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二、十世善人唐醉影

二、十世善人唐醉影


白衣服的神仙带着任无忧化成一道光,眨眼之间,他们已经离开了这片山林,而来到了一处大宅之上,看着四周高大的围墙,有着飞檐的屋顶,任无忧知道,这是个富贵人家的大宅,只不过,此时的大宅之内一片哭声,好似有着什么不幸的事情正在发生着。

任无忧不免好奇,当神仙这不是好事么,怎么还哭呢,便伸手抓住白衣服的神仙问:“他们哭什么啊,难道是舍不得让大善人当神仙?”

白衣服的神仙白了他一眼,带着任无忧落在地面上,任无忧这才看到,院子里的人跪成一个圈,而在这个圈中间铺着一张席子,席子上面躺着一个年轻人,白净的面皮,乌黑的头发,一身的儒杉,看样子,也就二十左右岁的模样,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应该是刚从水里面捞上来的,难不成这是个淹死的,任无忧想着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白衣服的神仙手中拂尘一挥,说起话来带着回音,如同天外来声,一下子就镇住了哭泣的人们,纷纷抬头看过来,见了两个身带圣光的人落在院子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开始猛的磕头,口中哭喊:“神仙,是神仙,两位神仙,求求你们,救救我家公子,我家公子一生行善积德,是大大的好人,不该就这么死了啊,求求神仙,救救他吧!”

任无忧发现,声音不止院子里的这些人,顺着声音抬头看过去,院子里的门没关,外面也呼拉拉的跪着好些的人,仔细听,他们口中所说的话也如同院子里的人一样,甚至不惜用自己的阳寿来换,如此看来,这院子里躺着的这个人的的确确是一个大大的好人,不过,任无忧奇怪的事情是,这么嘈杂的声音,他是怎么分辩的这么清楚的,难道这就是神仙的特权么?当

“当神仙也挺好玩的。”任无忧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白衣服的神仙垂下双目,眉毛长长的垂下,风一吹便飘起来,任无忧偷偷的拿手隔空量了一下,有一尺多长,养着这样的两条眉毛可真不容易。

白衣服的神仙口中念叨了起来:“洛阳唐醉影,乃是十世修得的大善人,十世行善积德,今日功德圆满,特来接其入天庭,位列仙班。”

白衣服的神仙说完,手掌往下,任无忧也不见他手里拿什么东西,但是却从他的手心里洋洋洒洒的落下好多金闪闪的东西来,好像是光,又好像是女孩子用的脂粉一类的东西,总之,是很好看。

跪在地上的人听着璇玑的话,仰头看着他,那光粉落下来,落在躺在中间的唐醉影的身上,原本还躺的好好的唐醉影忽然发出刺眼的光芒来,晃的人眼睛睁不开,待光华消失,躺着的唐醉影已经消失,再一看,他已好好的站在了璇玑的面前。

任无忧打眼看过去,不由得长大了嘴巴,心里想着,这个唐醉影长得可真好看,白皙的肌肤就好似刚出水的豆腐,洒了一点胭脂,白里透着红,黑亮的大眼睛,又长又密的眼睫毛,让女孩子都嫉妒,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生了一副人神共愤的好皮囊,任无忧看的正入迷,下巴忽然挨了一下,白衣服的神仙用拂尘杆把他的嘴巴给合了上去,低声与他说了一句:“再看,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任无忧合上嘴巴,抿了抿唇,拢了拢袖子,瞥了白衣服的神仙一眼,神仙没理会他,与唐醉影说:“唐醉影,走吧,自今日起,你也是神仙了,再不受人间羁绊,可还有话与你的家人朋友们说,趁现在还有时间。”

唐醉影就好似知道会有今日的事情一般,竟是半点也没有惊讶的神情,对于自己能可置身云间而不掉,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听得璇玑说话,唐醉影先是对着他拱手作揖,动作规范的任无忧觉得即便是礼部的大员见了都要称赞一声的。

唐醉影行礼过后,转身面向下方,又是深深一礼,大声说着:“爹,娘,弟弟,妹妹,各位父老乡亲,这些年来,承蒙不弃,乡里多有照顾,今日我离去,不知归期,还望各位能多多照顾父母弟妹,唐醉影在这里多谢各位了。”

唐醉影说着又是深深一礼,神仙行礼,下面的人也跟着扣头,口中说着,你就放心吧,多年来,受唐大善人的恩惠,岂有不报的道理等等,说了一堆有一堆的好话,白衣服的神仙看着时间差不多,说:“走吧,我们也该回去复命去了。”

华光一闪,任无忧与唐醉影已随着白衣服的神仙离开了这个小镇,穿过层层的白云,到了更上面的地方,任无忧还是不甘心的偷瞄了一眼唐醉影。

只见唐醉影穿着规规矩矩的衣服,月白色,站姿也规规矩矩的,头发这时已经干了,梳着普通的发饰,一根白玉簪固定,关键是那张脸是真的好看,面如冠玉,傅粉何郎,明珠玉润,风度翩翩,关键是那一身的书卷气更是加分,让人看一眼便移不开目光,任无忧看着看着就又被白衣服的神仙给他来了一下,任无忧委屈的看着他,说:“你总打我干什么,我现在也是神仙了,给点面子嘛。”

白衣服的神仙白了他一眼,说:“还没上禀天庭,你还不不算是真正的神仙,而且,神仙哪有垂涎别人的美貌的,从刚刚看到现在,是有看够的时候没。”

任无忧嘿嘿一笑,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新晋唐神仙长得好看,多看两眼,又不会掉块肉,就看看,我又没说要干什么,你那么着急,难不成,别有居心?”

唐醉影听得他二人说话,单手负背,一手置于身前,衣袂飘飘,已有仙人之姿,与二人,哦,不是,现在是二仙,唐醉影略一躬身,说:“抱歉,是我之过,惹得两位仙者不快,只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唐某不能因此而自毁容貌,再次与二位仙者说一声抱歉。”

任无忧一听,立时吓了一个大跳,这就是所谓的大善人吗,因为自己长得好看引起别人的口角,就要对自己的脸下手,任无忧连忙摆手,说:“使不得,使不得,唐神仙,长得好看这也是天生的,我们说我们的不管你事,不关你事,你可要好好的保护好这张脸。”

“我以后还想看呢。”自然,最后这一句,他是放在心里说的,万不敢当面说出来。

白衣服的神仙“哼”了一声,说:“唐醉影可是三界第一的美男,当然是好看的。”

任无忧拉着白衣服的神仙问:“对了,我还有个事没问神仙,神仙,你怎么称呼啊,我总不能叫你白胡子或者璇玑吧,这可是大大的不敬。”

白衣服的神仙想说,你不敬的地方多了去了,不差这一条,不过他还是只报了家门:“我是负责接引新晋神仙上天的神仙,唤做,璇玑。”

“璇玑,北斗星中的第一星至第四星,而北斗又是指引方向之星,仙者这名字取得好。”唐醉影悠悠然的赞了一句。

三个神说着话,已然飘到了云端上面,然而这这个时候,忽然晴天一声霹雳,巨大的声音震得耳膜都要裂开,脚下的云海翻腾,一股强劲的气波横扫而来,璇玑见状,拂尘扬空,口中念念有词,说一声“哆!”

一张无形的防护罩便将三人给遮了起来,然,虽然如此,那道强劲的气波还是将三个人打出去很远,三个人在空中翻滚了数个轮回,直翻滚的头晕目眩,胃里翻腾,好半天,才堪堪停下,璇玑摇着头,连连叹息:“不幸,不幸,红尘劫难,不幸啊。”

任无忧身上带着功夫,勉强稳住身形,唐醉影就没有那个幸运了,他是个文弱书生,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此时已是两眼一黑,不辩东西,任无忧抬手拉住他,唐醉影这才缓缓的缓过神来,任无忧此时也没了欣赏美男的心情,问了一句:“刚刚那是什么,这么恐怖?”

白衣服的神仙听得声音,转头瞧了瞧任无忧和唐醉影,忽然勾唇一笑,任无忧觉得他笑的可真是邪魅,全然不像一个神仙,更像是传说中的魔鬼,此时的任无忧还不知道,这个变故将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后果,而这个后果将会伴随他的整个仙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