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重生从不做备胎开始 > 第四三八章 公祭

第四三八章 公祭


  叶默回家之后,洗了个澡就睡觉了。

  第二天没到六点就醒过来,起床开始锻炼身体。

  小区里面跑了十几个圈子,单杠双杠的也玩了个遍,到了七点多,在下面吃了一顿早餐。

  然后发微信给柳青,问需不需要他现在上去?

  没有回应,就没有上去,而是回了自己的家。

  没得到允许,他不会去柳青家里,主要是担心一不小心看到什么辣眼睛的画面。

  回到家后,一直到了上午九点多,才收到柳青的回复:“上来吧,吃完午饭我们去口罩厂看一看。”

  心里感慨——这家伙居然起得这么晚,也不知道昨天晚上什么时候才睡的。

  在等待的时间里,他还刷了会儿痘印视频,看到很久没更新作品的莫小蝶更新了一个视频,是一个人坐在河边唱歌,背景看起来在农村。

  在评论里,有人问她什么时候开播,她回复5号下午两点开播。

  4号是清明节,这一年的这一天,因为疫情的缘故,有着特殊的意义,不适合在这一天开播。

  5号是星期天,下午两点开播,看直播的人比平常要多一些。

  叶默知道莫小蝶前几天带着她父亲的骨灰盒回老家安葬,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回到鹏城。

  看到她的回复,明天就要直播,那最迟明天就能够回来。

  看到这个女孩子生活要恢复正常,叶默的心情也变得好了一些。

  到了柳青的家里,柳青他们几个人正在客厅,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谈着清明节的事情。

  这一年的清明节,是建国之后,首次以国家名义在清明节这一天降半旗鸣笛,举行国家公祭。

  这一场疫情,给国家带来了很大的灾难。

  有那么一段时间,大家都被要求待在家里不能出去,只能在网上刷视频刷新闻。

  那些疫情中发生的很多可怜的可恨的可敬的事情,一次次的冲击着大家的心灵,带给了大家很多的哀痛,也带给了大家很多的感动。

  疫情是一场灾难,但是这个灾难也让这个国家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一起,共同抗击。

  没有对比的时候,还有很多不满的人。

  而前段时间,出来了对比,也让更多的人明白了,这一次的疫情到底有多严重,如果不采取那些积极的措施,这个国家又会陷入到什么样的困境中。

  疫情得到了控制,国家的凝聚力也得到了加强。

  这一次以国家的名义在清明节这一天举行公祭,也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

  看着电视里关于公祭的内容,几个人的脸色也渐渐的变得肃穆了起来。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祀就是祭祀,由以国家名义主持的祭祀。

  戎,就是军事。

  这两者对国家都很重要。

  国家失去了凝聚力,武力再强大,都会分崩离析。

  当然,没有强大的武力作为后盾,国家的凝聚力再强,也没有用处。

  十点整,华夏大地,所有在路上开着的车,在水里航行的船,都开始鸣笛。

  默哀三分钟。

  电视里有这样的画面,窗外也传过来街道上汽车鸣笛的声音。

  小雯和叶婉容都跑到了窗边,听着那鸣笛的声音。

  重生之前,柳青经历了这一场景。

  这一次再次经历,在那一瞬间,眼眶还是湿润了。

  那一刻,对很多人来说,就像是接受了一次洗礼一样。

  三分钟默哀时间过去,几个人在那里还是没有说话,就看着电视里的画面。

  过了一会儿,叶婉容才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说道:“真不容易。”

  这个不容易,说的就是迎战这一场疫情。

  可以说是每一个人都参与到了其中,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受到这里面的艰难。

  到现在也不能说是获得了胜利,但至少,在慢慢的恢复中,又能够看到生活的希望。

  经历过最初的绝望,现在的大部分人,都格外的珍惜这种来之不易的正常。

  柳青其实在这一场疫情中获得了很大的好处,但是,他也希望这一场疫情能够快一点结束。

  可惜,直到他重生,都没有看到结束的可能,只看到各种变异病毒破坏性越来越强。

  大家感慨了一番,小雯去厨房做饭,柳青闲着没事,也过去帮忙,留下叶婉容和叶默在客厅里聊天。

  叶婉容问起了叶默跟着柳青去弗兰的事情,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柳青老家那些人对他的态度,有没有去亲戚家看一看。

  听到叶默说柳青回老家扫墓就带着苏绮过去,也没有见任何亲戚,倒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以前他就说过,家里没亲戚了,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没想到是真的。”

  叶默道:“亲戚是有的,我还听到别人问他要不要去他亲戚家看一看,只是被他拒绝了。”

  叶婉容摇了摇头:“都没有走动的亲戚,那还叫什么亲戚?”

  听到叶默说起柳青下午跟着苏绮一起去给苏绮的父亲扫墓,却没有去看望自己的外公外婆,不由有些愕然。

  但仔细的想了一想,又觉得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毕竟苏绮跟着柳青去扫墓了。

  她问叶默:“你觉得那个姓苏的女人怎么样?”

  叶默犹豫了一会儿,才带着一些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姐,我觉得她这个人挺大气的,挺懂得照顾人的感受的,更像是一个贤妻良母。”

  虽然叶婉容是他亲姐姐,但他也不想违背良心说话。

  叶婉容郁闷了:“意思她比我好呗?”

  叶默干笑了一声:“姐,你也不会想着要当一个贤妻良母吧?”

谷</span>  叶婉容愣了一下,连忙否认:“当然不会,我怎么可能有那种腐朽的念头呢?”

  心里却在想着:“我要是学着做饭做菜的话,看上去是不是就有了贤妻良母的气质?”

  但是一想到跟柴米油盐打交道,又觉得那样的人生太过无趣,用力摇了摇头,将那样的念头给驱赶掉了。

  听叶默说起柳青清明上坟的事情,听他讲到柳青听到别人骂他妈却只能装作听不懂的情景,内心还是挺同情那个男人的。

  她自己的家庭挺正常的,和亲戚们的关系也很正常,没有遭遇过那些,但多多少少也能感受到柳青所感受到的一些窘迫。

  说着说着,叶默突然问起他姐:“你这段时间还有去陪那个莫小蝶出去散心吗?”

  叶婉容摇头:“没去,她这几天回老家了,不在鹏城,而且她心情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叶默哦了一声,道:“还没回来吗?”

  “今天下午就能回来了,”叶婉容道,“昨天晚上我还跟她聊过微信,她说她今天凌晨四点多的车,昨天晚上就在市里火车站旁边的酒店住下了,大半夜的就要起床赶车,也挺辛苦的。”

  “那是辛苦。”叶默点了点头。

  叶婉容好奇的看着他:“你不会真的喜欢她吧?她有红斑狼疮,生孩子的话有一定的几率会遗传这种病,你得考虑这点。”

  叶默有一些无语了:“我就喜欢听她唱歌而已,有没有红斑狼疮,跟这个有关系吗?”

  叶婉容道:“我不管你喜欢是哪种喜欢,反正你得明白这一点。明白这一点后,你要喜欢她,跟她在一起,我也会支持你的。”

  叶默摇头:“你想多了,我心里只有比赛。”

  女人,会影响他出拳的速度。

  他才不会有那种世俗而可笑的情感。

  不过,听听歌还是挺不错的,他喜欢莫小蝶那种纯净清澈的嗓音。

  以前他觉得他姐是一个有很多共同语言的人,对世俗的观点一点都不在乎,跟他一样骄傲,一直保持着初心。

  可现在他觉得他姐已经沦落了,成为了一个很世俗的女人,思想观念也在向世俗妥协——甚至那都不叫做妥协了,而是归化,主动的将自己变成了一个世俗的人。

  太可惜了。

  他觉得,他自己不会那样,永远都能够保持一颗少年纯真的心,只追求他追求的梦,不会为路边的风景所迷惑。

  吃完午饭,柳青就和叶默一起去了口罩厂。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过去转一转,看一看生产的情况。

  现在国内口罩的暴利行情已经接近尾声了,不过他获得了米勒那边的十亿口罩的大单,又可以续上三个月。

  现在厂里面的士气还是挺高的。

  只要能够赚到钱,柳青开工资一直爽快。

  和马国明见面的时候,马国明也说到了自己的担忧——三个月后,这口罩厂还要不要继续办下去?

  从柳青接手这家口罩厂后,他就一直担心这个问题。

  以前跟着年奉炎的时候,都还没有那么担心——因为那个时候他那份厂长的工资也不怎么高,丢了也就丢了,再找一份那样的工作也不算太难。

  那个时候他的工资还不如现在工厂一线口罩工人的工资,甚至连一半都不到。

  可是跟着柳青之后,工资有了很大的提升,特别是在疫情爆发之后,每个月拿到手里的钱已经从几千升到了几万。

  这种情况下,就有点舍不得这个厂长的工作了。

  离开了这一份工作,想再找到差不多的工作,对他而言,已经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好几次想问,都没好意思开口问。

  现在还是忍不住了,问柳青:“老板,等海外那个单完成了,口罩价格又下降了,咱们这口罩厂还要不要办下去?”

  “只要能办下去,那就办下去。”柳青道,“完成海外那个单之后,咱们也可以将口罩价格再往下调,产量也不用这么高了,让大家都有点休息的时间,我觉得生存下去应该不难吧?”

  “要是生产出来的口罩销售不出去呢?”马国明问道。

  以前这个口罩厂的口罩就没有大的销售渠道,生产出来了不能销售出去,弄得最后大幅度的裁员,剩下十几个员工,每天还只开工八个小时,周末双休。

  现在口罩厂的工人已经增加了很多,柳青还将他们的基本工资上调了不少,如果回到当初那种销售状态,哪怕每个员工一个月只上班一百多个小时,一个月都要亏损不少。

  “产品销售不出去,那自然得关门。”柳青道。

  他一开始的想法就是为了这几个月,几个月之后关闭工厂也没什么可惜的了。

  只是马国明听到这样的话,多少有些郁闷。

  柳青可以及时的关闭这家工厂来止损,反正他赚到了。

  可他这个厂长却要因此丢掉待遇丰厚的工作。

  柳青知道他的想法,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用担心,今时不同往日。以前这家口罩厂没有渠道,生产出来的也销售不出去。可现在咱们天元口罩已经成为了品牌口罩,只要价格不比别人家的贵,大多数人都会首先选择咱们的口罩。”

  马国明也不是想不到这一点,只是他在这家口罩厂干的时间长,之前口罩销售不出去的情景,都快成为他的噩梦了。

  所以对未来有着严重的不自信。

  说道:“可现在我们也只有网上的销售渠道,还没有建立起线下的销售渠道,很多人想要买咱们的口罩都没地方去买。”

  天元口罩厂以前没有建立起线下的销售渠道,是因为年奉炎没有那样的人脉关系。

  现在没有建立起线下的销售渠道,这是因为现在口罩还很好销售,根本不用通过那些线下的销售渠道就可以卖出去。

  他们现在的销售渠道就是电商,然后就是米勒那里,直接到国外。

  米勒那里只有三个月的合同,不能算是稳固的销售渠道。

  马国明着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柳青笑了:“现在线下的销售渠道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咱们只要将线上的销售渠道做好,也就可以吃得上这碗饭了。”

  天元口罩是他的公司,天元传媒也是他的公司,天元传媒直播带货已经做出了一定的规模。

  拥有着这样一个渠道,天元口罩厂还是混不下去,那只能说这样的工厂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线下的渠道,多用一些人脉关系,也不是不能打开。

  但是,未来口罩的利润会相当的微薄,为了那一点利润浪费那些人脉关系,柳青觉得不值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