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二十二、最后一次的机会

二十二、最后一次的机会


  

  沿河而下,走不到半日,唐醉影同任无忧还未觉出什么,花枕月已然撑不住了,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如雨落下,呼吸也越来越是急促,喉咙里像是有一把火在烧,花枕月终是停下了脚步。

  任无忧同唐醉影也觉察出问题,任无忧上前一步,说:“花枕月,你没事吧?”

  任无忧上前一步,花枕月便退后一步,唐醉影眉头一皱,说:“花枕月,那团紫黑邪气,你是如何处置的,从你回来,便一直躲闪着我二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花枕月将噬魂立在地上,单手握住,撑持着身体,喘息了片刻,方能正常说话:“那团紫黑邪气是瘟疫,他吸纳了魏四的灵气,即将成行,一旦成行,便会散播瘟疫,害人性命,从而增长自己的力量,借此壮大。”

  “你怎么除掉它的?”任无忧这一次率先抓住重点。

  花枕月摇了摇头,说:“噬魂只能杀成行的妖,对未成行的妖,没有办法,所以,不得已,我只得强行吸纳了邪气。”

  “什么?!”唐醉影瞪大了眼睛,完全不顾形象,抢步上前,说:“花枕月,你疯了吗,那是瘟疫,你现在是凡人,不是神仙,那会要了你的命的。”

  “唐醉影。”

  唐醉影上前一步,花枕月便退后一步,唐醉影看着他,说:“所以,你现在就是一个活的瘟疫,是吗,花枕月!”

  任无忧听得很清楚,他从唐醉影的声音中听出了哭腔,任无忧再看花枕月,说:“他说的是真的吗?”

  花枕月没有否认,她的身形换了一下,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带着一股恶臭的味道,任无忧觉得胃里在翻腾。

  唐醉影闭了闭眼睛,沉重的一声叹息,说:“花枕月,你真的是个疯子,我算是明白了为何,这十世你都成不了仙,即便是再给你十世的时间,你也依然成不了仙,花枕月,你会死的,你知道吗?”

  花枕月只是笑了笑,说:“那又如何呢,我一人,或者所有人,唐醉影,我没得选则的,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你能怎么做?”

  “我和你不一样!”唐醉影的声音几乎是咆哮着说出来的。

  “等,等一下!”任无忧还在状况外,拉了一把唐醉影,说:“唐醉影,我不明白,即便是花枕月死了,那就转世投胎,重新来过就好……”

  “你懂什么?”唐醉影推了一把任无忧,单手指着花枕月,几乎使用吼的:“她没有机会了!”

  “没有机会?”

  任无忧看向花枕月,说:“他说什么没有机会,花枕月,你对自己做了什么?”

  花枕月的笑容中有着一种很凄凉的感觉,花枕月的脚步仍旧是慢慢的往后退,说:“唐醉影说得没错,我没有机会了,这一世,是我最后一世,如果这一世,我还不能顺利成仙,回归仙班,那么,我所面对的将会是,魂飞魄散,永远的在这三界五行之中消失,唐醉影,任无忧,虽然,我们的缘分很浅,只有这短短的几日,但是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第一次,第一次有人陪我,第一次我不是一个人,这已经足够了。”

  “你去哪?”

  常年跟着伙伴上山打猎的习惯,让任无忧有着异于常人的警觉性,任无忧一眼就看出花枕月准备逃开,抢先拦住了他的去路,单手掐着腰,挠了挠头,说:“我是有点不太明白,你,唐醉影,你们两个似乎对自己的前世今生都很熟悉,对神仙,对彼此,也都很熟悉,我不一样,我都不熟悉,我没上过天庭,对那些稀奇古怪的神话故事,也只是听闻,没经历过,但是,有一点我知道……”

  任无忧说了一大串的话,暂且喘了口气,然后接着往下说:“唐醉影无疑是好人,璇玑说了,十世的大善人,可能几万年才出他这么一个,而你,花枕月,你也是好人,虽然你杀妖的时候,挺凶残的,但是你是好人,你是为了救人,那么,救人的人,为什么要去死呢,瘟疫固然可怕,但是也不是不可战胜的,你别看我,我不会看病,我不是郎中,我的意思是说,以前也有发生过那么多的瘟疫,不是也都挺过来了吗,那就说明,瘟疫也是可以战胜的,是不是。”

  任无忧平日里话就多,但是,没有哪一刻,他有现在这么可爱的,唐醉影也附和着:“花枕月,任无忧说得对,瘟疫不是不可战胜的,只要我们找到大夫,就有办法的。”

  花枕月的前后路都被他二人给拦住,是哪里也去不了,且她身上的邪气到处流窜,她又不敢强行突破,她本身是除妖人,能暂且压制,唐醉影同任无忧此时却只是普通人,他们是无法承受着邪气的。

  “我知道了!”任无忧忽然提高了声音,说:“我认识一个大夫,他是这世上最顶尖的大夫,能医治各种疑难杂症,有枯木逢春,起死回生的绝技,我们去找他,他一定能治好这瘟疫的,一定能救回花枕月。”

  花枕月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任无忧,我身上的邪气是妖,普通的大夫能治的是病,对于妖,只会害了大夫的性命。”

  任无忧却很坚持,说:“他不是普通的大夫,他也是药王,他能治妖气,花枕月,我知道,我很吊儿郎当,让你不信任,但是这一次,你信我一次,他能治好你的,我们就跑这一趟,给自己一次机会,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任无忧祈求的看着花枕月,唐醉影也说:“花枕月,任无忧是天生的好运气,你信他一次,他能带给你好运气。”

  花枕月被他二人弄得没有办法,只好先答应了下来,但是,加了一条:“我跟你二人去,但是我不能进入人群,你二人也不能靠我太近,前后距离,三尺开外,避免被我感染了。”

  “可以!”

  只要能让花枕月听话的去看大夫,无论他提出什么条件,任无忧同唐醉影都是会答应的。

  花枕月答应下来,便再不耽搁,任无忧前面带路,唐醉影后面殿后,花枕月走在中间,一行三人,往传闻之中的药王谷寻医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