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六十七 魅

六十七 魅


  “他们,已经死了。”

  花枕月的声音传入到刘枫的耳中,刘枫也是一惊,他的心中虽然存疑,但是看着眼前的情景,刘枫也是不得不信,抬手大喝:“退后!”

  随行士兵听令,退步往后,顷刻之间退出战圈,将场地空了出来。

  花枕月手中捻着一点光华,双目不错眼珠的盯着东风王,说:“你将城中的百姓如何了?”

  东风王浑身被金色的光锁锁住,匍匐在地,动弹不得,闻言嗤笑一声,说:“除妖人,你该不会天真的还抱有幻想吧。”

  “妖孽!”花枕月眉眼一厉,怒从心中起,金锁收紧,东风王身上吃痛,在地上滚了一圈,口中哇哇惨叫,然而,花枕月却并没有半点手软的意思,反倒是施加力道,便要一举除魔。

  “花枕月。”东风王沙哑的嗓音传过来,努力的仰起头,脖子上青筋都要崩出来,说:“花枕月,你不能杀我,我不是妖,我是人,你是除妖人,除妖人只管妖的事情,不管人的事情,杀我,只会增加你的杀业,一世除妖,功亏一篑,除妖人,想清楚,杀我,你什么也得不到。”

  停力在战场上的人,浑身散发出黑色邪气,升至空中,汇聚成一团黑雾,从四面八方汇拢过来,东风王面上的痛苦神色不减,说:“除妖人,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天下的妖千千万,何必与我一个人人类为敌呢,这是人的事情,不是妖的事情,离开吧,不要插手进来。”

  “住口!”花枕月制止住东风王的话,手中光华更盛,说:“为了以及私立,至苍生于不顾,枉杀人命,残害生灵,人人得而诛之,祭魂乃是禁忌,即便你是人,我亦不会饶你。”

  东风王忽然仰头大笑起来,说:“花枕月,你的大仁大义真是可笑至极,你以为一个小小的东风王会知道是什么是祭魂吗,你以为一个小小的东风城会拥有叛乱夺权的能力吗,用你的脑子想一想。”

  花枕月沉思了片刻,说:“以魂祭器,使得兵器拥有灵魂,便可铸造一支无敌的队伍,用这支队伍,能可横扫外天下,涂炭生灵。”

  东风王摇了摇头,说:“没想到除妖人也如此天真,真是可悲,可叹,可怜啊。”

  周围的邪气更盛,而东风城内也升腾起同样的邪气,邪气之中无半点生灵的气息,俱是死亡之气,花枕月双掌分开,引一股金色光华,往城内而且,目光仍旧注视着东风王,说:“祭魂虽是禁忌,但是,你却并不知道,祭魂乃是神兵降世之时,生魂入器,乃是人兵合一,需得生魂自愿,且要与神兵契合,才可完成仪式,强行抽魂,只会铸造出邪兵,即便是入魂成功,也是失败品,终将反噬,而你……”

  花枕月略顿了顿,说:“你们的祭魂并没有成功,否则,不会在城中苟延残喘至今,妄图引妖术攻破剿匪平叛大军,好继续进行你们的计划,我说的对吗,妖孽。”

  “你还是认为我是妖。”东风王的笑容之中掺杂了一丝惨淡的神色,说:“花枕月,那你觉得我是什么妖呢?”

  花枕月平静的说:“三界之中有一种妖,叫做魅,魅者,无形,无体,漂浮在三界之中,若的因缘,可吸收天地的精华,历经数年之后,便可修成一魂,但是,因为自身所限,魅终究是无法修成实体的,只能以魂体出现,除非找到适合的肉身,可寄宿在其上,行人间之事。”

  东风王脸色一变,说:“你连这个都知道。”

  花枕月说:“我知道的不止这些,现在,你可以留下你的遗言了。”

  东风王勉力抬头,两只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之中瞪出来,说:“我不服,我不服,我马上就要成功了,拿下刘枫,以帝王之魂,必定能祭魂成功,花枕月,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服啊!”

  花枕月摇了摇头,将另外一只手也收回来,双手打了个莲花,口中念念有词,喊了一声:“去!”

  金色莲花,自双手之中飞出,用的正是她在冥界用过的金刚诀,金色光华伴随着靡靡之音,如同潮水一般铺散开去,冲散暗黑邪气,一路往城中而去,东风王也已奄奄一息,花枕月轻轻的摇了摇头,说:“刘枫,并无帝王之气,你即便杀了他,也是无用的,去吧!”

  最后一声便是宣判了东风王的死期,金色锁链发出耀目的光华,东风王便在这光华之下渐渐消散,直至整个人都变作了微尘,并未留下半点痕迹,整个东风城也被这同样的金色光华所覆盖,暗黑邪气无法承受这样的光,慢慢的也消失不见。

  整个过程持续一个时辰之久,远处的刘枫也在看着这一幕,展现在他眼前的情景恍如梦境,残酷而又真实,沈清书代马立在刘枫身边,低声说:“二皇子殿下,这……”

  刘枫摇了摇头,说:“超人的本是,本王今天算是真正的见识了,这样的人若是能为朝廷所用,何愁天下不能大定。”

  “殿下……”沈清书心中隐隐觉得刘枫的心中另有打算,只是,他还摸不透刘枫的心思,不知他要做什么。

  刘枫的目光注视着前方,并未再与沈清书说话,而在这个时候,花枕月也已经骑着马走了过来,停在刘枫的面前,说:“二皇子殿下,城中已无活口,请带人进城,为城中百姓收尸,请务必记住,见到祭坛一类的东西,马上焚烧,不得将任何东西留下,否则会招来无尽的灾祸,我有些累,先行回营。”

  刘枫略一点头,说:“除妖人之言,本王记下,本王定会按照除妖人所说,焚毁祭坛,来人,送除妖人回大营!”

  花枕月也没拒绝,代马从刘枫的身边往队伍的后面而来,队伍自然分开一条道路,让花枕月顺利通行,沈清书本就派了一支队伍给花枕月,现在,仍旧由这支队伍护送花枕月返回剿匪平乱大营,听着身后刘枫率领队伍进城的声音,花枕月甚至没有力气回头去看一眼,骑在马上,一路慢性,花了来时两倍的时间,这才进入到大营之内。

  任无忧,唐醉影,紫曦三人,听到花枕月回营,全部都迎了出来,任无忧走在最前面,大声的说了一句:“花枕月,你回来了。”

  花枕月微微一笑,翻身落马,却是身形晃动,站立不稳,任无忧抢先一步,走到花枕月的旁边,伸手拦住她的手臂,将其扶住,焦急的问:“花枕月,你怎样,怎么伤的这么重?”

  花枕月摇了摇头,凑过去在任无忧的耳边低声说:“二皇子已经进入东风城,东风王之乱平定,想必二皇子不日便会返京,我们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马上离开,在二皇子回来之前。”

  花枕月的声音越来越低,身体也越来越虚弱,最后只说的一句:“切记,要快。”

  说完这句话,花枕月便昏死了过去,唐醉影同紫曦也已听到了花枕月所说的话,唐醉影当机立断,说:“听花枕月的,马上就走。”

  “去哪里?”任无忧问了一句。

  唐醉影看了一眼紫曦,说:“去鬼王山。”

  紫曦并不想要在这个军营里面继续待下去,现在可以走,而且又是去自己的地方,自然是愿意的,当下,不再啰嗦,任无忧抱着花枕月,紫曦,唐醉影同骑一乘,四个人两匹马,便往军营外面而去,然而,前路却被挡住,拦路的正是护送花枕月回来的这一支队伍。

  任无忧拧眉立目,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为首之人拱手行礼,态度甚是恭敬,说:“世子,我等奉命护送除妖人回营,现在,二皇子殿下尚未归营,除妖人又昏迷不醒,该当好生治疗才是,世子将除妖人带走,二皇子殿下回营不见人,我等无法交差。”

  任无忧说:“若是二皇子殿下问起,便说是我将除妖人带走的,不必你们担责任。”

  那人仍旧不让,手掌一抬,士兵列成方阵,将前方的路完全堵死,冲着任无忧说:“世子,请将除妖人留下。”

  任无忧气往上冲,说:“我不是你军中之人,你军中的规矩不能限制我的行动,让开,我要出营。”

  “来啊,请世子回大帐!”那人又一挥手,便要上前强行留人。

  紫曦的手摸上剑,淡淡的紫光在他的手上流转,唐醉影本是坐在紫曦的身后,悄声的与她说了一句:“冲出去!”

  唐醉影的这一声无异于是默许,当下,紫曦不在犹豫,长剑瞬出,携带紫光,如同一条腾云驾雾的巨龙一般,咆哮着奔腾而出,冲开一条出路,与此同时,紫曦双腿一夹马腹,说:“任无忧,跟上!”

  紫曦在前,紫龙开路,任无忧护住花枕月随后紧跟,四个人顷刻之间,便已冲出剿匪大营,迎着娇阳,往鬼王山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