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四十四 忘川的生灵

四十四 忘川的生灵


  木船在忘川之上一路前行,花枕月立在船头,任无忧站在她旁边,对于刚刚的事情,任无忧心有余悸,但是,更多的想的还是这条路还要走多远。

  花枕月看出任无忧心中所想,说:“慢慢走吧,忘川的河有多长,我也没有来过,并不知晓,你可以去问问摆渡人,他常年在这忘川之上行船,或者他会知道。”

  任无忧转头看了一眼摆渡人,又把头转了回来,低声的同花枕月说:“该是罢了,该到之时,自然就到了。”

  花枕月摇头笑了笑,没有再言语。

  小船分开水路,眨眼之间已去了数十里,在经过一个弯道之后,又行半个时辰,摆渡人将速度慢下来,说:“前面是浅滩,该是到了尽头了。”

  “这么快?”任无忧倒是惊了一下,他本以为还要走很远的路的。

  花枕月说:“准备下船吧。”

  小船走在浅滩之上,这边的水变得清亮,甚至能看到水下的景物,而水下除了细沙,也确实没有其他的东西,冥界的水,不曾有生灵的。

  又走片刻,摆渡人将船停了下来,竹竿支在水中,抬头看向花枕月,说:“前面水浅,无法行船,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接下来的路,除妖人且善自珍重。”

  任无忧歪着头看过去,说:“你让花枕月珍重,那我呢?”

  摆渡人压了一下兜帽,低头垂首,说:“除妖人平安,你便平安。”

  任无忧觉得自己被小看了,并且他有证据,只是他不说,任无忧问话的时候,花枕月已经跳下船,踩在了水里面,任无忧听得水声,脸色变了变,说:“花枕月,忘川里面有怨魂的。”

  “忘川的怨魂过不了放逐之地,下船来吧。”花枕月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

  任无忧冲着摆渡人拱手行了一礼,说:“多谢相送,告辞。”

  任无忧说完也跳下了船,踩在浅水里面,而摆渡人在他二人都下了船之后,长杆撑起,支着船身,缓缓掉头,然后离开了。

  任无忧追上花枕月,问:“那接下来,咱们要去哪里?”

  花枕月往前看了看,说:“继续往前走。”

  前面都是水,甚至看不到岸,而在水的尽头,都是迷雾,所以,任无忧也分不清那里是否真的有尽头。

  花枕月说:“这边是冥界的未知的区域,所以,前面有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

  从任无忧遇上九尾狐狸的那天开始,任无忧就没有哪一天是吃得好,睡得好,心平气和的过日子的,每时每刻都处在神经高度紧张的情绪当中,所以,对于花枕月所言,任无忧也变得很平静,说:“没事,大不了投胎重新来过,就是,可怜我爹娘妹妹还不知道我已经成仙了。”

  任无忧颓丧这脸,低下头去,花枕月转头看了一眼他,说:“那倒是不至于,你是神仙,自有仙力护佑,虽然平日里不可显现,但是在你遇到致命的危险之时,可以护你平安。”

  “真的?”任无忧不可置信的看着花枕月。

  “嘘!”花枕月单手竖在嘴边,冲着任无忧作了个禁声的动作。

  任无忧便停下乐脚步,闭口不再言语。

  气氛安静下来,这里没有一丝丝的风,甚至连水声都听不见,就这样过了一会,前面有哗哗的水声响起,涟漪一圈一圈的荡过来,再经片刻,之间睡眠之下,一条红色的锦鲤游了过来,摆动着尾巴,及其欢快的游着。

  任无忧看到这条红色的锦鲤,整个人都傻了,不是说忘川没有生灵的吗,那这鱼是怎么回事,打哪来的?

  还未等任无忧发出疑问,一阵悠扬的歌声传来,声音细腻婉转,犹如午夜深谷的夜莺一般,一段歌声过后,一个声音传过来:“贵客来到,有失远迎,奴家这里赔罪了,两位且随鲤儿过来。”

  是一个女生,柔媚的声音,听在耳中,仿佛骨头都酥了,在这一声过后,那条红色的锦鲤摆着尾巴又游了回来,游到两个人的前面,分开水路,往前游去。

  任无忧没有动,而是看着花枕月,花枕月点了点头,说:“且去看看。”

  两个人跟着鲤鱼,往前面而去,走了一会,昏暗的地方忽然亮了起来,水面上飘着河灯,红烛点燃,光亮也就是这里面发出来的,一个木排浮在水面上,木排上面卧着一个妙龄女子,身穿红衣,赤着双足,手上还带着金色的镯子。

  看到这人,任无忧惊了一下,失声说了一声:“魅影?”

  红衣女子魅影咯咯一笑,说:“小哥哥听力可真好,隔着那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奴家说话,知道奴家的名字,奴家这里很是高兴呢?”

  魅影说完,掩嘴浅笑,一双媚眼在任无忧的身上流转,魅影的目光让任无忧觉得浑身都不甚自在,但是,这个地方,他又没有可以闪避的,只能站在那里,任凭魅影看着。

  花枕月看了一眼魅影,摇了摇头,说:“任凭我如何处置,也看不出你是何来历。”

  “除妖人好眼力。”魅影却夸了一句花枕月,说:“你看得出我不是人,也不是妖,更加不是夜族之人,单是这份眼力,已是不枉你除妖人之名。”

  花枕月说:“过奖了,所以,你为何出现在这里,你与巫族,夜族又有何恩怨,为何要如此做。”

  魅影微微一笑,纤细白嫩的手指, 放入到水中,轻轻的晃了一下,那条红色的鲤鱼便绕着她的手游了一圈,魅影将手收回,双目看向花枕月,问了一句:“除妖人,你说真正的魅影在哪里呢?”

  花枕月的目光看向那条鲤鱼,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呵”魅影轻轻的摇了摇头,说:“真是无趣,奴家还想多玩一会呢。”

  花枕月很平静的看着她,说:“那么,该说你的问题了?”

  “奴家的问题?”魅影眸光一转,手指冲着任无忧轻轻勾动,任无忧便好像着了魔一般,向着魅影移动。

  只不过,任无忧的旁边有一个花枕月,花枕月抬手按住任无忧的肩膀,稍微一用力,任无忧便已清醒了过来,晃了一下脑袋,看向花枕月,说:“怎么了?”

  “没事。”花枕月单手负背,看向魅影,说:“不要动我的人, 若否,即便不是妖,花枕月也照单全收!”

  说话之间,气劲横扫,水浪翻涌,双娇对视,便要有一场血雨腥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