷失自我,已经无法再回到人间。只要是陷入到那个地方,便会陷入永寂,陪伴那群亡灵的是无尽的黑暗,直至它们毁灭为止。陷入永寂之渊的人都以为自己还活着,实际上它们早就死了。”

  “如此说来,所谓的未亡人实际上也是个死人,只是他自己不愿相信自己已经死了。”杜千帆在心里嘀咕着,转念一想,又摇了摇头:“不对啊,当时醉道人夜孤鸣说自己把那个叫做阿莫的未亡人杀了。阿莫本就是个死人,夜孤鸣又怎么会说杀这个字?而且未亡人奇遇也并未结束,这件事应该没这么简单。”

  杜千帆想不通,便不再细想,他转头看向八臂大王,对他说道:“现在隐族已经盯上了这猴儿洞,大王应该做好防备。”

  “隐族来无影去无踪,防不胜防啊,被它们盯上谁都无能为力。”八臂大王满脸无奈。

  杜千帆好奇道:“当年夜孤鸣前辈究竟传给你的是什么法术,为何那法术只能使用一次,后来就不起作用了?”

  “那法术叫做肃杀,那老道士说使用此法术可杀光天下所有生灵,当用此术杀人之后,便无法再使用了,因此只能使用一次。这是一个被禁止的上古秘术。”

  听了他的解释,杜千帆心里顿时升起惊涛骇浪,但他没有表现出来,隐藏着自己的激动心情。

  此时他在暗想:“肃杀术,我这五百个一级法术中就包括这个法术。没想到此术竟然如此厉害,还是个上古秘术!”

  但是追仙系统对肃杀术的描述并没有夜孤鸣说的那么强大,说什么可杀光天下生灵。

  在系统的介绍中,这肃杀术甚至很鸡肋,只能给自身增加杀气,而无法给敌人造成实际上的伤害。

  不过在五百种一级法术之中,有一些是能够随着宿主的实力提升而进行升级的。

  比如一级飞行术,在杜千帆解锁二级法术的时候,这个法术就会从一级升级到二级飞行术。

  但即便如此,杜千帆也觉得这肃杀术还是很鸡肋。

  “肃杀术只是能够增强自身的杀气,莫非那隐族惧怕杀气?”杜千帆忽然想到这一点,便立刻向八臂大王追问道:“当时夜孤鸣前辈传授给你肃杀术的时候,他是否做了什么事情引起了你的怒气,从而让你心生杀机?”

  八臂大王闻言一愣,竟是大吃一惊,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杜千帆解释道:“我并不知道大王你当时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这肃杀术不是什么杀人的法术,而是一种能够增加自身杀气的法术。

  所以我猜测,当时夜孤鸣前辈并没有将真正的肃杀术传授给你,而是以此为借口,做出某些举动引起了你的怒气,让你杀气立现。

  而你当时便是因为浑身所散发的杀气克死了藏在你身边的隐族之人。

  所以当你再使用肃杀术的时候就不起作用了,因为夜孤鸣前辈传给你的就不是真正的肃杀术。”

  听了杜千帆的解释,八臂大王和穆云升都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这是天方夜谭。

  穆云升更是忍不住说道:“不是吧,杀气还能杀人?”

  杜千帆笑道:“杀气自然杀不了人,但是它很可能克制隐族那种奇特的存在。”

  “难道克制隐族的办法真的如此简单?若如此简单,为何见灵者研究了一万多年都没发现用杀气就能克制隐族?”穆云升还是不信杀气能够克制隐族。

  杜千帆道:“或许传承了一万年的见灵者一直处于一个误区,所以始终没有发现克制隐族只需要杀气即可。也或者是因为杀气杀人这种说法太离谱,所以他们根本就没往这里想。而且释放杀气说起来也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比如我们在场诸位,谁能平白无故就散发一身杀气呢?”

  这时一直守在如茵身边的小狱忽然开口说道:“我突然有个想法。大家都知道隐族之人无形无态无气无味,而杀气也是没有形态的存在。但是杀气有杀意,所以无形的杀意正巧可以克制甚至消灭那无形的隐族。反而是我们可以感受到的那种力量攻击和各种有形的法术奈何不了无形的隐族。”

  杜千帆说道:“小狱悟性很高啊,其实简单点说,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大家说了这么多,我现在也觉得当年那老道士是假意传我法术,实际上是有意激怒我,从而引起了我的杀意,释放出杀气将藏身于身边的隐族之人杀了。”

  八臂大王仔细的回忆着当年的事,眼神有些恍惚,缓缓开口道:“那时金灵刚离世不久,那位老道士便喝得烂醉,跑到我们八臂灵猿的地盘闹事,甚至出言羞辱金灵,还说金灵是被隐族祸害而死,死前受尽了侮辱。

  他当着我们所有族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扬言可以传授法术帮我们灭了祸害金灵的隐族人,我以为他当时胡言乱语,更受不了他出言羞辱金灵,便大发杀机,没想到还真有隐族之人藏身于附近……”

  说到这里,洞中的猴妖以及杜千帆等人都感受到,他身上涌现了极为强大的杀气。

  他的眼神充满怒火,双眼猩红如血,让人不得不相信,这股凌厉的杀气真的可以杀人!

  但很快,他身上的杀气便消失了,而猴王的眼睛里却多了一抹柔情:“金灵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现在想来,当时老道士虽然激怒了我,但他极有可能说的并不是谎话。毕竟金灵她死的太突然也太离奇,或许真如他所说,金灵是被隐族人祸害至死的。”

  “其实我早该清醒过来,我也应该早就意识到这一切,但我一直在逃避,无法相信金灵她真的是被祸害死的。”

  “每每想到她临死前的模样,我的心都在滴血!”

  此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聆听着这只猴王的自言自语。

  杜千帆打量着八臂大王的脸色,心想:“还是个痴情的猴子。”

  洞中变得异常安静,是穆云升打破了此时的安静:“听了杜兄与八臂大王所说,杀气杀死隐族人这种事还真的极有可能是真的。隐族臭名昭著,人人得而诛之。只可惜这世上没人有彻底消灭他们的办法,而那位叫做夜孤鸣的前辈竟然能够想到用杀气克制隐族的办法,如此看来这位前辈绝对是个隐世强者。”

  “他非常强,而且很神秘。他帮了我许多,也与八臂大王有过接触。我甚至感觉他在曾经就预料到我今日会与诸位相见。在我眼里,他无所不能,堪比仙人。”

  杜千帆由衷的赞叹着老道士。

  外面雪停了,但雪花被风吹进了山洞,这风雪似乎在提醒着他们,现实是多么的寒冷,一场更大的狂风暴雪就要降临。

  有道是:

  宿鸟惊飞断雁号,独凭幽几静尘劳。

  风鸣北户霜威重,云压南山雪意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