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三喜神仙 > 四百六十七 约定

四百六十七 约定


人间之魔气,存在已不是一日两日,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人间的安稳,被灼烧的章伟山,受到冲击的烛龙,以及因地脉受损,而躁动的群妖,所有的一切,都在经历着这千万年来的最大考验。

息衍的话一出,给予了一个方向,叫人知晓了扰乱人间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这潜藏在人间几十万年的魔气,然而,他后面的话,却又叫人不明所以。

任无忧抓着头发,眉心紧皱,说:“一半在唐醉影,一半在人间,所以,你的意思是说,要二合一,才能请出你们的魔王么,这……”

任无忧又将唐醉影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说:“唐醉影,难道你也我一样,魂魄并不是完整的,也是拼凑而成的。”

花枕月轻声叹了口气,说:“唐醉影是青龙留在人间的一道龙气,他本就是别人的魂。”

任无忧的话里面尚有调侃的意味,然而,花枕月的这句话,却带着三分的悲凉,听在耳中,冷在心里面,任无忧侧过头去看向花枕月,花枕月却是面色平静,长长的出了口气,说:“既然知道了祸乱的根源,那解决起来,就有了方向了,息衍现在虚弱异常,你便留在魔域静养,我们来了这许久,也该是离开的时候,该去做下一件事情了。”

息衍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花枕月,开口问道:“你不杀我?”

花枕月笑了,摇了摇头,说:“我杀你做什么,这对我并无任何用处,且魔已经侵入人间,妄动干戈,只会加深彼此的仇恨,我是个人,无法追踪魔的踪迹,一旦干戈起,人间将会再次陷入到生灵涂炭的境地当中,这种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 我是不会做的,我又不傻。”

息衍似是陷入到沉思当中,他的双目落在那赤剑之上,沉重的目光当中,不知道他的心里面又在想着什么。

花枕月又言道:“如此看来,魔域暂时还不能够封印,需要再留一段时间,那么,息衍,我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希望你可以帮忙。”

息衍疑惑道:“你要我做什么事情?”

花枕月略一沉吟,说:“很简单,若是有魔回归魔域,我想你可以让他们暂时留在魔域,首先,是能保证他们的安全,神已经知道魔入人间,且魔在人间引起了不小的事情,章伟山已然成为祸害,烛龙也险些丧命,若是魔继续留在人间,便是一番清楚,其次,你之身体太过虚弱,需要有人照看,我想,魔之间,聚在一起,这对你有好处,最后,赤剑之威,会引来四方争夺,难保没有其他别有用心者,潜入到魔域,赤剑之重,你比我更为的清楚,说了这些,你可明白了?”

赤剑本身便是绝世神兵,现又吸收了古树血液,其中蕴含的力量可谓是有着开天辟地之能,若是能可掌握赤剑,那么,便也等同于掌握了天下的命脉,一旦赤剑的事情流传出去,便会成为天下的争夺之物。

息衍沉思片刻,方缓缓应声:“我明白你所说的意思,我既然能可将赤剑保存数十万年,自然是有我的方法的,关于这一点,你大可不用担心,而关于我之身体,我自也是心中有数,布劳费心,不过,你所说的,我会考虑,至于能否可成,那又是另外的事情。”

能这样说,花枕月已然很满意了,说:“那么,我们该走了,来日再见,便不是如今的模样,至于会变成什么样,现在还不好说,总之,这一次的谈话,很有意义,希望这会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无忧,唐醉影,天涯,钟鼓,准备好,我们要离开了。”

说话之间,花枕月单手持枪,枪尖朝下,手腕用力,随着脚步的移动,枪尖在地上化出一道浅浅的沟壑,比起在外面,这里面的地面是石头铺成的,枪尖触碰到上面之时,还会化出火花,当最后一点火花熄灭,地面之上已成阵法,与此前阵法不同,这一次的阵法与上一次的阵法,完全是调转过来,花枕月立身站在阵法当中,唐醉影,任无忧,天涯,钟鼓也全部都站到了她的身后,花枕月手臂抬起,银枪闪耀,白光当中,一抹红色跃过双目,只听得花枕月说了一句:“山高水远,来日再会,我们走!”

一声“走”字,话音落下,地面之上,沿着沟壑升起白光,将几个人圈在当中,耳中仿佛有风的呼啸之声,还有猎猎的旌旗招展的声音,就仿佛站在魔王殿前,看着那面魔旗一般,等到这些声音全部都消失不见之后,一道刺眼的光映入到眼帘之内,再看过去,已是换了天地,来到了人间。

抬手挡住那明媚的阳光,看着漂浮在蓝天之上的白云,脚下踩着的是松软的泥土,漫山遍野的树木,一切又是熟悉的东西,没有了那种压抑与绝望的感觉,就仿佛心胸都变得开阔,精神也为之一振。

任无忧双臂展开,冲着山野大喊了一声:“啊!本少爷我回来了!”

声音远远的传出去,在山野之间回荡,方才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传入到每一个人的耳中,天涯欢快的在空中打着旋的飞舞着,咯咯的笑着:“还是这里好,我再也不要去魔域了,那真的是一个叫人窒息的地方,难怪魔都养成了这种暴躁易怒的性格。”

比起二人的欢快,唐醉影却是眉头紧皱,一脸的心事重重,说:“那么,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花枕月测过身,面向着唐醉影站着,阳光落在花枕月的身上,将从魔域沾染的阴霾一扫而空,片刻之后,花枕月方才开口:“在解决魔祸之前,我需要先知道,你身上究竟有几分的魔气,魔,又在你的身上留下了什么。”

任无忧闻言凑了过来,问道:“这样怎么做,咱们之前见过了东岳大帝,也见过了碧霞元君,连同东华帝君也有近距离接触,他们都没有看出什么来,那么,我们要怎么做,才能看得出来唐醉影的身上留了多少的魔气,甚至于说,魔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魂半魄的。”

“照魂镜。”钟鼓声音忽然响起来,像是暖阳之中忽然来了一阵寒冰,刺入到人的耳中,叫人忍不住打了激灵。

任无忧转过去,问道:“什么东西?”

钟鼓重复了一遍:“照魂镜,存在于冥界之内的一种禁忌之物,能可照出人的三魂六魄,但是,这种东西,如若使用不当,会魂飞魄散。”

话一出口,任无忧立时皱起眉头,眉心陷下去一个深深的“川”字,单手掐腰,说:“我说你们一个个都怎么回事,动不动就魂飞魄散,这魂飞魄散是不是很容易啊,随便什么东西,都能魂飞魄散的,哪天也给我来个魂飞魄散试一试。”

钟鼓冷漠的看着他,沉声一言:“你若不信,我也无法,不过,现在想要查明唐醉影身上是否有魔魂,唯有这一条路可走,去不去,是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

说完,钟鼓便将自己拢在了披风之内,完全一副,不再开口的模样。

任无忧被钟鼓噎了一句,没能接上他的话,只得转向花枕月,问道:“花枕月,我们又要去冥界么?”

花枕月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说:“是的,为了弄明白唐醉影身上的秘密,我们要再往冥界,而至于是否启用照魂镜,这并不是我们能可决定的事情,照魂镜是为禁忌之物,非是常人能可随意取用,而至于是否取用,也要听取唐醉影的意见,这关系到他的过去与未来。”

最后的决定权,归其根本,是取决于唐醉影的,唐醉影单手握着玉骨扇,一下一下的轻轻瞧着手心,半晌之后,放沉声一叹,说:“可以先去,至于到时候要如何做,在随机应变吧,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花枕月唇角微扬,面上浮上笑容,说:“走一步看一步,事情都是一件一件做出来的,断没有一蹴而就的道理,且,此去冥界山高水远,是要花费一点时间的。”

钟鼓再度开口:“我可以带你们过去,马上就到。”

花枕月却是摇了摇头,说:“不必,我们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忘川彼岸,鬼王冥界,此前是去过一次的,且还在冥界做了许多的事情,故此,任无忧开口又问道:“我们要去鬼王河吗?”

鬼王河处于鬼王山之内,鬼王山又连同冥界,昔日夜族与巫族之怨,便是在鬼王山进行了最后的对决,而今想来,恍如做梦,如同昨日方才发生之事。

然而,花枕月却是否定了这个想法,说:“鬼王山虽然连同冥界,但是,需要天时地理,方才有打开冥界大门之机,冒然前去,并不一定能可顺利抵达,所以,我们走另外一条路,往酆都,寻鬼门。”

相传酆都在蜀地,崇山峻岭当中,在夜里的某一个时辰,酆都大门敞开,便可通往冥界,唐醉影读过的书里面,便对此有过详细的解说,没有想到,到了今日,竟然是可以往酆都,寻鬼门。

任无忧抬手抓了一下头发,说:“那还等什么,这就出发吧,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咱们这一路,定然是不会安稳的,不知道又要有什么麻烦在等着我们。”

自开始修行历练之初,便没有哪一条路是顺利而又安稳的,天下之大,总是要去闯一闯,冒个险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