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六十 噬魂

六十 噬魂


  沈清书带队,任无忧同唐醉影同骑一匹马,身后跟着的是随性的士兵,那个除妖人坐在马车上,队伍缓缓朝着鬼王山前行,夜里很安静,月色照下来,落在这一对人马的身上,在地面上投下阴影。

  任无忧带马走到沈清书的旁边,偏过头问了一句:“沈清书,这个怪人来了多久了?”

  “怪人”沈清书口中发出一声疑惑,继而明白过来,说:“你说那个除妖人啊,来了有一个月了吧,光法事就做了三场了,次次都是选在子时进行,害得我们整夜都没的睡,然而,一点效果都没有,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我也是很奇怪,我们是来剿匪的,又不是来除妖的,天天跟这一坐破山较什么劲啊。”

  任无忧想了想,又说:“东风城是有什么事情和这鬼王山有联系吗?”

  沈清书仰着头思考了一下,说:“好像还真的有,据说这个东风王沉迷修仙,妄想着长生不老,所以啊,遍请天下能人,寻找成仙之道,在来之前,有从探子那里得到消息,说这个东风王啊,每隔一段时间会进入到鬼王山中,和妖魔进行着某种交易,以换取长生之法。”

  “是什么交易?”任无忧追着问了一句。

  沈清书双手一摊,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连妖怪都没见过,又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或者是给妖怪许多的金银珠宝,漂亮的姑娘什么的,谁知道呢?”

  任无忧从沈清书的嘴巴里面问不出什么来,也就作罢,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上,随着队伍缓缓前行,在半个时辰过后,队伍终于是停了下来,到了鬼王山的入口处,也就是白日有人抛尸的地方。

  任无忧回身小声的与唐醉影说了一句:“白天看到的就是这里了,这一路过来,都没有看到花枕月,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咱们,是不是就在这附近?”

  唐醉影回了他一句,说:“该出现之时,自会出现的。”

  两个人只简短的交流了两句话,便没有在出声,倒是沈清书发出了一声疑问,说:“这里怎么多了一杆枪啊,来人,给本将军拿过来看看。”

  “是!”

  两个士兵听令上前,其中一个人伸手便去拔枪,那杆枪看着比普通的枪还要细上一些,看样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然而,当他伸手去拔枪的时候,枪身却纹丝不动,双手握住,铆足了力气的去拔枪,仍旧是半分也未挪动,两个人四只手,同时用力,结果依然不变。

  这两个士兵没能完成任务,垂头丧气的走回来,站在沈清书的面前,说:“禀将军,这杆枪有点邪门,怎么都拔不动,好像定住了一样。”

  “不就是一杆枪吗,没用的东西,看本将军的。”沈清书翻身落马,往前走去。

  任无忧坐在马上,探身看去,月光之下,看的明白,立在地面之上的正是花枕月的噬魂,红缨随风摆动,银色枪身迎着月华,泛着寒光,看到这,任无忧也就明白了,这定是花枕月的主意,而噬魂的特别之处,任无忧也是领教过的,这几个普通人,想要拿起噬魂,估计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

  果然不出任无忧所料,沈清书试了几次,也未能将噬魂拔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甚至没能让噬魂挪动半分,额头上大滴的汗珠落下,其中一半都是窘的,沈清书没能拔出噬魂,大手一挥,说:“邪门的东西,看来是真的有妖魔作祟,来啊,吩咐下去,全员戒备,不得松懈,绕过去。”

  “等一下!”一声阴沉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随即,车帘撩起,马车之上的除妖人,拄着拐杖,走下车来,一步一步,慢吞吞的走到前面来,先与沈清书行了个礼,说:“将军且慢,让老夫来看看。”

  任无忧同唐醉影看到他过来,也从马上下来,来到沈清书的旁边,心里想着要看看这除妖人是要做什么。

  沈清书巴不得有人能过来帮帮忙,抬手一指,说:“就是这杆枪,还请先生好好看看,有何邪门之处。”

  除妖人听言,走到噬魂的前面,手中拐杖墩地发声,一股气劲横扫过去,地面落叶飞卷而起,落在远方,反观噬魂,除却红缨抖动之外, 没有任何的变化。

  “先生,这怎么回事?”沈清书小声的问了一句。

  除妖人半垂着眼睛,摇了摇头,说:“这是噬魂,除了除妖人之外,没有人能把它拿起来,老夫亦是不行。”

  沈清书紧皱着眉头,说:“您不就是除妖人吗,还有哪个除妖人,这除妖人和除妖人之间,还有什么区别吗?”

  除妖人说:“区别有很大,老夫只是初阶的除妖人,承蒙二皇子殿下看得上老夫,这才将老夫唤来军营,降妖除魔,但是,老夫能力有限,所开阵法不能一次性将妖魔除去,所以,才会多次劳烦将军,而这噬魂的主人的除妖人,是高阶的除妖人,简单来说,说她是除妖人的祖宗,也不为过。”

  沈清书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又问:“那把枪立在这是什么意思,能除妖还是能降魔,还是只是单纯的挡着我们的去路,他把枪放在这,就能除妖啦,我还是头一回见到。”

  除妖人点头说:“将军所言不差,噬魂立在这,妖魔勿近,鬼怪退散,这便是噬魂的威力。”

  沈清书抓了一下头,说:“那我们是不是就不用进去了,反正有枪在这,我们还开什么坛,做什么法,回去睡大觉就好了!”

  除妖人又摇了摇头,说:“进还是要进去的,只是……”

  沈清书又不明白了,说:“都没有妖怪了,我们进去做什么,大半夜的还要游览鬼王山啊。”

  “将军说笑了。”除妖人微微一笑,说:“老夫开坛两次,这是最后一次,先前所布之网,仍要进行,所谓除恶务尽,便是如此。”

  沈清书说:“所以,你的意思是,这杆枪不能把妖魔全部杀掉,还要你帮忙清理,是吗?”

  除妖人轻咳了一声,说:“将军这么理解,也没有错。”

  任无忧小声的与唐醉影说了一句:“这个老怪物口气还挺大。”

  唐醉影回了他一句:“我们且小心看着,我总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任无忧没有怎么当一回事,说:“没事,我看他就是个招摇撞骗的江湖老骗子,我在京城见的多了,那些达官贵人,经常会把这些人请家里来,说是除妖,不过就是骗吃骗喝骗银子。”

  唐醉影觉得在这之前,任无忧肯定也没少被骗。

  绕过噬魂,队伍继续前行,一直到整支队伍都进入到鬼王山中,而在山上,紫曦也正看着这一幕,看到那些士兵进入,紫曦的情绪没法在控制,这些人对鬼王山的威胁已经大过了恶妖,就在紫曦准备行动之时,一只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说:“别妄动。”

  声音从身后传来,紫曦也是有着上万年的修行,竟是半分也没有察觉到,大惊之下,紫曦回过身去,看到花枕月立身站在她的身后,面色平静的看着山下的人马,刚刚的话也是从她口中说出。

  紫曦说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花枕月说:“刚刚回来,我在去的路上看到这班人,然后就从旁边的树林里又折返回来,刚好比他们早到一步。”

  紫曦手指着山下,说:“他们又来了,任无忧和唐醉影也在其中,而且,刚刚他们还在想要挪动噬魂,有一个怪老头,对着噬魂看了好久。”

  “他是天君,也是一名除妖人。”花枕月淡淡的说着。

  紫曦却是惊了一下,说:“我怎么没有听过有这样的一个人。”

  花枕月将落在山下的目光收回,随着队伍前行的方向往前走,边走边说:“天下的除妖人千千万万,你又如何全部知晓。”

  紫曦迈步跟上花枕月,问:“那这个天君有何特别之处,让你记得。”

  花枕月说:“我小时候曾经见过他一次,是在一次除妖人比武大会上,他曾想要从我的手中夺走噬魂,被噬魂伤了面皮,所以,你看他的面皮从来都是白色的,因为,那是一张假的面皮。”

  紫曦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那这次让他看到噬魂,会不会又想要据为己有。”

  花枕月看了一眼紫曦,说:“那个时候我还很小,他尚且不能夺走噬魂,现在我已长大,你觉得他有机会么?”

  “那必定是没有的。”紫曦对于花枕月有着足够的信心。

  花枕月加快了脚步,说:“走吧,我们且去看看,他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是!”紫曦走在花枕月的身侧,身边的人如同神明,让她心安,完全没有任何的危机之感。

  山上两个人踏月而行,山下的人马也披星赶路,沿着鬼王河进入到山中腹地,而他们最后停下来的地方,却恰好是花枕月布阵之地,零落的碎石,将阵法打乱,并没有花枕月布阵的痕迹存在,而在这里,将要上演的是另外一场戏,一场大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