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九十 神秘的高墙

九十 神秘的高墙


  全国最繁华的地方是帝都长安,而长安最繁华的地方就是长安大街了,离开广平王府,花枕月同唐醉影走在长安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络绎不绝,道路两边的摊贩的叫卖声,喋喋不休,片刻不停,更有外来商客,带着货物,拖家带口的进入到长安大街之上,偶尔还能看到巡逻的士兵,带刀经过。

  唐醉影扫视了一圈,说:“长安大街,果然名不虚传,热闹繁华,非别处可比,我刚刚看到有贴布告,再过两日,便是月圆中秋佳节,当晚,长安城内会取消宵禁,举办灯会,彻夜不眠,共庆佳节,皇帝陛下也会亲临,并且亲自点燃第一盏灯笼,想必,到时候会是盛况空前。”

  花枕月面色沉重,说:“越是如此,越是容易出现意外的情况。”

  唐醉影双手拢袖,走在花枕月的旁边, 说:“花枕月,你是否太过紧张,皇帝出行,那是何等的重要,必定是会做好全面的准备,确保皇帝陛下的安危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花枕月的目光扫了一眼长安大街,入目皆是源源不断的过往的行人,看过之后,又将目光收回,落在唐醉影的身上,说:“人的事情,我不管,我只管妖的事情。”

  唐醉影想说,人的事情你也没少管,你还管了鬼的事情。

  “等一下!”花枕月忽然眉头紧锁,好似发现了什么一样,收敛目光,细细的感受了一番周围的情况,片刻之后,目光落在一个方位上,说:“这边走。”

  唐醉影没有搭话,跟着花枕月走了过去,两个人离开长安大街,走入到旁边的一条小街上,转过两条街,又穿过一条长长的胡同,最后来到一条河的旁边,河边垂柳依依,秋风吹拂,隐约可以闻到花的香气,花枕月挺小脚步,四下里查看,唐醉影也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问了一句:“花枕月,你可是发现了什么?”

  花枕月的目光落在旁边的一面高墙上,墙高数仗,遮挡的严严实实,根本看到里面的情景,只有很高大的树木从墙头伸展出来,花枕月问了一句:“这里是什么地方?”

  唐醉影摇了摇头,说:“我也是第一次来京城,对京城的事情不甚了解,所以,你问我,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等等,花枕月,你不会是想要进去吧,我明白你心情,但是,我们初来乍到,人生不地不熟,贸然行动,未必能得到你想要的结果,还会打草惊蛇。”

  “我说我要进去了么?”花枕月老老实实的站在墙下,看向唐醉影,说:“我不过是比较好奇,这里是哪里,又是谁的地方,待问的明白之后,自当是从正门进入的,翻墙而入,不是我的风格。”

  唐醉影微一愣怔,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说:“想要知道是哪里也并不难,我们现在应该是在后面,绕过去便能看到正门了,走吧,我们过去看看。”

  花枕月抬手拦了一下唐醉影,拉着他躲到一颗大树的后面,对着他作了个禁声的动作,压低声音说:“不要出声。”

  唐醉影绝对是一个比任无忧要听话百倍的人,花枕月叫他不要出声,他便半点声音也未出,静静的观察。

  水浪声起,片刻过后,一条船分开水浪,行了过来,船停在前方不远处的渡口出,船夫将缆绳抛出,拴在一个石墩上,搭上木板,一名穿着灰色斗篷的人,从船舱之内钻了出来,由于他的整个身体都罩在斗篷之内,无法看清楚他的面容,在这人出了船舱,踏上河岸之后,高墙之上,赫然开出了一道门,从里面走出一个人,穿着普通的灰布衣服,与那穿着斗篷的人简单的说了些什么,那名穿着斗篷的人,便跟着那人进入到了石墙之内,石墙也随即关闭,停在河边的船,收了缆绳,顺流而下,过不多时,便转过河道,消失不见。

  花枕月与唐醉影这才从树后面绕出来,唐醉影也将目光放在了高墙之上,说:“花枕月,你没错的,我也开始好奇这高墙之内是什么了。”

  “我不介意你翻墙进去的。”花枕月说这已经转身开始往回走。

  唐醉影迈步追了上去,说:“翻墙这种事情,还是下次带着任无忧来的时候再做吧,三个人的事情,少了一个人,总部合适做的。”

  花枕月脚步不停,不过,她所走的路,并不是回去的路,而是绕着高墙,从后面转到了前面,前面正对着的是一条大街,不算热闹,可以说是有些冷情的一条大街,大门前两个石狮子,一头踩着一个圆球,一头摁着一头小狮子,所谓的辟邪,守门,往上看,三个大字耀目生辉,上写——赤焰部。

  唐醉影拢着袖子,说:“原来是赤焰部,这些日子,可是听了太多遍这个地方了,如今竟然走到了正主这里。”

  花枕月看过之后,说:“是个威武的地方,想必网络了许多有本事的人,今日罢了,等来日选个时间,我们再来拜会不迟。”

  唐醉影刚要说话,只听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一队马队由远及近,马上之人俱是同样装束,身穿白衣,腰上配剑,额头上绑着一根绳子,绳子中间穿着一颗珍珠,珍珠在阳光下闪着光,还是属于上好的那种品种,马队到了门前停下,马上所有的人翻身落马,这时,从大门内迅速跑出数十名穿着灰色衣服的家丁出来,每个人各牵着一匹马,从旁边的小门内,将马屁钱了进去,而这一队装束奇怪的人,则从正门进入到了赤焰部之内,大门随即关闭。

  唐醉影将本来要说的话改成了:“这些人看上去不是普通之人,不过,我从他们的身上未曾感受到除了人类的气息之外的其他的气息,花枕月,你有其他的见解吗?”

  “没有。”花枕月回答的干脆,说:“同你一样,我也只感受到人类的气息,不够,方才在后面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气息,令我体内的邪气躁动不安,倒是有些蹊跷。”

  唐醉影的脸色凝重起来,说:“那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花枕月微微笑了笑,说:“我还能站在这里同你说话,那就证明我没事,走吧,我们再在这里闲逛,会被当做是居心叵测之人,我可不想要在这个时候进赤焰部喝茶。”

  巧合的是,唐醉影也不想,遂与花枕月离开,沿着大路,往前继续走,这条路确实有些过于安静了,连一个摊贩都没有,路边偶尔会有一辆间店铺,卖的也不过是古玩,纸张,珍宝珠玉之类的,不是普通大众的东西,客人稀少,门可罗雀。

  花枕月目光扫视了一圈,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唐醉影,你有十世的记忆,在这十世当中,可曾做过生意,比如开店,或者挑担之类的?”

  唐醉影愣了一下,果然就开始认真的回想,想了片刻,点了点头,说:“确实有开过,是做书画的生意,但是因为客人稀少,并没有卖出几幅,最终关门大吉,怎么突然问这个?”

  花枕月的目光落在旁边的店铺之上,唐醉影是何等聪明之人,顺着花枕月的目光看过去,顷刻之间便明白了所有,说:“这些店铺开的不是地方,在这种地方,没有客人,是无法维持下去的。”

  花枕月问:“那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吧店开在这种地方?”

  唐醉影想了想,目光不自觉的往后看过去,花枕月提醒了他一句:“不要回头看。”

  唐醉影便忍住不回头,又转了回来,说:“你的意思是,这些人是赤焰部的人?”

  花枕月脚步不停,不消多长的时间,两个人已经从这条街上走了出去,转到了另外一条比较繁华的街上,花枕月这才回方才唐醉影的话:“以我的经验来看,那条街上,应该全部都是赤焰部的人,记着这个问题,回去问问任无忧,赤焰部是谁在管辖,平日里都在做些什么,等咱们拜会过了医毒圣手江怀天,再来拜会一下赤焰部。”

  唐醉影抬手戳了一下额头,说:“花枕月,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花枕月说:“问吧。”

  唐醉影先轻咳了一声,这才开口问:“你要去赤焰部,好奇心的成分占了多少?”

  花枕月眸光闪了闪,继而笑了起来,说:“那就当做是一半一半吧。”

  一半一半那是有多少,唐醉影的心里未免有些疑惑,然而,花枕月已经继续迈动脚步,往前继续走,唐醉影虽然未能问出他想要的答案,但是,也只好跟了上去,两个人的身影融入到了热闹的人群当中,花枕月还破天荒的买了一根红绳系在手上。

  在花枕月与唐醉影在街上游荡的时候,任无忧已经到了太医院首席太医,医毒圣手江怀天的家门前,望着眼前不算高大的门楣,任无忧仍旧是打怵的,在犹豫再三之后,任无忧终于是鼓足了勇气,迈步上前,抬手扣响门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