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四十二 森罗殿

四十二 森罗殿


  森罗店上,数十名的鬼差分列两两旁,黑白无常站立一边,判官手执判官笔立在阎王一侧,中间坐着阎王,头戴冠,身穿锦袍,满面的胡子,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冒着精光。

  花枕月三人走上前来,花枕月往前一步,双手抱拳执礼,说:“见过阎王。”

  阎王微微抬手,说:‘除妖人不必多礼。’

  任无忧同唐醉影站在一处,偷眼瞄了一眼阎王,也只看了一眼,便将目光收回,低声的同唐醉影说了一句:“地府的人是不是都长得这般凶神恶煞的,怎么从进来到现在,就没见一个长得齐整的。”

  “少说话。”唐醉影提醒了他一句。

  “这位新晋的神仙,似乎有话要说啊。”阎王一笑,目光掠过花枕月,看向他身后的任无忧。

  任无忧听着这话就是跟自己说的,便抬起头来看过去,也学着花枕月的模样,双手抱拳,行了一礼,说:“我叫做任无忧,初来冥界,有诸多好奇,一时间没能关注自己的嘴,还请阎王大人大量,不要与我一般计较。”

  阎王甩了一下袖子,说:“可曾听闻,祸从口出,谨言慎行,方的宝自身平安,与除妖人,十世善人同行,更不可妄自揣摩,私自行动,否则,害人害己。”

  任无忧被阎王教训了一顿,不过,这也让任无忧对阎王有了另外一面的看法,看着阎王凶神恶煞的,倒是很明事理,所以,虽然被教训,任无忧也并不生气,任无忧又是一礼,说:“多谢阎王提点,我记下了。”

  阎王便没有再去管他,目光再次落在花枕月的身上,说:“巫族与夜族在鬼王山上起了争执,现在闹到冥界,坏了冥界的规矩,关于这件事情,不知除妖人有何看法。”

  花枕月未有过多的思考,说:“事情虽然是巫族与叶族引起,但是却因花枕月的介入而形成如今局面,花枕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自当负责到底,只不知,巫族与夜族之人现在何处,对冥界的影响又有多大,对事情有一定的了解,花枕月方可寻得解决的办法。”

  “嗯”阎王很是赞赏的点了点头,说:“十世除妖人,除妖降魔,除暴安良,果然名不虚传,这份担当,更是弥足珍贵,判官。”

  站在旁边的判官听得阎王呼唤,往前一步,打开手中账簿,判官笔一点光华落于其上,只闻判官口中念念有词,过不多时,账簿上闪现字迹,判官朗声言:“鬼王山上双雄斗,鬼王山下冥河扬。”

  判官说完,脚步后退,复又站在阎王身侧,闭口不再言语。

  阎王说:“除妖人,你可听明白了。”

  花枕月略略思考了一下,说:“大致明白了,只是我还有一事不明,为何我们三人会在冥界?”

  阎王说:“关于这事,本王亦有所疑虑,想来,该是噬魂所谓,噬魂之上,阴气太重,被忘川之水吸引,所以,将你等三人带到了这里。”

  “阎王之言,不无道理。”花枕月回了一句,说:“既然事关鬼王山,忘川河,那么,要想解决此事,寻回巫族与夜族众人,我等还需往忘川一行,还请阎王放行。”

  阎王想了想,点了点头,说:“本王可以给你一块令牌,让你在冥界之内自由行动,不过,本王还有一个要求。”

  花枕月说:“阎王请讲。”

  阎王的目光往后看去,落在了唐醉影的身上,说:“十世善人需得留下,本王另有事情委托。”

  花枕月转目看过去,唐醉影也刚好看过来,任无忧站在一边倒是有些慌,说:“唐醉影,阎王找你做什么该不会让你留下来做女婿吧,话说,阎王有女儿吗?”

  “别乱说。”唐醉影回了听一句,然后迈步上前,站在花枕月的旁边,拱手与阎王一礼,说:“阎王有事,唐醉影自当尽力。”

  阎王并未立即点头,而是看着花枕月,说:“除妖人,你可同意。”

  花枕月说:“既是阎王有事,唐醉影有乐于帮忙,花枕月并无意见。”

  “好!”阎王大声说了一个字,接着又说:“来啊,把令牌拿过来。”

  一名鬼差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枚玄铁做成的令牌,垂着黑色流苏,阎王说:“这两枚令牌可以让你二人在冥界自由行走,必要之时,可以调集冥界鬼差,任你差遣,不过,有一点,要切记,不可踏入忘川之中,若有闪失,便是本王,也回天无力。”

  花枕月开口应声,说:“花枕月明白。”

  两枚令牌,花枕月一枚,任无忧一枚。

  阎王再次提醒:“此两枚令牌,至关重要,不可遗失,若有遗失,将按照冥界规矩处理,切记,切记。”

  任无忧刚刚松下来的一口气,又提到了嗓子眼,侧着头瞄了唐醉影一眼,说:“我跟你行不行。”

  阎王说:“既然拿了令牌,便不可更改,事不宜迟,除妖人,你二人且去吧。”

  有鬼差上来领路,花枕月同任无忧两个人随着鬼差离开了森罗殿,一直等到两个人离开,阎王方看向唐醉影,说:“十世善人,别来无恙,而今已是第十次相见了。”

  唐醉影点头,说:“确实如此,不知阎王留小生在此,有何事情,还请阎王明言。”

  “并非麻烦之事。”阎王顿了一下,说:“本王记得第一世之时,十世善人曾看过生死簿,不知可还记得这事。”

  唐醉影暗自抹了把汗,尤记得初来乍到之时,也是目空一切,因为不受忘情水的控制,在地府里面游荡了一圈,还阴差阳错,拿到了生死簿,出于好奇,翻阅一遍,而今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

  阎王说:“如此看来,十世善人是记得此事的。”

  唐醉影言:“当时年少气盛,坏了冥界规矩,还是阎王大人大量,不曾与小生计较。”

  “过去之事。”阎王大手一挥,说:“生死簿之事有些蹊跷,你与判官一道,务必查出其中根由。”

  嗯……唐醉影暗自疑惑,生死簿又是出了什么事,要自己来参与其中,不过,过多的事情,很明显不适合在大殿上说,唐醉影便先点头应下,说:“唐醉影必当竭尽全力。”

  “去吧!”阎王说了一声,便站起身离开了森罗殿。

  判官走到唐醉影面前,抬手一指,说:“请。”

  唐醉影随同判官一起,走另外一扇门,也离开了森罗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