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九十一 医毒圣手江怀天

九十一 医毒圣手江怀天


民间有句俗话,叫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到了任无忧这里就是熊孩子总要见师长的,虽然师长当初并没有拜成,但是,一日为师终生为师的道理,还是算数的,门环扣响,不多时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小童子探出头来,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人,乌溜溜的一双眼睛上下看了一遍任无忧,忽然大声喊了一嗓子:“师父,那个广平王世子又来了,快把丹药藏起来!”

这一嗓子过后,就听得里面噼里啪啦,叮当的乱响一通,接着就听到里面有人回了一句:“轰出去,轰出去,师父不见,再也不见。”

小童子笑嘻嘻的看着任无忧,说:“世子大爷,您听到了,师父不见您呢,您请回吧。”

“回什么呀,真把我当洪水猛兽了,还能吃了你们不成,我是有正经的事情来找你师父的,今天是见也得见,不见也得见!”任无忧脾气上来,推开小童子,硬是挤了进去,一进门就大声的喊:“江大人,好歹我也跟你学过几天的,不就吃了你几颗丹药吗,犯得着这么小心眼,记仇记了十几年,将来我也架个炼妖炉,赔你就是了。”

小童子没拦住,把大门一关,跟着跑进来,说:“世子大爷,您别乱跑啊。”

廊下走出一个人来,披着一件外衣,手里拿着一卷书,看了一眼院子里面的情形,开口说:“方华,你去忙你的吧,你也拦不住他。”

听到声音,再看来人,任无忧面上浮现出笑容来,拱手作揖,行了一礼,说:“江大人,别来无恙啊。”

站在廊下这人,便是医毒圣手江怀天,江怀天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说:“一去几个月,没有半点消息,回来就跑来我这里,你这个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情,说吧,方天,给他那一把椅子。”

跟在江怀天旁边的另外一个小童子脸色不太好,瞪了一眼任无忧,这才应了一声:“是。”便转身跑进里面去拿椅子。

“你这小童子也记着我的仇呢,那个时候,他还不记事吧。”任无忧说着迈步走到廊下,站在一片阴影下,避开明亮刺眼的阳光。

名叫方天的小童子把椅子重重的放在地上,说:“师父,椅子拿出来了。”

江怀天沉下脸来,说:“小小年纪,不得无礼,这位是广平王的世子,为师平日里怎么教你们的,都忘记了吗?”

方华扁着嘴巴,被自家师父说了一通,这才不情不愿的拱手行了个礼,说:“见过世子爷。”

任无忧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没事没事,我这个人自由自在的惯了,不讲那些个礼数,不用多礼,就跟平常一样。”

江怀天握着书卷的手往外一指,说:“这里不需要你了,去找方华做事吧,把昨日新到的药草晒干,配好的药碾成粉末,还有,看看丹炉下面可还有炭火,不可断了火。”

“是,师父。”方天答应一声,便跑了出去。

廊下只剩下任无忧与江怀天两个人,江怀天刚要说话,忽然咳了起来,半晌过后,方止住咳嗽,任无忧忙送上一盏茶水,说:“江大人,您这是着了风寒了吗?”

江怀天接过茶水道了一声:“多谢。”将茶水喝了一口,这才觉得胸腹舒服了些,微微叹了口气,说:“秋日风凉,晚睡的时候,贪恋这凉爽的风,没有关窗,第二天,便是这样了,不过,若不是身体抱恙,你也见不到我,此时该在太医院当差的。”

任无忧将茶盏接过来放到茶几上,这才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说:“那不就刚好休息休息,秋日变天,晚上就要多加一床被子,江大人,做人要服老。”

江怀天笑着摇了摇头,说:“几个月不回来,这次回来,怎么说起话来都老气横秋的了,说说,在外面都遇到什么事情了,见了什么人,交了什么朋友,堂堂广平王的大公子,平日里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到了外面,是怎么生存的。”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而且有太多的事情是不能与江怀天说的,任无忧只捡了一些无足轻重的事情与江怀天讲,最后讲到周其仁的事情,江怀天便是脸色一变,说:“我那个师兄,脾气古怪,当年,在京城的时候,我们一块出诊,一夸研究医术,是何等的快活,然而,他偏偏喜欢山野生活,硬是推了太医院之职,自此一去了无音讯,我派人多方查探,这才找到他在药王谷退隐,然而,我整整去了三次,都是闭门不见,也不知道我是哪里得罪了他,你这次去倒是见到了,可见,他还是对我有所偏见,不过,这也不重要,你见到了他,我师兄现在可还好,身体可好康健,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江怀天问了一大堆,又说起以前的事情,周其仁在京城的时候,任无忧也曾与他有过交集的,不然,在药王谷也不会有那样的表现,而关于他师兄弟二人之间的事情,任无忧倒是半点也不知道,听得问,便答了一句:“周其仁身体好得很,身体壮的如同一头狮子,山林野兽都不能把他怎么样的,现在还在研习医术,不过,我觉得他,他的医术真是越来越偏门了,奇奇怪怪的,我看也看不懂。”

江怀天说:“医术一事,博大无边,你才学了几天,不知道,也是正常,不过,你这才回来,倒是有些不同了。”

“有什么不同?”任无忧看了一眼自己,觉得也没什么差别。

江怀天一双目光落在任无忧的身上,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着他,过了半晌,方缓缓言道:“在你的身上有一种清圣之气,仿佛被什么神秘的力量洗涤了一般,脱去了你的凡尘俗世的浊气,任无忧,你是不是没有跟我说实话,这次跟你回来的是不是还有别的人。”

任无忧纠结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大夫,伸手戳了一下额头,说:“江大人,你不是医毒圣手吗,我怎么觉得你改行去算命了,神神道道的,说的好像你看到了一样。”

“没有吗?”江怀天问了一句,接着说:“要是没有的话,那就算了。”

任无忧急了一下,说:“别呀,我话还没说完呢。”

江怀天一伸手,说:“那你接着说。”

任无忧刚想要接着说,忽然响起敲门声,江怀天还未开口,方华便走了出来,说:“师父且坐着,徒儿去开门。”

方华跑过去把门打开,看了一眼,又回过头来,冲着自家师父高声说:“师父,是赤焰部的人过来拿药。。”

江怀天说:“让他们进来吧,你和方天去把药拿出来,就放在药房里面,用油纸包着,靠着柜子的那几包。”

“好嘞!”方华应了一声,将门外的人让了进来,自己则跑到药房去拿药。

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藏青色的衣服,披着斗篷,腰上悬着长剑的人,先过来与江怀天见了礼,说:“叨扰江大人了。”

江怀天摇了摇头,说:“无妨,只是,这两次你们需要的药多了一倍,可是伤患又增加了,当真这么难以对付么?”

那人面露难色,重重的叹息着,说:“这次东西有些麻烦,已经连续伤了几个同伴,约是还要再多派些人手才好。”

江怀天听着,也是连连叹息,说:“世风日下,妖物横行,辛苦你们了。”

那人摇了摇头,又笑了笑,说:“学了这身本是,就是为了能护佑百姓,斩妖除魔的,不敢当辛苦二字。”

简单的聊了两句,方华同方天已经把药拿了出来,每个人抱着三四包的样子,一块送到那人面前,江怀天说:“这次的药,我加了一些止痛的药物进去,希望可以缓解诸位大人的痛处,能可早日康复。”

“多谢江大人。”那人双手抱拳,深深一个躬身,伸手从方华和方天的手上将药包拿在手中,又与江怀天道别,这才离去,方华将门关上,同方天继续去磨药。

任无忧看着这人离去,直到方华把门关上,同方天离开,这才将目光收了回来,落在江怀天的身上,说:“最近出了什么事情,赤焰部的人都开始为此为难了。”

江怀天说:“安阳城出了恶妖,伤人害命,尚未解决,东山又有魔物,蠢蠢欲动,赤焰部的人几乎全员出动,也未拿下,还伤了好些人,还偏偏是在中秋佳节这个时候,陛下要亲临灯会,亲自点灯,这些妖物就是最大的危机,为了能彻底根除,京城上下,都在忙碌着,对了,你回来的路上,安阳城是必经地址,可有危险?”

看样子安阳恶灵的事情尚未传到京中,也不知真的传过来之后,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得在麻烦来临之前,先把花枕月身上的邪气祛除,任无忧便与江怀天说:“回到刚才的话题,我确实有带一个朋友回来,只不过,有些麻烦,我这个朋友身染怪疾,周其仁给她看过,无法根除,他让我回来找你,说是你有办法?”

“嗯?”江怀天眉头一皱,说:“师兄都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又怎么会有办法,师兄这是在拿我取乐么?”

任无忧双手一摊,说:“周其仁是这么告诉我的,不过,江大人现在身体不适,方便吗?”

“无妨。”江怀天摆了摆手,说:“既然师兄这么说,你就将人带来我看看,不过,我可不保证一定能治好。”

任无忧竖起一根大拇指,说:“江大人医术高明,救死扶伤,哪里会有治不好的病,那我这就回去告诉我那个朋友,明天上午,我带过来与你看,说好了,不能抵赖的。”

孩子一样的任无忧,江怀天也是无奈,笑着说:“不赖账,不赖账。”

两个人意见达成一致,任无忧略坐了一下,便与江怀天道别,急匆匆的返回家中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