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七十五 鹿族少主【下】

七十五 鹿族少主【下】


“唐醉影,进来!”

花枕月的一声呼唤将唐醉影唤入到大殿之内,白老板夫妇两个跪坐在旁边,璀璨盘膝而坐,面色惨白如纸,唇上半点血色都没有,已是气若游丝,顷刻间便要命归黄泉。

唐醉影吓了一跳,说:“花枕月,现在要怎么办?”

花枕月的手上托着那盏玉色的灯笼,盘膝坐在璀璨的身前,说:“我需要你体内灵珠的阴阳之气,帮我将灯笼上残留的仙气导入到璀璨的身体当中,助她功德圆满。”

“好!”唐醉影想也不想的便答应了一声,撩衣坐在璀璨的身后,然而动手之前,唐醉影又问了一句:“可是,要怎么做,我不会。”

花枕月说:“你仔细听好,按照我说的做。”

唐醉影便沉声敛气,花枕月手指翻转,捻作一朵莲花,一道微弱的光自她的指尖升起,光绕着玉色的灯盘旋,从上而入,点燃灯芯,千年古灯再现生机,情圣光芒照耀大殿,这光从店内扩散到殿外,与此同时,花枕月口中念道:“提元纳气,气沉丹田……”

清圣而又明亮的光从大殿里面扩散出来,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这光仿佛带有神奇的力量,能可洗涤人的心灵,让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变得清明起来,围在院子里的所有人齐齐的跪倒在地,齐声高忽:“女神庇佑,平安吉祥,女神庇佑,平安吉祥!”

任无忧见这情形,也是震惊,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竟会在青天白日出现这样的情景,这种光,难道是提灯女神真身降临,来帮助璀璨了吗,那可就是太好了。

“你们……不要被他们骗了……”那两个人犹自不甘心,试图做最后的挣扎,他们已经被任无忧给打败,双手被任无忧用他们自己的所谓的捆仙绳给绑住,摁在一边。

听到这声音,任无忧长剑一指,说:“都已经这样了,还不忘鼓动人心,也算是敬业了,嗯……”

任无忧的手上握着的是那两个除妖人的长剑,而当任无忧长剑伸出之时,他这才看到,在长剑的剑柄之上,刻着一个特殊的图案,是一团火的图案,线条简单,却很形象,烤着银漆,任无忧双眸微眯,说:“你们是从京城来的?”

那名原持剑的除妖人得意的笑了笑,说:“知道就好,还不赶快把我们放了,不然,等到京城的人知道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赤裸裸的高人一等,明晃晃的威胁,任无忧却不在意,说:“赤焰部的人,便是这么教你们的,那看来,这个组织的人,也不应再继续留存下去了。”

那人惊了一下,说:“你知道赤焰?”

任无忧手腕翻转,将手中的剑也立在了地上,八卦将悬在长剑的柄上,在八卦镜的底端,也有一个火焰的图案,同样是烤着银漆的,这证明他们是同一个地方来的,任无忧摇了摇头,说:“身为除妖人,你们就不能跟花枕月学学,看看人家怎么除妖的,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喊打喊杀,就你们这样的,除一辈子的妖,都做不出半点功德。”

那名原持剑人还想说什么,原持着八卦镜的人拉了他一把,双目看向任无忧高声的问:“你说谁,除妖人?就是那名手持噬魂,天下无二的除妖人吗,她在哪,你认识她?!”

任无忧手指了指噬魂,说:“噬魂就在眼前,却不认得,我是该说你有眼无珠吗?”

银枪闪烁,红影晃动,在这清圣的光中,仍旧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噬魂,永远都是出类拔萃的那一个。

两名除妖人的目光死死的盯在噬魂之上,口中念叨着:“是噬魂,是噬魂,天下第一除妖人的噬魂,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噬魂,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大侠,除妖人呢,她在哪,请为我们引荐。”

任无忧忽然发现,花枕月才是最有用的那一个,只要说出她的身份,不管是人,神,妖,还是鬼,都对她肃然起敬,能和她说上一句话,简直就像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一般,当真是世间异宝,任无忧抬手一指,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此时的花枕月正在为璀璨施法,手中玉色灯笼已几近透明,灯笼中间的光逐渐变暗,璀璨也终于在两个人的共同努力之下,慢慢的恢复过来,脸色也变得红润,气息稳定,在玉色灯笼完全消失之时,花枕月说了一声:“唐醉影,可以收了。”

唐醉影没有答话,双手放下,整个人都歪倒在一边,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落下,气息不稳,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显然是累到了极致。

花枕月口中念了一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收!”

手中玉色灯笼完全消失,清圣之光也尽数消弭,花枕月缓缓吐出一口气,将璀璨交于白氏,说:“没事了,好好照顾她,不日便能痊愈。”

白氏感恩戴德,和白老板一起连连磕头,而花枕月无心去管他们,来到唐醉影的面前,伸手把他扶起来,说:“你怎么样?”

唐醉影摆摆手,说:“我没事,等我把这口气喘匀了就好,花枕月,等事情结束之后,记得教我,再来一次,怕是等不到试炼结束,我便会魂归黄泉的。”

花枕月笑了笑,说:“好,等结束,我便教你,你先休息一会,我去看看任无忧。”

唐醉影闭着眼睛点了点头,花枕月便起身来到了外面,水月城的百姓仍旧是跪在地上,那两个除妖人也跪在地上,整个殿前竟然只有任无忧一个人站在那里,看来,任无忧一个人也可以控制住场面了。

花枕月刚一走出来,那两个除妖人便一个头磕在了上,口中说着:“是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除妖人,请除妖人赎罪,请赎罪,是我们的错,我们再也不敢了,请不要与我们一般见识,请除妖人赎罪。”

花枕月抬手敲了一下额头,决定收回刚刚的想法,任无忧还需再历练历练,迈步走入到院中,花枕月抬了抬手,说:“不用跪着,起来吧。”

任无忧笑嘻嘻的看向花枕月,说:“我这才表现还不错吧!”

看着任无忧邀功,讨赏一般的表情,花枕月给予肯定,说:“非常好!”

任无忧立马就变得非常高兴,花枕月从他的面前走过去,顺手拿起噬魂,来到百姓的面前,停下脚步,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过去,说:“都起来吧。”

百姓却仍旧是跪着,其中一个人说:“是我们错了,我们听信外人的话,却对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施加暴力,辜负了提灯女神这些年的庇佑,人心向恶,我们已经不配再得到提灯女神的庇佑,对不起!”

“对不起!”所有人齐刷刷的倒地拜下去。

花枕月摇了摇头,而就在这是,天空之中,忽然亮起一道光,待光芒消失,院中落下一头七色鹿,头顶鹿角仿佛两棵树一般,前蹄轻轻敲击着青石板,花枕月眉头一皱,说:“你是……鹿王?”

“除妖人,好眼力。”七色鹿看着花枕月,说:“本王感受到女儿有危,特来查看,如此看来,危机已除,既然本王已经来了,便要带女儿离开,未知可否?”

花枕月点头,说:“璀璨在里面,她身上的情况,我已经稳住,你要想带她离开,需要将她与白晓星分离开来。”

“这个容易。”鹿王说着迈步走入到大殿之内,白老板同白氏夫妇看到一头发光的七色鹿走进来,已经吓傻了,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倒是璀璨已然睁开眼睛,看到鹿王,眼中的泪水便流了下来,泣不成声,说:“父王……”

鹿王抖动头上双角,一阵香气飘出,祥和的柔光布满璀璨周身,片刻之后,一道影子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化作一头小鹿,亦是一头七彩鹿。

看到这头小鹿,白氏瞬间明白了,说:“你是……你是那头鹿。”

小鹿便是璀璨的真身,轻轻点头,说:“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此次我是回来报恩,如今功德圆满,白晓星身上的旧疾依然痊愈,以后便可如常人一般生活了,此次一别,当时再无相见之日,万望珍重,告辞。”

鹿王低头蹭了蹭小鹿的角,父女化作一道光,瞬间便离开了花灯庙,而白晓星也幽幽醒转过来,看着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一切,开口问了一句:“娘,这是怎么了?”

白氏也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这一切,毕竟,自己此时还是糊涂的,院中的花枕月,整理衣衫,盘膝而坐,说:“有什么不明白的,过来问我吧,今天,我给你们答疑解惑。”

白老板夫妇扶着白晓星,从大殿里面走出来,站在阳光之下,唐醉影也从里面走了出来,任无忧见状立马上去扶住他,关心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唐醉影摇了摇头,说:“我没事,刚刚看到了吗,鹿王将璀璨带走了。”

任无忧点头说:“我就在外面,看的很清楚。”

唐醉影目光看向花枕月,说:“接下来,就听听花枕月如何说吧。”

在场的所有人,怕是都处在于一种混沌的状态,花枕月的故事,怕是要讲很长的时间了,任无忧扶着唐醉影坐在台阶上,听花枕月讲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