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四十八 前世今生

四十八 前世今生


“女魃一出,赤地千里,天火降世,生灵涂炭,好吃,好吃,真好吃!”

嘶哑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恐怖,好似从远古而来,任无忧用力的揉了揉头,奋力睁开眼睛,而入目尽是黑色的浓雾,不停的翻滚,搅动,如一团混沌一样,而声音,便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任无忧大声的喊了一声:“你是谁,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黑雾之中再次传出声音:“小娃娃,你不用管我是谁,因为,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我们中的一员,永永远远的留在这里,等待着下一个生魂。”

声音四面八方的传过来,回声阵阵,就好像有千万个人在说话一样,任无忧分辩不清声音的来源,但是他知道,再待在这里,他的魂魄将会被吞噬,自己将再也出不去。

想到这里,任无忧再也不能淡定,挣扎着想要走出去,却发现双脚深陷在浓雾之中,无论他怎样用力,也拔不出来,而更严重的是,任无忧忽然发现他的衣袖里面空荡荡的,小鲤鱼已经不知去了哪里,这可吓坏了任无忧,这是花枕月交给他的任务,如今,不仅自己身陷囹圄,连一条小鲤鱼都保护不了。

“嗯?”浓雾之中的那个声音突然发出一声疑惑,而在短暂的疑惑过后,忽然哈哈大笑,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除妖人啊除妖人,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任无忧冲着迷雾大声的问了一句。

“生魂陨落,前世记忆重现,任无忧,在成为我们的同类之前,想要知道你有着什么样的过往么?”那个声音里带着玩味,带着诡笑,又有一点的幸灾乐祸。

任无忧已是无法动弹,索性先省下力气,扬声说:“是什么样的?”

“那就给你看看。”

一声过后,面前迷雾形成一个旋涡,旋涡中心慢慢的形成一个情景。

只见烈日当空,大地龟裂,衣不蔽体的人们,成群的从远方走来,身形枯槁,形容惨淡,走路之时,都是相互扶持着,他们一直走到一个庞大的祭台前面,围绕着祭台站定,往祭台上看,木桩之上绑着一个女子,女子同样枯瘦如柴,耸拉着脑袋,如同已死一般。

烈阳升到中天的位置,身穿异服,头戴面具的祭司走上祭台,对着天,对着地,又长又跳,口中说着听不懂的话,但是目的却很明显,意思是要烧掉那绑在木桩上的女子,完成祭祀,等他唱完之后,人群之中忽然骚动起来,七八个年轻的姑娘、小子们冲过来,冲开人群,其中一个小子跳上祭台,推倒祭司,跑到木桩上的女子身前,从后面看过去,那个小子的背上,赫然有一个弯月形状的胎记,同任无忧背上的一模一样……

画面突然在这个时候消失掉,任无忧愣了一下,说:“后来呢,后面呢,怎么没了?”

“人的一生,过去了,便是过去了,断没有回头去看的道理。”花枕月的声音出现在任无忧的身后。

任无忧扭过脖子去看,花枕月正缓缓的向他走来,周围的迷雾对她来说,丝毫的影响都无,任无忧大喜:“花枕月,你没事,太好了,小鲤鱼……不见了。”

任无忧的声音越来越低,惭愧的低下头去。

花枕月的身后出现一个娇滴滴的女生的声音,一个红衣女子闪身出来,赤着双脚,眉目如画,分明消失的魅影模样,看着任无忧,说了一声:“我在这里。”

看到花枕月,任无忧已然很是高兴,再看到小鲤鱼,而且还是变成了人形的小鲤鱼,任无忧更是高兴的不知怎么办才好,说:“太好了,你们没事就太好了。”

花枕月走到任无忧的身边,抬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稍微一用力,任无忧的双脚便从迷雾之中得到解脱,平稳站在了上面,双脚得到自由,任无忧拱手一礼,说:“多谢。”

花枕月松开手,说:“和魅影待在一起。”

花枕月说完,也未等任无忧有所回应,又往前走了一步,抬头看着面前的情况,高声说:“生前为恶,死后仍不知悔改,吞噬生魂,更为天理难容,今日,你的命数尽了。”

“杀了我,你再也不知道你的第一世发生了什么,何况,你杀的了我么,没有噬魂,你还能是除妖人么,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自浓雾之中传来,有着吞天灭地之势。

任无忧凑到花枕月近前,说:“他说的是真的,而且,有可能关系到你为何一直不能成仙,我刚刚有看到……”

任无忧的话还没说完,花枕月抬手止住了他的话,说:“该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知道,不必急于一时,且上千年的时间,你又如何知晓他不是骗你的。”

似乎,说的也挺有道理的,任无忧心里带着疑问,暂时先住了口,没有继续往下说。

迷雾之中声音又起:“好个除妖人,看来,今天你我定是要分个高下,定个输赢,且拿出你的本事来吧。”

花枕月唇角微扬,面上带着微笑,双手动作,手指分开,淡淡的光华自她的手指之间溢出,那光华一点一点的慢慢变亮,直至完全的扩散开来,而这光华也有着神奇的作用,周围的迷雾竟是不能近前,纷纷退散。

花枕月抬头仰望,双目微眯,说:“既然要打,那就要无牵无碍的打!”

话音未了,花枕月忽然抬手一扬,其中的一束光直入迷雾之中,巨大的冲击力搅乱迷雾,只听得“啊呀”一声惨叫,与此同时,花枕月陡然转身,留在另外一只手上的光华瞬间将任无忧同魅影圈在其中,花枕月说了一声:“去摆渡人的船上等我,不可妄动!”

光华罩身,任无忧同魅影两个人双脚离地,腾身空中,任无忧看见花枕月双掌抬起,手臂高扬,一股巨大的力道像飓风一样横扫过来,任无忧同魅影便飞了出去,任无忧只来得及说上一句:“花枕月,记着你说的话,你若食言,我不会原谅你的!”

变化不过眨眼之间,迷雾之中已只剩下花枕月同那迷雾之中的妖魔,花枕月单手负背,另手至于身前,说:“现在可以开始了。”

“为什么你不离开呢?”迷雾之中的声音响起。

花枕月说:“你当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你自愿吐出来,我就离开,你不自愿,那我只能催吐了。”

“哈哈哈……好一个除妖人,这里请教了。”

声音停下,迷雾散开,自其中缓缓走出一人,黑袍加身,龙纹闪耀,眉目之间,却是帝王之威,一步一步,踏开邪恶妖氛,现身在花枕月的面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