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九十八 城隍庙

九十八 城隍庙


从赤焰部出来,又走上那条安静的道路,所不同的是,心境已然发生改变。

唐醉影犹豫着,说:“花枕月,你觉不觉得赤焰部内部有一种奇怪的气息。”

花枕月迈步往前走,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走的很慢,并不着急的样子,听得唐醉影说话,便回了他一句:“说说看。”

唐醉影在心下组织了一下语言,说:“有一种压迫感,喘不过气来一样,而那种气息像是从地下传上来,丝丝缕缕的将人缠绕绑缚住,动弹不得。”

花枕月又问了一句:“你觉得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唐醉影摇了摇头,说:“我想不出。”

花枕月停下脚步,双目看向唐醉影,冲着他闭了一下眼睛,复又睁开,说:“想一想安阳城,想一想大先生,然后再来想想赤焰部的情况。”

唐醉影的目中露出一丝疑惑,说:“你的意思是……”

“自己慢慢想,想出一个结果之后再与我说。”花枕月的目光变得清冷,说完这换句话之后,便没有在同唐醉影说话,迈步继续往前走,她的下一个目标是城隍庙。

唐醉影的心中带着疑问,又回味了一番花枕月的话,在想着这其中的关键的同时,亦是迈步跟上了花枕月的脚步,随她一同前往。

东皇庙也在东城区,香火鼎盛,人来人往,尤其是佳节将至,更是人潮汹涌,站在庙前,唐醉影说:“要进去么?”

花枕月揉了一下额角,微微叹了口气,说:“走吧。”

随着人流进入,二人也不拜神,从旁边的小路绕道后面,后面不是拜神的地方,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桃花,桃花树下还有一个小桌子,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的人了,花枕月停下脚步,说:“就这里了。”

唐醉影也不知花枕月要做什么,跟着她停下脚步,等着花枕月的下一步行动,只见花枕月从背上取下噬魂,手握枪杆,“咚”的一声,立在地上,敲了一下青石板。

“哎呦!是谁没事敲打老人家!”地面之上冒出一股青烟,一个小老头钻出地面,滴溜溜转了个身,先瞄到了噬魂,吓得脸都白了,嚷嚷了一句:“噬魂,噬魂,竟然是噬魂!”

花枕月拧眉,说:“你再吵,就把人都吵来了,让人类见到你这个样子,还不引起慌乱,到时候上报天听,治你个失职之罪!”

小老头双手捂住嘴,一双眼睛叽里咕噜的乱转,最后定格到花枕月的面上,快速的眨巴了几下,这才慢慢松开,委委屈屈的说:“我说除妖人啊,你除你的妖,我做我的土地,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各干各的不好吗,你专程跑到城隍庙这种热闹的地方把我叫出来,那不是害我么,咱们远无怨,近无仇的。”

花枕月在石桌前坐了下来,说:“我叫你来自然是有事的,你且听好了,接下来的事情,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要敷衍,不要啰嗦,更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知道了么?”

小老头被花枕月的态度弄的有点头皮发麻,抱着肩膀打了个激灵,说:“除妖人,你这样跟我说话,我心里怕得很,咱们能先说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花枕月时候:“还需要我说的明白吗,京城之中,最近混入许多妖,你作为京城土地,可会不知,这城隍庙香火鼎盛,来来往往,皆是百姓,若有妖为祸,只不过是顷刻之间的事情,身为土地,已然失职。”

小老头吓得面容失色,嘟囔了一句:“这才刚刚到了京城,怎么就全部都知晓了,再说,我只是个小小的土地,还有橙黄老爷呢,还有过路的神仙呢,要论失职,可不止我一个人失职,大家都有责任。”

咚!

花枕月重重的一敲桌子,吓得小老头直接跳了起来,“噗通”一声,直接双膝跪倒在花枕月的面前,说:“除妖人有什么话尽管我,土地我一定一字不落的实话告知,不敢有半点隐瞒,若有隐瞒之处,就叫天庭派人抽了我的仙骨,再不能成仙成道。”

唐醉影看得出来,花枕月很生气,也看得出来小老头确实也被她吓得够呛,低声说了一句:“莫要动气,你的身体重要。”

花枕月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目光仍旧落在土地身上,说:“你且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其他的事情,我没有兴趣。”

小老头慢吞吞的站起来,说:“除妖人请问。”

花枕月说:“京城之中有多少的妖,你们为何不将这事上报天听,赤焰部的除妖人都做了哪些事情,将你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

小老头皱着个眉头,苦着一张脸,说:“我们真的不是不上报,奈何无法上报,赤焰部的除妖人各个身怀绝技,尤其是他们那个领头的叫过古驰的,他来过一次城隍庙,那之后,我们便送不出任何消息了,而那之后,京城当中又突然出现好多妖怪,为了怕他们捣乱,也是费尽心思,便更加分身乏术。”

“过路的神仙呢?”花枕月追着问了一句。

小老头摇了摇头,说:“不要说过路的神仙,便是这城内的地仙也无法出去,好似被人施了阵法,困在这城里了一样。”

唐醉影眉头一皱,说:“这不正常。”

小老头双手一摊,说:“我也知道这不正常,但是,也没有办法。”

花枕月吐出一口气,说:“我要见城隍爷,你将人带过来。”

小老头有些为难,说:“前面香客云集,城隍爷也脱不开身。”

“嗯——”

花枕月眉头一皱,双目看过去,小老头立即躬身点头,说:“我这就去,除妖人请稍后。”

小老头说完,砰的一声,便消失在地下,唐醉影看向花枕月,说:“事情不大对劲,你怎么看?”

花枕月沉默片刻,说:“古驰有事情没有说出来,大约也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事情,关于赤焰部的那股特殊的气息,你思考的如何了。”

唐醉影说:“我刚刚仔细的想了一番,又将两方的气息进行了对比,却有共通之处,应当出自同源,是一股邪气,而这种气息,在江家我似乎也感受到了。”

花枕月略一点头,说:“你说的没错,安阳城如意堂,京城赤焰部,江怀天,都有同样的气息,而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有赤焰部的除妖人曾经到过,所以,可以判断,这股气息是赤焰部的人身上携带的。”

唐醉影偏头沉思,片刻之后,说:“所以,问题的根源还是在赤焰部,想要知道,需得进入到赤焰部的内部。”

“我们进不去的。”花枕月跟着说了一句。

唐醉影略想了想,说:“我们确实进不去,不过,赤焰部由太子殿下掌管,太子殿下可以进入,任无忧貌似与皇家权贵有些交情,他或者可以。”

花枕月摇了摇头,说:“不行,太危险了,任无忧性格有些冲动,若是让他见了不该见的东西,我怕他会忍不住,做出什么于自己有害的事情来。”

唐醉影略一点头,说:“你说的不无道理,那就需要细细思量,从长计议。”

花枕月苦笑一声,说:“只怕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唐醉影还未问出为何时间不多,只见地面上一股青烟冒出,小老头已经去而复返,还带了一个人来,身穿大红以上,头戴冠,满面的络腮胡子,正是城隍爷,城隍爷双手一拱手,说:“见过除妖人,不知除妖人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花枕月未起身,只抬手回了一礼,说:“却有要事请城隍爷帮忙,今日夜间子时,我要送众妖出城,便走东城门,到时还望城隍爷行个方便,助我一臂之力。”

城隍爷也是一惊,说:“城门已被阵法封锁,众妖只能进,不能出,除妖人要如何送它们出城?”

花枕月说:“这个不用你来费心,我自有办法,到时解封之时,你需要同时布下阵法,让这个封妖阵法再不能结阵,我要彻底破了它。”

城隍爷垂下头,认真的思考了一番,说:“好,这个阵法困扰我们良久,今日有除妖人帮忙,感激不尽,我定会鼎力相助,一举破除,具体需要怎么做,请除妖人告知。”

花枕月说:“很简单,不过就是需要抓准时机就是,我详细说与你听……”

城隍爷同土地聚拢过来,花枕月详细仔细的将今晚的计划与他二人分解清楚,交代了具体的相关事宜,最后仍旧是强调一句:“只今日这一次机会,明日便是中秋灯会,我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若是不能再今日一举破除,便再无机会。”

城隍爷虽然觉得花枕月说的有些严重,但是,这些日子以来,都受这个阵法制衡,他也确实难受的很,遂郑重承诺:“请除妖人放心,我必定准时赶到,片刻不会耽搁。”

花枕月点了点头,这边说清楚之后,便起身带着唐醉影离开了城隍庙,前往广平王府,与任无忧汇合,准备今晚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