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三十九 魅影

三十九 魅影


“女儿魅影,拜见父亲大人。”红衣女子,款步走上木台,来到夜族首领的面前,俯身便掰,一双水眸,盈润有光,恍若琉璃,俯身拜过之后,又是一拜,说:“父亲大人,你不能杀他,女儿未死,他死了也是无用。”

这一变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惊,不止夜族,连同巫族的人也是一样,花枕月更是愣在当场。

夜神双目凝聚,将目光放在魅影身上,声音之中带着疑惑,开口唤了一声:“魅影?”

红衣女子点头应答:“这个是女儿,一别千年,女儿不孝,请父亲大人责罚,但是,女儿恳求父亲大人,不要杀他!”

淡蓝色的火光之中,巫族少主已是奄奄一息,两只眼睛盯着红衣女子,复杂的神情,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惊神色。

夜神并未停止仪式,却也未将仪式继续进行,只是停在了当下,重复问了一遍:“你果真是魅影?”

红衣女子朱唇轻起,抬起右手,在她皓白的手腕上,戴着一只金色的镯子,镯子上雕刻着羽毛花纹,镶嵌一颗红色的宝石,在淡蓝色的火光之下,闪耀着奇异的光芒。

红衣女子说:“父亲大人,您应当记得这个镯子,这是女儿离开夜族,外出历练之时,您亲自给女儿带上的,红镯护主,保佑女儿平平安安。”

“魅影。”这一次夜神的语气之中再无疑虑,他已是相信了面前女子所说的话,唤过这一声之后,夜神忽然仰天狂笑:“哈哈哈……我便知道,夜神的女儿没有那么容易死,夜族的少主回来了,来啊,快快拜见少主。”

站立在周围的夜族之人纷纷跪地拜服,口中高呼:“恭迎少主回归!”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这鬼王山上盘旋,回声阵阵。

魅影双手抬起,说:“诸位族民,我与你们一般无二,不必行此大礼,快快请起。”

夜族众人听得少主之言,站立起来。

夜神脚步上前,双手捉住魅影的手臂,说:“魅影,这一千年的光阴,你都去了哪里,你可知为父找你找得好苦。”

魅影笑了笑,说:“事情说来话长,待日后女儿慢慢说与父亲大人听,只是他……”

魅影纤手一指巫族少主,说:“他与女儿有过一情,又为女儿受过许多苦,还请父亲大人饶他一命,不要再与巫族为难。”

“哼!”夜神袍袖一甩,冷哼了一声,说:“堂堂男儿,不能保护心爱之刃,死不足惜。”

魅影脚步轻移,腰身旋转,红色长衫,随风摆动,说不出的风情万种,妩媚多姿,眨眼之间,魅影已经走到巫族少主近前,回身看向夜神,说:“父亲大人难道不好奇,为何死了千年的巫族少主会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真正的巫族族长又去了哪里么?”

夜神沉吟一声,说:“你知道?”

魅影手指巫族少主,说:“他知道。”

“那也要他肯开口才行。”夜神抬手一挥,淡蓝色的火焰消失不见,危机暂且解除,夜神看向巫族少主,问:“那么,现在该你说了。”

巫族少主禁锢被解,浑身如同一根面条一样软了下来,重重的咳了几声,却也并未说话。

夜神面上带着讥笑,说:“看来,他并不想说,那么,活着也是无用。”

“父亲大人。”魅影再次拦住夜神,眼神瞄向花枕月,说:“女魃大人在此,父亲当真要当着女魃的面杀人吗?”

夜神言:“天尚不能管我,女魃,亦无差别。”

花枕月听着二人谈话,她已知晓,夜神杀巫族少主的心已经不是那么坚定,只是,事情走到这一步,不杀一人,无法下台罢了。

魅影眼神瞄向花枕月,说:“女魃大人何不向父亲服个软,这事便也过去了。”

“当真如此简单么?”远处的任无忧听得这话,问了唐醉影一句。

唐醉影也在紧张的看着这边,听得任无忧问话,没摇头,也没有点头,说:“不一定,夜神之女出现,确实叫人意外,现在看来,当年之事,有诸多蹊跷,就看花枕月要如何做了。”

事情又落到花枕月的身上,花枕月的心里也在想着这件事情,默了半晌,花枕月方开口言:“夜神,你的女儿未死,夜族与巫族的恩怨也就不存在,你杀巫族少主便无理由,平添恩怨,实无必要,花枕月曾欠巫族一个人情,请夜神看在花枕月的面上,今日之事,就此放过。”

花枕月果真服了个软,夜神听得花枕月说话,也缓缓点了点头,说:“如此说来,我倒是不放都不成的了。”

花枕月持枪一礼,说:“全凭夜神做主。”

“没有必要。”微弱的声音从旁传过来,一直未开口说话的巫族首领,缓缓抬起头,一双眼睛先是看了看夜神,然后转向魅影,说:“魅影,是我对不起你,当年没能保护你的安危,让你遭受苦难,千年来,我一直活在悔恨当中,带着面具苟活,今日能再见你一面,我已无悔,就让夜神结束我这没用的一生吧。”

“青城……”魅影失声换了一声。

青城,正是巫族少主之名。

夜神冷眸观看,说:“魅影,你可听到了,不是为父要杀他,而是他一心求死,你且让开,就让为父送他下地狱。”

夜神一语既出,场面又发生变化,落座在高台之下的巫族众人,高声吟唱,这种歌谣任无忧记得很清楚,一路行来,巫族都在吟唱这种歌谣,伴随着歌声而起的,还有漫天的白色纸片,还有让任无忧打喷嚏的絮状物体。

声音越来越高,整座鬼王山似乎都在震动,山石崩落,乌云遮天,对于这种变化,即便是连夜神也在震惊,口中发出一声疑惑:“不对!”

花枕月也发现不对,然而,为时已晚,地面陡然裂开,无底深渊便在眼前,事已至此,花枕月也已顾不上巫族与夜族之事,冲着远处高喊:“任无忧,带唐醉影快走!”

这一声过后,便是山崩地裂,天地失色,偌大一个鬼王山,整个陷进了深渊之中,任无忧同唐醉影也未能幸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