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十八、无忧无虑

十八、无忧无虑


  

  花枕月回到李家的时候,已经是半夜的时间,李狗儿身上带着伤,被李氏送到房间去休息,任无忧同唐醉影待在院子里等他。

  花枕月走进院子,先与两个人说了一下县衙的情况。

  “鼠妖已死,荷包也被烧作灰烬,明日升堂结案,唐醉影和李狗儿要按时到场。”

  案子的问题,唐醉影暂时没有很关心,他比较担心花枕月,花枕月的脸色很是苍白,说话的时候也明显中气不足,见惯了强势的花枕月,而今见他如此模样,唐醉影就很是不安:“花枕月,你需要休息,任无忧,去倒水过来。”

  李家家贫,没有茶水,没有补品,只有清水可饮,不过,对于现在花枕月来说,清水也就是最好的补品了。

  任无忧答应一声,转身去倒了一碗干净的清水过来,送到花枕月的面前:“喝下去。”

  “多谢。”

  花枕月在院子里的凳子上坐下来,接过任无忧递过来的水,仰头一饮而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任无忧担忧的看着她:“感觉怎么样?”

  花枕月将空碗还给任无忧,左右看看唐醉影同任无忧,面上露出笑容,说:“你们两个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不过是有些累罢了,让我休息一会就好。”

  “家里还有空房间,女侠请尽管用。”

  李氏在安顿好了李狗儿之后,走了出来,听得花枕月说话,顺势便接了一句。

  “不必了。”花枕月摇摇头,说:“我就坐在这里就好,你先去休息,明日要送李狗儿上公堂。”

  唐醉影盯着花枕月的眼睛:“花枕月,你需要好好的休息,坐在这院子里,如何能休息好。”

  花枕月仍旧摇头:“没事,我习惯了。”

  “哪有习惯坐在院子里休息的。”

  任无忧上去便要拉起花枕月,花枕月却瞪了他一眼,任无忧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往前也不是,缩回来他又心有不甘,任无忧咬咬牙,仍旧是抓住花枕月的手臂,将她拉起来:“李家娘子都说了,房间有,你去休息,今晚我守夜!”

  花枕月瞪他都没有,任无忧执拗的抓着不松手,唐醉影也跟着说:“花枕月,你去休息,后半夜的事情交给我和任无忧。”

  李氏上来从任无忧的手上拉过花枕月:“两位请放心,我送女侠去休息。”

  花枕月眼见被三个人夹在一起,不得不去休息,略略叹了一口气,说:“那好吧,我去睡一会,将噬魂立在院子里,有任何情况,我就在里面。”

  花枕月甩手将噬魂递到任无忧的面前,任无忧双手接过,拍了拍胸脯:“放心好了,你去吧。”

  花枕月这才随李氏去休息。

  院子里只剩下唐醉影与任无忧,以及天上的一轮圆月,凉如水的月光落在两个人的身上,还有神器噬魂之上。

  “唐醉影,上次的事情,你还没有说。”任无忧忽然问了一句。

  唐醉影眉头一皱,问:“什么事情?”

  “就是花枕月若是这一世也无法顺利成仙,她会如何?”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就是忽然想起来,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是什么样的预感?”

  “唐醉影,是我在问你,不是你在问我。”任无忧忽然就变得很生气,很暴躁,双目瞪视着唐醉影,仿佛要把他给吃掉一样。

  任无忧四平八稳的坐在凳子上,双手扯平儒衫,目光平静的看着任无忧,问了他一句:“任无忧,你知道我是十世的善人,但是,你知道如果我这十世修的不圆满,会如何么?”

  任无忧挠了挠头,说:“不圆满?那就重修?”

  唐醉影点了点头,说:“你说对了,只要有任何一世没有一世行善,就要重新来过,但是,花枕月不一样。”

  “她哪里不一样?”任无忧一下子凑到唐醉影的面前。

  唐醉影抬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往外一推,任无忧又被推了出去,往后坐在后面的凳子上。

  唐醉影垂下双目,思考了半晌,终究是没有说出哪里不一样,唐醉影只说了一句:“任无忧,你只要记住,无论如何,都要让花枕月这一世顺利成仙,要不惜一切代价。”

  “为什么?”任无忧的心里有一百个疑问,他想不明白,花枕月是女魃转世,她本身就是神,即便下凡历练,她也应当回归神位,失败又能如何,重新来过就是,可是,他看着唐醉影的神情,事情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唐醉影测过身,仰面躺在长条的凳子上,手臂放在脑后枕着,双目看着夜空,口中念了诗句:“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迢迢牵牛星,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任无忧自小就不愿读书,一看书就头疼,但是也被父亲摁在学堂里面念了几本书,会几句酸文,写几首古诗,听得唐醉影念的这几句诗,任无忧也听不出这几句诗和今天的事情有何相关。

  唐醉影侧过头来看向任无忧,说:“任无忧,你的名字很特别,是谁给你取的名字?”

  “这个啊?”任无忧见从唐醉影的嘴巴里撬不出他想要知道的事情,也就暂且作罢,学着唐醉影的样子,仰面躺在长条的的凳子上,仰头看着天空,明月高悬,银河匹练,银河两端的牵牛星与织女星,遥遥相望,如此,倒也符合意境了,任无忧看了一会,方回唐醉影的话:“我爹给我取的,家里还有个妹妹,叫做无虑,无忧无虑,我爹希望我们连个可以快快乐乐的长大,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担心,唉……我好久没有见到我妹妹了,好想她啊。”

  “无忧无虑。”唐醉影默默的念了一遍这个词语,说:“想必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任无忧一脸的得意,说:“那是当然,我妹妹那可是京城有名的才女,京城第一美女,不是吹的,我跟你说,别看你是三界第一美男,到了我妹妹面前,也要败下阵来的。”

  唐醉影笑了一笑,说:“我是男的,她是女孩,怎么能放在一起比较呢。”

  “也是哦。”

  两个人躺在凳子上,看着天上的月,天上的星,就这么聊了一整个晚上,直到日出东方,黎明到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