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六、清河村遇险

六、清河村遇险


  “哥哥,我们住的村子叫清河村。”

  “哥哥,我叫小花。”

  “哥哥,我叫小草。”

  “哥哥,那些狐狸还会回来吗?”

  “哥哥,村长说,我们是为了村子……”

  “哥哥……”

  一路上任无忧抱着小女孩小花,唐醉影抱着小男孩小草,这两个孩子的嘴巴几乎就没有停过,一直念念叨叨的给他们说这关于村子的事情,关于狐狸精的事情,而从他们的口中也不难听出,那些狐狸精是长久以来就存在的东西,而且每年都会进村,要求村长用童男童女去献祭。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花枕月抱着自己的那敢枪一言不发。

  任无忧用手肘碰了一下唐醉影,小声的与他说:“我怎么感觉花枕月越来越冷了。”

  唐醉影冲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说话,任无忧瞥了瞥嘴,也就没再说。

  “快看,我们到家啦!”小花伸出手,指向前面,大声的叫起来。

  任无忧往前看去,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小村庄,村头立着大红色的高大牌坊,旁边一块大石头上面刻着三个字:清河存,往后面看,大约有三排的村落,还是个挺大的村子,在村头站着几个人,见了小花和小草,立刻哭喊着跑了上来。

  小花和小草听见呼喊声也马上就从任无忧同唐醉影的身上跳了下去,口中喊着“爹”、“娘”的冲了过去。

  任无忧说:“看着样子,是他们的家人了。”

  那帮人抱着自己的孩子哭了一阵、笑一阵,小花和小草便拉着各自的大人来到三个人的面前,用小手指着,说:“就是他们救了我们,把那些狐狸精都给杀了,还给烧了。”

  “多谢三位的救命之恩,大恩大德,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快快,快给恩人跪下磕头。”

  呼啦啦的就跪倒一片,小花喝小草跪在大人的旁边,头还一个劲的被自家的大人摁着不停的磕头,磕得额头都红了起来。

  任无忧同唐醉影一个一个去扶,口中说着:“别这样,快起来,快起来,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跪着的人被他们两个都给扶了起来,正在这时,在人群的后面忽然传来一声浑浊的咳嗽的声音,一个老人的声音响起:“诸位,请让一让。”

  人群散开,一个古稀老人拄着拐杖走上前来,旁边一个大姑娘扶着他。

  “村长,村长……”

  人群里高低起伏的声音叫着这个老人的职位,三个人也就知道了他就是村长。

  村长双手抱拳,对着三个人就是深深的一躬身,唐醉影忙上前一步,将村长扶起来:“村长不必如此大礼,路见不平,降妖除魔,是我辈的责任,相信换了别人,也是一样会这样做的。”

  村长长长一声叹息,老泪纵横,扯着衣袖擦了一下:“不说了,不说了,来啊,快快请三给恩公进村,杀猪宰羊,感谢恩公的救命之恩!”

  “好!”

  一声好字,三个人就被簇拥着带进了村子里面,进到了一个大院子里面,看样子,应该是村子里聚会用的地方,院子里搭上桌椅,沏上茶水,耳边已经传来了杀猪宰羊的声音,当然,还有杀鸡,抓鱼的……

  “村长”花枕月终于说出了她进村以来的第一句话:“村长,我想请问一下,这狐妖为祸多久了?”

  “这么——”村长犹豫了一下,面上的神色也变得不一样,过了一会,村长方才继续往下说:“恩公问这个,可就难住老夫了,自从老夫记事开始,就有狐妖为祸,也请了法师做法,道士除妖,可是,法师被狐妖迷惑,道士被吸干精血,而且,每次除妖之后,都会引来狐妖更大规模的报复,这些年来,我们是过得苦不堪言。”

  村长的这些话似是引起了在场村民的伤心事,刚刚还欢欢喜喜的样子,瞬间垂头丧气,如丧考妣,有些人甚至面上出现惊恐的神色,怕的不行。

  任无忧插口问了一句:“那怎么不搬走呢?”

  村长摇了摇头:“我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搬走?又能搬去哪里呢?”

  “恩公,你救救我们,恩公,你救救我们……”

  围在周围的人忽然又哗啦啦的跪倒一片,口中高呼着,然而,这一次任无忧同唐醉影没有去扶他们,两个人刚要站起来,却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昏昏沉沉,双脚发软,使不上半分的力气,任无忧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茶杯,瞪着眼睛看向村长:“村长,这茶……”

  任无忧的话还没说完,头向旁边一偏,已是昏死过去,唐醉影也是同样。

  花枕月看了一眼两个同伴,冷笑一声:“你以为迷晕我们,就能救你的村子吗?未免异想天开。”

  “别怪我们,我们也是想要活命。”

  花枕月听完了村长的这句话之后,才趴在桌子上晕了过去。

  “快,把他们绑了关起来,绑严实了。”

  两三个手臂粗壮的汉子拿着绳子走上前来,把三个人五花大绑的绑了个结结实实的,后面早已有人抬来了铁笼子,这三个人直接就被丢了进去,小花喝小草也再次遭受了这样的命运,被他们的亲人给塞进了笼子里,任凭他们不停的哭喊,也仍旧于事无补。

  不知过了多久,任无忧方才醒转过来,头仍旧昏沉沉的,努力了几次,才把眼睛睁开,看到他面前的人:“唐醉影,我们这是在哪里,啊……头好痛。”

  “在笼子里。”花枕月的声音传入到任无忧的耳中。

  任无忧愣了一下,刚刚还在被人当做座上宾,恩公来款待,下一刻就像一个猪仔一样被关进了笼子里,任无忧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转变,抬手用力拍打着笼子:“来人啊,有没有人啊,为什么要把我们关起来,我们可是救了你们!”

  唐醉影伸手去拉任无忧:“无忧,无忧,别叫了,他们不会理我们的,别吵到孩子。”

  孩子?任无忧皱了一下眉头,一眼看到旁边的笼子里,小花和小草被绑着,关在笼子里,大概是哭的累了,此时正抱在一起睡觉。

  任无忧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为什么,他们还是孩子,是他们的孩子,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你太吵了!”

  花枕月抬手就在任无忧的头上敲了一下:“小花和小草是被村民当做祭品送给狐妖享用的,被我们赶上,杀了狐妖,救了孩子,可是,村民怕狐妖报复,就要把我们献给狐妖,以求赎罪,不过……”

  花枕月顿了一下,一个字一个字缓缓的说:“这也正说明了一件事情,狐妖真的会屠村!”

  任无忧同唐醉影听了花枕月的话,互相看了一眼,面面相觑,任无忧再次情绪失控,用力拍打笼子:“来人啊,放我们出去,来人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