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三十六 土地公公

三十六 土地公公


  茂密的树木,遮挡住月光,使得气氛更加的诡异。

  任无忧看了一遍,问:“人呢,那么多人,怎么忽然就全部都凭空消失了,他们去哪里了?”

  现场没有任何的痕迹,飘飞的白色纸片,妆容恐怖的巫族,神秘莫测的夜族,全都消失在了黑夜当中,就好像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样。

  花枕月缓步上前,仔细的查看着现场,然而无论她怎么看,现场都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看出什么没有?”唐醉影也问了一句。

  花枕月摇了摇头,说:“没有,甚至没有留下任何的气息,看来,是有人故意为之。”

  唐醉影往前一步,说:“你认为是什么人做的,是夜族吗?”

  花枕月摇了摇头,说:“不能确定,巫族与夜族的恩怨,我虽然了解一些,但是详细的情况,知道的并不多,而夜族已经有数百年未曾出现过,对于他们现如今的情况,我也不甚清楚。”

  任无忧走了回来,问了一句:“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找到他们。”花枕月目光坚定的说。

  唐醉影想了一想,问:“怎么找?”

  花枕月绣眉微扬,说:“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事情。”

  唐醉影同任无忧还没有弄明白她口中的简单是怎么回事,就见花枕月从背上将噬魂拿了下来,握在手中,枪尖朝上,枪柄朝下,抵着地面,手腕用力。

  咚,咚,咚!

  三声过后,只见地面上怦然一声,一个三尺多高的小老头出现在三个人的面前,留着花白的胡子,拄着一根歪头的梨头拐杖,腰身微微弓着,一双眼睛会在夜里发光一样。

  任无忧吓了一跳,睁大了眼睛,说:“这是什么?!”

  “这是土地公公。”花枕月一脸没见过世面的眼神看着任无忧,然后到了土地的面前,手上拿着噬魂,一抱拳,说:“抱歉,这么晚打扰了,实在是有事询问。”

  “唉唉唉,除妖人,你把噬魂拿远点,我土地好歹是个地仙,不是妖,不是妖,噬魂莫要靠近我,莫要靠近我。”矮个子的土地公公,嘴巴里念念叨叨的,眉毛胡子一块都飞了起来,眼皮一掀,说:“除妖人,上次加你还是上百年前,而今,你又换了个身份,换了个名字,若不是这噬魂,我都要不认识你了。”

  花枕月微微一笑,说:“年年岁岁,唯有噬魂一直伴我左右,土地认得噬魂,便知是我到了。”

  土地蹦跳着上下打量了花枕月一番,捋着胡子,说:“那么,除妖人找我什么事情,且说来听听,不过,我可不一定知道,知道了也不一定会说的,啊!”

  土地碎碎念着,话还没说完,噬魂便出现在他的面前,一股凛冽的杀气,让土地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两只眼睛眨巴了几下,说:“女魃大人请讲,小仙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花枕月问:“一个时辰之前,巫族夜行经过这里,与夜族打了个照面,他们去哪里了?”

  听到巫族,夜族,这两个特殊的字眼,土地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吐了吐舌头,说:“一定要说吗?”

  花枕月手中银枪翻转,冰冷寒光闪烁,沉声说:“你说呢?”

  徒弟双手举起,然后一只手指了指西方,说:“刚刚有一团黑气经过,黑气消失之后,巫族与夜族便消失不见了,那团黑气妖力巨大,小仙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更不敢追寻,女魃大人,小仙句句属实,不敢欺瞒。”

  “嗯……”花枕月沉吟一声,眉头紧皱,目光也往西面看去,又问了一句:“西面有什么?”

  土地说:“往西而行,出了森林,再行三十里地,有一坐大山,叫做鬼王山,那里不是属于人间的地界,小仙法力低微,不曾进入。”

  花枕月收回噬魂,放于背上,说:“我知道了,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可以回去继续睡觉。”

  “真的吗?”土地看着花枕月有点不太相信她说的话。

  花枕月看了他一眼,说:“你要是想要跟我一同前去,我也不介意。”

  土地连忙摆手,说:“我介意,我介意,女魃大人降妖除魔,请务必小心,告辞,告辞!”

  土地说着弓着腰脚步踏地,一瞬间便消失在三个人面前,就如同他来到时候一样。

  花枕月问到了她想要知道的事情,将目光转向唐醉影同任无忧两个人,说:“鬼王山我也不曾去过,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不过,按照土地所提供的信息,可以得知,巫族同夜族,应该就在鬼王山里,现在我要过去,你们要同我一起么?”

  “那是当然。”任无忧先站了出来,说:“我们三个是一伙的,哪里有分开行事的道理,何况,花枕月,你现在什么情况,你自己不知道吗,没有我和唐醉影,你怎么行动?”

  唐醉影双手抱臂,闭了一下眼睛,复又睁开,说:“任无忧,有你我二人在,也压制不住花枕月身上的邪气,莫要说的这么义正言辞的。”

  任无忧瞪了唐醉影一眼,说:“不管怎样,我是不会一个人行动的。”

  唐醉影轻摇了摇头,往前一步,站到花枕月的面前,说:“一起行动吧,我们是伙伴,断没有让你一个人冒险的道理,我虽然不能帮着你打架,但是好歹有着十世的记忆,知道些以前的事情,或许能帮上忙,也未可知,任无忧运气好,有加成的。”

  听着唐醉影的话,任无忧不干了,说:“唐醉影,你什么意思,我难道就是个吉祥物吗。”

  唐醉影偏着头看着,说:“你不是吉祥物,你能保护我。”

  任无忧想起每次有事情,花枕月都会嘱咐任无忧保护唐醉影的事情,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说:“知道就好,你的小命,可是握在我的手里的。”

  花枕月笑着看着两个人插科打诨,笑着说:“别说那么多了,时间不早,要尽快过去,就要到午夜了。”

  午夜子时,往往都是最为容易发生奇怪的事情的时间,任无忧同唐醉影也未再多言,三个人转而向西,直奔鬼王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