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六十三 真相大白

六十三 真相大白


  黑夜过去,天光乍现,沈清书的这一队人马,带着花枕月等人,从鬼王山返回到剿匪大营,一天的时间,来回走了两回,关于鬼王山的这条路,沈清书闭着眼睛都可以走个来回了。

  营门打开,早已有人在门前等候,见了沈清书忙上前来,躬身行礼,说:“生将军,二皇子殿下已经在大帐之内等候,让您回来,立即去见他。”

  “我知道了!”沈清书心里装着一堆的疑问,又带着一肚子的气,抬手一挥,说:“我这就过去。”

  沈清书说完,回转身看向花枕月等人,说:“你们也跟我一块过来吧。”

  花枕月等人就是为了面见二皇子才跟他过来,听得沈清书说话,自然是跟着一同过去,中军大帐在剿匪平乱大营的中心位置,穿过护卫营,这才来到中军大帐,帐前站着一队人马,沈清书等人到了之后,通报都省下,直接便进入到了大帐之内。

  刘枫坐在大帐的主位之上,沈清书进来之后,先拱手行了个礼,说:“属下盔甲在身,不便行大礼,请二皇子恕罪。”

  “免了。”二皇子抬手一挥,说:“沈清书,你可知罪?”

  沈清书弓着身,低着头,闻言应声:“属下知罪,护卫天君前往鬼王山除妖,非但除妖不成,更是将天君丢失,可谓罪不可恕,请二皇子殿下治罪。”

  “二皇子殿下!”任无忧上前一步,拱手行了一礼,说:“殿下在治沈清书的罪之前,可否先听我一言,听过之后,殿下再行治罪不迟。”

  刘枫将目光放到任无忧的身上,说:“任无忧,虽然你是广平王世子,但是,这里是军营,身为军人,便要有军人的觉悟,不能按照军令执行,不能完成任务,便要按照军规处置,若是人人都讲理由,人人都讲接口,那么,这军令立下还有何用,又如何服众?”

  任无忧仍旧弓着身行礼,苦中言说:“法理之外,无外乎人情,何况,沈清书所为并没有违反军令,天君身为除妖人,未曾彻查祸乱来源,便枉杀无辜,已是违背除妖人的规矩,现已被除妖人门主带回处置,这件事情不能怪到沈清书的头上,还请二皇子殿下明察。”

  沈清书听着任无忧言辞灼灼的给自己求情,心里还有些纳闷,往日的任无忧就是个吃喝玩乐的大少爷,家里广平王也不指望着他能干出一番大事业,就当一个闲人养着,过得逍遥快活就行,现在这短短的几个月不见,任无忧就好似变了个人一样,有担当了,也有主见了,更像一个男子汉,如此看来,这几个月里面,任无忧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情,才会让他有这样的改变。

  刘枫也在听着任无忧的话,略略思考了片刻,说:“沈清书,本王便给你这个机会,将事情的经过始末一一说来,不得有半点隐瞒,否则,从严处罚!”

  “是!”沈清书响亮的答应了一声,便将自己带着任无忧,唐醉影以及天君等人带到鬼王山,再将在鬼王山发生的一切,事无巨细的全部讲给二皇子听,讲到最后,沈清书指着花枕月与紫曦,说:“这二人便是戳穿天君的假面目之人,属下一并带回,与二皇子分说明白。”

  花枕月同紫曦并排站着,她二人进来之时,刘枫便已注意到,只不过他要先处置沈清书的事情,才有闲暇再来理会,而今,两件事情并做一件事情,刘枫双目凝视,问:“你二人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为何会出现在鬼王山,又与天君是何关系,又从哪里知晓鬼王河事情,将事情详细说来。”

  刘枫身为皇子,说话之间自有一股帝王之气,面对着花枕月同紫曦也是用的质问的语气,紫曦身为龙王之女,又是鬼王河的守护大妖,向来只有人敬她,少有她敬旁人的,花枕月是一个例外,故此,对于刘枫的语气,紫曦也甚是不忿。

  花枕月低声与她说了一句:“沉住气。”

  紫曦虽然对二皇子的语气不忿,但是花枕月所说的话,她还是会听的,当下忍下心中的气,站在花枕月身侧,并未出声。

  花枕月错开一步,挡住紫曦,面向着刘枫站着,抬手抱拳,拱手一礼,说:“在下花枕月,是一名除妖人,这位是我的朋友,久居在鬼王河旁边,对鬼王河的情况比较了解,相信任无忧已经将鬼王河所遭遇的情况与二皇子讲过,二皇子也应该知晓鬼王河变作如今模样的原因是什么,并非是天君所说的鬼王河中的妖魔祸乱,无故残害生命,在昨日夜间,我已经在鬼王河开坛做法,清除了鬼王河当中的怨魂,并用配枪噬魂镇压,鬼王河暂得安宁,但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最为彻底的解决办法,还需要请二皇子查清楚,是何人在水中投毒,残害百姓,还百姓一个平安,也还鬼王河一个清白。”

  一番话说下来,清楚明白,有理有据,刘枫也已经听得明白,最后的重点仍旧是落在投毒一事上,而投毒之人又直指自己的剿匪大营,刘枫略想了想,说:“那么,你们可有看清楚抛尸之人的面目,可还记得?”

  “记得!”紫曦仰头答了一句。

  刘枫点头,说:“好,既然记得,那便好说,来人……”

  “报!”

  刘枫的话还没说完,大帐之外忽然传进一声,刘枫看了一眼旁边的近侍,近侍领会刘枫的意思,高声说:“进来!”

  账外传令兵听得声音,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在刘枫面前双膝跪倒,说:“禀二皇子,张将军他……他冲出大营去了!”

  “嗯?”刘枫面色一变,说:“怎么回事?”

  传令兵说:“昨日夜间,二皇子传令下来,说是要彻查军中之人,有谁私自外出亦或是有谎报军功之事,今早沈将军带人回来之后,张将军便神色有变,几次都想要带兵出营,皆被拦下,就在刚刚,张将军竟然不顾阻拦,强行破营而出。”

  刘枫的怒火眼看着燃到了眉脚,说:“人呢,现在人在哪?”

  传令兵说:“人已经被拿下,就在账外,听从二皇子殿下发落。”

  “带进来!”刘枫愤怒的一拍桌子。

  传领兵即刻起身,转身出了大帐,过不多时,由两名士兵压着一人走进了大帐之内,摁着跪倒在刘枫面前,眼看着这人进入大帐,紫曦的神情也变得愤怒起来,低声与花枕月说:“就是他,我见过无数遍,再也不会认错的。”

  那日的事情,花枕月等人也是看的明白的,所以,当这人一进来,不只是紫曦,花枕月等人也已认出了他,只是……花枕月略有迟疑,刚刚说道这件事情,罪魁祸首就被带到了近前,未免也太及时,太过巧合了。

  刘枫眉头紧皱,又是一拍桌子,说:“张军山,你因何擅自出营,将本王的话当做耳旁风吗,还是不怕军法处置,说!”

  “这是……”

  任无忧也已看到了被五花大绑带进来的张军山,眼中露出疑惑,说:“二皇子,就是他,那日我所见的往河中抛尸的便是此时,我不会认错的,他的脸,我印在脑子里的。”

  刘枫看向任无忧,说:“任无忧,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你需看得仔细,当真没有认错?”

  任无忧又仔细的看了看他,然后冲着刘枫再次确认,说:“我没有看错,就是他,不会错的,紫曦,你过来看!”

  紫曦动作之前先看了一眼花枕月,画着月冲着她点了点头,说:“去吧。”

  紫曦这才走上前来,将那人看了一遍,然后面向刘枫,说:“确实是他,便是他在水中投毒,后又抛尸鬼王河,造成鬼王河如今模样。”

  “你们含血喷人!”张军山大声的反驳,说:“二皇子殿下,属下只是临时有事,要出营而去,并非是故意擅自出营,这几个人仅凭一张嘴便要治属下的罪,属下不服。”

  “报!”

  账外又是一声,近侍扬声:“进来!”

  传令兵再次进来,这次传令兵的手上捧着一个盒子,双膝跪倒,手臂高抬,将盒子往前一送,说:“禀告二皇子,这是监军在张将军账内搜出的东西,经过军医查验,是剧毒罗浮香。”

  罗浮香,传闻当中,此物溶于水,无色无味,活人服用之后,会从五脏开始腐烂,取人性命,而外表却无丝毫变化,是十大毒药之一。

  刘枫痛心疾首,说:“张军山,你还有何话可说,来人,给我带下去,严加看管,所有一应证据保留,待回京之后,交大理寺处置!”

  “是!”两名士兵答应着,将张军山带了下去。

  罪魁祸首已经抓获,且证据确凿,无可抵赖,刘枫看向花枕月等人,说:“是本王失察,未能注意到军中竟然还有如此败类,导致祸及百姓,是本王的错,本王的错。”

  任无忧同刘枫是自小一起长大的情谊,见刘枫如此,心里也不是滋味,上前宽慰了一下,说:“军中之事繁多,二皇子也不能一一顾及得到,既然查出,当劲力弥补才是。”

  刘枫沉默片刻,手掌握拳,重重一击,说:“你说的是,身为一军主帅,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理当担起全责,还一个真相和公平。”

  刘枫所要做的事情并非一件两件,且还需商议,定论,不是马上就能办的,所以,在他们商议之时,便先让花枕月等人先到之前为任无忧同唐醉影准备的大帐之内休息,并且派人准备了茶水点心送去,几人便趁此机会,暂作修整,静待二皇子的决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