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二十六、亘古难题

二十六、亘古难题


  

  周其仁终于是放过了那只小妖,因为他找到了更大的妖,放在院子里的妖,刚刚好,一家三口。

  周其仁指着那只黑莽,与唐醉影说:“你把他的胆取出来。”

  说道苦胆,任无忧就觉得肚子里一紧,他的肚子里还放着一颗黑龙的苦胆呢,这妖喜欢喂人吃苦胆也就罢了,大夫挖苦胆,是做什么?

  周其仁眯着眼睛冲着任无忧笑,说:“无忧,那年一别,有十几年了吧,你都长成大孩子了,还跟着除妖人到处走,你就不怕被妖吃了去。”

  任无忧才不想与妖怪打交道,这又不是他愿意的,只是当神仙,尤其是还是个试用期神仙的事情,是不好与旁人说的,任无忧仰着头,说:“我改性了,想要为民除害,除暴安良不行啊。”

  “行!”周其仁非常爽快的应了他一声,指了指躺在他面前的狐狸精,说:“把皮剥了,死的太快,不然还能取一点心头血入药,现在看来是不成的,就把内丹取出来吧。”

  内丹?还是内胆?

  任无忧挠挠头,手里拿着小刀,开始自我怀疑。

  周其仁没再去管他,而是看向仍旧在手足无措的唐醉影。

  唐醉影连只鸡都没杀过,更别说给莽剥皮,还是只成妖的莽。

  周其仁喝了一口茶,开口说:“从头顶往下一丈的位置,有一处突出的骨头,按着骨头往下一寸二分的位置,就是苦胆的位置了,小心的剥,别弄坏了,弄坏了就无用了。”

  “哦……好!”

  经人指点,就有了方向,接下来,只要找对位置即可,唐醉影虽然是第一次,但是为了救花枕月,他也豁出去了,拿起小刀,开始干活。

  任无忧同唐醉影都有了活干,周其仁便将目光转向了花枕月,花枕月也坐在一张竹椅上,一双眼睛看向前方,噬魂立在她的旁边,不除妖的时候,花枕月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安静,平和,话很少。

  周其仁说:“花枕月,你为何要将这邪气禁锢在身上,身为一个除妖人,我想,你知道这后果。”

  花枕月仍旧看着前方,口中回着周其仁的话:“身为一个除妖人,我没有别的选择,要么我死,要么天下人亡。”

  “少数人与多数人的选择,亘古不变的难题,若是我,大概并不会有你这样的勇气。”

  “先生过谦了。”

  周其仁又说:“我可以救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你要答应我。”

  花枕月转过来,看向他,说:“先生请讲。”

  周其仁的目光看向坐在另外一边正在捣药的夭夭和灼灼,阳光之下,两个女孩子有说有笑的将药材一点一点的捣成碎末,然而,在她们的脚下,本该是黑色的影子,却是透明的,花枕月惊了一下,说:“她们……”

  周其仁点了点头,说:“如你所想,她们的身体已经消失不见,十年前,我在一片燃烧的桃林里面救下她们,然而身体已经毁坏,无法复原,我想了许多种方法,也无法再给她们实体,只能依形存活。”

  花枕月问:“我不是很明白,为何要救妖?”

  周其仁又喝了一口茶,茶水变冷就开始变得苦涩,周其仁砸了咂嘴,说:“除妖人在杀妖的时候,也只是杀为恶的妖,行善的妖又有动过么?”

  手中的茶难饮,周其仁放下了茶盏,仰着头看着天空,说:“村中出现怪疾,十岁以下的孩童皆病倒,其中一个孩子在入山玩耍的时候,曾对灼灼有恩,灼灼心中想着报答,就用自己三百年修成的内丹,给孩子服下,被村民撞见,料定这疾病是灼灼带来的,联合村民将灼灼拿下,灼灼那时没有内丹,功力皆无,被人轻而易举的就绑了起来,普通人若想杀妖,就要借用外界的力量,桃花林是最好的选择,夭夭不忍灼灼被杀害,冲进来救他,但是,桃林压制了夭夭的妖力,就这样,他们姐妹二人,都被火海所包围,陷身于此。”

  周其仁慢慢的将这个故事诉说完毕,他说的很平静,不带情感的波动,好像就是在讲一个故事一样。

  花枕月听完他的故事,略略叹息一声:“人心,永远都是很可怕的东西。”

  “所以,你还要拼命的就救这些人吗,他们若是知道你身带瘟疫,此刻,你怕是不能好好的坐在这里。”

  “不需要。”

  花枕月伸手拿过噬魂,将噬魂横在腿上,手指一点一点的将枪上的红缨捋顺,花枕月面上浮现一种笑容,一种说不出意味的笑容,好像很开心,又很难过的样子。

  “这枪……”

  “若是细算起来,大概有几千年了。”

  红缨的中间夹杂着鲜血,是妖物的血,黏在花枕月的指尖,很难看,也很难受。

  “灼灼,帮花枕月打一盆水来。”周其仁转头吩咐了一下灼灼。

  灼灼听到声音,立马站起来,说:“马上!”

  灼灼蹦蹦跳跳的就跑去后面打水,她那开心活泼的样子,很难想象她曾经历过那么恐怖的事情。

  二人的谈话也就此打住,院子里唐醉影已经将黑莽的胆取了出来,用双手托着,一双手血淋淋的,若不是黑莽的血是黑色的,简直都要让人误会,是不是他割破了手了。

  唐醉影捧着走到周其仁的面前,说:“先生,这个要怎么办?”

  “夭夭。”周其仁又唤过夭夭,说:“你带着他去处理一下这个东西,好臭!”

  夭夭掩唇浅笑,冲着唐醉影说:“公子且随我来。”

  唐醉影便随着夭夭去了,任无忧也随后取了内丹出来,他平日里打猎习惯,开膛剖腹这种事情经常做,一只狐狸自然是难不倒他的,就是这满身的狐狸味让人难受,若是唐醉影,怕是又要吐个天昏地暗的。

  周其仁在手上垫了个帕子,说:“你拿过来。”

  任无忧手法好,取出来的内丹都是干干净净的,连一点血丝都没有,周其仁仔细的瞧了瞧那个内丹,又放到花枕月的面前,说:“你的运气还真的是好,若不是这两只妖物送上门来,你怕是就要死在这。”

  “嗯?”

  任无忧歪着头,花枕月运气好?这怕是他今天听到的最大的笑话了,若是周其仁听过花枕月的前几世,也不知他还说不说得出这样的话。

  灼灼已经打水过来,周其仁将狐狸内丹抛到灼灼手上,说:“去找夭夭,她知道怎么处理。”

  “好,我这就去!”

  灼灼刚打了水,又被派了活,开开心心的就去了。

  周其仁直起身来,抻了一下腰,说:“该干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