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三十五 凭空消失

三十五 凭空消失


  一个巫族,任无忧还没有弄明白, 现在又出来一个夜族,任无忧即便是将脑子里看过的东西全部都搜刮一遍,他也没有找到关于这两个种族的任何信息,而此时,花枕月全神戒备,显然,她是没有时间与任无忧解释的,唐醉影倒是有可能是知道,只不过,任无忧看了一眼唐醉影,他决定还是先不要添乱的好。

  出现在周围的人慢慢靠近,层层叠叠的数不清的人,将巫族的这支队伍完全的包围了起来,不留半分的空隙。

  巫族之人停在原地,没有挪动半分,直到外面的人已经靠近到可以看得清面脑,甚至瞳孔的颜色,都没有挪动半分。

  “花枕月,现在是什么情况?”

  任无忧的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仿佛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花枕月手握着噬魂,将任无忧同唐醉影拦在自己的身后,说:“记着,你们两个要寸步不离的跟在我的身边,有任何情况,都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花枕月重复了一遍方才所说的话,任无忧同唐醉影是无论如何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唐醉影拉了一下任无忧,同花枕月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那种呜呜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声音要高过巫族的吟唱,这声音哀怨而又凄凉,让人的心如同坠入冰窖一般,任无忧开始觉得手脚冰凉,嘴唇都在颤抖,哆哆嗦嗦的转头去看唐醉影,发现唐醉影比他还要严重,不知浑身颤抖,嘴唇更是白的吓人。

  “唐醉影,你怎么了?”任无忧发现他说话都已经不利索。

  唐醉影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任无忧将目光看向花枕月,花枕月也正在看着他,且目光之中还带着一些无奈,就好像在看小孩子一样,任无忧特别不喜欢花枕月这样看着他。

  然而,任无忧还没有表达出他的不喜,花枕月突然出手,二指并拢,在任无忧同唐醉影的身前各点了一下,身上受力,任无忧觉得身上的某一处堵塞的血液畅通了起来,手脚能可自由活动,冰冷的感觉消失,转头去看唐醉影,唐醉影也已经恢复如常。

  花枕月说:“不要去想夜族的歌声,守住本心。”

  那歌声连续不断的传过来,要怎么才能无视,任无忧抓了一下脑袋,他是没有头绪的。

  前面的队伍忽然分开来,一名巫族的人员,蹦跳着来到三个人的面前,夜风一吹,露出下面那张画着恐怖妆容的脸,说:“花枕月,族长有请。”

  花枕月略一点头,说:“好,我这就过去。”

  那名夜族人员跳转过身,继续往前跳跃着前行,花枕月带着任无忧同唐醉影随后跟上,三个人从队伍中间穿过,一直来到了队伍的前面,传话的夜族人员,将人带到,便归入了队伍当中。

  花枕月将噬魂收在身后,双手一抱拳,说:“请问族长寻花枕月何事?”

  “除妖人。”族长虽然年迈,却仍旧声音浑厚,如同洪钟一般,说:“除妖人,我们的约定就此取消,你可以带着你的人离开了。”

  “嗯?”花枕月沉吟一声,目光扫了一眼四周,片刻收回,说:“可是因为夜族之事,我与夜族也曾有过交道,族长若有为难之处,花枕月愿出微薄之力,这也是花枕月的承诺。”

  族长摇了摇头,说:“这是巫族与夜族的恩怨,不应牵扯旁人,你们走吧,离开之后,往东而行,切莫回头。”

  族长这样说,就更让花枕月的心里存着疑惑,夜族来势汹汹,怎样看都不像是能可善了的,族长又是如此坚决,花枕月略想了想,终是点了点头,说:“既然是巫族内部之事,花枕月也不便插手,但是,花枕月今日的承诺仍旧有效,若他日族长有需要花枕月的地方,可随时遣人来说,花枕月必当竭尽所能完成。”

  族长沉声应答:“除妖人之言,老夫不曾怀疑。”

  族长跳转过身,面对着前方密密麻麻的夜族之人,朗盛开口:“夜族之人听着,现除妖人花枕月在此,让开道路,放除妖人三人离去,不可阻拦。”

  声音远远的传出去,在每一个人的耳中回荡着,片刻之后,漆黑的夜色里传过一声:“放行。”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在这一声过后,前面围堵的水泄不通的夜族之人,缓缓的向两边分开,果然就让出了一条道路。

  族长测过身,与花枕月说:“除妖人,望他日有缘再见,请。”

  花枕月略一点头,说:“有缘再见,请。”

  任无忧同唐醉影跟在花枕月的身后是,三个人离开巫族的队伍,进入到夜族的队伍,任无忧看着两边站着的夜族之人,之间,他们都穿着黑色的披风,肩膀上有黑色的羽毛作为装饰,兜帽压得低低的,若不是如此近的距离,在夜里,是很难发现有这些人的存在的。

  三人刚刚走出从这条分开的通道里面走出来,打开的缺口便立即合了上去,任无忧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黑压压的一片,并没有夜族之人将注意力放到他们三个人之上。

  “除妖人,带着你的人离开,不要插手夜族的事情,否则,后果自负。”夜空里的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来,并且给与了警告之言。

  花枕月没有出声,她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似乎在寻找声音的来源,但是,夜空里面什么都没有,花枕月看过之后,便收回了目光,将目光落在任无忧同唐醉影二人的身上,说:“我们走吧。”

  花枕月说完,迈步往前而行,任无忧同唐醉影互看了一眼,虽然心中存疑,但是仍旧随着花枕月的步伐而行,半个时辰之后,三个人走出了森林,来到官道之上,月光之下。

  走在前面的花枕月停下脚步,看向两个人,说:“往东而行,一直走,不要回头,三天后,我会去找你们。”

  任无忧疑惑的看着花枕月,唐醉影已经猜到了缘由,说:“花枕月,巫族与夜族的恩怨,上可追溯到数万年前,凭你一人之力,无法解决,你这样太冒险了。”

  花枕月微微一笑,说:“以我现在的情况,冒险二字,却是最为安全的。”

  任无忧也听出了花枕月的意思,说:“我同你回去。”

  “不行!”花枕月干脆利落的否决掉,说:“任无忧,你不了解巫族与夜族,去了,只会白白送死。”

  “嘎嘎嘎!”

  茂密的森林之中传出几声凄厉的乌鸦的叫声,大地也随之一阵,地震一般,然而,这种情况也只是在一瞬之间,大地又恢复平静,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不好!”花枕月大惊失色,说:“跟我来。”

  花枕月说完,纵身而起,钻入林中,任无忧同唐醉影紧随其后,也钻入到林中,他们走出来用了半个时辰,回去也只用了不足半刻钟的时间,等他们到了方才巫族与夜族相遇的地方,都不得不惊了一下,因为,在他们面前空空如也,早已没有了巫族也夜族的影子,地面上甚至连一片白色的纸片都没有,就好像,他们从来也没有出现过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